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寂灭天尊 > 638 疯了似的贺松,离若!
  c_t;贺松就这么死了,死的不明不白!

  他怎么会忽然醒来就选择自爆?

  再者,之前贺松又为什么会在昏迷之中说出那么多贺家和他自己的秘密?

  这一切的一切都如同迷雾一般,让人无法解释!

  因为这里贺翰自爆的剧烈轰响,引得无数贺家庄之人纷纷赶到这里……

  “家主,大长老,大小姐……”

  这些人很快将贺松他们三人扶起,贺松与贺柏还好一些,毕竟他们都是地元境,而贺媛却只有人元境前期的实力,那自爆的威力太强,让她浑身伤势严重,若不是及时撤开了一段距离,恐怕贺媛都要受到牵连,而伤重致死了。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走,回去偏厅!”

  贺松一声令下,阴沉的神色让人不敢多问。

  很快,贺松他们三人便坐在了偏厅中,至于其他贺家下人已经离开了,不敢多做停留。

  “媛儿,你没事吧?”

  贺松扭头看向贺媛。

  “多谢父亲关心,只是内腑受到一些震荡,疗养几日就好了!”

  贺媛勉强笑了笑,澳门赌博网站:轻咳几声后,秀眉微蹙的道,“父亲,二叔,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贺翰他怎么会忽然自爆?”

  一时间,随着贺媛的话,整个厅内的气氛都在瞬间凝固了不少。

  贺松深深的看了贺媛一眼,问道,“媛儿,你觉得会是怎么回事?”

  “我怎么知道呢?”

  贺媛苦笑了一下,随即坚持着从座椅上站起身,说道,“父亲,您该不会是认为我做的手脚吧?我承认,我和贺翰之间的确有些吵闹,但不管怎么说,他都是我的亲生弟弟!我不至于做出这种事情吧?”

  “而且,我给贺翰恢复的时候,您和二叔都看的清清楚楚,如果我有什么异动的话,您会发现不了吗?”

  “还有,我贺媛做事一向光明磊落,如果看不惯贺翰的话我会直说,还不至于要了他的命!再说了,如果我想要他的命的话,又何必将他带回来?这不是给我自找麻烦吗?”

  “父亲,不管您信不信,这事真的与我无关!”

  说到后面,贺媛的语气越发急促,或许因为伤势的缘故,让她的面色越发苍白,连声音都变得低了不少。

  “媛儿,别着急!”

  贺柏急忙走过去,柔声道,“你父亲没有怀疑你的意思!他只是随口那么一问罢了!”

  说着,贺柏也扭头朝贺松说道,“大哥,你也是!媛儿一直以来都没让我们操过心!你可不能错怪好人!”

  “父亲……”

  待得贺柏声音落下,贺媛立时高举右手,沉声道,“您若是还不信我!我贺媛愿意再次对天发誓,若有杀三弟贺翰的心思,贺媛必遭受天打雷劈,永世不得超生!”

  “行了行了,你这傻丫头,胡说什么呢?”

  贺柏急忙将贺媛的右手按了下来,责怪道,“我们大家都是一家人,怎么会不相信你?大哥,你说是吧?”

  “媛儿啊,你二叔说得对!”

  贺松面色缓和了一些,说道,“是为父之前错了,还请你原谅!”

  “父亲言重了,女儿怎敢责怪父亲?”

  贺媛抿了抿唇说道,“只要父亲愿意相信女儿便是!”

  贺媛的心里却是冷笑不已,不管是冷着脸的贺松,还是看似一直在劝说的贺柏,都是在她对天发誓之后才真正的改变了态度,所幸的是她用的是贺媛的名字来发誓,今后就算遭受天谴,也与她本人没有任何关系!

  “父亲,我们现在该怎么办?”贺媛轻声问道。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是啊!虽然翰儿不知什么原因自爆,但外面的人不知道啊!如果让他们以为是我们故意将翰儿藏起来的话,那我们贺家的局面一定会变得更加危险!”贺柏沉声说道,“大哥,你要尽快想个办法出来!”

  “既然事情已经到了这一步,那就干脆不去解释!”

  贺松双眸中闪过一抹冰冷寒芒,冷声道,“我们堂堂贺家,难道做了什么还需要向外人解释?”

  “二弟,你是我们贺家的大长老,管理一些外部事务,接下来我要你去做两件事!”贺松沉声道。

  “大哥请吩咐!”贺柏直接应道。

  “第一,以贺家的名义通告整个离州,自今日起贺家与蒋家庄彻底敌对,但凡在外面遇到蒋家之人格杀勿论!贺翰不是在蒋家庄外吐血昏迷的吗?就让他蒋家给我一个解释!三天之内,如果三天之内他们不给解释的话,那我便亲自带人去灭了他们!我倒想看看,离州有多少人敢和我们贺家作对?”

  说着话的时候,贺松的双眸中泛出了一抹血红,显得异常疯狂。

  “这……好吧,我等会儿就去!”

  贺柏本想劝阻,毕竟贺家如今已然处在风口浪尖上,若是再这么下去,恐怕就真的危险了。可贺松毕竟是一家之主,贺柏也不能不听他的吩咐。

  “第二,吩咐我们的所有外部势力,将人手全部给我撒出去,我要知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如果三天时间没有回话,那他们就不用再活下去了!所有的解药都不再分发!”

  “好,那我去了!”

  贺柏点点头,很快的朝外走去,虽然在刚才贺翰的自爆给他带去了一些伤害,但却都不要紧,不会有太大的影响。

  “媛儿……”

  贺柏离开后,贺松朝贺媛望去,有些血红的瞳孔很是骇人。

  “父亲有何吩咐?”贺媛恭声问道。

  “你去把大庆镇上,贺翰宅子里面的所有人都全部带过来,亲自审问!贺翰的死,绝对不简单!如果他们说不出来,那就都给我杀了,一个不留!”贺松冷声说道。看来,贺翰之死的确带给了他极大的影响,如今越发显出疯狂之态。

  “是,女儿遵命!”

  贺媛点点头,立即转身离开偏厅,听着偏厅内那一声声怒吼的咆哮,以及不断摔打桌椅板凳的声音,贺媛的嘴角微微翘起了一条弧线,事情越来越顺利了。

  …………

  来到大庆镇,贺媛并没有按照贺松的吩咐前去那处宅子,反而是直接来到了另一个院子中,而这里正是佘梓特意准备的,很安全。

  因为这已是第二天的时间,从并州黑冥地域回来的贺玥也启程前去了贺家,两姐妹应该是错过了,并未遭遇,这也算是省了不少的麻烦,否则一旦让贺玥看见贺媛来到这里,她就算是凌月灵的侍女,可为了贺家也难保不会做出什么背叛的举动。

  “小妹离若见过大姐!”

  贺媛进入院子,第一时间便朝佘梓盈盈欠身行礼。

  而此时的萧天,狂剑以及凌月灵虽然知道贺媛的长相,可初次见到之时,还是不禁有些古怪,眼前这个贺媛也未免太像了一些吧?

  “离若妹妹不必多礼!”

  佘梓起身牵着离若的手,朝萧天他们说道,“邪少,少夫人,我给你们介绍一下,这位美女就是我的妹妹离若,也是我手下最得力的一个干将!”

  “她早就替代了贺媛的身份,成为贺家大小姐!之前所有的事情,在邪少的安排下,都是离若妹妹亲自去办的!”

  “她啊,就等着灭掉贺家,然后重归咱们天海阁呢!”

  随着佘梓的话,萧天和凌月灵也上前纷纷笑着与这离若握了握手,而凌月灵更是言道,“离若啊,你这是易容了之后的样子,还是本来就这样?”

  “易容了一点点!”

  离若回道,“属下本来就和那个贺媛长得极为相似,稍微易容,再加上对贺媛的资料了解,所以装成贺媛以后就根本不必担心被人识破!”

  “真是让人叹为观止啊reads;!”

  萧天笑着点头,“对了,你这次过来所为何事?”

  “按照邪少和大姐的吩咐,属下已经激发了贺翰脑海中的精神结点,让他从昏迷醒来之后立刻自爆!”

  离若老实的回道,“不过据属下观察,贺松与贺柏两人已经在怀疑我了,若不是属下灵机一动,以贺媛的身份指天发誓,他们恐怕也绝不会放过我!”

  说着,离若将发生在贺家之中的所有事情,也包括贺松在贺翰自爆之后发怒吩咐的事情都一五一十的全部讲了出来,事无巨细没有丝毫隐瞒。

  “如此说来,这个贺松是真的有些发疯了!”

  萧天摩挲了一下下巴,微眯着双眼转而问道,“对了,离若,你在贺家待了多久?可否查清楚他们关于毒人和血尸的事情?尤其是那些秘密地点?”

  “属下只待了大半年的时间!不过贺媛本身即便身为贺家大小姐,但整个贺家真正知道这些的只有贺松,贺柏,贺江以及贺敏四人!如今贺敏已死,而贺江好像暗中接到了贺松的什么命令,这几天时间都不在贺家庄内!”

  离若恭声回道,“属下也曾试图寻找贺江,但毫无发现!所以,属下担心,恐怕贺江将会是这次计划中的一个巨大变数,还请邪少三思!”

  “贺江……”

  萧天闻言,双眼中顿时寒芒闪烁,稍作思考后沉声吩咐道,“佘姐,你去联系一下钱森钱大哥,让他去找,务必要把贺江给找出来!我担心,贺江的失踪怕是与毒人和血尸有关!”

  “好的,我知道了!我这就去联系!”

  佘梓点点头,直接起身回房,以特殊的手段联系钱森这位天海阁的西部天王。

  不多时,佘梓出来表示已经联系好了,相信很快便会有结果传来,而正当萧天还准备再说什么的时候,一个很是妖媚熟悉的女声传了进来,“天弟弟,姐姐们来了,还不快点出来让我抱抱亲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