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绝色总裁爱上我 > 第842章 给我吹吹
  “既然是这样的话,那麦大海又为什么会诬赖你搞他老婆?”魏新晨冷冷地问道。

  人家可是警花,审案的手法还是很精妙的,会虽然让你敷衍过去咩?

  但是,张铁根那更是被审讯的老手。

  我们前面说过,他可是故意被米国和英国苏格兰场抓住审问过呢!

  立刻说道:“麦大海哪里有说我搞他老婆了?前前后后就说了那么几句话,你哪只耳朵听到他这样说了?”

  好吧,反正没有录音,纯抵赖就对了。

  “你!”

  “我再接着说。后来我跟踪司徒子惜,在跟踪和监视中发现人家是清白的。这个麦大海其实是为离婚,多瓜分财产,才请人监视司徒子惜。哥那是个有正义感的哥啊,这种事情咱不能干,就把差事给推了。这才得罪了麦大海。”张铁根“义愤填膺”地说道。

  魏新晨警花这人最丰富的就是正义感了,听到张铁根的话后,心里顿时也义愤填膺了,怒道:“这世上竟然有这么龌龊的男人?!哼!”

  这才松开张铁根的耳根子。

  “呼……”张铁根长长的松了口气,连忙直起身来,一边跳脚,一边用力地揉着耳朵,还在继续火辣辣地疼啊!

  心里继续暗恨警花:

  你丫的下手也未免太狠了,老子这还是你男人呢!这要是换成是别的无关的人的话,耳朵还不真的要被你给拧下来啊!老子的这些女人们咋就个个这么暴力倾向呢?果然还是三姐对我最好了!三姐啊,人家好想你啊……

  而这个时候,魏新晨心里的“误会”解除之后,看到张铁根一副痛不欲生的样子,心那肯定就开始软了,还感觉有点过意不去的。

  话说,这傲娇的女人,之所以还不会让男人讨厌的原因,还是在于,她们拥有蛮不讲理的一面之外,其实对人也有温柔的一面。

  所以,这时候的魏新晨,便柔声问道:“铁根啊,真的很疼吗?”

  “废话!”张铁根没好气地说道,“你看看,耳朵都红成啥样儿了!疼死我了!”

  “对不起了,刚刚是人家误会你了嘛!人家的心,你懂的吧?对不起了,原谅人家吧?”魏新晨娇滴滴地说道。

  “哼!”张铁根这货也开始“傲娇”起来,貌似是真的生气了。

  剧情咋就一下子突然就发生了逆转了?这变化未免也太快了吧?!

  那些女店员们个个都看傻眼了,表示接受不了啊!心里一直在期待着,女主继续虐眼前的男主,表示喜欢看韩剧的虐心篇,不喜欢看过时的琼瑶剧啊!

  “哎呀,对不起了。我给你耳朵吹一吹气啊!”魏新晨连忙“讨好”地说道,立刻凑过去,轻启红唇,对着张铁根的耳根子就吹了起来。

  而张铁根那红透了的耳根子的惨样儿,确实也是看得魏新晨自己感觉惊心动魄。

  她本来就因为张铁根无缘无故失踪生气,再加上麦大海那么一闹,心里的火当然就更大。

  如此一来,二股叠加在一起,魏新晨警花下手之后,那还轻的了吗她?不一下子拧掉张铁根这货的耳朵,已经算是很仁慈的,有木有!

  当然了,魏新晨警花这么一吹之下,张铁根当即就感觉到,耳朵上面传来一股极其清凉的感觉,而且脖子那边痒痒的,真心是很舒服的说。

  但是,澳门赌博网站:张铁根那还是比较记仇的说。

  心道:哼!别以为这样给老子吹一吹,就会像以前那样原谅你了!除非,你给我吹……嘿嘿嘿嘿……

  大家都懂张铁根这货现在的那“我吹”二字之后的意思吧?太无耻了这货!

  作者耀阳祖师这时候,不得不代表这本《绝色总裁爱上我》的读者们说一句:张铁根你这个禽兽!滚开,让我来!

  魏新晨警花看到张铁根被她给吹得是,一脸非常之销云鬼的模样,心里一喜,为了弥补自己的过失,便立刻给他吹的是更加的气劲了。

  那些女店员们这时候看着魏新晨警花,突然变得如此的小鸟依人的样子,这哪里还是刚刚那个霸气十足的女王啊!

  纷纷向外娇部表示:

  失望,实在是太失望了!

  肉麻,实在是太肉麻了啊!

  个个的身上不由得都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表示真心看不下去了!

  魏新晨警花给张铁根吹了好一阵子,张铁根的耳根子的痛楚才消散了很多,没有再那么疼痛。

  只是,这鲜红的耳根子的颜色,只怕是一时半会消退不去了。

  张铁根对着镜子看了一下,心里一阵的悲剧,如此鲜红的耳朵,怎么带过去开家长会啊!

  魏新晨我恨你!

  魏新晨歉意道:“对不起了铁根,你就原谅人家吧?”

  “哼!”好吧,张铁根表示不接受道歉呢!

  “那,那你要怎么样才会原谅人家啊?”魏新晨“委屈”地说道,错又不是只有她一个,对吧?“还疼吗?要不人家再帮你吹一吹吧?”

  “哼!要哥原谅你,这吹肯定是必要的。不过,你要这样帮我吹才行!”张铁根立刻“一本正经”地说道。

  “哦,只要你能够原谅人家,你要人家怎么吹都可以的。”魏新晨连忙高兴地说道。

  “这个可是你说的。”张铁根说道,脸色顿时露出了一个很奇怪的笑容来。

  魏新晨警花看着张铁根的这个笑容,心里怎么突然感觉,这有种很是猥琐的样子呢?

  但是,魏新晨还是点点头,说道:“嗯,你就说吧,真的是怎么都行的。”

  张铁根立刻凑过去魏新晨警花的耳朵,低声说了一句话。

  “啊……”魏新晨警花口中突然发出一声轻呼声,更是用小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一下子从耳根红到了脖子,娇羞不已道,“这,这怎么可以呢?人家以前都没有做过的,脏。”

  “一句话,你到底做不做吧?”张铁根强势地问道。

  “这个……”魏新晨警花眼波流转,娇羞不已,好半晌才似乎是下定决心一样,点点头道,“我,我做!”

  张铁根一听,心里立刻就激荡无比了,有木有!

  “我们快走!”张铁根兴奋之极地说道,拉着魏新晨的小手,立马就一起奔向了厕所那边。

  那些女店员开头的时候,都没有明白,这个男人究竟要那美女怎么吹,吹耳朵难道还有别的什么吹法吗?

  然后,等到二人手拉着手一起冲去厕所之后,好吧,这些女店员们,及时再纯洁,那也想明白这究竟是怎么个吹法了。

  “无耻!太无耻了啊!”

  她们纷纷无比鄙视张铁根这个大色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