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绝色总裁爱上我 > 第六百九十章 姐夫别走
  张铁根走过去青蛙那边,看着这个战斗力如同超人一般的小白脸,青蛙彻底地恐惧了。

  “别过来,你别过来……”青蛙惊恐的叫道,凄厉的声音回荡在夜空。

  貌似,花雨浓刚刚就是这么跟他喊的吧?

  轮回和报应,来得可真快。

  这只因为花雨浓遇到了张铁根这样的强者。

  张铁根寒着脸,看也不看这个青蛙一眼。

  在张铁根的眼中,这些人其实就是一些蝼蚁。他要蝼蚁的命干嘛?无法彰显他的实力不说,更是会招来麻烦而已。

  所以,张铁根只是突然一把将插在青蛙大腿上的那根簪子给拔出来,转身就走回了花雨浓身边。

  “你的簪子。”张铁根递过去簪子,对花雨浓说道。

  花雨浓感激涕零地向着张铁根点点头,但是当她看到簪子上面沾满血迹的时候,突然感觉一阵天旋地转,脑袋一片空白。

  然后,让张铁根彻底苦笑了。只见花雨浓身子一软,就向着地上倒下去了,这个丫头她貌似晕血吗?

  连忙伸手拦住花雨浓的小蛮腰,张铁根连忙轻轻地拍了拍花雨浓的俏脸,道:“喂,花雨浓,你醒醒?你刚才面对那么多歹徒你都不晕,怎么现在看到点血你就晕了呀?”

  好吧,花雨浓是真的晕过去了,一时间是叫不醒了。

  张铁根再度无奈苦笑,抱起花雨浓离开了现场。

  看到张铁根这个在青蛙眼中看来,如同恶魔一般的男人,终于是走了,而且居然放过他们的小命之后,心里顿时松了一口气。

  但是,人性这种东西,有时候真的是邪恶得很。

  有些人他永远不知道什么叫做量力而为,什么叫做感恩!

  而青蛙貌似就是这样的人。

  他看到张铁根抱着花雨浓走了的背影,眼神很快由惊恐变成了愤恨,心里咬牙切齿地想着:小子,你给我等着!你今晚打了老子,改明儿,老子一定要杀你报仇!

  然后,一直等到张铁根的背影完全消失后,青蛙又等了一小会儿后,立刻掏出手机,拨出一个号码,哭道:“老大,你赶快过来救命,我们被人给打了!你一定要帮我杀了那个小子,给我们一帮人报仇啊!”

  然后,青蛙带着他的一干手下,纷纷从地上爬起来,转身就跑了。

  他们只是被张铁根个个卸掉了胳膊而已,跑肯定是可以的。只是刚刚张铁根不还在吗?这些人故意在他的面前装死。

  而张铁根当然知道他们是装的,只是不愿意跟几个蝼蚁计较而已,那样也太降低他国际杀手之王秃鹫的格调。

  张铁根抱着花雨浓,澳门赌博网站:顺着街上往回走,没有直接回去天宇大酒店。因为花雨浓的经纪人,已经被青蛙那些混混给击倒在街上了。

  沿街走了不到三十米,张铁根就看到一个一脸是血的青年,坐在了路边上,口中喘着粗气。

  这个男人应该就是花雨浓的经纪人。

  张铁根走过去一问,果然是花雨浓的经纪人。

  经纪人一看到花雨浓,心里大惊,连忙问道:“她,她是怎么回事?不要吓我啊?她可是我们演艺公司的金牌歌星,可千万不要出事!”

  “她没事。反倒是你咋样了?”于是,张铁根将花雨浓放到地上,给那个经纪人检查了下伤势,不是致命伤,只是头部被人敲了一下,头破血流的。

  “嗯,没啥大问题,就是个皮外伤,伤口也不大。你可能是一时间被吓到了而已。没啥大事。”张铁根说道,将经纪人从地上扶起来。

  然后,张铁根让经纪人擦掉脸上的血迹,这才一起回到酒店的房间。

  张铁根在房间里面找到急救箱,给那个经纪人处理了下伤口,这才让他回去自己的房间休息。

  经纪人放心地将花雨浓交给了张铁根。

  因为经纪人一路上已经了解到,张铁根的身份特殊,他是花雨浓闺蜜魏新晨的男人,也就是花雨浓口中经常提起的那个所谓的姐夫。

  而魏新晨前两天还住在花雨浓这里,所以跟这个经纪人毛小西已经非常熟悉,他也就对张铁根放心了。

  张铁根这才将花雨浓抱回房间,放到了床上躺好。

  反正花雨浓现在是昏过去的,索性就让她好好地睡一觉,明天一早醒来,精力充沛了,也应该就没啥事了。

  所以,张铁根这就准备要走人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花雨浓口中突然发出一声惊呼:“啊……”

  刷的一下,花雨浓一下子就从床上坐起来了,一脸被吓坏了的神色,额头上开始冒冷汗。

  张铁根立刻走过去,问道:“你没事吧?”

  “我,我好像做了个噩梦?!”花雨浓惊慌地说道。“你,你怎么会在我的房间?小毛呢?我的经纪人呢?”

  张铁根一阵好笑,这不会是刺激之下压力太大,导致这个花雨浓暂时性失忆了吧?

  这种事情在一般人遭遇到突发事件的时候,经常会发生,也是警方在调查取证的时候最头疼的事情。

  因为这样非常容易导致证人的描述,跟事实完全背离的情况出现,对警方破案造成严重误导。

  “你的经纪人完全没事,回去自己的房间休息了。你现在还想的起来,刚刚打电话向我求救的事情吗?”张铁根问道。

  花雨浓的目光重新回到张铁根的脸上,这才认出张铁根来,惊道:“啊……姐夫,是你!哦,对了,刚刚我被那些歹徒……”

  看来花雨浓是终于回想起来了,张铁根点点头,道:“对,就是我救了你。(http://.)。不过,你好像是晕血了吧?”

  花雨浓闻言,不由得是一阵不好意思,居然露出了一丝腼腆之色,低声道:“嗯,人家是有些怕看到血的,不过晕血也不是很严重的。你给人家看的那根簪子上面,当时的血实在是太多,太吓人了嘛!”

  “看来你是已经全都想起来了。”张铁根笑道,“好了,这里很安全,你可以先去泡个热水澡,让自己放松放松。然后,你再睡个好觉,明天一早醒来就没事了。”

  但是,就在张铁根转身要走的时候,花雨浓突然拉住张铁根的手,可怜兮兮道:“姐夫,你别走。人家心里真的很害怕。你就这样走了的话,怎么这么办啊?”

  给读者的话:

  这是本月最后一天,订阅告急,童鞋们订阅顶起本书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