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极品全能学生 > 第529章 拍卖会开始
  霸道,强势,厉害。|

  清扬老人向所有人展现了他的实力,他这也算是在立威,在告诉那些不知道尊重他的人,他不好惹。

  而且他这样也能起到震慑的作用,等到拍卖的时候,他拍东西了,一般也就没有人敢跟他抢了。

  他这是一举多得的事情。

  刚才那个人只不过是不识趣,给了他这么好的一个立威的机会。

  “好厉害,不愧是清扬老人,一个玄级高手,居然直接被他秒杀了。”

  “这么强的人来拍卖会,看来咱们一会不好拍了。”

  “就是啊,所有人都必须给清扬老人面子,到时候谁要是敢抢的话,出来可就惨了。”

  那些人都在小声的议论着。

  就在这时,大家都听到了一个声音。

  这里面居然有一个人再说清扬老人狠辣,而且还称呼清扬老人家伙,这简直就是太没有礼貌了,清扬老人刚刚立威,居然就有人这么跟他说话。

  这简直就是在找死啊。

  清扬老人的眉头一皱,他知道这个时候还敢说这种话的人,不是高手就是sb。

  可是刚才他居然没有听出来那个声音是从哪里发出来的,这就证明很有可能也是一个高手,现在如果让他去跟一个高手碰撞的话,那显然不是什么明智之举。

  所以他干脆装作什么也没听见,坐回了刚才的位子。

  众人也就没把这件事情当成一回事,很快大家就继续交谈起来了,经过刚才的事情,清扬老人身边五米范围内,没有任何一个人,他们都害怕不经意间就将清扬老人给得罪了,到时候可就惨了。

  他们可还没有活够啊。

  就连那些隐门的人也都不愿意招惹清扬老人这样的人,毕竟清扬老人可是一个高手,万一惹急眼了,清扬老人不顾忌他们的身份,直接开杀的话,那情况也就不好了。

  夏天扫视了一圈,就发现了赵山河的身影,至于白羽和范追风两人,仿佛不在这里一样。

  “喂,怪人,你刚才不要命了吗?你居然敢说那种话。”绿皖低声说道,仿佛是害怕别人知道一样,刚才夏天说出那样的话时,她的后背都流出了冷冷汗。

  刚才那种情况,谁都知道情况不好。

  “小子,你不要命了,可不要连累我们。”绿皖的师兄愤怒的看向夏天。

  他们三个是站在一起的,如果清扬老人动手的话,很有可能会将他们三个都杀了。

  “你们在说什么呢。”夏天不解的看向他们两个。

  “我说的是你刚才叫清扬老人家伙的事情,而且你居然还敢说他狠辣,虽然他确实有点狠辣,但是根本就没有人敢说。”绿皖解释道。

  “哦。”夏天点了点头,他知道自己可能是习惯了,所以没有注意到细节“不好意思。”

  “哼!”绿皖的师兄看到夏天这么痛快就道歉了,觉得夏天一定是没有什么本事,否则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就说不好意思呢,要知道实力越强的高手,就越不会给别人道歉。

  就像刚才的那个玄级高手一样,他如果早点道歉的话,说不定清扬老人就不会杀他了。

  “老大,就是他们两个。”就在这时,有几个人气势汹汹的向绿皖他们师兄妹两个走了过来,而说话的那个人鼻青脸肿的,看上去十分滑稽。

  “哼,又是你这个不要脸的东西。”绿皖十分不客气的骂道。

  算上鼻青脸肿的那个人,对面一共走过来五个人,这几个人走起路来大摇大摆的。

  周围的人看到有热闹,也都是自觉的让开了一条路,夏天刚想让开,他就响起来自己现在应该是跟着他们两个混的,于是就没走。

  “算你还有点骨气。”绿皖的师兄看到夏天没走,夸赞了一句。

  “就是你们三个打伤了我的人?”为首的一人站了出来,他的双脚在地上用力一踩,强大的气势瞬间爆发出来。

  玄级!

  是玄级高手。

  周围的人都投去了惊讶的目光。

  这场拍卖会还真是卧虎藏龙啊,居然来了这么多的玄级高手。

  在华夏内,只要拥有玄级的实力,那就可以算是一方高手了,这五个人中居然就有一个玄级的高手,所有人全都是同情的看向了绿皖他们三个。

  “就是我打的怎么了?他居然敢调戏我,我没打死他就算是仁慈了。”绿皖毫不客气的说道,她居然被人调戏了这怎么可能忍,所以她十分干脆的直接将那人打的鼻青脸肿。

  “哼,我不管什么原因,总之打了我的人就不行。”那个为首之人冷哼了一声,强势的看着绿皖说道:“现在我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只要你肯陪我的兄弟玩一宿,我就放过你和你身后的那两个家伙,否则我一样会抓住你,而且我还会杀了他们两个。”

  他居然拿夏天和绿皖的师兄当要挟的筹码。

  “可恶,你们居然敢如此小看我,师妹,你让开,我今天非要好好教训教训这帮家伙。”绿皖的师兄愤怒的说道,随后直接走上前来。

  “恩,小心点,师兄,别打死人了,师父不让咱们杀人的。”绿皖点了点头说道。

  听到绿皖的话,周围的人都是一愣,随后他们向绿皖投去了不屑的目光,绿皖居然说不让她师兄杀人,就好像他师兄可以随随便便就杀死玄级高手一样。

  而且还是一个打五个,另外几个人也都是黄级后期的实力。

  他们都认为绿皖是在吹牛,或者说他们根本就没看出来对方是玄级高手。

  连玄级高手都看不出来的,一定是从什么地方出来的土豹子。

  “好的,放心吧,不过必须给他们一个教训。”绿皖的师兄点了点头。

  “哼。”那个玄级高手冷哼了一声,满脸不屑的看向绿皖的师兄,而且脸上还有一丝丝的愤怒:“大言不惭,你这是在逼我杀了你。”

  “废话少说动手吧。”绿皖的师兄看着几人说道。

  “古怪,古怪啊,他的内力居然全都是在经脉上流通的,这是什么修炼方法啊。”夏天用透视眼看向绿皖她师兄的穴道惊讶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