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寂灭天尊 > 670 何艳与韩诗舞,百花谷的请求!
  此女身穿一袭粉红色连衣裙,翩翩如仙女一般靓丽夺目,竟是来自中部元州的百花谷,何艳!

  “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萧天眉头一皱,神色有些肃然,丝毫没有因为何艳那如花儿般的娇容而有所缓和。

  “萧少,莫非你要在这里说话?”

  何艳也不在乎萧天的态度,抿嘴一笑道,“这处百花楼可是我们开的哦,不如进来去雅间坐坐?”

  “莫非,萧少还担心小女子对你不利吗?这里可是萧少你的地盘,小女子可不敢有其他的想法!”

  言辞之中,何艳带着一丝的激将,萧天微微一笑,“好吧,那就请何小姐带路!”

  “萧少里面请!”

  很快,在何艳的带领下,萧天他们来到了这百花楼的三楼雅间中,而一路上也让许多在这里面的食客们纷纷惊讶万分,要知道能够让何艳这位老板娘亲自带领的人很少,甚至许多时候他们都根本见不到这位老板娘一面……

  雅间中,何艳望了一眼趴在萧天身边的雪云,不由得眼睛一亮,问道,“萧少,这是什么宠物,竟如此可爱?”

  “她叫雪云,是我的朋友!”

  萧天笑了笑,淡淡的道,“何小姐难道就是这么招待客人的?一点酒菜都不上?”

  “这怎么可能?”

  何艳微微一笑,轻轻拍了拍小手,顿时从雅间外依次走入十数个身着超短裙,眉清目秀,但却又有着一种魅惑风姿的侍女,每个人都端着一个托盘,上面摆放着精心烹调的菜肴,色香味俱全,仿佛可以引动肚内的馋虫一样,哪怕就连雪云这小家伙都不禁呜呜呜的轻叫了起来,似乎很着急想要享用美食。

  而在这十数名侍女之后,又有一个熟人提着几个酒壶走了进来,身着淡蓝色连衣裙,穿着虽然谈不上暴露,可却有着一种让每个男人见到便会无比心动的妩媚。

  正是曾经在鄂州城内所见到的韩诗舞,与何艳一样出自百花谷。

  只是,自从鄂州城混元盛会一事儿后,他们便再没见过,如今韩诗舞与何艳都出现在这萧家镇,竟还开了这么一家酒楼,如何不让萧天心中起疑?

  “这不是韩大小姐么?”

  萧天眉毛一挑,轻笑道,“许久不见,怎么会在这里出现?真是令在下好生好奇啊!”

  “你们都先退下吧!”

  韩诗舞面色复杂的看了萧天一眼,将那十多个侍女喝退之后,这才缓缓言道,“萧少真是难得一见!我和艳儿已经在这里住了一个多月了,这才能够见到萧少一面!”

  “萧少,小师姑手里可是我们百花谷精心酿制的百花春风酒,不如请萧少品鉴一下,如何?”何艳从韩诗舞手中拿过酒壶,给萧天倒了一杯,当然狂剑也有。

  只是在给萧天倒酒的时候,何艳故意弯下了身子,低胸的裙衫丝毫遮掩不住她胸前的峰软,一大片白皙软肉露出,更添出几分诱惑,但萧天却视若不见,连神色都没变化一下。

  “好酒!”

  狂剑才不管那么多,端起酒杯便一饮而尽,虽然酒意十分吻合,但却有种让人如沐春风般的感觉,让狂剑情不自禁的大赞出声。

  “喝你的去!”

  萧天没好气的朝狂剑瞪了一眼,这大家伙立刻缩了缩脖子,毫不客气的拿起一壶酒便坐在一旁自斟自饮,完全就是一个酒鬼模样,让韩诗舞和何艳看到了都不禁掩嘴轻笑。

  “两位到底为何来此?”

  萧天无语,很快拿起一个碗,将这劳什子的百花春风酒给雪云到了一些,小家伙立刻欢欣鼓舞的在萧天腿边蹭了蹭,便伸出舌头轻轻舔舐着,无比可爱。

  “……”

  见到萧天此番举动,韩诗舞与何艳哭笑不得。

  这种百花春风酒乃是她们百花谷的特产,万金难求,可萧天竟然给一只畜生倒了一碗,要是让百花谷的其他长辈看见,恐怕当场便会心痛的大骂出声了。

  “萧少又何必如此不近人情呢?”

  何艳抿嘴一笑,收拢了一下衣裙坐在萧天旁边,望了一眼正喝酒喝得不亦乐乎的雪云,轻声道,“相信师叔祖她老人家都和萧少说过了吧?喻秋和风家密谋对付萧少您,也受到了应有的惩罚,我们好像和萧少再也没有什么仇怨了吧?”

  “是的!”

  萧天点点头,“师娘的确说过了,但是我们之间也没有什么关系,不是吗?何小姐和韩大小姐来到我萧家镇开酒楼,这显然不是为了做生意而来的吧?”

  “萧少,按照辈分来说,我可还要叫您一声师叔呢!”

  何艳也不在乎萧天的态度,轻声一笑道,“难道我做晚辈的在师叔的地盘上开间酒楼,也不行么?”

  “呵呵……何小姐可别这么称呼我,我受不起!”

  萧天淡然笑了笑,摆手后朝韩诗舞望去,淡淡的道,“既然何小姐不说,不如韩大小姐来说说看?当然,如果真的没事的话,那我就先离开了!多谢你们的招待!多少钱,我照付!”

  说话间,萧天便起身欲要离开,丝毫没有去管何艳或是韩诗舞有些变了的表情。

  “萧少请慢!”

  韩诗舞深吸一口气,沉声道,“好吧,我们的确是有事情,还请萧少坐下!”

  “这不就对了?”

  萧天重新坐下来,拿着筷子加了一些菜肴喂入嘴里,淡淡的道,“说吧,到底是什么事?”

  “其实事情也很简单,我们将萧少你在混元盛会上的表现汇报之后,经过长辈们的商议,想请萧少你去教导我们百花谷的弟子修炼魔纹之道,换言之也就是如何刻印魔纹!”何艳一边笑着说,一边给萧天斟酒,完全就是一副侍女的模样,甚至胸前柔软还时不时的触碰萧天的手臂,显出几分娇羞。

  “魔纹?”

  萧天眉头一皱,挑眉望了一眼坐在对面的韩诗舞,轻笑道,“如果我没看错的话,韩大小姐不已经是魔纹师了吗?想来你们百花谷中肯定也有其他的魔纹师存在,还需要我这个半吊子的人去教?我说,何小姐你不至于开这种玩笑吧?一点都不好笑!”

  “萧少何必谦虚?你要是半吊子的话,其他人又算什么?你可是在混元盛会的魔纹师比斗中拿到了第一的!”

  何艳盈盈笑道,“难道这也是假的不成?萧少,我们百花谷诚然的确有几个魔纹师,但小师姑的魔纹师等级也是最高,但却也只有四级魔纹师而已,所以小师姑她并未参加魔纹师的比斗!也不知道到底为什么,我们百花谷好像就没有这方面天赋的人,除了小师姑之外,其他的大抵都在一级和二级魔纹师之间!”

  “既然你都说你们的人没有这方面的天赋,澳门赌博网站:那让我去做什么?难道我还能改变一个人的天赋不成?”萧天回了一句,对于桌上的美味佳肴他也丝毫不客气,大口吃着大口喝着,偏偏就是没有一点松口。

  “……”

  顿时间,韩诗舞和何艳都是有些无语,对于萧天这种油盐不进的人,她们一时间还真的想不到什么好办法。

  “萧天,你到底要怎么样才会同意?”韩诗舞的小暴脾气实在有些忍不住了,当即站起身瞪眼娇叱道。

  “我怎么也……”

  萧天刚想摇头直言拒绝,但想到师娘莫若水终归是百花谷的人,却又轻声一笑,改口道,“想让我同意很简单,你们付出足够让我满意的条件便是!这世上,从来没有白来的午餐,当然也没有白出的劳力!”

  “那你想要怎么样?”韩诗舞站起身,忍着心中不满,直接问道。

  “不是我想怎样!”

  萧天耸耸肩,抬眼望了望韩诗舞那因为愤怒而有些起伏不定的胸前峰软,戏谑着继续道,“而是要看你们到底能做些什么,知道吗?”

  被萧天的眼睛一盯,韩诗舞只觉身体发软,仿佛有种被人看透的感觉,不经意间连耳垂都红润了起来。

  “色狼,你看什么看?”

  韩诗舞俏脸通红,似嗔似怒的瞪了一眼。

  这还是第一次被一个男人这么近距离的盯着,她很不习惯,仿佛萧天的眼神长了触手一般,直直的深入其中,让她越发觉得羞涩。

  “不看就不看!”

  萧天一撇嘴,忽然眼睛一亮,嘴角邪笑不已,可虽说不看,但萧天的眼睛依然盯在韩诗舞身上,邪魅万分。

  “你还看!”

  韩诗舞被萧天的邪笑弄得有些心慌,急忙坐了下来,借助面前的圆桌将峰软挡住,双手更横放在桌上,将萧天的视线全部挡住。

  “萧少,你到底要什么条件才会答应我们百花谷的请求?”何艳这时也在旁边轻声问道,相较于韩诗舞的羞涩,她反而大方的用胸前柔软在萧天的胳膊上蹭了蹭,一副可怜兮兮的柔弱模样。

  “我的条件?”

  萧天邪邪一笑,目光毫不客气的在何艳胸前扫过,又扫了一眼对面那气呼呼的韩诗舞,轻笑道,“真的什么条件都可以?”

  “可以!”

  “不行!”

  何艳与韩诗舞同时出声,两人虽然是长辈与晚辈的关系,更同出自百花谷,但这也未免太没默契了一些吧?

  尤其韩诗舞,更觉得萧天简直就是一个色狼,单单是在混元盛会上碰到的时候,便有好几个美艳女人陪在他身边,如今更是用眼睛大吃她们的豆腐,简直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风流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