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寂灭天尊 > 634 再次吐血,所谓的解释
  c_t;“三少爷!”

  “三少爷,您可回来了!”

  大庆镇上,当贺翰从贺家赶回这里之时,那宅子内的贺家下人却是同样的面色都有些怪异,但他们还是飞快的将贺翰迎入里面。小说下载

  “怎么了?”

  贺翰扫视了一眼几人,冷声道,“你们都是本少爷的心腹了!那些记忆玉符的事情你们也都多少知道一些吧?这与你们恐怕也脱不了干系吧?”

  的确,澳门赌博网站:记忆玉符中贺翰做那些伤天害理之事的时候,这几个下人都有份儿参与,若以相较于其他人来说,他们不约而同的都有种同病相怜之感。

  而最主要的一点,如果贺翰想不到办法解释这些的话,他们必定会成为替罪羊!

  “三少爷,您说吧,我们该怎么办!只要您吩咐,小的们立刻去做!”

  立时便有一人大表忠心,而其他几个也纷纷纷纷出声,看他们那拍着胸口的样子,好像就算贺翰让他们去死都绝对不会有任何二话似的,当然如果贺翰真的那么说,他们是否会去做又是不确定的了。

  “行了,别给我说那些有用没用的!”

  贺翰扫了一眼几人,沉声道,“我不在的这几天时间,这里有没有什么特殊情况发生?”

  “回三少爷的话,一切正常!”

  “真的?就没有一点不正常的吗?”

  贺翰有些怀疑,他始终觉得这件事完全是针对他而来,连带着也让贺家在这件事情中丢大了脸。

  “说到不正常,还真的有一点!”

  其中一个下人犹豫着道,“听服侍丹小姐的侍女说,这几天了,丹小姐一直在房间中没有出来,连饭都没有吃一口!哦,对了,还有,那个赵斌也不见了!”

  “丹儿没吃饭?她不是平日一向都很喜欢吃东西的吗?”

  贺翰眉头一皱,心内顿时生出一丝不妙,立时起身道,“走,你们随我去看看丹儿!”

  “是,三少爷!”

  很快,贺翰带着几个狗腿子来到后面的竹楼上,轻轻敲了敲门在毫无回应之后,他猛的将大门踹开,里面空无一物,别说什么王丹了,就算一只虫子都没有……

  “丹儿人呢?”

  贺翰扭头朝门外同样一头雾水的狗腿子望去,目光冰冷至极。

  “我……我们也不,不知道啊!”这些人被吓了一跳。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该死reads;!”

  贺翰心内有所猜测,王丹的王家之事他是知道的,只是这两年多来王丹一直没有任何表现,而且对他的服侍也很是舒服,时间一长贺翰便将王家的事情暂时忘却,以为王丹已经是真心的成他的禁脔!

  可如今王丹的失踪,再加上这几天时间那些记忆玉符的事情,让贺翰多少有些明白。

  “如果真是王丹的话,她一个人肯定不可能弄出那些事情的,那么……”

  想到这里,贺翰猛的问道,“刚才你说,那个赵斌也不在了?”

  “是……是的!”

  “看来,我真是瞎了眼了!”

  贺翰深吸一口气,沉声道,“你们几个给我听好了,以我的名义去找王丹和赵斌这两个贱人!一定要快,知道吗?”

  “是,我们这就去办!”

  很快,这些下人急匆匆的离开了,而贺翰则坐在房间中面色阴晴不定,气氛更是诡异到了极点。

  “幸好,我在这里的宝库只有我自己知道!”

  贺翰沉声自语着,“王丹,你这个贱人,枉本少那么疼爱你,你竟然敢背叛本少!等你落到本少手中,本少一定要让你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

  “不行,还得去看看!要是……”

  想到这里,贺翰猛的起身走出房间,吩咐在后院中的所有下人滚出去,他在确定周围没人之后,这才快步来到假山面前,打开了那通往地底宝库的洞口!

  几分钟后,贺翰怒吼的声音在整个石厅内传荡开来,“王丹,赵斌,你们这对贱人,本少不杀了你们誓不为人!噗……”

  空荡荡的石厅中,贺翰仰天怒吼不已,再次喷出一大口鲜血,一双眼睛中跳跃着无比愤怒的火焰,面色狰狞到了极点,仿佛化身一头择人而噬的魔兽一般,很是恐怖!

  这地底宝库内的一切,可是他最大的秘密,哪怕连父亲贺松都不知道reads;!一直以来,他从没有告诉过任何人,连王丹都没有!

  如今的一切被全部搬空,让贺翰这个本就心胸狭窄的人如何承受得了?

  他现在已经管不了其他什么了,他已经认定了这一切都与王丹有关,若是王丹现在出现在他的面前的话,贺翰绝对会毫不犹豫地将其扒皮抽筋,让她生不如死!

  …………

  “大姐,你怎么来了?”

  一日后,贺翰望着大姐贺媛,语气极为不善。

  一直以来,贺媛和贺家其他三兄妹的关系都不好!或许是因为贺媛太出众了一些,让贺冲与贺翰两兄弟感觉到了极大的威胁,至于贺玥这个小魔女,一直以来都对贺媛的那种平静很不满,自然关系也不可能好得了。

  “父亲吩咐,让我来看着你!”

  贺媛直接从贺翰身边走过,自顾自的坐在椅子上,淡淡开口,“你要知道,这件事已经让我们贺家很是被动!如果你再给不出什么有用的解释,我们贺家必定会成为众矢之的!”

  “我的事情,用不着你操心!”

  贺翰冷冷的道,“我自己会处理,你最好别插手!”

  “我也不想管你!”

  贺媛毫不在乎贺翰的态度,淡淡的继续道,“但是你别忘了,你和我都是贺家的儿女!有责任保证贺家的脸面!而你又做了些什么?”

  “我说过了,不用你管!”贺翰怒急的咆哮道。

  “我只听父亲的!”

  贺媛扫了一眼贺翰,冷笑道,“你胆子你就去向父亲说让我回去!我自然也不会来管你!”

  “你……”

  贺翰闻言顿时面色阴沉下来,可他却没胆子像贺媛说的那么做。

  “行了,别你啊我啊的了!”

  贺媛轻轻拍了拍手,一个长得与贺翰有着七八成相似的人走了进来,恭声道,“参见大小姐,三少爷!”

  此人除了长相相似之外,连身高,说话的语气,以及走路的姿势都和贺翰几乎一样!

  贺翰愣了愣,“你这是什么意思?”

  “你要是连这个都想不到,我们贺家将来要是让你成了家主,必定会因你而败亡!”贺媛冷冷的道,“你自己看着办吧,我先去休息了!”

  说着,贺媛根本不给贺翰多说什么的机会,便直接起身朝外走去。

  “这……”

  面对贺媛那表现极为明显的不屑,贺翰心头怒火大涨,可他却不敢多说什么!实际上,贺媛不管在哪一方面都绝对超过他,若贺媛是男儿身的话,恐怕早就已经被确定为下一任家主继承人了。

  望着那个和自己有七八成相似的男人,贺翰双眼微眯,脑筋转动间却是很快明白了贺媛此举的含义。

  无疑就是四个字而已,李代桃僵!

  很简单,就是将这个人推出去做替罪羊,说那记忆玉符内所展现出来的一切影像俱是此人所为,因为影像中多少并不会像真实的那么清晰,所以一旦此举成功,必定可以很快的扭转对贺翰,乃至对贺家不利的局面!

  而且,贺家还可以借题发挥,说是一些势力或者家族意图对他们栽赃,让一直以来找不到什么合适借口动手的贺家,正好有了出手的理由!

  至于整个离州州域的众多人们,又有谁会真心去分辨孰真孰假呢?

  或者说,这世上的事情本身就是真真假假,假假真真,让人分不清楚!

  “你真的愿意那么做?”贺翰双眼微眯,极为森寒的望着此人。

  “是的,三少爷reads;!”

  这人毫不犹豫的恭声应道,“属下自小便是被家族收养长大,早已经存了为家族付出一切的想法!哪怕让属下立刻去死,属下也决不会有任何异议!”

  “好,很好,非常好!”

  听到这话,贺翰几日来一直阴沉的脸色总算是露出了一抹微笑,拍着这人的肩膀,贺翰沉声道,“你还有什么心愿,只要等此间事情一了,本少爷一定亲自去帮你办的妥妥当当!当你也能够走的安心!”

  “回三少爷的话,属下没有任何心愿!能够为家族出一份绵薄之力,属下不胜荣幸!”

  “好!不愧是我们贺家的人!你放心,我一定会为你风光大葬!”

  “多谢三少爷!”

  这人低头立时恭敬的弯下了腰,然而谁也没有注意到,他那低着的目光中闪烁着的阵阵不屑。

  “那我们这就去给外面的人说明一切!要知道,本少爷在这大庆镇一向都是君子,可不能让人给误会了!”

  说话间,贺翰便要带着此人朝外走去,然而就在这时,贺媛换了一身衣服走了进来,冷声道,“贺翰,说你是个白痴,你还真的是!”

  “你说什么?”贺翰脚步一顿,原本心内存着对于贺媛的一些感激,此刻也因为她的一句话而彻底消散。

  “我说你是白痴!”

  贺媛冷声继续道,“你用你那猪脑袋好好想想,你带他这么出去,外面的人会怎么想?”

  “肯定会说我是冤枉的,一切都是他装成我来做的!”贺翰毫不犹豫的道。

  “你……看来,说你是白痴都高看了你!”

  贺媛长吐出一口气,在贺翰双目赤红的愤怒中,贺媛毫不在意的淡言道,“你以为人家都是白痴?他们肯定会以为是我们故意找人来假装的,你就不能仔细想想再去做?平日里父亲的教导你都忘完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