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绝色总裁爱上我 > 第850章 我大人物
  “张先生请稍等。”张铁根拉着魏新晨警花正要走呢!却是突然被后面赶上来的那位招宝阁的总经理叫住。

  那个招宝阁的总经理,打从刚才开始,就一直在仔细观察张铁根和魏新晨,越看越觉得在哪见过似的。

  忽然,大脑中灵光一闪,二个舞会的场景有些模糊,但是又足够清晰地浮现眼前。

  这位总经理猛地想起,他究竟是在什么地方,见过张铁根这个人了!

  第一次,这个张铁根似乎是跟那位据说作风强势,但是又极其美艳的单身女富豪柳如烟,一起在唐小明的舞会上。

  据说,这个张铁根其实就是柳如烟的男朋友。

  而第二次,这个张铁根跟天南市最著名,可能也是最有钱的女富豪司徒子惜,也是一同出现在一场舞会上面。

  而如果张铁根二个舞会,若都是跟同一个女富豪出现的话,这个总经理应该会认为,二人只怕应该是真正的男女朋友关系吧。

  但是问题是,司徒子惜乃是有夫之妇,这个张铁根又跟她一起出现在酒会上,那么似乎身份就让人感觉有些微妙了。

  以至于,这个总经理开始的时候,心里都在猜测,难道这个张铁根其实是个专门靠陪女人吃软饭的牛郎不成?

  但是跟着,这个总经理想了想又觉得不对。

  因为在那二次的舞会上面,这个张铁根每次都闹得沸沸扬扬。

  第一次舞会上,张铁根把唐家大少爷唐小明打得住院治疗,据说伤势到现在都还没有好利索;

  第二次舞会上,张铁根打了谢家大少爷谢乐;

  这唐家和谢家虽然不是影响力可以辐射全国境内的那种超级大家族,但那也是本省境内所谓的四大老牌权势家族之二!

  他们在本省境内的影响力那是极大的!二个权势家族想要收拾一个牛郎,那简直比捏死一只蚊子还有简单。

  这个张铁根招惹了他们之后,现在居然还活得好好的,那么本身的身份就绝对不可能是个牛郎那么简单了。

  所以,这个总经理大胆地进行猜测:张铁根能够分别与柳如烟和司徒子惜分别出席上流社会的舞会,说不定不是这个张铁根上赶着要跟去,而是那二个超级美女富豪主动要跟着人家一起去的!

  想到这里,这位总经理的心里不由得一怔:这样想会不会太过夸张了点啊?不,不会的,可能是真的如此。否则就说不通了。看来,这位张铁根一定是个不得了的大人物啊!

  然后,这位总经理也跟着观察到了张铁根身边的魏新晨。

  这个魏新晨是新面孔,这位总经理也观察了一会儿,感觉这个美女的面相似乎也隐隐地有点印象,似乎也是极为有身份的人。

  但是这次,总经理就真的是,想不起来魏新晨的身份了。

  于是,接连三次的见面,张铁根的身边就换了三个国色天香,同时又是有身份有地位的超级美女,这终于让这个总经理深信:

  对,这个张铁根一定是个了不起的大人物!这样的大人物上门,招宝阁绝对是要好好地跟他搞好关系,说不定日后生意的扩展上门可以得到人家的帮助!

  “张先生,其实我们见过面。”总经理有些兴奋地对张铁根说道。

  然后,他就把两次舞会见面的事情说了。

  张铁根想不到,他回国之后仅参加过的二次舞会,居然还全都跟这个人凑一块了,还真是有缘。

  于是,张铁根仔细打量这位总经理,可惜没有丝毫印象。

  “哦,原来当时你都在场的,当时还发生了点误会,我们就都提前走了,那时候可能是没有跟你接触到吧。”张铁根笑着说道。

  这位总经理听到张铁根这样说,这都把唐家和谢家大少爷给打了,可不止是误会那么简单,这简直就是要跟人家家族为敌的表现。可是,他至今居然还是活的好好的!

  不用说了,这位一定是至少是来自,可以跟本省十大权势家族抗衡的人家的孩子吧!

  于是,这位总经理脸上的神色,顿时变得恭敬了起来。

  便恭恭敬敬地对张铁根说道:“张先生,多谢您刚才的出手相助。而且,要不是有您的帮忙,我们的那块玉佩也不可能卖出四百万的天价!”

  张铁根呵呵一笑,说道:“不用谢。其实我就是看不惯麦大海那种人,故意整他一下而已。举手之劳,你爽我爽大家爽嘛!”

  张铁根此话一出,顿时让围观的所有人都笑了出来。

  笑过之后,那位总经理又说道:“我看张先生应该也是鉴赏古董的能手。”

  张铁根老脸一红,心说:就老子这样的农民,还是鉴赏古董的能手?这位老兄啊,你未免把老子捧得太高了吧?!其实,我只是鉴赏美女身体的时候,才是能手啦!

  张铁根这货,真心是太猥琐了!

  但是,张铁根这时候总不能够认怂啊!便呵呵一笑,故作云淡风轻地说道:“哪里,哪里,您过奖了。”

  张铁根其实这时候也没有说谎,这位总经理真的是对他过奖了。而且,人家张铁根的话里面,还真的是没有一个地方承认过,他是个鉴赏古董的能手的。

  必须承认,我大华夏的语言,真特么是高深莫测啊!

  而张铁根的这句话在那位总经理听起来,那意味就不一样了,以为张铁根是在跟他谦虚呢!

  大人物通常都喜欢玩谦虚啦,装低调啦。这样的人,这位总经理不知道已经遇到过多少次。

  他表示很理解地笑道:“张先生实在是太谦虚了。我给您看一样东西,您稍等。”

  那位总经理走后,张铁根忍不住低头,轻声在魏新晨的耳边问道:“晨晨,刚刚我有跟他谦虚吗?”

  不想,魏新晨却是绷着脸,压低了声音,冷冷地问道:“你刚刚跟我说司徒子惜跟你的事情的时候,为什么没有交代你为了她,还跟人打架?”

  张铁根闻言,心里一颤,这个婆娘怎么还记得这一茬啊!惨了,不会又要当众拧耳朵吧!

  连忙笑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个人,仇富仇关的,对吧?最看不惯那些作威作福的人了,所以当时就出手了。也没啥,一般小事情而已,你就不要放在心上了。”

  “哼!谁信你鬼话!”魏新晨撅着小嘴不满地说道,“回家后看我审你!”

  张铁根闻言,顿时就放心了。

  心说:等回家去,哥直接将你扛进房间往床上一扔,再把你伺候的是欲仙欲死的,到时候你还想得起毛的司徒子惜的事情啊!哥真的是太聪明、太无耻了!

  嘎嘎嘎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