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绝色总裁爱上我 > 第七百一十章 美妇请客
  当天晚上,柳如烟回来之后,发现家里突然多出了一条大狗,以及一个花雨浓。

  小黑一看到柳如烟大美女那傲绝的身材,特别是鼓鼓的胸前之后,那狗牙顿时又是一亮,狗心一片荡漾就不说了,简直就是惊涛骇浪了啊!

  于是,小黑立刻过去,张铁根现在就在旁边看着,它是没有那个狗胆再当中把柳如烟大美女扑倒,又是一阵吃豆腐的。

  所以,小黑只是屁颠屁颠地跑过去,撒着娇地用一颗大大的狗头,使劲的蹭着柳如烟大美女的一双美腿。

  这样其实也很**的,不是吗?

  看着小黑那“乖巧”的样子,柳如烟顿时也被逗乐,还很是亲昵地拍了拍小黑的狗头,让小黑感觉也很是美妙啊!

  这可是被这个大美女的小手给拍了狗头呢!连人类都没有的待遇啊!小黑自己想想都觉得美!

  然后,柳如烟又问了花雨浓的来意,原来是来送演唱会门票的,给的还都是座位,让柳如烟感觉很高兴。

  她现在住在凤凰山上,虽然几乎天天进城去办事,但是社交和娱乐活动明显减少很多。

  加上别看柳如烟大美女总是显得那么强势,但是人家年纪其实不过二十七岁而已,还很青春年少的,当然喜欢去看演唱会了!

  于是,大家都很高兴地收下了演唱会门票。

  而且张铁根还发现,这个花雨浓做人其实很细心,不仅柳氏姐妹都给准备了门票,连苏玉堂都有一张。

  同时,花雨浓已经知道张铁根混道上的事情,居然还偷偷地背着柳氏姐妹,又给了张铁根十张门票,让张铁根给他的手下去看他的演唱会!

  说实话,这一刻的张铁根,对花雨浓的好印象绝对是瞬间就暴涨了!

  然后,大家又说了会儿话之后,张铁根就开车护送花雨浓的车子下山。

  而混血狗王小黑,也从此成为了柳如烟家里的一个成员。

  一夜无话。

  第二天早上,凤凰山上起了点小雾,远方的山头的树林内,如同塞满一团团白色棉花。

  天气很好,一向早起的张铁根,就特意拉着小黑在凤凰山庄里面到处溜了一圈,让它到处撒撒尿啥的,把它的地盘给确定下来。

  小黑原本是不情不愿的,毕竟想要睡个懒觉都不行,打着哈欠,强行被张铁根那个坏主人给拖出门的。

  但是,当小黑看到整个偌大的凤凰山庄,居然只有它一条狗之后,顿时是精神暴涨,一下子就得瑟起来了。

  狗的地盘意识可是很强大的,看到这么大的地盘,小黑能不得瑟吗?

  于是,腰不酸腿不疼,也不打哈欠了,跟着张铁根一道,昂着狗头,停止了身板,雄纠纠气昂昂地开始巡视它的地盘。

  同时,要是看到哪一棵它中意的树木,就跑过去撒上几滴尿,做个标记,宣誓主权,这里是老子不可侵犯的地盘!

  宣誓完主权后,一人一狗才屁颠屁颠地回到木板房,张铁根就给小黑喂了点肉和饭啥的。

  小黑虽然说是有一半狼的血统,是一条混血的狗王,但是本质上说就是条野狗,当然是啥都吃,从来不挑嘴,特别好养活!

  比那些娇滴滴的,一踢就死,一吹风就生病的宠物狗们可强多了!

  然后,张铁根才去各自的房间,将柳氏姐妹一起从床上给挖起来。

  这柳氏姐妹性格迥异,但是若是非要找出一个共同点的话,那绝对就是赖床。

  以前没有张铁根的时候,真的不知道柳如烟每天早上是怎么起得来床的!

  一起吃完了饭后,张铁根就带着小黑一起去牛头岩,小黑就在那边玩,张铁根继续建造他的石头房子。

  直到吃完午饭后,张铁根才自己开车下山去天意酒吧,然后又去医院,把十张花雨浓十张演唱会的票子都给了那些住院的弟兄们。

  但是,票子肯定是不够用的。

  于是,张铁根索性打电话给花雨浓,跟她又定了几十张门票,决定是要把整个天道盟的兄弟们全都拉过去给花雨浓捧场了。

  花雨浓虽然知道票源紧张,但是心里那叫一个高兴,张铁根这个姐夫真好,这么给她捧场呢!所以,立刻毫不犹豫地同意给他们订票!

  一切皆大欢喜。

  然后,司徒子惜的一个电话就打过来了。

  看着手机上浮动的司徒子惜的名字,司徒子惜那美艳无比的模样,以及那晚二人酒会上二人的交谈甚欢,到后来一起在电梯里面激情无限的一幕,一下子全部浮现在张铁根的脑海里面。

  人妻的滋味虽然张铁根只是尝到一半而已,还没有完全进入主题当中,但是那滋味也确实是足以让任何男人回味无穷的了。

  所以,张铁根如今一看到司徒子惜打电话过来,说实话,心跳一下子就加速了不少。

  同时,留给张铁根的还有一脸的苦笑。他现在是在帮助李白去找司徒子惜背着他老公出轨的证据的,如今突然就从暗中监视就给变成了勾搭人家的嫌疑了。

  这真的是跟钓鱼执法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当然,这种做法是绝对地无耻,跟给司徒子惜栽赃陷害是没啥区别,更是违背了张铁根做人的底线嘛!

  所以,张铁根本来是不想接听司徒子惜的这个电话的,但是犹豫了一下下之后,鬼使神差的,手就是不听使唤,自己就给按下了接听键。

  张铁根的心里只能够说:这可不能够怪我,是我自己的手自己按下去的。其实,我真的不是自愿接听这个电话的,我心里其实是非常之纠结的呢!

  多么蹩脚的借口!

  “喂,是司徒小姐啊!这时候给我打电话有啥事儿啊?”张铁根立刻露出一脸灿烂的笑容,很高兴地对着手机说道。

  呃……这个情况不知道张铁根同志要怎么解释?

  “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事。(http://.)。”司徒子惜那边似乎犹豫了一下之后,澳门赌博网站:才又说道,“那天的酒会上,你扛了一箱子的毛台酒给我喝,又听我说话,还让你朋友帮我解了围,真的是帮了我大忙。所以,我今晚想要请你吃饭,你可以赏脸吗?”

  司徒子惜这样一说,张铁根猛地想起来,毛鑫宇那个死肥猪不是说第二天就要来找他谈事情的吗?再怎么到现在都没有消息的?

  “哦,好的。”张铁根笑道,“你可是有钱人,要请我吃高级没事才行,不然体现不出你的身份啊!”

  “没问题!”司徒子惜很是高兴地笑道。

  其实,她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张铁根答应跟她吃个晚饭,她的心情会一下子变得这么高兴的。

  给读者的话:

  第二更献上,今天继续四更!求订阅和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