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绝色总裁爱上我 > 第48章 温柔敷药
  那极其柔顺的感觉,如同波浪一般,阵阵袭击着张铁根的神经。

  他的脑海里面不断浮现出,那天晚上在他的房间里面,柳如烟对他干的那点事情!

  小感觉在迅速地加强,直至最高而不可自拔。

  就在即将失去控制的前一刻,张铁根的身子不由得一下子就绷紧了。

  然后,张铁根的动作猛然加速,持续了好几十下,终于是到了最终一刻。

  延续了好几十秒才让他回过神来。“呼……”张铁根忍不住长长地呼出一口浊气。

  他这些年,转战世界各地,从来不缺女人,但是他绝对想不到,今天只是用手和柳氏姐妹的一条穿过的东西,再配合脑海里面的幻想,居然可以让他得到巅峰般的感觉!

  “真是不可思议!”张铁根回味无穷。

  不过,张铁根很快陷入苦恼之中,怎么处理遗留的痕迹呢?这东西上面黏糊糊的,而且还有味道,柳氏姐妹洗衣服的时候,拿出来一看就知道了啊!

  于是,张铁根索性不做不休,连忙就在水龙头下面一阵搓洗,然后放入脸盆里面,加入水,泡上。

  “这样也算是毁尸灭迹了吧!”张铁根得意地想到,这才开始舒舒服服地一边哼着小曲儿,一边开始洗头洗澡。

  洗完澡换好衣服出浴室,张铁根感觉那叫一个神清气爽。

  不过,柳如烟不在,张铁根推门进自己的宿舍。

  但是,他跟着一愣,回头看了看外面,奇道:“对啊,这里是我的房间!你怎么会在这里?”

  柳如烟站在里面,俏脸有些嫣红,低声道:“你过来。”

  “过去干嘛?”然后,张铁根“连忙”双手交叉,一脸“严肃”地说道,“媳妇儿,你老公我可是很保守的人,你可千万别胡来啊!不让我就喊非礼了。”

  这个张铁根真的是太无耻了,刚刚在卫生间里面,还拿着人家柳氏姐妹的黑色透明在那干那个啥了,现在在人家柳如烟的当面,居然还好意思自称是个保守的男人?

  柳如烟白了张铁根一眼,冷冷地道:“你究竟过来不过来?!”

  看到柳如烟已经处在爆发的边缘,张铁根也是犯贱,这才屁颠屁颠地跑过去。

  “把衣服【月兑】下来,躺上传去。”柳如烟轻声说道,眼神很是飘忽,显得非常不好意思的样子。

  “嘎嘎嘎嘎,媳妇儿,我喜欢你的主动。”张铁根不怀好意地地笑道,这个柳如烟果然是个强势之极的冷艳美女,连这个时候都要占据主动权呢!

  张铁根笑着,乐呵呵地就要拉下裤子。

  “啊!”柳如烟惊呼起来,“张铁根,你干嘛?”

  “当然是把裤子拉下来。”张铁根奇道,“不然的话怎么办事!”

  “张铁根,你个大坏蛋,总是没个正经的时候!你拉裤子办什么事?”柳如烟又羞又怒,“我让你……,我,我是要帮你上药!”

  “我……我不知道你是这个意思啊!”张铁根一看,自己又想歪了,顿时是老脸通红,心说:你母亲的,这次绝对是糗大了。

  不过,张铁根的心里还是很感动的。

  他的身体他自己知道,昨天他虽然大发神威,但是其实身上还是多处地方被打伤,特别是后背,只不过大家都没有注意到而已。这让他昨晚在又冷又硬的地板上面,根本无法入睡。

  张铁根想不到柳如烟这么细心,居然发现了这一点。所以,李家成这才想起来,她去诊所就是给他买药的。

  于是,张铁根便连忙把衣服【月兑】了,乖乖地躺倒了下去。

  柳如烟看着张铁根的身上,澳门赌博网站:顿时是有些呆住了,神色显得有些怪异。

  张铁根的身材不是特别高,人还显得有点黑有点干瘦。但是现在这样一看,赫然才看得到他的身材居然是那么的好!

  手臂的腱子肉,一块块之间是一条条的沟;平坦的小腹,赫然是传说中的八块腹肌!

  但是这些还不够震撼。

  彻底将柳如烟震撼的是,张铁根的皮肤:伤痕累累的皮肤!

  皮肤上长的短的伤痕,几乎遍布身上各处,肩头甚至还有大块的伤疤。柳如烟不知道的是,那其实是被火箭弹弹片给轰出来的伤,留下的一大块伤疤。

  张铁根头向下,后背向上,说道:“我躺好了,你来吧。”

  柳如烟缓缓地走上前,忍不住伸手轻轻地在张铁根后背一条长达十几厘米的伤痕碰了一下。

  柳如烟那有些微凉的手指,一碰到张铁根的皮肤,让他的人微微地颤动了一下。

  “你……你身上的这些伤……”柳如烟幽幽的说道。

  “你是想问那些伤痕都是哪里来的?”张铁根扭头说道。

  “哼。”柳如烟点点头,眼眶微微地发红了。

  其实,柳如烟不是没有见过伤痕累累的人,她甚至见到过不少。但是像张铁根这种程度的,她绝对是第一次见到。这个男人究竟是经历过什么样的灾难,才会在身上留下这样多的伤痕!

  “如果我告诉你了,你能够发誓永远不会泄露出去吗?”张铁根突然很严肃地说道。这些故事全都深藏在他的心里,太久太久了。

  “我发誓。”柳如烟点头道。

  “那你一边给我上药,我一边告诉你。”张铁根说道。

  “哦,好。”柳如烟拿起红花油,滴在自己的双手上面搓动了几下,在张铁根后背一处乌青的地方推起来。

  “啊……”张铁根痛得发出一声轻呼。

  “很疼吗?你忍着点。”柳如烟柔声道。

  “嗯,这点痛小意思而已。你的手法还挺专业的嘛!”张铁根挤出一个微笑道,“刚刚的那道伤痕,是在意大利保护一个黑手党教父的时候,被一个退役的廓尔喀佣兵的特种弯刀砍伤留下的,缝了整整五十六针。”

  “英国从尼泊尔征召的廓尔喀雇佣兵?”柳如烟惊道,怜惜地看着那道伤痕。“原来你真的不是农民,而是海外私人保镖!怪不得你那么能打,法文还那么好。”

  张铁根也很惊奇,柳如烟这个女人居然知道英国的廓尔喀军团,看来真的不是个一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