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寂灭天尊 > 496 萧天,我想见灵儿!
  不只是凌月灵,就连林裳和林怡两姐妹都完全忘记了灵儿只是萧天干女儿的事情,房间中正当萧天不断哄着凌月灵的时候,林怡更是无比八卦的想象着萧天和楚云的事情,时不时的嘴角露出一抹小狐狸般的狡黠笑容,让身边的林裳看的极为无语。

  吱呀……

  过了一会儿,房门打开了。

  萧天揽着凌月灵的香肩走了出来,林怡急忙凑过去,说道,“月灵,你这就不生气了?万一,楚二姐真是灵儿的妈妈怎么办?你就不吃醋?”

  “我吃什么醋?”

  凌月灵嬉笑一下,“怡姐,莫非你忘了,灵儿是天哥的干女儿,她也不是天地生的,怎么可能没有亲生母亲呢?”

  “啊……”

  闻言,林怡顿时睁大了双眼,一拍自己额头叫道,“哎呀,我怎么忘了这个?真该死呢!”

  “爸爸就是我爸爸!”

  灵儿这时候也跑了过来,撅着小嘴环抱着萧天的手,仰头道,“爸爸,我就是你的女儿,对不对?”

  “哈哈……对,对!谁敢说不是,爸爸揍他!”

  萧天大笑着蹲下身将灵儿抱起,而边上的凌月灵等三女也随之露出了笑容,他们认为灵儿这只是一种撒娇,可却并不知道此话是有一种另类的含义!

  “哎呀,有点饿了!”

  凌月灵忽的轻轻摸了摸肚子,“天哥,你去外面买点吃的回来吧!我们就不去了!对了,别忘了多买一点鸡腿,灵儿的鸡腿也应该吃得差不多了!你还得给她烤!”

  “好,我这就去!”

  萧天点点头,将灵儿放在地上便朝外走去。

  “爸爸,我也去,我也去!”

  灵儿大眼睛闪过一抹光芒,急忙屁颠屁颠的跟着,可萧天却是摇头道,“你就老实的陪着你月灵妈妈!刚才你不听话都把她气哭了,还不去讨好讨好?”

  “死天哥,胡说什么呢?”

  凌月灵俏脸一红,招手道,“灵儿,来月灵妈妈这里!”

  “好吧!月灵妈妈,灵儿很乖的哦!”

  小妮子总算是没有死活要跟着萧天出去,乖乖的投入了凌月灵的怀抱,这对母女不多时便传出了阵阵清脆如铃的笑声,仿佛之前在外面的一切都只是虚幻一般,而随之林裳和林怡也很快加入其中,三大一小四个美女变在这院子中嬉闹开来,宛如活泼的大小精灵,笑声连绵不断……

  萧天走出院子,选择了一个较近的酒楼步入其中,吩咐伙计准备酒菜后便随意的坐在一个座位上等候,想着凌月灵刚才那红着脸的羞涩模样,不由得他也露出了一抹笑容,心里爱意更甚。

  只是他的心里仍然有个疑惑,灵儿为什么好像认准了楚云便是她的妈妈一般,那么她的亲生爸爸又会是何许人?这世上,莫非真有那种舍弃如此可爱女儿的无情父母?

  “老板,随便上两三个菜,另外给我上一壶美酒!”

  就在萧天思索之时,酒楼门口走进来一道靓丽的身影,不是楚云又是何人?

  因为座位的缘故,楚云也在走入其中的第一时间便见到了萧天,两人目光相对,不由得同时眉头一皱……

  一天之内,竟然见到了三次,这算是怎么回事?

  缘分?亦或者孽缘?

  萧天没有任何表情,在望了楚云一眼后便转过了头去,而楚云却是轻咬红唇,像是在犹豫着做什么决定一般,如同小女孩似的跺了跺脚后,竟是径直走到了萧天面前站定……

  “有事么,楚二小姐?”萧天看也没看她一眼,淡淡的问道。

  “刚才那个小女孩叫做灵儿,她真是你的女儿?”楚云反问道。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

  萧天眉毛一扬,“楚二小姐,我能够看出来你并非灵儿所说的亲生妈妈,她也就与你没有任何关系!莫非,你堂堂楚二小姐要和我说,你数年之前有一次与别人偷尝禁果,而后……”

  “萧天,你给我住嘴!”

  没等萧天说完,楚云便立时脸色一红的冷声斥道。

  她直到现在还是一个黄花大闺女,什么偷尝禁果,这话可不能乱说。

  此时的楚云,恨不得伸手扇给萧天一个大嘴巴子。

  “行,我不说了,反正灵儿不可能是你的女儿,你最好别打她的主意!”

  萧天面无表情的冷声道,“否则,就算你是楚家二小姐,就算你师父是天极圣者,我保证也一定让你死的很难看!”

  “你……”

  没想到萧天竟会如此毫不掩饰的威胁,楚云顿时俏脸一变,从未被人这般威胁过的她,一双美眸中顿时泛出了凛冽的寒芒,而随即不知想到了什么,很快眸子中寒芒消散,重新平静了下来。

  “萧天,我不管你信不信,我觉得灵儿很亲近,绝没有任何伤害她的意思!”

  楚云缓缓说道,“如果有人敢伤害灵儿,我楚云也绝不会放过他!”

  “希望你说的是真的!”萧天平静的道,没有丝毫表情变化。

  这般毫不在乎的态度,让楚云恨得牙咬咬,作为楚家二小姐,作为天极圣者的亲传弟子,她楚云何曾被一个男人如此轻视过?以前见过她的男人,谁人不是上前讨好?谁人不是想要谋夺她的欢心?

  可萧天呢?简直将她当成了空气一般,好像连说话都显得很是不屑!

  不过她能怎么办?莫非还能过去逼着萧天向她示好?

  师父说过,若非逼不得已,一定要与萧天交好,这对她自己,对她所在的楚家都将会有不可估量的好处。

  只是,萧天这种脾气,再加之楚强的死,让楚云无论如何也无法对她有任何的好感,若有机会不牵连自己或是楚家的情况下,恐怕楚云都会恨不得对萧天直接下杀手了!

  “客官,您要的酒菜已经备齐了!”

  这个时候,酒楼伙计走了过来,殷勤的道,“不过请客官再稍等片刻,您要的三十根鸡腿因为存量不够,还得去调过来,请您见谅!”

  “没事!尽快就好!”萧天摆了摆手,那伙计顿时松了一口气,急忙怯怯的退开。

  “三十根鸡腿……萧天,你还真能吃啊!”

  楚云嘲讽的瞥了萧天一眼,而萧天却丝毫不为所动,淡淡的道,“这是为灵儿那小妮子准备的!带回去之后我还要亲自去烤,没办法,那小妮子最喜欢吃的就是我亲自烤的鸡腿!”

  “灵儿最喜欢吃鸡腿?”

  楚云心里一动,急忙朝伙计道,“伙计,给我准备三十根鸡腿带走!”

  “啊……”

  刚走不远的伙计听到这话,澳门赌博网站:顿时张大了嘴巴,今儿个是怎么了?

  “啊什么啊?还不快点去准备,钱少不了你的!”楚云冷声道。

  “是,是!”

  伙计不敢多说,急忙应下。

  而此时在酒楼中的其他客人也纷纷用怪异的眼神望着萧天和楚云,两个人六十根鸡腿,而且还都要带走,这算怎么回事?夫唱妇随吗?

  又等了差不多十分钟,鸡腿和酒菜总算是备好了,而楚云的酒菜也被伙计端了上来。

  “楚二小姐,你慢慢吃吧!我就不奉陪了!”

  萧天起身付账,接过酒菜和鸡腿后便朝外走去,相较于其他人惊艳于楚云的美貌而言,萧天却完全不在乎。

  “你……”

  楚云闻言不免觉得有些委屈,她都在怀疑,自己是不是长得太吓人了。

  “给我站住!”

  楚云蓦地站了起来,一声惊呼让周围食客们的目光齐刷刷的朝他们望去,尤其许多人看向萧天的眼神,更仿佛将他视作了什么抛妻弃子般的存在。

  “你想做什么?”望着跑到自己面前的楚云,萧天眉头紧皱的问道。

  “我……”

  楚云一听这话不由得愣住了,是啊,她叫住萧天做什么?

  “如果你没事的话,我就走了!”萧天侧身绕过楚云,继续朝外走去。

  “站住!”

  楚云一咬牙,再次喝住了萧天。

  “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萧天很是不满,这楚云莫非还真的将他当成了她的手下,如此随意呵斥?

  “伙计,所有酒菜都给我打包带走!”

  楚云朝伙计吩咐了一声,随即朝萧天正色道,“萧天,我想见灵儿!”

  “不行!”

  萧天毫不犹豫的摇头,如果说楚云真是灵儿的亲生母亲,那自然没什么问题!可这女人明显是个处子之身,根本就没有生过孩子!

  “你如果不答应,我就一直跟着你!”

  似乎早已料到萧天会是这般说法,楚云轻笑道,“除非你把我杀了!当然,只要你敢下手!”

  “你……”

  听到这话,萧天顿时面色瞬变,随即嗤笑道,“堂堂楚家二小姐竟然如此无赖,一旦传扬出去的话,呵呵……”

  “传出去就传出去!”

  楚云却毫不在乎的摆手道,“我楚云做事一向不在乎别人的目光!萧天,我告诉你,我今天还非要见灵儿不可!你拦不住我!”

  “是么?那你就跟上吧!”

  萧天不屑的一撇嘴,随即立时将身法展开,如同瞬移一般眨眼便消失在了楚云面前,而楚云刚想追上去,可却被将酒菜打包好端上来的伙计给拦住了,“客官,您的酒菜好了!您看这钱……”

  “给你!”

  楚云没好气的扔出一张金票,抓过那些酒菜便闪身出去,可惜因为这一次的耽搁,却是让萧天早已经消失,她就算想追也不知选择哪个方向。

  “萧天,你竟然敢耍我!你给我记着!”

  楚云跺了跺脚,暗骂不已,而她这般小女人姿态,却是引来了不少路人的惊艳目光,所幸楚云似乎早已习惯,冷冷的扫了一眼周围众人后便独自离开,丝毫没有将那些人放在心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