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绝色女房客 > 第949章 潜入秘地
  徐向北连忙拉住他,表示他不要担心,然后大摇大摆的站出去,在冰岛山人惊怖地眼神下,走到了那一个下人身前。

  冰岛山人本以为徐向北失心疯了,别人一声呼哨,召来大内高手,他们都要玩完。

  谁知,那个下人看了一眼,当看清楚徐向北的长相之时,面容立即露出谄媚的笑容:“啊,是徐老师,今天陪落雁公主玩这么晚才回来啊?”

  徐向北故意假扮无可奈何,道:“没法啊,你也明白,落雁公主玩起来疯一样,我只能从早陪到晚。”

  下人看向徐向北身后的冰岛山人,有点意外:“这人是……”

  徐向北眉毛一挑,嘿嘿一笑将冰岛山人拉了过来,正式介绍道:“这是我老舅,听说我发达了,过来借钱讨饭,乡下粗人不懂规矩,别见外。”

  听见这话,这名下人一排额头,又在胸口上拍了拍道:“徐老师的老舅,就是我干哥哥,这样,我朱老二在工部还算说得上话,老舅,啊不,干哥哥,您明天来入职,我给你安排份肥差。”

  徐向北嘿嘿一笑,澳门赌博网站:拍着朱老二的肩膀道:“那就谢谢了。”

  “一家人嘛。”朱老二凑近徐向北,一脸的谄媚,“以后徐老师也要多多提携,有财大家一起发哦。”

  徐向北笑了起来,表示那是当然,心中却在蔑视着他,果然城隍好见,小鬼难缠。

  看着朱老二走远,冰岛山人对着徐向北点点头,赞叹道:“没料到你这么快就在马王苑中混得风生水起了,你调查过异宝的藏在哪没?”

  徐向北摊开手,逗他道:“我忙着放风筝,哪有空。”

  不等冰岛山人开口,徐向北又道:“可是我私下观察,发现了几个可疑处,每天亥时,都有人驮着一个昏迷的人进去,行踪诡异,有进无回。”

  徐向北自称邪帝,对这些望风踩点的勾当,也是驾轻就熟,特别是听冰岛山人说那玩意可以帮助自己提升修炼速度,他更是志在必得。

  因此,这一段时间来,除了陪着台勒鱼儿四处游玩,绝大多数的时间,他都在偷偷暗查这座马王苑了。

  掌握了潜踪匿气的本事,和天魔乱舞身法,徐向北也不担心自己行藏败露,因此,整个马王苑,除了几个大内高手镇守的所在,其他位置他几乎都摸了一个遍。

  “我们今晚便去。”冰岛山人拉着徐向北就走。

  徐向北摇了摇头:“别急。”

  徐向北取出了一个酒瓶,把瓶盖旋开,刹时一股浓郁万分的酒香,弥漫出来,徐向北微笑着闻了几下,然后背对着冰岛山人,取出了一包粉末,洒下酒瓶内。

  将酒瓶摇了摇,徐向北笑了起来道:“酒壮行色,喝几口,老叔。”

  冰岛山人觉得这家伙挺有孝心,知道自己五行缺水。

  冰岛山人接过酒瓶,一饮而尽,酣畅无比。

  不过,徐向北却是没喝,便在冰岛山人感受奇怪之时,突然感到一阵头晕眼花,没法抗拒的困意传来,冰岛山人身体一晃,睡眼惺忪,换换软到。

  “这次我自己出马就行了,老叔你就高枕无忧吧。”

  徐向北嘿嘿一笑,走过去抓住冰岛山人的衣服,把他提了起来抗到肩膀上,然后大步离去。

  肩膀上扛着被下了昏睡散的冰岛山人,慎重得对着目的地摸近。

  他还有印象,每天亥时,都有人扛着昏睡人进来,一周都是如此,并且从没看那些昏迷的人从中出来过,据徐向北估计,那些倒霉蛋多半都见阎王了。

  而当中的原因,是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徐向北昂首阔步,缓缓潜行,感到有人接近,便施展天魔乱舞躲开,没多长时间,便来到西北角的那座宫殿外。

  这是一座银白色汉白玉雕琢的宫殿,看上去气派恢宏,圣洁典雅,透露出一种宗教的气息。

  在宫殿的门口两侧,伫立这两位身材高大的马凯御卫,马凯御卫的手里握着斧钺,霸气外露,一副生人勿进的样子。

  看见徐向北迈步走过来,当中一个侍卫游目四顾,确定没人跟来,然后迎了上来。

  见徐向北面生,操起手里的蛇矛,凶恶的开口问道:“你是谁,到这里来做啥?”

  徐向北眉一皱,伸手指了指肩膀上的冰岛山人,没说话。

  这是谨慎形式,谁知道他们有没有什么暗号,自己不能露陷,那最好的办法就是装聋作哑。

  不过,显然徐向北想太多了,侍卫瞥了一眼冰岛山人,心中的猜疑便解除大半,虽然不知道为何每天送人到这里来,可是他是奉令再次戒备,其他一律不管。

  侍卫看了徐向北一眼道:“是圣上让你送来的吧?”

  “唧唧呜呜……”徐向北嘶哑着喉咙嚷着,装出一副哑巴样。

  “好了,看你就不顺眼,一个傻子,一个哑巴,哈哈。”侍卫焦躁万分地挥了下手,“滚进去。”

  徐向北对着狮盔侍卫拱手谢谢,然后低下头,进了大殿里。

  殿内伸手不见五指,蜡烛也没点一根,还好徐向北有幽冥妖瞳,可以夜视,否则就是瞎子点灯,一摸黑。

  但是,怪怪的是,殿内只有一座高达三丈的青铜雕像,毫无生人气息,也异常静寂。

  “有暗室!”

  冒险经验丰富的徐向北很快察觉了端倪,这大殿很可能只是个幌子,隐秘藏在暗室中。

  一把将冰岛山人卸里肩膀,丢在地上,这老家伙的头部撞在了地面上,惨嚎一声,然后悠悠转醒了。

  徐向北眼神中闪烁出常人难以察觉的厉芒,这样好吗?

  可是他满不在乎,反正混进来的目的达到了,这家伙醒来更好,还能帮自己找找暗室。

  冰岛山人虽然醒来,可依然还是药力未散,头脑昏沉,拉着徐向北开口问道:“适才你是不是在酒里下药了,妈的。”

  冰岛山人对自己的酒量很自负,在北方含有对手,再加上自己是战鬼强者,这世上不可能有什么酒,能让自己一杯就醉。

  徐向北摊开手,一脸的随意道:“对啊,不弄昏你,怎么混进来。”

  “你妈的!那你不早和我说?”冰岛山人压低声音,愤怒道。

  “这个……”徐向北张大了嘴,“反正进来都进来了,你是要闹,还是要找。”

  “干你妹!”冰岛山人不由狂怒。

  徐向北站在原地,功聚双目,眼神频频在这里大殿之内巡视着,排查着每个可疑的地方,突然,他发现了北角的那尊青铜雕塑,有问题。

  观察雕塑一会儿,徐向北将眼神灌注在雕像的胸口。

  雕像的胸口有两块色泽诡异的青铜片,幽然发着青光。

  “你在这里等等。”

  徐向北嘱咐了一声,然后飞身来到雕像的肩膀上,然后以一个猴子捞月的姿势,倒吊着摸索雕像胸前的两块青铜瓦片。

  轰隆……

  突然,青铜雕像内部机关启动,发出红名,然后缓缓转动,胸口的瓦片开启,形成两扇可以通人的幽暗长阶。

  “在这里了!”

  徐向北一喜,吊下身子,然后招呼冰岛山人一起,谨慎地向下摸去。

  这儿显然是个机密重地,因此,一段盘旋下降的环形阶梯,虽然只有百米,但二人足足摸了十来分钟,才走下底。

  冰岛山人看着徐向北慎重的样子,不以为意道:“你为何一定要我依照你的脚步,走下来,用不用那么小心?”

  “你不知道。”徐向北凝神戒备,让他小声说话,“这儿的机关是依据天罡七十二煞的方位布置,踩错一步,你就万劫不复。”

  听见这话,冰岛山人背上立即冒出一层白毛汗,将信将疑的看着徐向北。徐向北蹲低身体,肩膀一缩,落入了一间弥漫着阴气的房间里。

  这房间内不同上面,光线充足,一时从黑暗走进强光里,二人瞳孔都适应不下来,目不能视物。

  当二人恢复视力后,看向四周时,全惊愕无比。

  “乖乖龙的东!”

  徐向北吸了一口凉气,因为他看到,在这里地下宫殿里,四壁都由万古玄冰棺铸,整个空间弥漫着冰凉彻骨的寒气。

  并且,在身旁的空间中,还飘舞着无数人体形态的冥火,民间也叫做鬼火。

  这些鬼火透明淡蓝的,隐隐可见头部和四肢,像是拉长的面条一样飘逸游弋,偶尔两团鬼火撞在一块,就纠缠成奇怪的形态后,再次分割开来,形态恐怖。

  “吓老子一跳!”看着空气里那无数的飘逸鬼火,徐向北厌了一口口水,抚着心口道。

  看着平常不羁放纵,天塌了当被子该的徐向北含有的露出惊怖的神态,冰岛山人心里一阵自豪,因为他常年生活在凛冬北地,这些冥火异像见多了,所以见怪不怪。

  这些鬼火虽然已成为无主孤魂,可是却隐然还蕴含着生命元气,因此凛冬北地那边称它们为凛冬阴魄,别看他们形态恐怖,其实并无什么杀伤力,如果把他们元气吸纳,甚至还可以对身体带来裨益。

  二人惊魂未定的对着深处走去,越深入,那股刺骨的寒意,就更深入骨髓,饶是冰岛山人这北方人的体质,仍然有点吃不消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