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寂灭天尊 > 666 贺玥赶到,身世隐秘!
  此时的贺松全然没有了一点之前的样子,脸上毫无血色苍白不已,被束缚着倒在地上,身上虽然依旧散发着血色光芒,可却根本不可能挣脱,唯有那一双死死盯在萧天等人的眼睛中,充满着不甘与愤怒!

  贺松是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竟然会被一个畜生生擒!

  “雪云,做得好!”

  萧天狠狠地揉了揉雪云的脑袋,而此时的这小家伙也是开心的呜呜呜不断叫着,怎么看怎么也不可能像是那种上古灵兽,令得身后的莫若水和姬玫两人更为疑惑……

  不过此时,几乎大部分的注意力都全部集中在那贺松身上,倒也没有多问什么,反正以后询问的机会也多得是,不必急于一时。

  “天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凌月灵哭笑不得,“难道刚才雪云自己出去玩儿,就是为了去抓他?”

  “要不然呢?”

  萧天耸了耸肩,望着眼睛中满是灵动的雪云,他微微一笑,道,“幸好有雪云出手,给我们节省了不少的时间!如果让贺松再恢复一些的话,我们的人遇到了恐怕就危险了!”

  “雪云真乖!”

  凌月灵也抿嘴一笑,伸手在雪云的头上抚弄了几下,让这小家伙很是可爱的眯着眼,一副无比享受的样子。

  如今的所有人中,也只有萧天和凌月灵才能够如此的亲近雪云,即便之前被强行抱过去的佘梓和任兰也绝对没有这种待遇……

  二师娘姬玫此时也有些无奈,她本来说抓到贺松给萧天一个见面礼的,可竟然被他跑了,更没想到的是竟然会被雪云给抓回来,如果不是事先知道雪云的本体就是雪云狮的话,任谁也不敢想象雪云狮这样的上古灵兽竟会变得如同宠物狗一般,而且对萧天和凌月灵的赞赏更是露出了人性化般的骄傲……

  这,简直聪明的过头了,恐怕除了不会说话之外,根本上就和人类没什么区别了。

  “月灵,带雪云去吃点好吃的!”

  萧天将雪云交到凌月灵怀中,凌月灵也笑着点点头,能够这么快抓到贺松都是雪云的功劳,也自然该犒赏一番。

  “我们也去!”

  佘梓与任兰也随之出声,很快在萧天的微笑点头中,三女便一同朝外走去,当然还有被抱在凌月灵怀中的雪云了。

  这时,萧天,狂剑,莫若水,姬玫再加上曹显与钱森六人的目光这才继续落在了贺松身上,尤其莫若水的眸子中更闪烁着对于以前帮助贺家的浓浓后悔之色。

  “要杀便杀!”

  几道目光的注视,贺松似乎也觉察到了死亡的逼近,冷声道,“我贺松要是皱一下眉头,就不算个人!”

  “好!”

  萧天双眸冷厉万分,寒声道,“本来就没有什么想问你的,既然你想死,那小爷我就成全你!贺松,你作恶多端,理应该遭千刀万剐!受死吧!”

  说话间,萧天唤出了千幻剑,剑光凛冽,寒芒四溢,而千幻剑本身仿佛也感受到了萧天的杀机,悬浮在半空之中剑身颤动不已,阵阵剑吟不绝于耳。

  “剑下留人!”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一个惊慌的女声,随即便见得贺玥与贺柏两人急速而至,身后还有许多天海阁的人不断追击,意图阻拦两人。

  “你们先退下吧!”

  萧天见状不禁皱了皱眉,喝退了那些人后,冷声道,“贺玥,你刚才说什么?让我剑下留人?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说这些?”

  “萧少,求你放过我爹爹!”

  贺玥直接朝萧天跪了下去,恳求道,“贺玥愿意一辈子做牛做马报答您!”

  贺柏在旁边却是面色复杂至极,之前贺松对他的所作所为,已经让他对贺松这个大哥失望到了极点,说严重一点,正因为贺松的那个推搡举动,彻底断掉了他们之间的兄弟情谊!

  可,贺玥在清醒之后要过来,贺柏也全无办法,谁让他一直将贺玥看成亲生女儿般对待呢?

  咚咚咚……

  贺玥不断的磕着头,很重,额头上出现了一片血瘀,可却依然在不断的磕着,嘴里不断说着让萧天饶了贺松之类的话。此时的她,哪里还有什么贺家四小姐的风姿,显得异常狼狈。

  “玥儿……”

  贺柏很是心痛,欲要将贺玥扶起来,可贺玥却依然跪着继续磕头,大有萧天不同意便死活不会停下的意思。

  “萧少,请您放过爹爹,不然我就在这一直磕头磕到死!”贺玥泪流满面,泣声道。

  “你这是在威胁我么?”

  萧天双眼微眯,冷声道,“我告诉你,今日贺松我必杀之!你如果想死,请你走远一点!”

  “萧少……”

  贺柏听了顿时面色瞬变,急忙朝贺玥道,“玥儿,你赶紧起来!别磕了!”

  “二叔,怎么连你都……”

  贺玥泪眼朦胧的望着贺柏,满满的全是彷徨。

  一直以来,爹爹和二叔都关系很好,丝毫没有发生什么争权夺利的事情,当然这或许也跟她二叔并无争权之心有关,可到了这种关头,为什么二叔竟然不向萧天求情,反而如同旁观者一样冷眼望着?

  “贺玥,你今年可是二十六岁?”正在这时,莫若水忽然问道。

  “不错,是又如何?”

  贺玥抬眼望了一下莫若水,这个女人当初在混元盛会上不仅强势逼退贺柏,更让她成了凌月灵的侍女,虽然之后凌月灵待她如同姐妹一般,可贺玥心中依然还是有着很大的不舒服,如今再次见到莫若水,她的心里更是复杂到了极点。

  “夫人,您……”

  听了莫若水的话,贺柏顿时面色一变,像是想起了什么,骤然更变得万分苦笑。

  “看来,你还是不知道自己的身世啊!”

  莫若水轻叹一声,瞟了一眼同样有些色变,但被束缚着无法动弹的贺松,淡淡的问道,“贺玥,我来问你,你可记得十岁之前的事情?”

  “十岁之前?”

  贺玥摇摇头,回道,“爹爹和二叔都告诉我,我在十岁的时候生过一场大病,以前的所有记忆都不在了!”

  “夫人……”

  贺柏有些急了,可没等他开口,莫若水便直接摆手,面无表情的道,“这件事,当初便是贺松的错,难道直到现在你还想替他隐瞒?”

  “我……罢了罢了!”

  贺柏叹了一声,无奈道,“夫人说得对,如今玥儿已经长大了,也是时候该让她知道了!”

  “二叔,我该知道什么?”

  贺玥很不解的问道,可看着贺柏那无奈的样子,又瞟了瞟身后爹爹贺松,她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急忙道,“二叔,爹爹,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我难道不是十岁的时候生病才忘记以前事情的?”

  “是的,玥儿!”

  贺柏点点头,叹道,“你的确不是生病,而是被封印住了那些记忆!”

  “记忆被封印?”

  贺玥更加迷惑,抓着贺柏的手,急声催促道,“二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为什么会记忆被封?您快告诉我,快说啊!”

  “哈哈哈……”

  然而就在这时,原本寄希望于贺玥出现而挽救自己的贺松,也骤然间狂笑出声,笑声中有着一些恨意,一些杀机,让从未见过贺松如此状态的贺玥吓了一跳。

  “到底是怎么回事,让我帮你解开记忆,你自己便知道了!”

  莫若水上前几步,轻轻的将手放在贺玥的头上,贺玥想要躲闪却在瞬间身体僵直,连动一下小拇指都是不可能的。

  掌心中光芒大盛,飞快的将贺玥笼罩起来,而贺玥本身只觉脑海中仿佛有什么东西忽然释放开来,一幕幕如同电影屏幕般的画面闪烁而开……

  那是被封印在她脑海深处的所有画面,俱是十岁之前的一切,而此时的贺玥却是神色有些呆滞与惊骇,更有着无言的悲伤,整个人在瞬间瘫软在地,浑身无力,扭头望着贺松的眸子中充满着不甘与愤怒……

  “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

  “我竟然认仇人当了十六年的父亲,天啊!怎么会这样?”

  “啊……呜呜……”

  几分钟后,贺玥悲戚的痛哭出声,看着她那悲伤痛苦的模样,真是闻者伤心见者落泪,而萧天却是有些微怔,他实在想不通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怪不得,怪不得这些年来,我一直感觉父亲看不惯我,不管我做什么,都会被严词叱骂!除了二叔和二哥之外,就再也没有人疼我!我还记得,以前有一次差点被贺翰那个家伙强暴,可父亲得知之后竟然没有任何表示!难怪,难怪会是这样……”

  贺玥的泪水仿似不要钱似的接连留下,此刻的她柔弱不已,让人心生怜惜。

  “如果不是二叔,我恐怕在十岁的时候就已经被爹……被贺松杀死了吧?”

  “贺松,你真好狠的心啊!我父母好心收留你们一家子,你竟然杀死他们屠我满门,强行占据幽羽山,你若不死天理不容!!”

  贺玥指着贺松怒吼不已,她的记忆彻底恢复,也自然想起了过往的一切,对于贺松这个仇人再也没有丝毫怜悯,恨不得扒其皮抽起筋……

  “等下!”

  莫若水忽然眉头一皱,忽然说道,“贺柏,当初你不是和我说,贺松不过杀了想要害你们的一对夫妇吗?怎么会变成灭人满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