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绝色总裁爱上我 > 第98章 警花害羞2更
  【《绝色总裁爱上我》今天继续三更,求打赏、收藏和推荐票,谢谢!】

  张铁根一看魏新晨又摆出这种样子,想起昨晚玩得太过头,把她给弄哭了,现在最好要把握好尺度,否则她又哭了就罪过了,便些恋恋不舍地要放开魏新晨。

  不想,魏新晨突然道:“你再不放手,小心你的耳朵!”

  然后,不再让张铁根有解释的机会了,魏新晨的小手,立刻对张铁根的耳根子下手!

  张铁根立刻痛叫道:“哎呀,你不要这样用力,会死人的啊,轻点啊!”

  魏新晨得意地笑道:“哼,我还治不了你!”

  但是,周围的房间还在睡觉的人又被吵醒了。

  立刻有人愤怒地叫道:“我草,隔壁的,有木有搞错!有那么**么?这一大早又干上了,让不让别人睡个懒觉啊!”

  魏新晨顿时羞红了俏脸!

  张铁根和魏新晨二人嬉闹了个够,也使得原本昨晚上二人之间产生的尴尬,随即消解了大部分。

  索性昨晚挂在浴室里面的衣服,因为夏日的高温一早就都已经干了。各自穿好衣服之后,他们便一起下楼去退房。

  其实他们本来就没有登记,也就无所谓退房不退房的,魏新晨只是将房间钥匙丢给旅馆老板,就大喇喇地往外走。

  那个旅馆老板看着一脸气色绝佳的魏新晨,心里想着:这个警花今天气色可真是不错,看走起路来是一扭一扭的,看来昨晚上一定是被这个小帅哥给弄得非常之爽啊!

  于是,旅馆老板轻声叫住张铁根,诡异地一笑道:“这位小哥,听说你昨晚跟那位女警官之间的战况极其激烈,甚至直到今天早上还是热情不减,真是厉害啊!看来,我昨晚就应该多送给你几个套的呢!”

  张铁根听得一愣,问道:“怎么回事?”

  “你是不知道啊,昨晚我这边接连接到了十几个客人的投诉电话,说你你们房间玩得太过疯狂,制造了太大的噪音,整个旅馆的人都听到了,闹得大家无法睡觉!还有就是刚才,兄弟,你真是太强了,怪不得那个女警官一早就显得那个神清气爽啊!”旅馆老板嘿嘿笑道,向张铁根伸出一根大拇指。

  面对这样的夸奖,张铁根心里虽然郁闷,老子从昨晚到今天早上,愣是没把魏新晨给好上了,丫的还被投诉?!但是,这种事情关系到男人的尊严,打死张铁根也不会说出去的。

  于是,张铁根只好厚着脸皮,嘿嘿笑道:“哪里,哪里,小弟别的方面可能不行,但是说到这方面的功夫,那我敢自称第二,没人敢自称第一了。你看到没,那个警花漂亮吧?就是被咱这手好功夫给征服滴!”

  “哦,佩服佩服!”旅馆老板谄媚地笑道,“那这位兄弟以后再来,到时候我不止多送你几个套,到时也请你教兄弟我几招。”

  “好说,好说!”张铁根跟这个无耻的旅馆老板,顿时有种相见恨晚之感呐!

  “张铁根,你怎么还不出来啊!”魏新晨在外面喊道。

  “哎,你看看,被老子睡过的女人就是这样麻烦,总是要这样彻底黏上我了,烦,真是烦死了。”张铁根装作很是无奈地耸耸肩,说道,“老板,再见。”

  “哦,好,兄弟走好,下次一定要再来啊!”旅馆老板无比崇拜地对张铁根高声说道。

  “你啥时候跟那个旅馆老板变得那么熟了?”看着走过来的张铁根,魏新晨问道。

  “看来你还不够了解为师。我这个人一向都是那么有亲和力的,谁见到我,都要不由自主地跟我称兄道弟的。”张铁根得瑟道,上前打开车门。

  “切,就会胡说八道!”魏新晨不屑道,也跟着上车,说道,“先吃早饭,然后去孤儿院,今天还有的你忙活的。”

  “好嘞,愿意为美女效劳。”张铁根呵呵笑道,车子启动。

  二人吃完早饭,来到孤儿院,安装空调、组装铁床和修补墙壁的人都陆续到来。张铁根也跟着他们忙上忙下的,一刻也不得闲的。

  看着穿着背心,露出一身古铜色健壮肌肉的张铁根,上面沾着一颗颗汗珠,魏新晨不由得有些痴了。

  心说:其实这个张铁根看起来还是很小帅的,而且还会烧饭做菜干力气活,还有爱心,新时代的好男人类型呢!

  这些都让她的心突然突突跳得好厉害。她忍不住想起,昨晚上她就是搂着这个人熟睡到今早的,真的有些怀念那种感觉了。

  中午吃张铁根他们吃饭的时候,才见到了孤儿院的院长。这是一个很慈祥的四十多岁中年妇女,已经有了不少白发。

  昨天之所以不见她,是因为她最近一直在跟上面申请孩子们的抚养经费,可是一直都批不下来。

  张铁根的心里一阵黯然,他们有钱盖大楼,就是舍不得从嘴里吞一口汤给这些可怜的孩子!

  然后,大家匆匆一面之后,那个院长又走了。不用说,肯定又是去跑经费了。

  下午天气贼热,但是伙还是要继续干的,早一天安装好空调,就早一天让孩子们的条件改善。

  大家一直忙活到入夜时分,这才将所有的事情都弄完。

  当魏新晨打开空调的那一瞬间,整个孤儿院的孩子们全都沸腾了起来,个个脸上洋溢着兴奋的笑容。

  因为他们终于可以过一个凉爽的夏天了!

  张铁根看时间不早了,他跟柳如烟说好,今天一定回去的,所以也就顾不得跟那个院长打招呼了,拉着魏新晨就走人。

  这次,张铁根的车子不走城内主干道,那里必定堵死,绕道也比走那里快。

  这时候,张铁根问了魏新晨一个心中的疑惑,道:“徒儿,那些东西都是你捐献的,可是那个袁院长怎么没有跟你提起这件事,只是感谢你过来帮忙呢?”

  魏新晨微微一笑,道:“因为她根本不知道那些东西是我和你捐献的,澳门赌博网站:我用的是匿名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