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绝色总裁爱上我 > 第683章 纯毛台酒
  张铁根快步走出酒会的时候,司徒子惜先是感觉一阵惊奇,不知道张铁根究竟要出去干嘛。

  然后,司徒子惜的心里莫名地一阵失望,看来那个张铁根因为找不到白酒,就这样离开了吧。

  于是,司徒子惜失望地转身,重新走回到落地窗那边。

  张铁根站在酒会会场地外头,张望了一番,过道里面光线不是很亮,过道的远处就看不太清楚东西了。

  他就找了个门口的接待问了一下,方才知道,对面过去第四个门就是正在召开白酒经销商大会的会场。

  张铁根道谢一声后,立刻快步走过,从门缝里面果然听到里面传来麦克风的,那如同是在搞传销一般的激动人心的演讲。

  而且,让张铁根感觉有点惊奇的是,那个演讲人的声音,听起来怎么感觉还有些熟悉的样子呢?

  带着一丝疑惑,张铁根立刻推开会场的门,走进去一看。

  好家伙,里面熙熙攘攘地坐着不下于一百个人,前面是一个临时搭建的台子,上面站着一个一身肥膘的人猪,左手拿着一个麦克风,右手拿着一瓶白酒,正在声嘶力竭地鼓动着台下的人们,赶快来代理他的产品。

  看到这死肥猪,张铁根不由得就笑了。

  这不仅因为这个肥猪长相太好笑,而是因为他张铁根居然在这里都能够遇到他,毛鑫宇!

  这个毛鑫宇就是那个乌龙县啤酒批发商,还跟张铁根的天道盟一起垄断乌龙县城卖劣质红酒的那个死胖子。

  张铁根后来派王冲帮这个毛鑫宇垄断红酒市场,王冲还是有能力的,动用各种合法与不合法手段,愣是一个月之内就让毛鑫宇的红酒占据乌龙县城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市场份额,让毛鑫宇赚的是盆满钵满,每个月也孝敬天道盟不少钱。

  不过,毛鑫宇的野心可不小。他早就跟张铁根说过,他还要垄断白酒市场。

  看来,毛鑫宇今天就是在召开白酒的经销商大会,古董人家代理销售他的白酒的啊!

  当然,这个毛鑫宇虽然贪钱,但是也比较怕死,而且还是个红色的三代,总算还有点良心,他就卖劣质酒,就是里面不参杂喝了会死人的工业酒精的酒,之用劣质酒勾兑过的而已。

  否则的话,张铁根早就把毛鑫宇给灭了,更加不能够跟他合作坑广大乌龙县人民,人家张铁根做人可是很有底线的呢!

  所以,如今看到毛鑫宇这个老伙计,张铁根就知道,事情好办了,今天的白酒算是有着落了。

  于是,张铁根立刻大喇喇地就往台上那边走,毛鑫宇看到张铁根,不由得愣住了一下,刚才激动人心的台词也就憋回了肚子里面去了。

  而那些经销商们见到张铁根这样就往台上走,全都是很惊奇地看着张铁根,心里都在想着,这个人究竟想要来干嘛的。

  张铁根走到台子上,对着毛鑫宇呵呵一笑,道:“死胖子,好些日子不见你,又跑这里发财来了?!”

  毛鑫宇连忙关掉麦克风,讨好地笑道:“您是大根哥吧?我听王冲说了,您是形象大改变,完全变成了个大帅哥。今天一见您,果然是风姿绰约啊!”

  “去尼玛的风姿绰约,那是形容女人的词!草,你还是啥书法协会的主席,一张字要卖好几万?鬼才信你的话!没文化。”张铁根笑骂道。

  毛鑫宇老脸一红,笑道:“还是大根哥你有文化啦!对了,您来我这里干啥?”

  张铁根目光扫过毛鑫宇太子上,见到地上放着个二箱子,里面放的应该就是白酒。

  但是那箱子上面写的白酒的酒名,让张铁根看了之后就差点尿崩。

  你说叫神马不好,居然叫做:毛台酒!

  这酒的名字也取得太坑爹了啊!一看就知道是冒牌货啊!

  张铁根指了指那二箱子的酒,弱弱地问道:“请问死胖子,那二箱子的酒,是什么样的酒?掺假勾兑过的,还是放了工业酒精的?”

  毛鑫宇闻言,顿时脸色大变,连忙将张铁根拉到一边,压低声音,求道:“额滴大根哥啊,这种话你可不能够乱说啊!我现在正在召开经销商大会啊!你给我一条生路吧?”

  “那你就给我老实交代清楚。”张铁根嘴角扬起一个弧度来。

  “呃……这不是经销商大会吗?那些酒待会儿要给这些人尝尝的,所以我就用了一点小小伎俩。往真品的茅台酒里面,掺了一丁点的劣质白酒。但绝对是能喝的,不会死人的。”毛鑫宇连忙说道。

  “一丁点是多少?”张铁根追问道。

  “一丁点就是一丁点嘛!最多不过十分之一吧。还是很纯正的茅台酒的。”毛鑫宇道。

  “十分之一啊,那还是可以接受的。”张铁根笑道,“那我就先扛一箱子走了。”

  说着,张铁根立刻走到箱子那边,立刻就将一箱子毛台酒给扛起来了。

  毛鑫宇顿时被张铁根的举动吓了一跳,连忙问道:“大根哥,你要这些酒干啥去啊?”真心害怕张铁根拿去举报他啊!

  红色的三代们,那也是会害怕被举报的,有木有!

  “闪开啦,当然是拿去喝了。你以为我没事穿着这么高级的西装,扛着你一箱子假冒伪劣白酒的样子很拉风吗?”张铁根立刻霸道地推开毛鑫宇那肥猪一样的身子说道。

  “哦,这样的话,那我就放心了。可是大根哥,你一下子扛走一箱子,我的这些经销商怎么办啊?”毛鑫宇不由得急了。

  “草,这还不好办吗?看老子的吧。你小子学着点啊!”张铁根大喇喇说道,突然抢走毛鑫宇手里的麦克风,打开之后,还煞有介事的试了试声音。

  “啊,啊,大家听我说。”张铁根很牛x地扛着一箱子毛台酒,朗声说道,“这箱子毛台酒我就先扛走了。没办法,太畅销了,老毛的出货量根本就不够我那里卖的啊。你们可别不信,我是开酒吧的,在乌龙县就不说了,天南市文化街大家应该都知道,一条街过去,至少二十家夜店有我的股份!我的那些店这些天就专卖老毛的这毛台酒了。销量那是蹭蹭的往上涨啊!这不,我一直催他赶快供货,他老是说没货。所以,我一急,就给追到这边了。诸位,不好意思,这箱子我先扛回去应急啊!”

  张铁根的这番话一说出来,本来对毛鑫宇激情澎湃没啥反应的经销商们,一下子就都沸腾起来了。

  给读者的话:

  这是今天第三更,求订阅和打赏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