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寂灭天尊 > 492 萧天,你可敢与我一赌?
  司空贺的主动上门,虽然看似是在消除与萧天之间的恩怨,但不管是萧天还是司空贺本人都明白,绝没有那么融洽,而且若非因为凌月灵夺得了炼丹师比赛的第一,恐怕司空贺也绝不会做出那种模样……

  也真亏司空贺想的出来,让凌月灵炼制涅槃丹去救治司空少龙!萧天本不是善人,当初若非司空少龙逃得快的话,恐怕早已经死在他的手中了,如今想要让凌月灵去救治仇人,这怎么可能?

  而白无花那边,虽然仅仅与萧天见过几面,但相互间的关系也还算不错,相较于司空贺来说,萧天肯定会让凌月灵选择去帮助白家,只是不知为何隐隐觉得这次见面的白无花与以前有所变化,虽然从相貌上,从说话的语气神态上都与之前全无异状,可那种发自心底的感觉就是让萧天觉得不对……

  之所以会那么痛快的答应,也正如萧天所言,他感觉这次白家之行对他们有着极大的好处,虽然不知道这好处到底是什么,但去一趟白家也无妨,只是要稍微小心一些罢了。

  两日后,便是公冶林的锻造师复赛开始,作为公冶焱的唯一弟子,公冶林有着足够的信心。

  不过在这两天时间中,公冶林也做足了准备,上午和狂剑去城外比斗一番后,中午吃过了饭便开始专心的锻造,以便能够在即将开始的锻造师复赛中发挥正常……

  因为进入复赛的锻造师人数并不算多,故而这次复赛只用了一号与二号两个擂台,而规则也很简单,四个时辰内锻造出一把长刀,同时在一块断金石上一次性留下刀痕,刀痕越深的八人进入最后的决赛。

  所使用的锻造材料,也不能自带,否则一律视作违规淘汰!

  在锻造师复赛开始之际,两个擂台上便响起了一阵阵金戈铁马般的声音,公冶林也在参赛人员中专心致志,仿佛完全忘记了周围的一切,他的一颗心全部沉浸在了这一次的锻造中,火炉的炙热让四周温度提升不少,每一个参加复赛的锻造师都打起了十二万分的精神与努力,为进入最后的决赛而拼尽一切……

  作为同伴,萧天他们也来到了这边观看,不过相较于以前来说,分别夺得了阵法师与炼丹师第一的萧天和凌月灵,却是受到了周围无数双目光的关注,甚至有好些人还故意挤过来,让萧天他们哭笑不得,可偏偏不能恶脸相对,否则还会被人说成恃才傲物,别到时候惹来一身骚……

  “萧公子,凌小姐,以及几位朋友,请随我来!”

  就在这时,两个护卫拨开人群来到了萧天他们面前,很是礼貌的欠了欠身。

  这两个护卫,正是前几天被阻拦萧天,反而被元陌灵斥责的四个护卫中的两人,想到萧天与几位圣者之间的关系,他们此时显得无比谦卑,哪里还敢有什么高傲?

  “好!”

  萧天也认出了两人,毫不犹豫的直接点头,随即在这两个护卫的带领下朝外面走去,也正因为有他们的存在,这才让周围许多想要挤过来的人收敛了许多。

  被带到了一个院子的房间中,四周空无一人,显然是一个禁地般的存在。

  房间内元陌灵等六位圣者都赫然在场,见到萧天他们到来,纷纷笑着打招呼,却是完全没有一点生疏感。

  “外面太挤了,再加上你和月灵如今肯定都无人不知,所以让你们过来躲一躲!”元陌灵笑道。

  “多谢师姑,多谢各位伯父了!”

  萧天也随之笑着点头,这真的算是及时雨啊,否则还不知道要被外面的人围到什么时候。

  “好了,都坐下吧!”

  元陌灵示意几人坐下,随即朝灵儿招手道,“灵儿,来元奶奶这里!昨儿个晚上啊,元奶奶专门去给你烤了鸡腿的哦!”

  “哇……元奶奶好好哦!”

  灵儿丝毫不客气,接过鸡腿后便啃了一口,大赞好吃,让元陌灵脸上更加露出了无比和善,溺爱的笑容。

  林裳看得有些哭笑不得,自己这个师父显然已经被灵儿的可爱所俘虏,对这小妮子比对她还好……

  “天儿,你觉得小林子如何?”疼爱的望了一眼坐在身边吃着鸡腿的小妮子,元陌灵这才转头朝萧天问道。

  “非常不错!”萧天毫不犹豫的道。

  “天算女,你说的小林子,莫非就是老铁匠的徒弟?”旁边,欧阳天澜等人问道。

  “自然!”

  元陌灵点头道,“小林子已经得到了公冶大哥的真传,此次过来参加混元盛会也是公冶大哥的意思!”

  “老铁匠难道是想要让他的弟子正式出山了?”

  欧阳天澜一愣后笑道,“看来,得找个时间去找他喝喝酒,不过他的脾气应该也和以前一样又臭又硬吧?”

  听到欧阳天澜的话,几位圣者俱是有些无奈,而萧天想到当初与公冶焱见面之时的情形,不禁也是暗自哭笑不得。

  “好了,别说了,继续看吧!”

  通过那墙壁上的屏幕,可以十分清楚地看到一号与二号擂台上每一个参赛之人的动作,较之现在电视上的同步直播不知强了多少。

  公冶林并没有让众人失望,四个时辰的规定时间过去,他作为初赛的佼佼者,首先走到了一人高的断金石前,手中那一柄新锻造出来的大刀直劈而出,只听得锵的一声,断金石上便立时出现了一道刀痕!

  “公冶林刀痕深三寸!下一位!”

  “刀痕深一寸,下一位!”

  “下一位……下一位……”

  随着擂台裁判的一声声判决,所有复赛人员或是面露喜色,或是窘迫不堪,最终在宣布完最后一人的成绩后,此次锻造师的复赛便正式结束,而决赛的八人也会在明日正式宣布。至于决赛的日子,还得等具体通知,但应该是在最后面去了!

  “师姑,惜凤阿姨,诸位伯父,小子先走了!”

  复赛之后,萧天便起身朝几位长辈躬身一礼后离开,当然凌月灵他们几人也是紧随其后,至于灵儿则吃着鸡腿的被凌月灵牵着手离开,本来元陌灵还想着让灵儿多陪陪她呢,可是这小妮子死活不愿与萧天分开,最终也只能作罢。

  …………

  一号擂台外,当萧天他们走到这里的时候,公冶林刚好从上面下来,这家伙满脸的都是笑容,虽然多少有些疲惫,但那种兴奋劲儿却是怎么也消减不了的。

  三寸的刀痕,足以让他没有任何否定的进入最终决赛!

  “林哥,恭喜啊!”

  萧天上前与公冶林拥抱了一下,笑道,“你这次可是大展威风,没有给公冶伯父丢脸!”

  “我一定会站在最巅峰,让师父因为有我这样的徒弟而骄傲!”公冶林握着拳头,满是信心的道。

  “我相信你!”

  “我们也相信你!”

  众人纷纷点头,随即这才说笑着朝外走去。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从旁侧传了过来,“萧天,站住!”

  很是冷厉的语气,更带着一丝的挑衅,让萧天眉头一皱,扭头朝来人望去,淡淡的道,“风大少爷有何指教?莫非你想和小爷我来一场单打独斗的生死之战?”

  没错,那叫住萧天的人正是风家大少爷风默,而此时那风默的父亲,凤家家主风御埔却不知去了何处,跟在风默身边的只有两个人元境的风家护卫。

  “萧天,你不要太嚣张了!”

  走到距离萧天两米开外站定,风默冷声道,“你以为,我们真拿你没办法?我告诉你,我风家绝对不会放过你的!”

  “如果你叫住我只是想和我说这种废话,那不好意思,我不想听!”

  萧天不屑的撇撇嘴,轻轻摆手后便转身欲要走开,那种漠视的态度根本就没将风默放在眼中。

  “你……站住!”

  风默怒火冲天,可自知真打起来绝非萧天对手,而只知道动手解决恩怨的人无异于就是一个莽夫。

  此时,再次叫住萧天后,风默挺着胸膛傲然的道,“萧天,你可敢与我一赌?”

  “和你赌?”

  闻言萧天却是来了兴趣,轻笑道,“你有什么可以和小爷我赌的?”

  “魔纹!”

  风默强忍怒火,咬牙道,“我知道你已经报名了魔纹师的比斗,而三日之后便是比斗的开始!我就和你赌这个!”

  “哦?怎么赌法?”萧天眉毛一扬,“再者,你能拿出什么赌注?”

  “就你我之间,谁能排在谁的前面!如果你能赢得了我,我保证风家不再追究以前的事情,如何?”风默傲然的道。

  “不怎么样!”

  萧天一撇嘴,“莫非以为我怕了你风家不成?如果你拿不出让我满意的赌注,我拒绝!”说完,萧天便转身就走,丝毫不将风默那越来越黑的面色放在眼中。

  “我赌十万两黄金,如何?”

  “没兴趣!”

  “一百万两!”

  “还是没兴趣!”

  “那你说要赌什么?”

  风默急了,他自认为在魔纹之道上面有着绝对的优势,故而这才专程过来找萧天的,可萧天这种态度简直让他不知该如何办

  “我说风大少爷,你脑袋没病吧?”

  萧天上下瞟了一眼风默,嗤笑道,“这个赌是你说的,你来问我?我再提醒你一遍,你若拿不出我满意的赌注,我不会答应你的!没兴趣!”

  接连三个没兴趣让风默怒火大涨,看着萧天转身踱步的背影,风默忽的咆哮道,“萧天,我和你赌命,你敢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