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寂灭天尊 > 617 又见灵魂抽取,白狐魔灵!
  c_t;不得不承认,澳门赌博网站:冯夕装的很像,如今那楚楚可怜的样子,却是令得那冯远航面‘色’有些犹豫,扭头朝萧天望了过去。[更新快,网站页面清爽,广告少,,最喜欢这种网站了,一定要好评]--

  “冯叔,您相信我吗?”

  萧天没有任何退缩的与其对视,声音十分真诚。

  “贤侄,你有多大的把握?”冯远航很犹豫,问道。

  “本来只有一半,但现在已经有八成,甚至九成!”萧天直接应道。

  “父亲,我相信天哥!”

  冯然在边上沉声说了一句,随即朝前面那万分可怜,好似受尽了千般委屈的冯夕望去,轻声继续道,“四妹真的变了!一直以来,我们都以为四妹是因为生病的缘故,但现在看起来似乎不像!”

  “哥哥,你怎么能这么说夕儿啊!”

  冯夕撅着小嘴,‘诱’人的红‘唇’轻轻嘟起,美眸中泛出浓浓的哀怨,一瞬间竟是让冯然的神‘色’略微有些呆滞……

  媚功!

  萧天见状,第一时间闪身来到冯然身边,运转真元在其耳边一声轻喝,冯然顿时身体一颤,只觉‘精’神识海一阵颤动,整个人好似在这一瞬间变得萎靡了不少……

  “小然……”

  冯远航立时惊呼出声,他不是笨蛋,方才瞬间发生的一切,让他多少对眼前的冯夕生出怀疑。

  虽然他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完全可以肯定与冯夕脱不了干系。

  “爹爹……”

  声音很甜腻,好似真的是在面对长辈撒娇一样,冯夕那楚楚可怜的眼神中弥漫着让人心痛的感觉,然而冯远航此时心里有所戒备,飞快的强行运转真元,稍微只觉‘迷’糊一瞬后便很快恢复正常!

  “你,果然不是我的夕儿!”

  冯远航将真元聚于双目,冷喝道,“你到底是什么人?把我的夕儿怎么了?”

  “爹爹,我真的是夕儿啊!”

  冯夕撅着小嘴,弱弱的道,“难道您忘记了我小时候的事情么?爹爹您可是最最疼我的呢,我还记得……”

  接着,从冯夕红‘唇’中说出了许多关于她小时候的事情,一件件一桩桩都十分清晰,宛如历历在目,让冯远航原本坚定的信念又不禁动摇了一些……

  “天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冯远航不知所措,他感觉自己快要疯了。

  而萧天却是在边上静静的看戏,嘴角那一抹邪笑异常明显reads;。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爹爹,哥哥,夕儿不喜欢他们!让他们离开,好不好嘛……”

  冯夕继续撒娇,声音中蕴含着丝丝魅‘惑’。

  冯远航与冯然两父子听了这话,正‘欲’要准备说什么之际,萧天却是忽的上前一步,面‘色’冷峻的喝道,“叱!”

  霎时,强大的‘精’神力直涌而出,虽然看不见‘摸’不着,但众人都能够感觉到一种汹涌澎湃之感,而那冯夕原本楚楚可怜的神‘色’顿时万分惊慌,整个娇躯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好几步,俏脸显得异常惊慌……

  “夕儿……”

  见状,冯远航和冯然顿时惊呼一声,便‘欲’要上前搀扶。

  “且慢!”

  萧天急忙拉住了两人,沉声道,“冯叔,小然子,你们给我清净一点!”

  ‘精’神力的弥漫与刺‘激’,让那两父子身体不由的接连颤抖,随即好似失去了不少的‘精’神一般,脸上有些难以置信。

  所谓的媚功,或者什么魅‘惑’之力,依靠的都是‘精’神力!

  方才萧天以‘精’神力强行涌动,这冯远航与冯然父子自然也受到了影响,从那冯夕的媚功中成功退出,只是多少也受到了一些影响,故而此刻脸‘色’有些泛白……

  直至此刻,他们终于确定,眼前的冯夕正如萧天所说,已经变了。

  冯远航与冯然的眼‘色’变化,自然逃不过冯夕的眼睛,可她却依然装得很是孱弱的样子,娇声道,“爹爹,哥哥,你们不要夕儿了吗?呜呜……夕儿好可怜哦!”

  “住嘴!”

  萧天双眼微眯,身形一闪挡在那父子俩面前,冷声道,“虽然我不知道你到底是什么鬼物占据了冯夕的身体!如果你再不出来的话,休怪我对你不客气!”

  “坏人,夕儿不知道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冯夕朝萧天瞪了一眼,随即无比委屈的继续看向冯远航,“爹爹,你真的不要夕儿了吗?夕儿……”

  不等她说完,也不给冯远航什么说话的机会,担心唯恐有变,萧天立时冷声打断道,“既然你如此冥顽不灵,那就休怪本少不客气了!鬼物,看我把你‘抽’出来!”

  说话间,萧天身上开始逐渐散发出一阵白‘色’光芒,而他的双手上也急速掐动着一道道莫名的印诀,一股仿佛让人灵魂发颤的能量不断在他指尖凝结,霎时间一朵无比诡异的黑莲缓缓凝现,让整个院子中平添出几分令人心颤的怪异气息……

  “贤侄,你要做什么?”冯远航只觉灵魂一颤,急忙问道。

  “冯叔放心,我不会伤害冯夕的身体!”

  萧天凝声说了一句,手上印诀的掐动却并未减缓,反而越来越快,也让那朵黑莲越发的凝结。

  黑莲无比诡异,仿似吸收着四周所有可见的光线一斑,显得无比幽魅,到后面在萧天的真元控制下,缓缓升高又缓缓朝着前方的冯夕飞了过去……

  “不,不要啊!”

  “爹爹,哥哥救命……”

  冯夕这个时候真的慌了,或者说是霸占她身子的鬼物慌了。

  “冯叔,冯然,相信我!”

  萧天扭头朝冯远航与冯然郑重的说了一句,让这两父子很是不忍的别开了头,如今这一幕他们几乎已经可以确定萧天的说法,只是实在不忍心看着冯夕这个他们最疼爱的‘女’儿和妹妹如此惊慌……

  “不要!”

  冯夕扭头便‘欲’要跑开,可萧天却直接冷笑道,“想跑?做梦!勾魂黑莲,给我去!”

  霎那,那黑莲在萧天的真元灌输下急速变大,在一道道黑‘色’光芒急速蔓延的同时,眨眼间便已经将冯夕的身子完全笼罩,黑光犹如有意识一般不断的在冯夕身上缠绕,让冯夕顿时惨叫不已,身上也逐渐浮现出了一阵氤氲的光芒,惨叫更加痛苦,更加尖锐……

  “那是什么?”

  冯然忽的惊呼出声,众人便见得在那黑莲笼罩之中,一个白‘色’的影像逐渐被强行从冯夕体内拉扯而出,而这影像缓缓凝结,隐隐有着一只狐狸的模样……

  狐狸……

  众人有些不敢相信,而萧天却是双眼微眯,邪笑道,“原本我还以为是某个鬼物,没想到竟然会是魔灵reads;!孽畜,你好大的胆子!”

  “吱吱吱……”

  白狐魔灵不断的叫着,而此刻的冯夕原本有些扭曲的俏脸也瞬间恢复了平静,紧接着便是脑袋一歪的直接昏‘迷’了过去。

  “孽畜,给我过来!”

  萧天一声轻喝,黑莲散发出绝强的吸引力,束缚着那白狐的影像缓缓飞到了萧天面前。

  “贤侄,这……”

  冯远航可以说这是他一辈子见到的最为惊奇的事情。

  “冯叔,冯夕已经没事了!”

  萧天不理会白狐魔灵的求饶,朝冯远航笑着道,“她现在只是身子有些弱,好好疗养便可恢复!”

  说着,萧天这才扭头看向被黑莲笼罩,无法逃脱的白狐魔灵,问道,“冯夕之所以会有如此病况,皆是因为这个孽畜,冯叔打算如何处置?”

  “放了我,求求你们放了我!”白狐魔灵不断求饶,“我真的没有害人!如果不是我,冯夕她早在九岁的时候就已经死了!是我用将她的灵魂重新蕴养,我借用她的身子也是经过她同意了的!”

  “孽畜,还敢妄言?”萧天心念一动,黑莲光芒大盛,让那白狐立时惨叫一声,趴在地上颤颤发抖。

  “父亲,我想起来了!”

  冯然将昏‘迷’过去的冯夕‘交’给小草扶着,忽然说道,“夕儿九岁的时候不是离家出走过一次吗?还是您将她找回来的!那时,夕儿生了一场重病,足足三个月才勉强恢复!”

  “对啊,你这么一说还真是!”

  冯远航也拍了一下自己的额头,两父子心中顿时生出一种疑‘惑’,难道这只白狐说的是真的?

  一直没怎么开口的凌月灵见状,当即言道,“不如这样吧,天哥你先将这白狐控制起来,一切都等冯夕醒了再说!”

  “好!”

  萧天如今也不能直接灭了这只白狐魔灵,如果真如她所说的话,她反而是冯夕的救命恩人。

  心念一动,黑莲散去,但缠绕在白狐魔灵身上的黑光却并未消散,萧天淡淡的道,“雪云,她暂时‘交’给你看管!如果她想要逃跑或者其他什么异动,你自己看着办!”

  “吼吼吼……”

  雪云点点脑袋,随即朝白狐魔灵望去,那一双眼睛中散发着极为诡异的光芒,让才觉着轻松了一些的白狐魔灵顿时缩了缩脖子,无比惊恐的趴在地上,甚至还用其身后的大尾巴遮住了脑袋,显然是对雪云有种发自心底的惊惧。

  雪云很是嘚瑟的在白狐魔灵身边走了一圈,时不时的用爪子拍了拍,让原本实物无法接触的白狐身子,在此时更加的颤抖。

  “贤侄,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夕儿她……”

  冯远航有些复杂的开口,而萧天却是淡然一笑,“这样吧,如果冯叔不介意,我们几人就暂时在这院子中住下!反正房间很多,等到冯夕清醒后再行决定?如果冯夕身体有什么异样的话,有月灵在这边也好及时处理!”

  “好,这样就最好不过了!”

  冯远航毫不犹豫的点头,随即从小草手中将冯夕接了过去,让小草去吩咐人准备一些生活必需品,这才歉意的朝萧天他们笑了笑,抱着冯夕走入房间好好安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