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寂灭天尊 > 482 柳惜凤和林怡到来
  元陌灵的好姐妹?

  在场几人众所皆知,元陌灵的好姐妹只有两个,第一个便是碧水罗刹莫若水,第二个则是以前的不死灵凤,如今的灵凤圣者柳惜凤!

  而与剑无名有关的,毫无疑问便是柳惜凤了。

  此时听到元陌灵的话,剑无名原本平静如水的面色微微一变,竟是直接从座椅上站了起身,霎时让离主席台较近的一些人都纷纷侧目相望,只是见到是剑无名的时候,这些观众们又飞快地转过头去重新将注意力放在竞技场中……

  虽然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让这位傲剑圣者面色如此变化,但想来也绝对不是他们能够参合得了的。

  而剑无名本人却是有种欲要就此瞬移离开的冲动……

  可没等他有所动作,元陌灵变当即言道,“我说剑无名啊,你最好不要想着又跑!惜凤说了,如果这次你再敢跑的话,她就去你的万剑山上等着,除非你连万剑山都不回去了,否则看她怎么收拾你!”

  “……”

  此话一出,剑无名的表情古怪至极,他倒是毫不怀疑元陌灵的话,这般举动柳惜凤也不是做不出来。

  如今柳惜凤已经成为灵凤圣者,论实力来说,修炼《九凤涅槃诀》的柳惜凤并不会低于他,甚至恐怕战斗力还要略高一些。

  “恭喜啊,无名兄!”

  天极圣者黄天极当即笑着朝剑无名拱手道,“如今你们伉俪即将重聚,真是可喜可贺啊!”

  “滚!”

  剑无名没好气的朝黄天极冷哼了一声,随即不知想到了什么,神色一黯的颓然轻叹,倒也没有离开,缓缓重新坐了下来。

  欧阳天澜也微微一笑,对于剑无名与柳惜凤之间的事情,在他们这几人中根本不算秘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剑无名会一直躲着柳惜凤,但柳惜凤的那种执着深情,还是让他们颇为感动。

  韩冰却是面色不变,整个就像是一块冰块,根本不会因为任何事情而有所情绪波动……

  “她,她什么时候到?”平静了一会儿,剑无名朝元陌灵问道,而这个她指的自然就是柳惜凤了。

  “不知道!”

  元陌灵耸了耸肩,淡淡的道,“惜凤这次是带着她的徒弟怡儿一起来的!”

  说到这里,元陌灵又道,“哦对了,惜凤的徒弟怡儿,也是我徒弟的亲妹妹,都是并州东城林家的人!资质很不错,怡儿尤其很适合修炼惜凤的《九凤涅槃诀》!”

  “陌灵姐你这是在夸我有眼光呢,还是在夸怡儿是天才啊?”

  就在元陌灵声音落下的刹那,一个女声骤然在几人耳畔响起,柳惜凤竟是带着林怡直接瞬移而至,而更为奇怪的是,那周围的看客们似乎毫无察觉,仿佛她们师徒两人本就应该在这里似的……

  “惜凤,你都来了啊!”

  元陌灵轻声一笑,“喏……你的无名大哥就在那边呢!”

  “嗯!”

  柳惜凤轻轻点头,而那剑无名却是苦笑不已的暗自摇了摇头,不知该如何面对。

  “怡儿,你去找你的姐姐她们吧!”

  柳惜凤朝林怡摆了摆手,林怡也乖乖的应下,从过道中缓步离开,很快便来到了另一边的林裳等人身后,这次鄂州城的相见自然又是一番亲密,尤其林裳更对林怡的到来显得万分开心。

  而此时,那柳惜凤却是将美眸转移到了剑无名身上,轻咬嘴唇十分哀怨的道,“无名,这次你怎么不躲了?我就那么让你不能接受么?”

  “呃……不,惜凤,我……”

  剑无名不知该如何回应,此时的他哪里还有那种以往的孤傲,或者说在柳惜凤面前,他似乎已经不是剑无名了。

  “随我来!”

  柳惜凤扫了一眼竞技场内的状况,直接闪身离开。

  剑无名坐在那里久久未动,神色很是犹豫,完全不知该去或者不去。

  “还愣着干什么?”

  元陌灵没好气的哼声道,“我告诉你剑无名,你这次要是再敢逃跑,我就和惜凤一起去灭了你的万剑山,我看你还怎么安心修炼!”

  “无名兄,这本是你的私事,我们也不该多嘴的!”

  黄天极淡笑着开口道,“但是如今灵凤已经来了这边,你既然不想避开,那就去大胆面对!我看好你们!”

  “是啊,去吧,无名兄!你莫非还怕了不成?”欧阳天澜也随之笑道。

  “他呀,就是一个胆小鬼!连胆子都没有,更别……咦,这么快就去了?”

  元陌灵本来还在不断挤兑,可话没说完,那剑无名的身形便直接从座位上瞬移消失,让元陌灵不禁无语的翻了一个白眼。

  “呵呵……好了好了,人家的事情就让他们自己去解决!”

  欧阳天澜笑着摆手,随即朝元陌灵问道,“天算子啊,你觉得这次是我的孙儿丰禹会赢,还是你的侄儿萧天要输啊?”

  “当然是……”

  元陌灵毫不犹豫的正要准备回答,可随即识破了欧阳天澜话语中的诡异,登时哼声道,“我说欧阳,你都那么一大把年纪了,还玩这种小把戏?知不知道什么叫做没脸没皮啊?”

  “小玩笑,小玩笑而已!”

  欧阳天澜笑了笑,“好了,继续看吧!我总觉得,你侄儿那个十方寰宇阵不简单啊!”

  “废话,你也不看看他是什么人?”

  元陌灵轻哼着撇撇嘴,“懒得和你这种老不死的废话!”

  说完,元陌灵便重新坐在座位上,望着那竞技场内的一切,神色不经意间凝重了一些。

  不管是萧天亦或者欧阳丰禹,在他们这个年纪能够拥有如此阵法实力已经非常不错了,甚至在老一辈的人物中能够超过他们的也屈指可数,如今两人各凭本事欲要破除对方的阵法,这完全可以说是巅峰之战。

  只是,到底谁输谁赢,恐怕不到最后也绝对无法判别。

  然而此时的萧天却完全不知道外面的任何事情,他已经处在欧阳丰禹所布的正反阴阳天绝阵内,火热与冰寒两种极端属性的气息好似有着让人心颤的恐怖,让萧天只觉得浑身时而冰冷至极,时而火热无边,那种冰火两重天的折磨简直就像不是人能承受的一般……

  冷到极致,热到极致,万般折磨。

  萧天有一种欲要昏晕过去的趋势,可他却始终努力保持着灵台的清明,精神力散发开去可却又好像受到了某种限制,让他根本无法做出什么行之有效的解决办法。

  “这阵法可谓是将阴阳两种属性表现到了极致,幸好杀阵已经被关闭,否则我还真的会有生命之忧!”

  “可是,我又该如何破阵?阴阳是世上最最难以掌控的玩意儿之一,真不知道那欧阳丰禹是到底怎么布下如此阵法的!”

  “众所周知,混沌化阴阳,而后才有五行与世间万物出现!这阵法已经高出寻常阵法不知多少,但也一定会有阵眼的存在!如果能够将阵眼找到,或许才有机会将此阵破开!”

  “可,我又该如何寻找阵眼呢?”

  ……萧天一边不断思索,一边挥舞着手中的千幻剑,将四面八方不断袭来的各种攻击尽数抵挡,可在阵法的压迫中,他的真元消耗较之外面快了数倍之多,一旦自身真元耗尽的话,那么再想要破阵的话必将再无任何可能……

  “不管如何,总归要试上一试!”

  想到这里,萧天眼中泛出一抹坚定,随即双手持剑,真元灌输的刹那蓦地朝前方赫然一劈,“四劫变—天玄九天斩!”

  一柄巨大剑芒朝着前方灰色的一片直袭而去,宛如吸收着四周无数的强大能量,空间颤抖不已,那些周围的能量在接触到这柄巨大剑芒的刹那都尽皆消散,可却又很快的重新合在一起,让萧天本来有些期待的神色变得很是失望……

  这一剑,竟然没有起到任何的效果!

  “到底该怎么办?”

  萧天站在原地,微微阖上了双眼,久久未语。

  而此时另一边,陷入十方寰宇阵的欧阳丰禹,却好似经历了人生的一幕幕画面似的,每一幅画面都身临其境,让他的心神不知不觉间沉入其中,仿佛那画面中每个人物的一眸一笑,一举一动都深深影响着他的心神,澳门赌博网站:让站在原地的欧阳丰禹时而大笑时而大哭,更时而浑身杀气四溢,简直就像是即将疯癫一般……

  只是,因为阵法的阻隔,并没有多少人能够发现他们现在的状况,但对于周围那些围观者来说,这一次的观战也是极为幸运的了,部分对于阵法之道极感兴趣的人们,更能够从萧天或者欧阳丰禹所布阵法之中领悟出一些玄妙,对于他们来说这才是此番最大的收获了……

  而在此刻,在那鄂州城外的一处山谷内,四周鸟语花香,溪水潺潺,但却同样空无一人,准确点来说却是有一男一女两道身影相隔数米对视而立,女子身穿火红色衣裙,神色却极为哀怨,而男子则眉须花白,有着一种一剑凌空的剑势缠绕,可这男子却满满的全是无奈与歉疚……

  他们,正是从竞技场内离开的傲剑圣者剑无名,以及灵凤圣者柳惜凤。

  “无名,你到现在了,还不准备给我一个解释吗?”

  柳惜凤哀怨的望着剑无名,轻咬嘴唇的道,“已经十年了,你可知道十年对于一个女人来说有多重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