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寂灭天尊 > 第818章 818 乔正的试探,乔无胥约战!
  c_t;第818章 818 乔正的试探,乔无胥约战!

  很快,下人端上来一些茶水,乔正笑着请萧天用茶,萧天也自然笑脸相对,端起茶杯轻饮了一口,茶香在口腔中蔓延流转,一股甘甜滋润喉咙,却是颇为美妙。[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

  “好茶reads;!”

  萧天赞了一句,再次喝了一口,乔正也随之笑了笑,并未多说,但看向萧天的双眸中却泛出浅浅的笑意,萧天能够如此稳重,简直就是与他的年龄不符,不得不承认单单在这方面就足以让人为之高看一眼。

  茶喝了一杯,乔正依旧没有多说什么,反倒是乔无忧这家伙时不时的朝萧天狠狠瞪上一眼,表现的十分愤恨。

  良久,萧天放下茶杯,却是缓缓闭上了双眼,没有开口说话,显得无比惬意。

  此种耐性,简直异于常人,让乔正眼眸深处闪过一抹凝重,却是轻声言道,“萧公子似乎并非我中域之人?”

  “不错!”

  萧天睁眼,轻轻颔首回道,“晚辈乃是从北域过来探亲访友的,途径龙血镇听闻那久远传说,这才休息几日!”

  “原来如此!”

  乔正轻捋了捋胡须,继续笑道,“对了,观萧公子实力不俗,年纪轻轻便有着这等修为,怕是师出名门吧?可否见教?”

  试探,又一次试探!

  听了乔正的话,萧天呵呵一笑,道,“乔庄主说笑了!晚辈这点实力,怎能入得了乔庄主法眼?晚辈实力低微,可不敢在外透露家师名讳,还请乔庄主见谅!”

  “呵呵,萧公子说笑了!”

  乔正双眼微眯,轻声道,“若萧公子都实力低微,那老夫二子无忧,岂不更为不堪?老夫可是听无忧说了,昨日在那龙血镇,萧公子一招便败了他!”

  “那只是侥幸而已,再加之乔二少当时太过大意!”萧天笑了笑,谦虚的说道。

  此话一出,乔无忧更是恨得咬牙切齿,但在乔正面前,他却不敢多说。至于乔家大少爷乔无胥,此时也是深深地望了萧天一眼,好似欲要将萧天内心直接看穿似的……

  “萧公子这也未免太自谦了吧?”

  乔正喝了一口茶,似笑非笑的道,“无忧虽然不才,但实力也达到了地元境后期!就算他再怎么大意,也绝非一般人能够随意一招击败的!”

  “呵呵……”

  萧天笑了笑,瞥了一眼下首那黑着脸,好似欲要杀人般的乔无忧,并未接口。[看本书最新章节请到]

  地灵榜第十,萧天就呵呵了!

  “萧公子难道就不怕这次老夫之邀乃是一个鸿门宴么?”乔正深深看了萧天一眼,沉声道。

  此时,随着他的语气沉凝,气氛似乎都凝重了不少,在乔正那紧盯的目光中,萧天却是显得颇为轻松,丝毫没有任何紧张之态。

  “萧天此人将来成就必定不凡!”

  一直没开口的乔无胥双眼微眯,心里很是沉凝。

  而乔正却是忽然轻声笑了笑,“看来萧公子怕是早有所准备,或许就算我乔家之人一拥而上,恐怕也不能将萧公子留下吧?”

  此话一出,乔无忧登时色变,他虽然纨绔,虽然平日里极为好色,但对于父亲的眼光却从没有怀疑过,哪怕此刻的乔无胥也是面色微凝,看向萧天颇有种如临大敌般的感觉!

  “乔庄主说笑了!”

  萧天自顾自的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笑着道,“乔庄主若是想要拿下晚辈,又怎会亲下请帖?晚辈也对乔家有所了解,乔庄主也不至于会做出那种自毁名誉的事情来!”

  此言,看似是在恭维,但又何尝不是一种与乔正的针锋相对呢?

  名誉名声,往往是许多人十分看重的,甚至高于生命!

  “萧公子可真是能说会道啊!”

  乔正可是一只老狐狸,哪里不明白萧天此意?当即笑了笑,澳门赌博网站:言道,“不过老夫还真的没有任何恶意!此番请萧公子过来,为的就是想要厚着老脸化解萧公子与犬子无忧之间的恩怨!”

  说着,乔正从主位上站起身,竟是朝萧天鞠了一躬,欠身道,“老夫代无忧向萧公子赔罪,希望萧公子不要和无忧一般见识!就算我乔家欠萧公子一份人情,今后若萧公子有什么需要我们乔家的地方尽管直说,乔家上下定然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父亲,您……”

  乔正的此番低姿态,当乔无忧顿时面色大变,很不满的他正欲要准备说什么之时,却被乔无胥的一个眼神给盯了回去,让其很是不忿的坐在座椅上,倒也没有再开口。

  “乔庄主言重了!”

  萧天起身朝乔正躬身一礼,笑道,“我和无忧公子之间本来就只是一点小误会而已,何劳乔庄主如此,真是让晚辈受宠若惊!以前的事情就此作罢,晚辈也有不对之处!还请乔庄主,二位乔少爷多多见谅!”

  说着,萧天还果真朝乔无胥与乔无忧两人拱了拱手,乔无胥倒是面带和煦笑容的拱手还礼,可乔无忧却冷哼了一声,依旧表现的极为不忿,一直到乔正和乔无胥朝他瞪去,他这才勉强抬了抬手!

  萧天也不以为意,淡然一笑并未放在心上,反正不过就是一个区区的乔无忧罢了,在他的眼中也根本算不得什么。

  “哈哈……萧公子果然不俗!不过老夫还有一件事情!”

  乔正朗声一笑后,轻轻拍了拍手,随即一个中年男人快步走了进来,朝着萧天躬身道,“昨日乔丰多有得罪,还请萧公子见谅!”

  没错,此人正是乔丰,是那个带人去到院子,冤枉萧天他们是窃贼的乔丰!

  “呵呵,乔总管客气了!”

  萧天上前将乔丰扶了起来,扭头对乔正笑道,“乔庄主,这可就是您的不对了!方才我已经说了,以前的事一笔勾销,您再这么下去,可就是将我萧天陷于不义之地啊!”

  “哈哈……对,对!是老夫的不对!”

  听了萧天的话,乔正眼中更显出一种沉凝,当即朗声笑道,“好了,乔丰,既然萧公子不再追究,那你就先退下吧!吩咐下去,准备一桌酒席,今日老夫为萧公子接风洗尘!”

  “是,庄主!”

  乔丰拱了拱手,快步退了出去。

  “萧公子,请移驾,我们去喝上几杯,如何?”

  “如此甚好,那晚辈就叨扰了!”

  “哈哈……请!”

  “请!”

  很快,来到不远处的宴会厅中,乔氏父子再加上萧天总共四人坐在这里,除了乔无忧仍旧无法掩饰他的不忿之外,萧天和乔正,乔无胥三人都十分的和煦,双方天南海北的聊着,丝毫敌意都没有,显得万般惬意。

  一番吃饱喝足之后,乔无胥却是忽的站起身,朝萧天拱手道,“萧公子如此年轻便有这等实力,请恕无胥无礼,请萧公子指教指教!”

  “无胥,不可无礼!”

  不等萧天回答,乔正便立时肃然斥道,“萧公子乃是我乔家贵客,岂能让你放肆?”

  看似斥责,但实际上又何尝不是对萧天的一种刺激呢?

  “呵呵……你们两父子演得好戏,还真当本少是傻子?也罢,那就让本少来看看你到底有何能耐!”

  萧天双眼微眯,心内想着的同时,却是微微一笑,开口言道,“乔庄主言重了!既然乔大少有如此想法,那我也不能无动于衷!那就请乔大少带路,总不能在这里动手吧?”

  “还请萧公子手下留情!”乔正朝萧天拱了拱手,笑容满面。

  “呵呵,客气了!”

  萧天笑了笑,而这时乔无胥也当先朝外走去,“萧公子,请!”

  “请!”

  萧天点点头紧随其后,乔正和乔无忧两人也跟着走了出来,看着前方萧天的背影,乔无忧眼中依旧有着无比的不忿,冷声自语道,“萧天,我倒要看看你是如何惨败在我大哥手中的!别以为胜了我就很了不起,我乔家可不是那么容易被欺负的!”

  “无忧!”

  乔正却是面色肃然,沉声道,“你给我记住了,此子绝不可惹!你若是再敢在背地里做什么举动,别怪为父不客气!”

  “父亲?!”

  听了乔正的话,乔无忧顿时色变,可在乔正那冷厉的目光中,他最终只能乖乖点头,“我知道了,父亲!”

  “知道就好!”

  乔正轻叹了一声,继续道,“无忧啊,你的资质其实并不比你大哥差,但你的心性却是差的太多了!记住为父的话,萧天此子或许关系到我们乔家的将来!若是你言不由衷,将来若是再出了什么事情,可别怪为父!谨记!”

  说完,乔正迈步的速度陡然加快不少,而他的那番话却是让乔无忧心内彻底被震住了。

  自从懂事以来,父亲还从未说错过一句话,尤其在事关乔家的将来方面,若非如此,乔家也绝不可能在乔正的带领下发展如斯,此时的乔无忧面色复杂的望了一眼萧天的背影,陡然间好似心里松懈了不少……

  似乎觉察到了什么,乔正脸上微微一笑,瞥了一步跟上的乔无忧,眼中不露痕迹的闪过了一抹欣慰。

  不多时,在乔无胥的带领下,他们来到了乔家庄的一个竞技场中,途中遇到了不少的乔家下人,在朝乔正等人行了一礼后更纷纷用怪异的目光望向萧天,充满着疑惑。

  “萧公子,就是这里了!”

  乔无胥来到竞技场中央站定,拱手笑道,“这个竞技场乃是我们乔家平日训练所用,还请萧公子不吝赐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