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寂灭天尊 > 455 韩炳千
  这酒楼并不算大,至少与并州城内的如归楼或是天水楼没法相比,不过元陌灵似是对此处非常了解,直接带着萧天他们走上了二楼雅间,不多时便有一个中年男人敲门而入。

  “元前辈,您来了!”

  之这中年男人进门之后,便首先朝元陌灵躬身行了一礼,极为恭敬。

  “准备几个房间,另外安排一些饭菜!”元陌灵淡淡的点点头,说道。

  “听说您来了,我已经吩咐下去,请您和诸位稍等片刻!”中年男人恭声道。

  “那好,你先下去吧!有事我会叫你的!”

  “好的,前辈!”

  中年男人匆匆而来,又匆匆而去,丝毫没有为元陌灵的态度而有所不满。

  此时的萧天,却是透过这雅间的窗户朝外望去,脸上浮现出了一抹邪笑。

  “天哥,怎么了?”凌月灵问道,其他几人的目光都纷纷落在了萧天身上。

  萧天微微一笑,道,“没什么,有几只老鼠一直跟着我们而已!”

  “老鼠?”

  众人闻言,除了元陌灵和一直啃着鸡腿的灵儿外,其他人的表情都是有些色变,林裳更是蹙眉道,“莫非是刚才那个韩绍的人?”

  “应该不会错了!”

  萧天耸耸肩道,“咱们在这边又没有仇家!啧啧……看样子,那个韩绍在这鄂州城内倒是混的不错啊!”

  “管他的呢!”

  凌月灵撇撇嘴,冷笑道,“他只要敢来,就再狠狠的教训他一顿!”

  “韩家算不得什么,不过他们身后的佣兵工会却不容小觑!”

  元陌灵缓缓说道,“任韩一个势力都不敢小觑佣兵工会!毕竟他们的势力蔓延整个混元大陆,韩绍的父亲韩炳千乃是这边两大执事之一,最好我们要站住有理的这一方,佣兵工会也不好为他们出面!”

  “师姑说的极是!”

  萧天点点头,耸肩笑道,“不过那韩绍如果自己想找死,也怪不得他人!”

  “行了,吃饭吧!”

  这时,饭菜被酒楼伙计端了上来,很是丰盛,几乎将这大圆桌都摆满了,具有着鄂州这边的特色。

  而在元陌灵的话语后,萧天他们也不客气,便各自很快的大口大口吃了起来,毕竟这段时间的赶路,几乎就没有吃过什么好的。

  蹬蹬蹬……

  就在众人吃的不亦乐乎之时,外面传来一阵脚步声,虽然谈不上整齐,可却在此时显得那般清晰。

  “你们要做什么?”

  外面那中年男人的声音响起。

  “滚开!”

  一个人的呵斥传开,随即雅间之门被毫不客气的推了开来,十余人齐齐而入,让萧天他们都不禁放下了筷子,眉头微皱的望着这些人,极为不满。

  毕竟任谁在吃饭的时候被打扰,恐怕都绝对不会开心吧?

  “你们是什么人?想要做什么?”萧天皱眉喝道。

  “小子,你的事情犯了,起来跟我们走吧!”

  那似是为首之人扫视了一眼众人,看到凌月灵和林裳俏丽容颜之时眼中闪过了一抹惊艳与贪婪,随即又目光落在萧天身上,很不客气的直接说道,那语气似是在吩咐下人一般。

  “我?”

  萧天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好笑道,“你们是什么人都不知道,竟然要我跟你们走?真当我是白痴?”

  “他们是韩家的人!”

  元陌灵淡淡的言道,“天儿,看来你猜的不错啊!咱们这才坐下多久,就被直接找上门来了!这韩家,果然越来越猖狂了啊!”

  “呵呵……猖狂?那就打的他们萎缩下去!”

  萧天轻声一笑,撇嘴道,“狂剑,去活动一下吧!每个人断去一手一脚!”

  “少爷,俺这还在吃东西呢!”狂剑不满的道。

  “吃什么吃?你丫的吃再多都饱不了!”

  萧天没好气的飞踹一脚,“还不快去?不然你以后的酒没了!”

  “啊……不要啊,少爷!俺这就去,这就去!”

  听到萧天的话,狂剑蓦地面色一窘,赶紧的将手里还抓着的一根骨头仍在地上,起身朝那门口的十余人走去,很是不满的嘟囔道,“俺好欺负,成天就知道威胁俺!俺要是没酒喝,那还不如死了算了!小子们,你们快点过来让你狂剑爷爷打断手腿,狂剑爷爷还要继续吃东西!”

  很是嚣张,很是张狂,让那十余人顿时一个个面色大变,怒火冲天!

  “上!”

  在那为首之人的喝声中,全部人都朝着狂剑冲了过去,或是挥拳,或是踢腿,完全是一副以多打少的场面!

  可这些人实力最强的不过是一个五气境后期,又怎会是狂剑的对手?

  尤其狂剑为了速战速决,早点继续吃东西,他还将《天玄金刚诀》运转开来,双手犹如蒲扇一般不断挥舞,任由那些人的拳脚轰击身上,根本没有一点感觉,反而那些出手出脚的人好像提到了铁板一般,强大的反震之力让他们在一击之下痛苦非常,不到五分钟时间,这十余人便接连哀嚎倒地,正如萧天吩咐狂剑的那般,每个人都被断去了一条腿和一只手,竟是连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

  此时,他们看向狂剑的目光充满着惊骇。

  “废物!俺还没活动开就不行了!”

  狂剑撇撇嘴,很是不屑。

  萧天却是言道,“把他们丢到外面去,看着心烦!”

  “又是俺啊?”

  狂剑不满的嘟囔了一句,随即在萧天的瞪眼中,很快一手拽着一个的接连朝门外丢去,下手没有丝毫的留情之意,那十余人如同沙包一般,完全没有一点反抗。

  惨嚎声接连响起,本来就手腿都被打断了一只的情况下,再加之狂剑随意的丢弃,让这十余人更为痛苦不堪。

  眨眼间,雅间内便已经被清空了,不过空气中残留的部分血腥还是无法快速散去。

  门外,澳门赌博网站:那中年男人看到这一幕简直哭笑不得,可他知道元陌灵的身份,却也不敢多言一句。

  “行了!”

  见到这人的表情,元陌灵摆手道,“如果韩家的人再过来,你就让他们直接来这里!”

  “是,元前辈!”

  中年男人不敢有丝毫异议,朝元陌灵行了一礼后这才转身离去,他还得通知韩家过来拿人呢。

  半个时辰后,几人都吃饱了,正打算去安排好的房间休息之时,却是又有韩家的人到了,不过这一次带队的是一个六十来岁的男人,面色极为阴沉,尤其他那一双眼睛中更泛出了极为阴险的光芒……

  此人,正是韩绍的父亲,鄂州城佣兵工会的两大执事之一,韩炳千!

  韩炳千此人为人极为阴险,但凡成为他的敌人,几乎都没有什么好下场。

  “韩执事大驾光临,真是让小店蓬荜生辉啊!”

  “给我滚开!”

  面对那中年男人的讨好,韩炳千完全没有一点客气,直接伸手将其推开后,便带着身后的十数人朝着二楼走去。

  正巧,萧天他们也刚好从雅间中走出来,与韩炳千正面碰见。

  “就是你们几个打断了我儿子和我手下的手腿?”韩炳千双眼如毒蛇一般,闪烁着阴森的光芒。

  “不错!”

  见到元陌灵没有出面的意思,萧天缓缓上前一步,淡淡的道,“怎么?莫非韩执事想要为子报仇?哈哈……这恐怕有些不好吧?之前外面很多人都看得十分清楚,明明是你儿子自己的错!这怪得了谁?”

  说到这里,萧天顿了顿,继续道,“如果韩执事如此不分是非黑白,恐怕会徒惹笑话吧?”

  “休要多言!”

  韩炳千面色越发阴沉,冷声道,“小子,你如果现在立刻下跪求饶,并且自断双手双腿,我还可以饶你一条小命!”

  “呵呵……好大的口气啊!”

  萧天双眼微眯,轻笑道,“韩执事以为,就凭你那地元境前期的实力,亦或者你身后那些废物,就能让小爷我投降自惭?你未免也太看得起你自己了吧!”

  “小子,找死!”

  韩炳千登时大怒,也顾不得此处周围有越来越多的人围观,怒喝一声后他那地元境前期的气势便疯狂涌动而出,直接朝着萧天等人狂袭而去……

  凌月灵和公冶林的实力略差一些,如今抵挡的有些艰难,面色俱是在瞬间变得有些难看。

  不过,元陌灵,萧天,凌月灵以及狂剑四人,却好像并没有什么感觉一般,让那韩炳千的表情霎时有些沉凝,那一双如毒蛇般的眼睛中,更泛出丝丝森寒。

  至于灵儿,此刻更自顾自的啃着鸡腿,那一双大眼睛扑闪扑闪的在韩炳千等人身上掠过,如果有人注意到的话,定然会发现灵儿那大眼睛深处满满的全是不屑。

  “哼!”

  元陌灵轻哼一声,挥手间一道能量护罩将凌月灵和公冶林保护起来,让他们隐隐有些苍白的面色瞬间好转一些,至少再也不会受到那韩炳千气势的影响。

  而萧天也随即侧身主动挡下了韩炳千大部分的气势威压,丝毫没有任韩勉强。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见到这一幕,本就不是笨蛋的韩炳千顿时心里越发沉凝,他已经有些后悔自己冲动带人为子报仇了,这些人明显就不好惹。

  “想知道我们的身份?”萧天冷笑着撇撇嘴,“你还不配!”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