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绝色总裁爱上我 > 第727章 要榨干我
  第二天早上,内伤的压迫让张铁根突然感觉呼吸很是难受,张铁根便幽幽的醒来。

  然后,他突然发现,自己的手里空空的,感觉有些不太对劲。

  因为在凤凰山庄的时候,每天都是张铁根先醒来,柳如烟大美女其实是出了名的爱赖床的存在。

  所以,张铁根每次醒来的时候,鼻子里面必然会闻到柳如烟大美女的体香,或者汗味。为啥会是汗味呢?大家应该懂的了。

  然后,张铁根的爪子必然是搂着,柳如烟大美女的美妙的身子,又或者索性就钻在柳如烟大美女的胸口里面了,滋味那叫一个美好!

  但是,这时候的张铁根就突然发现,自己是两手空空的,想要捏一捏的,给他捏的却是只有空气。

  所以,张铁根一时间居然感觉有些不习惯了,这才连忙睁开了双眼,没有看到柳如烟躺在身边,便下意识地想要喊柳如烟。

  但是紧接着,张铁根才想起来,昨晚跟他一起睡的可不是柳如烟,而是苏玉堂。

  张铁根的生活中太习惯了柳如烟的存在了……

  “三姐,三姐……”张铁根喊道。

  窗户的窗帘还是拉上的,明亮的阳光照射在上面,留下的白色光影,让张铁根惺忪的双眼感觉难受。

  他想要跑起来,却是感觉自己的胸口如同压着一块大石头,想爬都爬不起来。

  这时候,房门就被人打开,苏玉堂急匆匆地跑进来,说道:“铁根,你别乱动,我来扶你起来。”

  将张铁根扶起来后,张铁根有些不好意思道:“三姐……我想要上厕所。”

  “哦。”苏玉堂虽然跟张铁根是老夫老妻的,而且她的口活可是很厉害的,但是依然还是挺害羞的,俏脸一红,“我扶你过去,还要帮你洗个澡。”

  “好的。”

  苏玉堂扶着张铁根进入浴室里面,以张铁根现在的身体状况,其实连站都站不稳的。

  于是,苏玉堂只好在旁边扶着张铁根,张铁根才能够站着撒尿。

  听着哗啦啦的响水的声音,扶着张铁根的苏玉堂,先是感觉有点害羞,但是跟着就觉得有点好玩,忍不住是抿嘴一笑,偷偷地看了看张铁根那总是能够让她幸福无边的家伙事儿。

  颜色黑黑的,还是软绵绵的。有些好奇,这么软的东西,怎么办事的时候,就会变得坚硬如同钢铁了呢?

  张铁根抖了抖之后,才感觉一阵的爽快。放掉了一大泡的夜尿,谁都感觉爽快啊!

  由于有了这个插曲之后,苏玉堂也就不再感觉到不好意思。

  她这才开始放热水,帮张铁根洗了澡,又伺候着他穿上睡袍,这才扶着他回到房内,拿出早上出去买的药给张铁根涂上。

  这些是治疗外伤的药。

  内伤方面,澳门赌博网站:要先将暴乱的内息都回归,苏玉堂再来帮张铁根调养。

  涂好伤药之后,苏玉堂又去端来稀饭,一边温柔地喂着张铁根,一边对张铁根说道:“铁根啊,我跟你说个事情。”

  “啥事儿三姐,你说吧。我听着呢。”张铁根说道。

  “按照我的估计,你这内伤内伤只怕要调养一个月的时间才能够好利索。而且你现在连站都站不稳的,四天之内想要去看演唱会是不可能的。”苏玉堂有些为难地说道,伸手摸了摸张铁根的脸颊,脸色苍白得很,看着她就心疼。

  “那怎么办?”张铁根郁闷道,“如烟、春春呃晨晨她们都拿了票,都非常期待一起去啊!”

  苏玉堂闻言,似乎才鼓起勇气,柔声说道:“别急,我一定会让你去看演唱会的,好吗?来,先把这碗粥吃完。”

  “三姐,你真的有办法吗?你快说来听听?”张铁根笑着吃下一口粥,问道。

  “先吃,吃完再说,不急。”苏玉堂道。

  “哦。”

  谢家的少爷谢乐昨晚是被彻底吓坏了,一夜的时间房间的灯火通明,绝对是不敢关灯,也是不敢睡觉的,因为只要一闭上眼睛,脑海里面就满满的都是阿修罗的那张可怕的修罗面具!

  所以,熬到早上的时候,整个人已经是筋疲力尽,神色憔悴,带着二个黑色的眼圈。

  旭日东升,黎明乍现,这才扫去了谢乐心里的一丝阴霾,让他在床上躺了一会儿。

  但是没过半个小时,谢乐就被可怕的噩梦惊醒,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

  “草泥马!”谢乐又累又困的,忍不住大声咒骂起来。

  然后,谢乐愤愤然拿起他的手机,拨通了李宗胜的电话号码。

  “喂,阿乐,你怎么一大早地就给我打电话啊?”李宗胜很是利索地问道。

  很明显地,像李宗胜那种自命不凡的人,总是冲劲十足的,跟张铁根一样都习惯早起。

  “跟我去找唐小明!就现在走。别问那么多,是关于张铁根的。事情我们见面再说!”谢乐恶狠狠地说道,“我一定不会放过他和那个臭女人的!”

  “张铁根?他也招惹到你了?草!正好!我陪你去见唐小明!”李宗胜二话不说,立马就答应下来了。

  连续两次被张铁根给收拾,李宗胜早就已经将张铁根看成肉中刺,不拔出他绝对不会罢休。

  张铁根舒舒服服地吃完了一碗肉粥,感觉肚子里面暖洋洋的,很是舒服,但是这点饭量自然是不够的。

  嘿嘿笑道:“三姐,还有没,我没吃饱啊!”

  苏玉堂抿嘴一笑,道:“你待会儿还要疗伤,不要吃太多东西。”

  “疗伤还有这个规矩?”张铁根奇道。

  苏玉堂点点头,起来将碗收拾好放到旁边,这才握着张铁根的手,说道:“铁根,你的内伤想要尽快好,我是有个法子。你听我说。”

  然后,苏玉堂凑近张铁根的耳边说了几句话。

  “啥?双修?还要我做你的鼎炉?三姐,你这是要吸干我咩?”张铁根惊道。

  “这法子虽然凶险了些,但是以我的内力修为,我还是很有把握的。相信我,好吗?”苏玉堂柔声道。

  看着苏玉堂那极为真诚的目光,张铁根终究还是心软了,点点头,道:“那好吧。可是三姐,这事儿可是关系到你男人的生死存亡,你可一定要小心着来啊!”

  “我知道的,你放心。”苏玉堂抿嘴一笑,道。

  然后,苏玉堂放开张铁根的手,在张铁根的眼前,伸手将她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地脱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