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绝色总裁爱上我 > 第六百九十七章 遭遇埋伏
  就在张铁根和花雨浓的汤锅吃到一半的时候,汤锅店对面的阴暗角落里面,青蛙腿上缠着绷带,被人搀扶着倚靠在栏杆上,愤怒地看着汤锅店里边。

  然后,青蛙立刻对身边的小弟说道:“终于让老子找到正主了!快点把所有的兄弟都给我叫过来。让他们都带着家伙,我要让那个混蛋今晚再也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旁边的混混忙点头,道:“是,青蛙哥。”

  然后,那个手下就掏出手机开始打电话。

  青蛙冷眼盯着张铁根,咬咬牙道:“小子,无论你是谁,今天我都要宰了你!”

  鉴于之前见识过张铁根那如同武神一般的战斗,青蛙是知道自己的尽量的,所以他给张铁根准备了礼物!

  青蛙地手摸向腰间:一把枪!

  十几分钟之后,这里的街头拐角的地方站满二十多个人,每个人在路上拖出一条黑色的影子在晃动着,街两边的关门的店铺外头的灯,发出昏黄的光。

  “你们都给我听仔细了。看到我身上这伤了没有,都是那个家伙给打的!还有好几个兄弟,现在一起躺在医院里边了!所以,那个人的武功是十分可怕的。所以,你们全都给我听到了,按照老子的计划来行事!”青蛙扬声说道。

  然后,随着青蛙说完话之后,所有人马突然如同夜鬼散伙一般,向着四面八方就散开了,消失在街角的阴暗角落之中,如同他们就从未出现过一样。

  夜,一下子又恢复了宁静。

  张铁根那边,花雨浓第一次让张铁根见识到,神马叫做真正的吃货。

  她的食量真的是很惊人,张铁根看着她狼吞虎咽的吃相,真的难以相信,这位真的就是传说中的男人心目中的女神,歌坛小天后花雨浓?

  所以说,压抑太久,特别是**这种东西,一旦爆发出来的威力,那真的就是如同洪流一般无法阻挡的!

  花雨浓看来是真的太久没有碰过荤腥了吧?!所以一吃到肉类,就完全忍不住了。

  结果,一直吃到晚上十二点之后,都不知道花雨浓已经消灭了多少肉了,她才心满意足地打着饱嗝,摸着圆鼓鼓的地皮,笑眯眯的放下筷子。

  然后,就在张铁根起身去买单的时候,好吧,花雨浓又开始后悔了。因为今晚吃了那么多东西,还全都是肉类,明天一定长肉,还不得被公司给骂死?!

  好吧,张铁根只有苦笑了,买单是他的事情,但是长肉,那就是花雨浓自己的事情了。

  “走吧!反正都已经吃了,难道再吐出来?”张铁根看着花雨浓的担心的样子,好笑地说道。

  “要不我去趟厕所抠下喉咙?”花雨浓弱弱地问道。

  “你敢?”张铁根立刻正色道,“你说需要补身体,我才陪你来的,还给你买单了。你这样吐出来,特么不是故意浪费我的时间、金钱和善良的心吗?”

  虽然说这样被张铁根给骂了,但是说实话,花雨浓的心里却是生出一股股暖意。

  花雨浓十几岁就出道开始唱歌出专辑,所有人要么将她当做吸金极其,要么就将她当做完美偶像和完美女神一样崇拜。

  他们从来都只看到她完美的一面,从从未想到过要进入花雨浓的内心去,更加别说感受到啥温暖。

  这些年来,花雨浓万众瞩目的表现之下,其实心里深藏的都是孤单与寂寞,直到遇到魏新晨和张铁根。

  这一刻,面对着张铁根这番看似粗鲁的话语,花雨浓这个全民女神的心,一下子又被感动了。

  于是,花雨浓居然顺从地点点头,笑眯眯地对张铁根道:“哦,谢谢你姐夫,人家不去催吐了,行了吧?”

  “这还差不多。那我们走,我送你会天宇大酒店。”张铁根笑道。

  然后,花雨浓又很会来事儿地,追上前抱住张铁根的手臂,一起往店外走去。

  “我说,花花,你放开我,被人看到了要误会了。”张铁根无语道。

  “切,你是我姐夫,谁敢误会啊?”花雨浓理直气壮地说道。

  “呃……那我可不可以不要叫你花花,跟叫宠物猫似的,我还是叫你名字好了。”张铁根说道。

  “不行,就要叫花花,不准叫别的。”好嘛,吃得心满意足了之后,女神开始撒娇了。

  张铁根只好摇头苦笑,这都哪跟哪啊!

  也就在这个时候,张铁根突然停下脚步,距离他的那辆奔驰s6可只有不足十米的距离。

  身为杀手之王的强大直觉在警告他,情况不对劲。

  于是,张铁根目光如电一般,立刻向着四周马路上扫射了一遍,迅速掌握周边环境状况。

  迅速观察周边环境,掌握环境状况,安排好撤退路线,这就是杀手近乎本能的能力。

  马路上面现在车流量没有,澳门赌博网站:马路宽六米左右,没有护栏。

  街道两边隔着六到七米之间就有一盏路灯,对面有一盏路灯是坏掉的;

  马路两边二十米之外,各有一个十字路口,没安装红绿灯。而且,几乎没有任何可以安全撤退的路径……

  “怎么了吗姐夫,怎么突然停下来了,看什么?”花雨浓扬起漂亮的小脑袋,好奇地问道。

  张铁根立刻低声对花雨浓道:“我们快走,我感觉这里情况不对劲。”

  说着,张铁根拉着花雨浓就往奔驰s6那边快步走过去。

  也就在这个时候,右手边马路的十字路口那边,突然传过来一阵惨叫声。

  “哎呀我的手!快点来帮我,把这条疯狗给我赶快,他咬我啊……”

  “嗷嗷嗷嗷……”

  “快点,帮小秦把这条野狗赶走,他的胳膊都快要被咬断了……”

  “快点上去帮忙啊!”

  ……

  花雨浓非常惊讶地看着十字路口那边,搞不明白三更半夜的,那边怎么突然传出来那么多人的叫喊声。(http://.)。

  而且,这大半夜的,居然还能够发生野狗咬人的事件?不会是那里有贼在偷东西吧?!

  “姐夫,你说那边是不是有贼在偷东西了呢?”花雨浓完全不知道,她现在已经处于危险当中,还特别八卦地笑道。

  “不关我们的事情,我们必须尽快离开这里。”张铁根说道。

  然后,他就向着十字路口那边瞄了几眼,也不停下,只是拉着花雨浓就走。他心里大概已经猜到,那边的人究竟是怎么回事了。

  有埋伏!

  但是当他们来到奔驰近前,张铁根的眉头皱起来了,车轮瘪瘪的,被人扎破了!

  给读者的话:

  深夜码字,求订阅和打赏增加码字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