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寂灭天尊 > 500 萧天,你还是不是个男人
  “那个就是和萧贤侄赌斗的风默?”

  主席台那特制的房间中,看到这一幕的黄天极眼中闪过一抹利芒,神色极为冰冷。

  “不错,只是这风默好大的胆子啊!”

  元陌灵轻笑道,“看来这风家是不想继续传下去了!”

  “连楚云贤侄女都敢如此戏弄,这风默的胆子可真够大的啊!”其他几位圣者也纷纷冷笑不已,或许他们之间存有相互比试的意思,但几人之间的关系也十分之好,毕竟能够修炼到圣域这种地步,寻常的一些恩怨也完全不会放在他们眼中!

  而如今,风默竟然敢对圣者之徒如此轻薄,这不是活得不耐烦了么?

  如果让风默知道楚云的真正身份,恐怕他会吓得屁滚尿流吧?

  “看看云儿怎么处理吧!”

  黄天极嘴角划出一抹不屑,风家在他看来根本不值一提,即便风家有着部分魔纹的传承,可到了黄天极他们这种程度,这些事情完全可以不在乎!

  “天儿也真是的,就这么看着,也不知道出手帮帮侄女!”元陌灵没好气的说道。

  “天算子,听你的语气好像你很希望你的侄儿和咱们的贤侄女在一起?”

  欧阳天澜笑着看向元陌灵,而元陌灵却直接轻哼道,“是又怎么样?你管我?”

  “得,我惹不起你!”

  欧阳天澜耸耸肩,“我还准备介绍我的孙儿给贤侄女认识呢!现在也不成了!”

  ……几位圣者在这房间中笑呵呵的聊天,但注意力却仍然放在那萧天,楚云以及风默三人身上!

  此时的风默,一双目光中充满着贪婪,仿佛恨不得下一刻便能够将楚云压在身下!

  一时间,好像就连擂台裁判都不着急宣布比赛开始似的,几乎所有人的目光都全部齐聚在这边,而楚云的眸子更是冰寒无比,作为天极圣者的徒弟,作为楚家二小姐,她何曾受过如此轻薄?

  而注意到萧天向风默竖大拇指的模样,楚云眼珠子一转,却是忽的冰寒眸子变得无比哀怨,朝萧天望去如同小女人般轻咬着嘴唇,弱弱的道,“天天,你竟然看着他这么对我?你就那么忍心看着人家这么惨吗?”

  “噗……”

  萧天差点没一口口水喷出来。

  这算什么?

  楚二小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小女人了?她不是一直很强势的吗?

  天天?我还地地呢!

  擦,小爷我什么时候和你这么熟了?你那样子,好像你是小爷我的女人似的!

  拜托,楚二小姐,你要发骚也选个时间好不好?没见着后面月灵一直在看着这边么?

  “楚二小姐,你胡说什么呢?”萧天没好气的道。

  “我胡说?我怎么胡说了?”

  楚云哀怨的道,“灵儿是你的女儿吧?她叫你爸爸,叫我什么呢?”

  “妈妈……”

  就在楚云话音刚落的刹那,灵儿这小妮子脆脆的声音传了过来,霎时让萧天满头黑线,这小妮子莫非被楚云给收买了?

  “老天爷,你要不要这么折磨我啊?”

  感觉着凌月灵以及林氏姐妹传过来的眼神,萧天很想仰天大呼自己冤枉啊,可谁能信?

  “够了!”

  风霄看不下去了,心里更是对萧天各种羡慕嫉妒恨!

  凭什么?凭什么他萧天就能有这么美艳的女人?凭什么他风霄作为风家大少爷,完全被眼前这女人不屑一顾?

  萧天,你该死!

  “你闭嘴!”

  楚云扭头朝风霄直接瞪了一眼,“我告诉你,你想让我成你的女人,不可能!就凭你也配和我家天天相比?在我看来,你连我家天天的一根汗毛都比不上!”

  拉仇恨,很明显的拉仇恨!

  萧天要疯了,他之前怎么不觉得楚二小姐如此的腹黑?

  注意到楚云眼角深处闪过的一抹戏谑,萧天心里暗恨不已,“楚云,你给小爷我记着,小爷我不给你一点颜色看看,你还真当小爷我好欺负是不?”

  转瞬间,萧天念头一动,看向楚云的目光中顿时多出了一抹戏谑,让楚云见到后立时心里一颤,可没等她开口的刹那,只觉一股男人气息急速而至,紧接着一只咸猪手便放在了她的腰间,手上用力的瞬间她竟是被萧天直接搂在了怀中……

  或许,这是楚云第一次与并非家人的男人如此亲近,竟是让她觉着自己身上力气全部消失,浑身在萧天咸猪手的温度下竟有了一种酥软之感。

  “你,你要做什么?”

  楚云俏脸唰的一下变得通红,连声音都有些颤抖,全不复之前楚二小姐的那种风范。

  “这臭男人……”

  边上,注意到这一幕的凌月灵气得牙咬咬,而灵儿却是开心的拍着小手,双眼闪闪发光,“哇……爸爸好棒!爸爸加油,搞定妈妈!”

  这话听得怎么那么怪异?

  凌月灵闻言更是一个爆栗敲出,嗔道,“小妮子,你胡说什么呢?”

  “唔……”

  灵儿顿时缩了缩脖子,小手拉住身边林裳的裙子,可怜兮兮。

  “萧天,你快点放开我!”

  擂台上,楚云羞怒不已,不知为何心里竟有种旌荡之感,这种感觉让她觉得很害怕,是活了二十多年以来头一次遇到。

  “嘿嘿……刚才你不是说我是你的天天么?咱们这么亲近,搂一搂抱一抱也不算什么吧?”

  萧天坏笑不已,邪少的风范尽显无遗。尤其那一双眼睛,仿佛可以看穿衣服一般,让楚云有种毫无遮掩之感。

  “你……快点放开我!”

  楚云不断的扭动着身子,结合她那满是红晕的俏脸,在旁人看来无异于是在打情骂俏,那站在两人对面的风默更看的怒火冲天,如果不是地方不对,自知实力不足,他恨不得冲上去将萧天碎尸万段!

  该死的萧天,你和本少爷天生有仇是吧?本少爷看上了什么东西,你都要来横插一脚,你真以为本少爷好欺负?

  而此时的萧天却是邪笑万分,那只咸猪手更在楚云腰间不断游走,竟有着朝翘臀眼神的趋势,而楚云虽然不断挣扎,可却似乎觉得自己力气都被抽走了一般,那种酥软之感让她心里发颤,一种不知名的恐惧不断在她心底滋生……

  “够了!”

  风默实在是忍不下去了,怒声咆哮道,“萧天,你给我放开她!”

  “风大少爷,你脑袋没病吧?”

  萧天搂着楚云,歪着头看向风默,“我们在这亲热关你屁事?你算什么玩意?”

  “去死!萧天,你不是男人!”

  楚云趁机从萧天怀中挣脱出来,如同小情人似的还伸手在萧天腰间掐了一下,如同躲鬼一般闪身到数米开外,那黑色的超短裙都有些褶皱,再加之有些散乱的乌黑秀发,仿佛让人觉得是才经历了一场男女之事一般……

  “比赛重地,不得胡闹!”

  本来萧天还想上去说‘让你试试小爷我是不是男人’,可那刚才不知躲在哪儿去了的擂台裁判却忽然再次出现了,立时让台上十多人都纷纷肃然了一些,萧天他也不再多言,静静地等待着裁判的说话。

  风默有些不甘,他看上了楚云,本来想借机打赌让楚云成他的女人,可后面好像却成全了萧天,尤其注意到萧天眼中的不屑,让风默心里杀机更甚!

  “魔纹师比赛因为人数太少的缘故,故而直接从尔等之中决出第一!下面,我宣布比赛规则!”

  随着擂台裁判的声音响起,众人也纷纷竖起了耳朵倾听,不敢有丝毫的大意,而竞技场看台上的众人也安静了下来,对于魔纹师他们几乎可以说是七窍通了六窍一窍不通,如果能够趁机学会点什么,无疑是一件好事!

  比赛规则很简单,会提供给参赛选手每人三柄长剑,这些长剑不断在品质还是锋利方面都是完全一样!参赛人员需要在这些长剑上刻印魔纹,规定时间是三个时辰!

  三个时辰过去,每个人将上交一柄刻印好了魔纹的长剑作为最终裁定的依据。

  当然,如果没能有成果上交自然也算被直接淘汰,换言之每个人都可以失败两次,这也符合了一句话,凡事可一可二不可三之说。

  为了宣传魔纹之道,原本炼丹之时存在的各个小房间也就此撤去,包括萧天他们在内的十数个魔纹师都将会在光天化日之下,当着周围数十万观众的面进行,澳门赌博网站:希望能够借此让众人对魔纹之道更加了解,以期可以重现上古时期魔纹师无比辉煌的场面……

  对于这些规则,众人都不敢有任何异议,否则就是与几位圣者大人作对,试问谁敢有这种胆子?

  “好了,现在请各位入座,大家保持安静,任何敢出声打扰者,立刻驱逐出去!”

  随着擂台裁判的话,萧天他们很快找到了各自的位置,一张桌案,左手边摆着三柄一模一样的长剑,不算好但却也不算坏,而右手边则专门准备着刻刀,至于是否选择使用就要看参赛选手本身的了。

  不知是否是巧合,萧天左右两边刚好是楚云和风默两人,也不知这算不算是不是冤家不聚头?

  “萧天……”

  坐下后,风默望着萧天,满是冷笑杀意的道,“你别忘了我们之间的赌斗!你的命,我要定了!”

  “正好,这句话也是小爷我想对你说的!”

  萧天耸了耸肩,丢出一个嘲讽的笑容,而在风默看来,萧天这绝对只是在强撑,他不相信自己学习了二十多年的刻印魔纹,会输在萧天手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