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绝色总裁爱上我 > 第490章 极度冷血3更
  【本来应是周三才爆发,但今天已攒够七章,所以提前爆发:7更一次性发布!求订阅、求打赏、求月票!!】

  第490章极度冷血

  进入山庄后,前面便是一条弯道水泥路通向山庄内部,路边则是各有一片草地,黑夜中成了黑色的。

  张铁根向着方永强点点头,道:“强哥,接下来就先看你的了!”

  “明白!雷狮堂的兄弟们,跟我往里面冲!只要见到拿枪的敌人,不用客气,全部给我撂倒!”方永强狰狞地笑道,带着人就顺着水泥路往那二栋别墅冲去。

  张铁根这边则说道:“赵伟、王冲和方勇,你们各自带着四个人,从侧面包抄过去,堵住扶桑杀手撤退的路线。”

  “是,大根哥!”赵伟几个人立刻兴奋道,便立刻带着人能走了。

  于是,大门口这边这时候就只剩下张铁根和孔雀三人组了,突然间就变得有些冷清下来,路边的小灯,将四个人的身形,澳门赌博网站:拉得很细很长,泛着淡淡的灰颜色。

  张铁根掏出一包哈德门,知道老鼠和李大嘴不抽这种劣质香烟,便自己点燃了,吧嗒吧嗒地抽了两口,鲜红的火星在黑夜中闪着红光。

  “我们也进去。”张铁根在听到方永强那边枪声响起的时候,叼着香烟,说道。

  等到张铁根过去的时候,方永强那边对扶桑人的屠杀,已经完全是呈现出一面倒的趋势。

  门口的草地两个新鲜的土坑,显然是被手榴弹给炸的。

  雷狮堂弟兄手中的枪喷出一道道火光,别墅的外围好几具扶桑人的尸体倒在血泊里面!

  至于余下的扶桑人,不止龟缩在别墅里面,就是四散奔逃。

  然后,用于截断敌人退路的赵伟那边,跟着也响起了几声枪响,跟着传来几声惨叫。

  看来,赵伟那边也立功了。

  方永强的那些弟兄们,这时候枪是越打越带劲,一个个嗷嗷叫着,好像都杀红眼了。

  今晚前来的弟兄,都是方永强亲自挑选的!他们是雷狮堂的精英分子,比普通混混强了不少,而且大部分还会开枪!

  然后,扶桑人就悲剧了,很快就被打得哑火了不说,子弹还都快打光了。

  一时间,别墅外围一片硝烟弥漫,墙壁上和门上全都是子弹孔。

  方永强跑过来,兴奋地对张铁根笑道:“铁根,敌人没子弹了。让我的人冲进去,一梭子就完事了!”

  张铁根呵呵一笑,道:“强哥,今晚的风头都让你的人出了,我这边不也要活动活动筋骨吗?你的人就从外面给我将别墅包围起来,扶桑人要是敢出来,直接干掉。所以,孔雀、李大嘴和老鼠,拿家伙,下面该我们干活了!”

  “是,老大!”

  孔雀和老鼠都是用的双刀,李大嘴根本不用武器,他的身体就是刀枪不入的人形大杀器。

  至于张铁根,武器是可用可不用的东西,但还是接过孔雀递过来的一把砍刀。

  “走,跟老大我杀人去!”张铁根吼了一声,一马当先的冲向别墅内部。

  孔雀他们见老大如此勇猛,当然也都紧随其步伐,冲了进去。

  此时,这栋别墅里面剩下的扶桑人可已经没几个了,还有地上躺着二个受伤的,一个大腿中弹,鲜血直流,一个是手脚都被手榴弹炸断的,成了血人、人棍。

  那还有啥好说的呢?

  张铁根立刻走过去,低头看着那个腿伤的家伙,嘴角露出了一丝冷笑,手里的看到闪烁着阴森寒光,让他的面目看清了极为狰狞可怖。

  “你,你地要什么滴干活?”那个腿伤惊恐地喊道,真的是被张铁根的恐怖的神色吓坏了。

  张铁根冷冷地笑道:“我,收你命滴干活!”举起了手里的砍刀。

  “no,不,不要杀我……”好吧,这个扶桑杀手的情绪彻底的崩溃了,失声大叫起来。

  “你以为你说不要杀你,我就不要杀你了吗?你以为你是谁啊?我要是照你话做了,那我岂不是很没有性格,也很没有面子吗?”张铁根冷笑道,“最重要的是,只要是我孙子安倍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记住,死后不要来找我报仇,你找我孙子安倍去!”

  于是,张铁根毫不犹豫地,在那个腿伤的心口捅了几刀,很是人道主义地结束了他的痛苦,送他回去扶桑国见他们的天照大神,还省了搭乘飞机的机票钱,安全又实惠。

  然后,张铁根提着低着鲜血的砍刀,走向了那个被手榴弹给炸断了手脚的扶桑杀手。

  张铁根和断腿那边发生的事情,都被这个人给看了去。

  于是,这个断手断脚的家伙,顿时心里那个激动啊!

  为啥,因为眼前这个凶神恶煞的华夏人,既然那么仇恨我孙子安倍的话,那么也就不会放过他。

  他现在因为手脚都被炸断,鲜血直流,极度地痛苦。所以,反正都是要死的,还不如让这个家伙,一刀就把自己给杀死,免得继续痛苦下去。

  你看看,扶桑国的人果然就是全宇宙最最邪恶的民族,动不动就要搞自杀,而且心情居然还显得那叫一个迫切……

  这样下去的话,估计民族灭亡已经指日可待了,到时候就是我华夏人民收复扶桑四岛和琉球的时候了。

  张铁根笑眯眯地看着眼前的这个人棍,笑道:“阿利亚都,你好啊。”

  “我,我受不了了,请,请你快杀了我吧!”断手断脚很痛苦地,有气无力地求道。

  “你在求我?”张铁根看着断手断脚,冷笑道。

  “是。我已经快要死了,求求你发发慈悲,杀了我吧!我现在真的是太痛苦了!求你了!”断手断脚继续哀求道。

  “可是,还是那句话,你以为你是谁啊?我要是照你话做了,那我岂不是很没有性格,也很没有面子吗?”张铁根冷笑道。

  “可是,可是你刚才说了,只要是我孙子安倍的人,我一个都不会放过。我就是我孙子安倍的人,你不要放过去,你杀了我吧!”断手断脚很是不服气地说道。

  张铁根冷笑道:“可问题是,你以为你是谁啊?我要是照你话做了,那我岂不是很没有性格,也很没有面子吗?”

  “你,你说话不算话!”

  “你以为你是谁啊?我要是照你话做了,那我岂不是很没有性格,也很没有面子吗?”张铁根继续冷笑道。

  “啊……你快杀了我吧,求你了,你杀了我吧!”这家伙终于崩溃了。

  张铁根忍不住摇摇头,同情地说道:“哎,你以为你是谁啊?我要是照你话做了,那我岂不是很没有性格,也很没有面子吗?”

  然后,断手断脚终于郁闷得喷出一口鲜血,极度郁闷地也回去见他们的天照大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