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绝色总裁爱上我 > 第97章 放开人家1更
  【《绝色总裁爱上我》今天继续三更,求打赏、收藏和推荐票,谢谢!】

  就在魏新晨刚刚躺下的时候,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又发生了。

  这种路边小旅馆住一晚上才五十块钱,装修非常简陋,房间的隔音效果更是极差。隔壁住的人要是有啥比较大一点的动静的话,这边便听得清清楚楚。

  特别是晚上的时候,人家男女之间要是做点运动的话,那对不起,你这边只能够充当一回免费的听众了。

  所以,这时候的魏新晨和张铁根,便听到隔壁传来一阵传铺剧烈的声响,以及跟刚才电视里面传出来的一样声音,严重影响和谐社会呢!

  “讨厌,这些人怎么这样,怎么可以在这种旅馆做出那样的事情?有木有公德心啊!”魏新晨气急败坏道,羞红了脸。

  她连忙躺下,用手捂住自己的耳朵,好像这样就听不到了。其实,鬼都知道,这根本就没用处,掩耳盗铃而已。

  屋里的气氛一下子沉默下来,张铁根偷偷睁开眼睛看看魏新晨。她侧躺着,线条越发显得美妙至极了,真是让人恨不得立刻扑过去【非人类】一回!

  而沉默的氛围,也让魏新晨有些心慌,特别是隔壁的战况那是相当地激烈,让她不由得有点微微地颤抖起来。如果有个地缝,她真是恨不得立刻钻进去。

  张铁根将魏新晨的一举一动都看在眼里,心里寻思着,现在应该是主动出击,让美女警花幸福无边无边的时候了。

  于是,张铁根伸手在魏新晨的身上推了一下,道:“徒儿,睡了没?”

  被张铁根的手指只是这样轻轻地一碰而已,魏新晨却如同被电击一般,让她一颤,一种异样而强烈的舒服感觉充斥心扉。

  魏新晨连忙道:“我已经睡着了,别碰我!”

  张铁根不由得笑出声来,道:“隔壁那么大动静,你要是能够睡得着,那才是有鬼了呢!你今天搬了不少东西,是不是累坏了?”

  “你讨厌!不累!”

  “哎,又说谎话了吧?你们警察的身子就是娇贵,哪里像为师这样皮糙肉厚的。说实话,你今天让为师对你的看法彻底改观了!来,让为师奖励你一下。”张铁根说道,坐起来,双手在魏新晨白嫩嫩的香肩上面捏起来。

  “嗯……不要,张铁根,你放开我……”魏新晨不敢转过身去,就把自己把持不住,只好求道。

  但是,张铁根肯定不干了,继续给魏新晨捏着肩膀。

  “不要,张铁根,你不能这样。你是如烟姐姐的男人,我也是你的小姨子,你不能这样……”

  张铁根突然停下了动作,一方面是因为听到了柳如烟的名字,另一方面,则是因为魏新晨的声音居然哽咽了。

  张铁根凑过去一看,二行清泪,正顺着魏新晨的脸颊流下,显得很柔弱无助的样子。

  这个天不怕地不怕的魏新晨,居然哭了?

  张铁根怔住了,她的泪水如同一阵冰水,浇灭了他心里的一把火。他可以跟任何女人好,但是绝不用强迫的方式!

  “对不起。我以为你对我也有感觉的。”张铁根心疼地擦去魏新晨的泪痕,轻柔地拉过被子盖在她身上,自责道。

  “坏蛋,澳门赌博网站:张铁根你这个大坏蛋!谁要你的道歉!”魏新晨用被子蒙住自己的头,低声哭泣道。

  “不要哭了好吗?我最受不了女人哭了。”张铁根掀开被子,露出魏新晨的头,告饶道,“我的姑奶奶,我真的错了!难道还要让我以死谢罪不成?”

  一向嬉皮笑脸的张铁根,居然也会有这样诚挚的样子,让魏新晨一怔,顿时停住哭泣。

  她的心里突然想着,也许连如烟姐姐也不曾见到过他如此真挚的一面吧?心里的怒火也就因此消散一半。

  “哼!我不要你死,但是你要答应我三个条件!”警花娇蛮地说道。

  “你以为你是赵敏,我是张无忌咩?动不动就学人家三个条件!”张铁根郁闷道,“一个条件倒可以考虑。”

  “讨厌,一个就一个!”警花嘟着嘴道,“我现在还没想好,想好之后再告诉你!”

  张铁根更郁闷,还是学的赵敏那套!《倚天屠龙记》害人不浅。

  于是,张铁根笑呵呵地一拱手,道:“魏姑娘,只要不违背侠义之道,张铁根定为你赴汤蹈火在所不惜!”

  “讨厌,你真以为自己是张无忌啊!”魏新晨扑哧一声笑了。

  “那你不也学的赵敏咩?不生气了?来,让为师再搂一个呗!”张铁根笑道,张开双臂,连同被子一起将她搂个结结实实。

  “讨厌,张铁根大坏蛋,人家才刚哭过,你立刻又不老实了!”魏新晨害羞地挣扎起来。

  “不要。这样搂着舒服!”张铁根双臂用力,让她动弹不得。

  “放开人家啦!热死了,人家怎么睡觉啊!”魏新晨带着一丝哀求道,可怜兮兮,我见犹怜!

  “那好吧,饶了你。”张铁根笑嘻嘻道,乖乖地松开手。

  “你这个坏蛋!”张铁根刚一放手,魏新晨就从被子里面伸出一条葱白的玉臂,扯住张铁根的耳朵,“我让你使坏,我让你好色成性,我让你欺负人家一个女孩子!”

  “哎呀……徒儿,放手,放手,疼啊!”张铁根大声叫道。

  动静闹得太大,周边客房的客人难以忍受,四面八方全部响起猛敲墙壁的抗议声。

  有人愤怒地扯着嗓子喊道:“隔壁的,见鬼了啊,大男人用得着叫的那么大声?你母亲的,女人不叫,男人叫的那么惨,那女人的功夫究竟有多厉害,敢不敢过来跟哥切磋切磋!”

  魏新晨脸色噌的一下又红了。

  她连忙松开张铁根的耳朵,埋怨道:“都是你,害得人家被误会了!以为人家把你那个……”

  “这又是我的错?你敢不敢不要这样强词夺理啊?”张铁根捂着吃痛不已的耳朵,给了魏新晨一个强烈无比的卫生眼。

  “哼,就是你的错,就是你的错!我要睡觉!不理你了!”魏新晨打算要刁蛮到底,闭上双眼,一副睡觉最大的架势。

  “好,好,咱们睡觉!”张铁根笑道,也闭上双眼。

  也许真的是累了,二人不再吵闹下去,很快响起轻轻地鼻息声,一起进入了梦乡。

  第二天一早,阳光照射在房间的窗帘上,投下一层淡淡的光影,窗帘染上一层淡淡的金黄。

  张铁根睁开双眼,发现魏新晨这个丫头的双臂搂着自己不放!

  她那安详的睡颜,让他看得一阵心神荡漾,真的是好漂亮!忍不住伸手轻轻地碰了一下她娇嫩的脸颊。

  也许是张铁根的动静弄醒了魏新晨,她微微地睁开双眼,突然发现自己搂着张铁根,啊了一声之后,连忙松开双手转过身去,急道:“我什么都没干!”

  张铁根呵呵一笑,双手一捞,将魏新晨搂住,道:“这是礼尚往来。”

  “讨厌,你放手啦……”魏新晨用尽全身力气挣扎,结果肯定是徒劳的,嗔道,“张铁根,你敢非礼警察?”

  “你这是强词夺理!”张铁根嘿嘿笑道。

  魏新晨不由得气苦道:“放开人家,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