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现代都市 > 极品全能学生 > 第97章 断子绝孙脚【第三更】
  看到夏天的这一手,叶清雪和冰心已经被完全雷倒了,刚才那一下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在她们两个看来,夏天会威武降临,大展身手。

  但是没想到结果居然是这么戏剧化。

  一脚,夏天只用了一脚就解决了对手,这一招简直就是无敌了。

  这一脚到底有多疼,只有竹下一郎最清楚,此时他想起了家乡那正在绽开的樱花,也许他的下半生只能与花为伍了。

  “犯规,他那是犯规。”东方学院的教练大声喊道。

  “犯什么规?我又不是学跆拳道的,是他让我上来跟他比试的,可是他也太不经打了,我刚用了一脚。”夏天无奈的摇了摇头。

  看到夏天的样子,东方学院的教练更加的气愤,这根本就不是经打不经打的问题,夏天的那一脚太刁钻了,无论竹下一郎有多大的本事也都用不出来了。

  古话说的好,功夫再高也怕菜刀,武功再好,板砖撂倒。

  东方学院的教练相信,如果正面对抗的话,面前这个瘦弱的小子根本就不可能是竹下一郎的对手,竹下一郎可是他手下天分最高的学员。

  将跆拳道和空手道完美结合,威力发挥到最大。

  “卑鄙,你这种手段太卑鄙了。”东方学院的教练怒骂道。

  “我有什么卑鄙的,谁说打架不能踢蛋蛋的,这就是我家传的绝学。”夏天十分不解的说道。

  “就你,还家传绝学,那说出来名字让我们听听,是降龙十八掌啊,还是蛤蟆功啊。”东方学院的教练讥讽道。

  “断子绝孙脚。”夏天淡淡的说道。

  “你。”东方学院的教练感觉自己就要崩溃了,面前的这个小子实在是太气人了。

  “你有本事就真正的和竹下来一战,而不是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段。”东方学院的教练大声喊道,他根本就不服气,他绝不相信竹下会输。

  “你看他还不够惨是吗?”夏天看向东方学院的教练问道。

  “你一定是怕了对不对。”东方学院的教练继续喊道。

  “对,我怕了,我怕他会死。”夏天无奈的摇了摇头,这种找虐的人还真多啊。

  “好,既然竹下有伤,那我代替他来和你继续进行比赛。”东方学院的教练要亲自上阵,他今天非要教训教训夏天,为竹下一郎出这可恶气。

  原本今天东方学院能够赢得漂漂亮亮的,可是就是因为面前这个瘦弱的小子,将他的计划完全打乱了。

  “你还要不要点脸了,居然亲自出手去欺负一个学生。”江海大学的教练不服气的站了出来。

  “哼,这是我们和他之间的私人恩怨,今天的比赛已经结束了,竹下已经战胜了你们最强的选手高富帅。”东方学院的教练说道。

  “可是我们看到的却不是啊,你们的竹下一郎已经输给了我们江海大学的学生。”江海大学的教练说道。

  “他根本就不是你们跆拳道部的,根本就不算,他用的也不是跆拳道。”东方学院的教练辩解道。

  “可是刚才竹下一郎用的也不是跆拳道啊。”江海大学的教练回应着。

  “那是竹下和高富帅定好的,可以随意,不限制只用跆拳道。”东方学院的教练愤愤的说道。

  “可是我记得刚才竹下一郎也和我们的这位同学也说好的。”江海大学的教练微微一笑。

  “哼!”东方学院的教练冷哼了一声,他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事实确实跟江海大学教练说的一模一样。

  “等等,”跪在地上的竹下一郎突然喊道,只看他双脚微微用力直接站了起来:“比试还没有结束呢。”

  竹下一郎重新站了起来,看到他站起来,东方学院的教练脸上一喜,认为他已经恢复过来了:“竹下,一定要加油,给我好好的教训教训这个臭小子。”

  “放心吧,教练,我一定不会放过他的。”竹下一郎恶狠狠的看着夏天,刚才那一脚的痛他到现在还清楚的记得。

  “蛋碎一郎先生,你确定还要继续是吗?”夏天看了一眼竹下一郎。

  “我叫竹下一郎。”竹下一郎愤怒的看着夏天。

  “不好意思,叫错了。”夏天微微一笑,随后看向竹下一郎继续说道:“装b一郎先生,那我就继续了。”

  “我说过了,我叫竹下一郎。”竹下一郎愤怒的吼叫着。

  “你叫什么?”夏天再次问道。

  “我叫竹下一。”

  “哦”竹下一郎的嘴再次摆出了一个o形,就在他说话的时候,夏天又是一脚踢在了他的裆部,这一次他清楚的感觉到真的碎了。

  “额!”看到夏天的这一脚,叶清雪和冰心已经是哭笑不得了。

  同样的一脚,踢在同一个人身上,踢的位置也相同。

  就连东方学院的教练也愣住了,看到竹下一郎的样子,他焦急的喊道:“叫医疗队,快叫医疗队。”

  比试结束了。

  如此戏剧性的比试让所有的观众都不知道说什么好了,不过江海大学这边的观众还是十分兴奋的,看到这个陌生的男子大虐岛国人,这本身就是一件很爽的事情。

  “哎。”高富帅叹了一口气,虽然夏天赢得不光彩,但是他确实赢了。

  是他为自己报了仇,也是他为江海大学挽回了面子。

  “你实在是太调皮了。”叶清雪拍了一下夏天的脑袋。

  “别打头,会傻的,一旦我傻了就娶不到媳妇儿了,我娶不到媳妇儿就得赖上你了,到时候你就得嫁给我了。”夏天说着自己的逻辑。

  “我是你表姐。”叶清雪愤怒的瞪着夏天。

  “到时候我多傻了,哪还记得你是我表姐啊。”夏天一脸无辜的看着叶清雪。

  “好吧,算你狠。”叶清雪表示投降。

  “你,你给我等着,我哥已经到江海了,我一定要让他杀了你。”竹下一郎愤怒的看着夏天声音轻柔的喊着。

  “你叫蛋碎一郎,那你哥岂不是要叫蛋疼一郎,好名字,好名字。”夏天一边走,一边自言自语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