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寂灭天尊 > 632 王丹的心机,证据到手!
  c_t;这‘至于其他的’后面,王丹却是没有再说什么出来!

  她装成一副很是无辜的样子,但眼神深处却闪过了一抹狡黠,一时之间萧天和凌月灵却是根本没注意到。

  “你就知道这些?”

  萧天眉毛一扬,冷笑道,“既然如此,那就怪不得我了!这可是你自己找死的!”

  “不,不要!”

  在萧天杀意的笼罩下,王丹急忙道,“三少也真的没有告诉我什么,我只是他女人中的其中一个而已!他做什么事情,一直都不会和我说的!”

  说着似乎担心萧天不相信,王丹眼中露出的满是真诚。

  “呵呵,是么?”

  萧天却冷声一笑,靠在椅背上随意拿起旁边的一个水果咬了一口,咀嚼着囫囵不清的道,“狂剑,你来说说,告诉一下我们王丹王小姐你查到的一些东西!”

  “是,少爷!”

  狂剑闻言,应了一声说道,“王丹,今年二十四岁,实力在三花境前期!出身离州王家,乃王家家主王林之女!自王家三年前被贺家所灭之后,澳门赌博网站:王丹便被贺翰收为禁脔!”

  “从那以后,王丹成了贺翰的女人之一,颇受宠爱!这处宅子也是贺翰为你所建,而你突破先天也是贺翰从贺家之中拿出天才地宝所致!”

  “而你王丹,却是成了贺翰的幕后军师!贺翰这一年来的所作所为,都是你在暗中授意!”

  狂剑的话很简单,但句句却刺入王丹的心底深处,让她原本有些慌乱的面色反而在此时平静了一些……

  “看来,你们对我调查的很深啊!”

  王丹从地上缓缓站了起身,平静的说道,“说吧,你们到底想要什么?不过,我希望你们能够放了他!”说话间,王丹看向旁边被萧天打晕过去的那个男人,目光很是温和与爱恋。

  不知为何,萧天觉得她好像变了一个人!

  “我要你掌握的,所有贺翰的证据与资料!”萧天淡淡的道,“至于这人,本少没有杀他的兴趣!看起来,他对你很重要?”

  “是的,很重要!他叫赵斌,是我这一辈子最重要的人,没有之一!”

  王丹抿了抿唇,轻声道,“所有的人都看我不起,只有他才是真心待我!自从家族被灭,我和他便失去联系!当他知道我成了贺翰的禁脔,他想法设法接近贺翰,最终得到贺翰的信任!”

  “很令人佩服的一个男人!”

  萧天点点头,王丹的语气很真诚,没有丝毫虚假reads;。

  “我可以问你一件事么?”王丹从赵斌身上收回目光,问道。

  “可以,但我不保证能回答!”萧天回道。

  “最近贺家发生了很多事,这都与你们有关吧?例如虎啸山脉,例如青雾岭!”王丹问道。

  “看来,贺翰对你果真不错,连这些事情都会告诉你!”

  萧天笑了笑,既没肯定也没否定,和聪明人说话无需太明。

  “好吧,我知道了!”

  看着萧天的态度,王丹点点头,继续说道,“你想知道的,我可以告诉你,甚至告诉你比你想知道的更多!”

  “你应该有条件吧?”萧天胆大的道。

  “我要亲眼见到贺松死在我面前,如果有可能我更想亲自杀了他!”

  此刻王丹的脸有些狰狞,声音更是冰冷至极。

  “你就那么肯定,我可以灭掉贺家?要知道,贺家的实力可是很强的!”萧天轻笑道,其实他的内心中对于这个忍辱负重,不惜每日每夜对仇人笑脸相迎,甚至更付出了她那青春的身子的王丹,还是有些佩服的!

  “我不肯定,但现在对我来说,你是唯一的希望!”

  王丹深吸一口气,平静了一些,沉声道,“如果我将东西给你,并且由你公之于众,那么贺翰肯定会怀疑到我身上,我的死期也就不远了!我希望在死之前能够亲眼见证贺家的灭亡!”

  “我答应你,但是不确定会要多长时间!”

  萧天缓缓说道,“不怕告诉你,我并没有灭掉贺家的把握!至少,现在没有!我只能给你一个保证,让你安全的活下来,一直等到贺家被灭的那一天,如何?”

  随着萧天的话,王丹深深看了他一眼,重重点头,“好,我答应你!请稍等,我这就去给你拿东西!”

  “好!”

  萧天轻轻颔首,任由王丹朝旁边那间屋子走去,而这时,凌月灵却是秀眉微蹙的道,“天哥,你真的相信她?万一她要是骗我们的,出去就找人来抓咱们呢?”

  “不会的!”

  萧天握住凌月灵的小手,笑道,“人虽然会说谎,但眼睛不会!而且,狂剑也调查过了这个王丹!你总不会连天海阁的实力都要怀疑吧?”

  “哼哼!”

  凌月灵不由得撇撇嘴,可萧天握住她的手,竟然伸出手指在她掌心中轻轻挠了挠,弄得凌月灵不禁俏脸一红,当即更是直接狠狠地轻哼了几声。

  大概十多分钟后,王丹走了进来,手里拿着一个玉盒,当着萧天他们的面打开后,里面赫然是十余块玉符,而凌月灵却是顿时愕然道,“竟然是记忆玉符!”

  记忆玉符,类似于录像机,可以将曾经发生的事情通过一些特殊手段,记录在玉符之中留以后用。

  “这里总共有十三块记忆玉符!”

  王丹没有理会凌月灵的惊讶,缓缓说道,“都是我和斌哥在贺翰没注意的时候记录下来的,每一块里面所记录的都是贺翰的所作所为,如果你们有本事将这些公之于众,那么贺翰乃至于贺家必定会遭受到极大的压力!”

  “我可以看看吗?”萧天问道。

  “当然可以!”

  王丹点点头,萧天也随便拿起一块记忆玉符,将真元输入其中后,便从记忆玉符上投射出一道类似于电影般的影幕,而这影幕中那贺翰一副狰狞的模样,身下压着的那个妙龄少女不断哀求,而旁边在好几个贺家下人手中抓着一个中年男人和一个中年妇女,显然是那妙龄少女的父母……

  很快,妙龄少女在贺翰的动作下再无任何挣扎,竟是已经昏厥过去,而紧接着那几个贺家下人接连上去,到后面这妙龄少女竟是被他们几个人兽不如的畜生活活折磨死,而妙龄少女的父母,也在后面被直接虐杀,简直没有一点人性可言reads;。

  “畜生!贺翰这个畜生!”

  凌月灵看的咬牙切齿,若是贺翰现在就在这里的话,恐怕都要被直接碎尸万段了。

  “这还只能算是中等的!”

  王丹冷声道,“贺翰这个禽兽不如的畜生,做下了不知道多少伤天害理的事情!我这里的十二块记忆玉符所记录的不过其中很少一部分!如果不是我自己没那个实力,我都恨不得啖其肉饮其血!”

  “有没有关于贺松的?”萧天将这块记忆玉符收入玉盒中,又问道。

  “没有!”

  王丹摇摇头,“我只见过贺松一次,但是我可以肯定地说,有其父必有其子!贺松,绝对要比贺翰更加可恶!”

  “好吧,我知道了!你收拾一下东西,随我走吧!狂剑,将赵斌背着一起离开!”萧天说道。

  “是,少爷!”

  狂剑也没多说,一把将被打晕过去的赵斌背在身后,便和萧天他们一同离开了,没有引起这里任何贺家下人的注意。

  …………

  “佘姐,他们就交给你了!”

  第二天,在接到萧天传信的碧鳞护法佘梓赶到了大庆镇,萧天亲自将赵斌和王丹交给了她。

  “好!”

  佘梓也知道了王丹那忍辱负重的经过,不由得对她生出一丝好感。

  “另外,将这些记忆玉符复制一些出来,让手下的兄弟散发出去,务必要在最短时间中让最多的人看见!”

  “好的,我记住了!”

  “还有,让我们安插在贺家之中的人开始行动,哪怕这次灭不了贺家,我也要让他们好看!”

  “放心吧!我这就回去安排!”

  很快,佘梓带着王丹与赵斌离开了,至于她怎么安排两人,萧天也没有多问,反正总不至于让他们落入贺家之人手中便是。

  “天哥,接下来我们怎么办?”

  佘梓离开后,凌月灵这才问道,“总不能一直留在这里吧?”

  轻轻抚摸了一下趴在自己大腿上的雪云,萧天微微一笑,“其实,我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咱们之前在那虎啸山脉中亏大发了!”

  “嗯?”

  听到这话,凌月灵有些狐疑,“为什么这么说?”

  “所谓杀人夺宝,咱们把虎啸山脉的人都杀了,可却忘记拿走里面的东西!你说这是不是亏大了?”萧天笑道。

  “呃……”

  凌月灵顿时满头黑线,随即却是美眸一亮,“你是说,我们去把贺翰留在这里的东西全部拿走?”

  “是啊!”萧天应道,“怎么?你不想去?”

  “想啊!反正那些都是不义之财,还不如便宜了咱们自己呢!”凌月灵嬉笑道。

  “那就这么决定了,等入夜之后咱们便再去走上一遭!”

  “咯咯……好!”

  夜幕逐渐垂临,吃过晚饭后又在院子中喝了一会儿香茗,萧天和凌月灵这才在没有惊动其他人的情况下,各自穿着一身黑衣,如同鬼魅一般闪身离开院子,至于狂剑则被萧天留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