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绝色总裁爱上我 > 第679章 这个世道
  第二天一早,张铁根神清气爽地起了个大早。

  昨晚上的柳如烟大美女,也不知道为什么,对张铁根那绝对是尽展所有手段。

  当然了,柳大美女的很多姿势,都是从扶桑国电影里面观摩的,把张铁根弄得绝对爽歪歪。

  这男人一满足了,那精气神就爽,一大早哼着小曲下厨房去做早餐。

  屋外,天蒙蒙亮,天空蒙着一层灰色,漂着一钩月牙的淡影,鱼肚白都还没出来。

  他以最快的速度做好早餐,去把张彩萱叫起来,洗漱完毕后,兄妹二人吃了早餐。

  张铁根开着车,送张彩萱下山到天南市一中去上学。

  到一中校门口下车,路上满满的都背着书包的学生们,有的行色匆匆,有的双眼惺忪,有的三三两两打闹,充满青春气息。

  张彩萱一脸有话要说的样子,没有立刻跟张铁根说再见。

  “彩萱,怎么了?”张铁根问道。

  “那个,哥。”

  “嗯。有话就说,”张铁根道。

  “昨天嫂子家来了那么多人,花花姐说,全都是我的嫂子?”张彩萱很不可理解地问道。

  张铁根愣住一下,才明白过来这个花花姐,应该是花雨浓。魏新晨总是叫她花花,花雨浓又不是什么宠物小花猫……

  不过,花花显然不是重点,张铁根连忙回到正题,摸了摸张彩萱的脑袋,笑道:“其实,花雨浓说的也没错,她们以后都是你嫂子。”

  “啊!”张彩萱惊道,开始掰手指,“五个嫂子啊?!额滴天!”

  “哪里来的五个?是四个!花雨浓不是。”张铁根笑道,“你是不是被吓到了?”

  “呃……不是被吓到,而是被雷到了。不过,哥,人家真是好佩服你,居然一下子给我找了四个嫂子,一个比一个温柔漂亮!你要是再把花花姐搞定,那就更好了。五个嫂子,一人给我生一个侄儿,那就是一个手掌那么多的侄儿了!”张彩萱笑眯眯地说道,显得很是兴奋。

  “你个丫头!要那么多嫂子干啥?不过,你真那么喜欢侄儿啊?五个也太多了。”张铁根苦笑道。

  “哦,对啊,现在只允许生一个呢!四个的罚款,咱家破产不说,连房子都要被拆了。”张彩萱嘻嘻笑道。

  “其实就是生十个咱也不怕。”张铁根笑道。

  “为啥?我嫂子有钱对不对?”

  “当然不是。你哥现在也很有钱。”张铁根笑道,他的裤袋里面现在还装着一张一千万的支票呢!“我告诉你个秘密,你不要跟别人说。”

  “好的。快说。”张彩萱兴奋道。

  “其实,你哥有外国国籍,生多少孩子都没问题。你要好好学习,将来我送你出国留学。”张铁根笑道。

  “真的吗,真的吗哥?你真的要送我出国留学啊?”张彩萱兴奋道。

  她原本只是一个农村的小女孩,觉得能够考上高中,那估计学业就到尽头,以后就是外出打工了。

  但是,随着张铁根的回来,张彩萱的生活全变了。

  她上了每个学生都梦寐以求的天南市一中。现在,张铁根又告诉她,要送她出国留学?!

  这些事情,已经完全超越张彩萱原本人生的设想,想要不兴奋都难!

  “当然了,我骗你干啥?”看着张彩萱兴奋的样子,张铁根幸福地笑道。

  “谢谢哥!”张彩萱跳起来,勾住张铁根的脖子,在他的脸颊上吧唧了一口。

  张彩萱这样在张铁根面前如此真情流露,很是少见,弄得张铁根很是高兴。也引来那些路过的学生们,好奇地看向张铁根兄妹这边。

  “好了,好了,时间快到了,该进学校了。”张铁根幸福地笑道,掏出钱包,掏出三百块钱,“这些钱你拿着。”

  “不用了哥,我嫂子昨晚给过我了。那我走了,周末见。”张彩萱兴高采烈地跑了,不时地回头跟张铁根招手。

  “这个丫头!”张铁根笑道,收起钱包,跟张彩萱挥手,直到她的身影消失在校门里面,脸上的笑容依然止不住。

  一中附近的一家咖啡馆内,时间还早,店内很冷清,只有张铁根一个人,悠闲地坐在靠窗的位置上,一边喝着黑咖啡,一边手里拿着一份资料再看。

  秋日朝阳的黄色的光,斜斜地从玻璃上照进咖啡馆内,洒在张铁根的身上,被镀上一层金色。

  这份资料是李白放在车上的,是关于那个那个出轨的司徒子惜的。

  从资料上来看,这个司徒子惜是典型的富二代。

  二十八岁的时候,从她父亲手里接掌珍惜集团。她现在是珍惜集团的董事长,身价十个亿,属于超级富婆之列,比柳如烟还要有钱。

  看着如此华丽的资料,张铁根心说:这么有钱的女人,难怪要出轨。

  然后,张铁根翻出李白偷拍的司徒子惜的照片,顿时看得一愣,这个女人是真漂亮!

  我草,这世道真的是太不公平,这个女人那么有钱,居然还长得那么漂亮!简直跟柳如烟的姿色有的一拼。

  心说:难道美女越有钱就越是漂漂?我家媳妇儿有钱有色也就罢了,这个司徒子惜居然也是一个德性!可恶的世道,你倒是给**丝女们一点能够继续活下去的勇气啊?

  应该说,张铁根这个想法其实也差不到哪里去。

  美女越有钱就越漂亮,这是将来的一个大的趋势。

  有钱的女人可以整容是一个方面;

  另一个方面在于男人。女人要有钱,一般就看睡她的男人,或者睡他妈的男人有木有钱。

  而有钱男人找的女人的姿色,通常都是跟男人的钱多少成正比。那么,生下来的二代女们,遗传因素或多或少就有改良,对吧?

  所以,日后的世道,**丝女和**丝男们那就是注定继续的一辈子悲剧了:要钱,比不上人家二代们;要色,对不起,也没得比……

  就在张铁根欣赏司徒子惜的照片的时候,李白的一个电话突然打过来。

  张铁根立刻接听了。

  “大根哥,麦大海刚刚告诉我个重要消息,司徒子惜今晚要去参加一个酒会。”

  给读者的话:

  求订阅和打赏!!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