|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绝色总裁爱上我 > 第146章 大展神威10爆
  【童鞋们,节日快乐!本书今天上架,爆十更庆祝节日!求订阅,求无数打赏。若订阅和打赏够多,耀阳祖师明天继续爆发!】

  张铁根的刀片锋利无比,他用食指和中指夹住,轻轻地在困住双手的绳索上面,划动了几下。

  “呃……”眉头一皱,刀,也在他的手上划出一道伤口,感觉颇为疼痛。

  “怎么了?”安然听到张铁根的声音,连忙问道。

  “没啥事。”张铁根说道,没有立刻从地上站起,而是继续维持着被绑住的姿势。

  他的双目警惕地环顾,这个废弃的车间的所有角落,直到确认那些绑匪没有安排任何的暗哨,只有前方火堆那边的二个在看守之后,心里生出一个计策来。

  他知道,现在没有必要跟那些绑匪硬碰硬的必要。

  一则因为,对方人多势众不说,手里个个有枪,他没有必要跟一群亡命之徒硬来;

  其次,张铁根此行是来救安然的。只要能够将安然救出,当然首选最能保护她安全的方法。

  张铁根低声问安然道:“安小姐,你会装病吧?”

  “干什么?”安然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我以前不愿意去上学,就经常装病的……”

  张铁根微微一笑,说道:“那你现在就装病,把二个绑匪吸引过来,我就有办法救你出去。”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张铁根说道。

  看着张铁根那充满自信的脸色,安然心里生出一种异样的感觉,这个张铁根细看之下,原来也是生的挺小帅的。

  安然被张铁根身上的那种自信所感染了,点点头,说道:“你可不要骗我。”

  说着,安然低下头,身子扭动,大叫起来:“哎呀,哎呀……我的肚子好疼啊……救命,我要死了啦,救命……”

  “那个小妞儿怎么回事?”一个绑匪惊道。

  “她生病了,你们二个还站着干啥,赶快过来看看她的情况啊?”张铁根非常“焦急”地喊道。

  “她不会是装的吧?”另一个绑匪迟疑地说道。

  “她就是装病,你们过来看一看又能够咋样?我们身上都被绑住了啊!”张铁根叫道。

  “对啊!”一个绑匪说道,“我们过去瞧一瞧。她要是出事,雇主要是以此作为借口不给钱,袁老大还不杀了我们二个?”

  说着,那二个绑匪连忙跑过来。

  二个绑匪蹲下,其中一人伸手扶起安然的脸颊,散乱的长发之下,她强烈地摇着嘴唇,泪水在眼眶里面打转,一副极其痛苦的样子。

  张铁根一看,简直演的比自己还要逼真!这个安然看起来这么清纯善良,想不到原来还是个影后!

  “这么痛苦的样子,这个小妞真的病得很严重吧?”一个劫匪说道。

  “那,你先看着这里,我去跟袁老大报告一下!”另一个绑匪说道。

  说着,绑匪立刻起身就走。

  也就在那个绑匪转身的这个瞬间,张铁根果断地采取了行动。

  他突然伸出双手,一把按住那个蹲着的绑匪的头部,右脚跟着伸到绑匪的身子下面,张铁根整个身子后仰,脚上一个用力。

  如同是在使用杠杠原理一帮,那个绑匪惊呼一声,整个人就这样被张铁根弄得飞出去。

  然后,张铁根立刻从地上跳起,身体腾空,扑到那个刚刚转身的绑匪身后。

  那个绑匪听到同伴的呼声,立刻扭头过来,正好看到腾空扑来的张铁根,心里惊愕不已,完全搞不明白,他的同伴究竟哪里去了,而这个软蛋究竟又是怎么挣脱的绳索的。

  啪的一声,张铁根击中全身力量于手肘之上,一肘子击打在那个绑匪的肩头。

  “唔……”绑匪哪里承受得住这样的重击,双腿扑通一声跪在地上。

  张铁根身形落地,一个手刀砍在后脖颈上面,让他失去知觉。

  然后,张铁根转身,冲到那个摔得七荤八素地另一绑匪哪里,一脚用力甩过去,打在他的脸颊上面,也是昏迷过去。

  这一切都发生在瞬息之间,二个高大强壮,身上带着武器的绑匪,居然就这样被一个长得不算高大的张铁根,这样轻轻松松给干掉了?

  安然早就看傻眼了,一双美目直勾勾地盯着张铁根的身上。

  张铁根拿下二个绑匪身上的手枪,将安然身上的绳索解开,说道:“看啥呢?觉得我刚才的表现太小帅了咩?”

  “岂止是小帅而已,简直是大帅特帅,我以为是在拍电影呢……”安然幽幽的说道,貌似至今都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样子。

  张铁根微微一笑,道:“好了,其实你不用崇拜哥,哥一向都是个很低调的哥。我们在还是赶快从这里逃走为妙。”

  张铁根这样一说,安然这才清醒过来,对啊,赶快先逃命要紧呢!

  不过,鉴于张铁根说的话,实在是有趣,让安然抿嘴一笑,原来紧张而惊恐的心,顿时变得轻松一些。

  问道:“那我们怎么逃出去?对方还有好几个人呢!”

  “笨蛋,当然是往外面跑,而且越快越好!”张铁根没好气地说道。

  这里是荒郊野岭的,二人在这样的黑夜里面,往野地里面一钻,连个鬼影都找不到。

  看来这个安然平日里是义正词严惯了,遇到这种情况,就成了啥也不懂的笨丫头一个。

  但是,就在张铁根二人要跑的时候,安然刚才的装病的声音,显然被听了去。

  袁老大的这些人都非常地警觉,有人喊道:“老齐,老齐,你们那边什么声音,老齐……”

  张铁根和安然目目相觑。安然更是吓得差点跌坐到地上,可怜兮兮地看着张铁根。

  张铁根环顾一下四周,心说:你母亲的,对方都有枪,要是我自己一个人的话,逃走根本不是问题。但是现在身边有安然这个累赘,想要保她毫发无损地逃走,显然是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得,老子跟你们赌一把。

  于是,张铁根伸手拉住安然的小手,镇定自若地盯着她的美目,说道:“相信我,跟着我,更不要出声!”

  说着,张铁根拉着安然,藏到车间的一个黑暗角落的一排土墙后面,大气也不敢出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