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寂灭天尊 > 451 化敌为友,张智的不甘!
  冯家别院中,晚宴之后萧天他们倒也没有立刻就走。

  因为冯义信对待元陌灵的态度,让此刻服侍他们的侍女们一个个都是万分恭敬,唯恐做错一点。

  对于这些侍女,萧天等人的态度也是极好,完全没有将他们当做下人看待,这让那些人心里暖暖的,有种莫名的感动。

  冯义信在和张丰说了一会儿话后便来到了这边,至于张丰则很快带着张智离开,虽然口中在向冯义信道谢,可那有些阴鹜的眼神,却诉说了他心内的不甘与愤怒。

  可在冯义信面前,他根本不敢表现出什么,否则一旦冯家展开对他们张家的清洗,张家恐怕立刻便会灰飞烟灭。

  “前辈,不好意思,怠慢了!”

  进入别院,冯义信立刻朝元陌灵拱手赔罪。

  “行了,你要是再这么多礼,我转身就走你信不信?”元陌灵没好气的道。

  “呃……”

  冯义信顿时讪讪一笑,元陌灵立时招手道,“过来坐吧,这可是你家!别弄得好像我喧宾夺主似的!”

  “前辈说笑了!”

  冯义信不敢多说什么,急忙在元陌灵面前的椅子上坐了下来,但恭敬的他却只是小半边屁股沾着椅子罢了,表现的如同晚辈一般。

  “对了,义信啊,你不是说让我见见雅萍那丫头么?顺便把小翔一起叫过来吧!”元陌灵笑道。

  “不瞒前辈,他们现在应该是去送小翔的女朋友回家了,估摸着还得劳烦前辈多等片刻!”

  “哦……这不要紧,反正无事!”

  然而,就在话音刚落没多久,那冯翔和冯雅萍两人便已经来了,通过侍女的禀报进入了院子。

  “小翔,雅萍还不快点过来见过前辈?”冯义信立时招手道。

  “是,父亲!”

  两兄妹应了一声,快步来到元陌灵面前半跪了下去,神色极为恭敬。

  他们是冯家之中,了解最多的人,虽然并不清楚元陌灵的真实身份,但也知道冯家之所以能够有今天,完全是因为眼前之人,故而也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讨厌鬼姐姐,是你啊!”

  灵儿忽然脆脆出声,让众人都惊了一下。

  冯雅萍更是苦涩不已,她早知今日,又何必会当初,心内万分后悔。

  “灵儿,不许胡说!”

  凌月灵一下子将灵儿的嘴捂住,歉声道,“不好意思,各位!小妮子说话没遮拦!抱歉,抱歉!”

  “月灵,怎么回事?”

  元陌灵眉头一皱,她对灵儿向来喜爱至极,完全将其当成了亲孙女对待,自然也明白灵儿从不会无的放矢,故而此时的神色凝然了一些。

  “师姑,真的没事!”凌月灵苦笑道。

  “师姑,没事!”

  萧天也在旁边摇摇头,这才让元陌灵的面色稍微好转一些。

  可元陌灵这边没说什么,那边的冯义信却是面色一沉,望着冯翔与冯雅萍,冷声道,“你们说说,到底发生了什么?雅萍,是不是你?”

  “父亲,前辈,雅萍知错了!”

  刚刚站起身的冯雅萍扑通一下再次跪倒在地,而这一次却是双膝着地。

  “父亲,我也有错!”

  同样的,冯翔也随之跪下,紧接着将今日发生的一切都说了出来,并没有丝毫的添油加醋。

  “你们……你们气死我了!”

  冯义信面色大变,急忙上前啪啪啪的便是几个耳光,只是没等他的手落下,萧天身形一闪便是将冯义信的手给拦了下来,“冯大哥且慢……”

  冯大哥?

  听到萧天对自己父亲的称呼,冯翔和冯雅萍两兄妹更为色变,尤其冯雅萍心内后悔更甚。

  “萧兄弟,这都是我管教不严!”

  冯义信歉疚的道,“这逆子逆女,兄弟你要打要杀随便!我不管了!”

  “呵呵……没那么严重!”

  萧天笑了笑,说道,“不过就是一点误会而已!我想他们也知道错了!这件事就到此为止吧!”

  “萧兄弟,你这……”

  冯义信有些微怔,而冯家兄妹俩更是抬起了头,惊讶的望着萧天,万万没想到竟然是萧天帮着他们说话,这让两兄妹心里歉疚更甚。

  “义信,行了!”

  坐在另一边的元陌灵也随之开口,“既然天儿都这么说了,那就这样吧!我相信你的儿女绝不会再犯类似的错!”

  “多谢前辈,多谢兄弟了!”

  冯义信深吸一口气,颔首道,“我保证,如果再有下次,不用萧兄弟出手,我亲自将他们的腿给打断!”

  “好了好了!”

  萧天笑着将冯翔与冯雅萍两人搀扶起来,说道,“两位,我们这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吧?”

  “萧……萧叔……”

  因为冯义信和萧天的称呼关系,冯翔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决定了这个称呼,让萧天立时哭笑不得,“我说翔哥啊,我们各交各的!你叫我萧叔,岂不是把我给叫老了?”

  “这……”冯翔不敢答应。

  “就各交各的吧!天儿今年才二十四而已!”元陌灵拍板道。

  “萧兄!”

  冯翔朝萧天拱了拱手,“今天多谢您了!以后如果用得着我冯翔的地方尽管说话,百死不悔!”

  “言重了,言重了!”

  萧天与冯翔重重的握了一下手,而此时那冯雅萍也怯怯的道,“萧大哥,多谢你!我以后一定会改好的!”

  “好了好了,事情解决了,那就没事了!”

  元陌灵笑道,“来,都坐吧!雅萍啊,来我这边,几年没见,以前的黄毛丫头都越发水灵了,呵呵!”

  “前辈……”

  冯雅萍俏脸一红,怯怯的坐在元陌灵旁边,任由元陌灵牵着她的小手,却是显得万分乖巧。

  “以前不都是叫我元奶奶的么?怎么现在改口了?”元陌灵笑道。

  “元奶奶……”

  在元陌灵的鼓励眼神下,冯雅萍总算是丢出了心中的包袱,甜甜叫道。

  “嗯,这才对嘛!”

  元陌灵笑着应了一声,随即道,“你们啊,以后千万不用太紧张!我不也是一个人吗?”

  “你看天儿那臭小子,从来就不知道什么叫紧张!”

  “师姑,您这可就冤枉我了!”

  见元陌灵剑指自己,萧天顿时哭丧着脸道,“您可是我的师姑,我要是紧张的话,那算个怎么回事?再说了,要是我紧张,您还不得跟着一起紧张啊?”

  “呵呵……”

  萧天此话,顿时让在场所有人都不禁一阵莞尔。

  元陌灵更哭笑不得的道,“看看,看看……这臭小子就是这样,真不知道月灵怎么会看上你的,真是……”

  “真是一朵鲜花插在了牛粪上吧?”

  不等元陌灵说完,萧天便直接翻了一个白眼,没好气的道,“师姑您这话,老头子都不知道说了多少次了?咋啦,这是我的人品,月灵就是喜欢我这样的!旁人还羡慕都羡慕不来呢!”

  “你就在那嘚瑟吧!”

  元陌灵无语的道,“你给我记住了,以后好好地照顾月灵,否则我扒了你的皮!”

  “知道啦!”

  萧天坐在那翘着二郎腿,惬意万分。

  因为萧天如此那般的插科打诨,却是让别院中的气氛更加轻松了一些,也使得冯翔与冯雅萍两兄妹一直颇为紧张的心情放松了不少。

  这一幕,在冯义信看来却是无比兴奋!如果自己儿女能够得到元陌灵或者萧天他们的重视,那么未来的成就必定不可限量,超过他这个当父亲的也只是迟早的事情罢了。

  …………

  相较于冯家别院的这种轻松,回到家中的张丰与张智两父子却是面色难看到了极点。

  坐在房间中,将所有下人都打发走开,张智这才很是不甘的道,“父亲,看那姓冯的的意思,好像是让我们不准去报仇!”

  “你也闭嘴!”

  张丰喝了一口水,瞪眼斥道,“你小子被那冯雅萍给利用了都不知道!那几个年轻人能够让姓冯的那么重视,来历绝不简单!如果没有完全的把握,不要鲁莽行事!”

  “父亲,我明白!”

  张智点点头,却是忽然说道,“对了,父亲您说,那几人会不会和今晚坐在主位上那个女人有关?”

  “那个女人……”

  张丰的脑海中闪过元陌灵的面容,再联想到宴会中冯义信对其的恭敬神色,不禁面色越发难看。

  沉默了一会儿,张丰沉声说道,“你的事情先放下,我派人去调查一下再说!冯义信不可能无缘无故的对人那么恭敬,那个女人恐怕就是传言中冯义信的靠山了!”

  “不会吧?”

  听到张丰的话,张智顿时有些惊讶,“冯义信有靠山不只是传言么?难道是真的?可是,那个女人看上去虽然漂亮一些,但却也只像是一个普通人,应该不会是姓冯的靠山吧?”

  “说不准!”

  张丰摇摇头,“现在事情已经到了很关键的时候,我们千万不能出错!否则的话,我们只有死路一条!就算姓冯的放过我们,那些人也不会让我们活下去的!”

  听到张丰提及那些人,张智的面色顿时变得无比苍白,显然是被所能想到的后果给吓住了。

  “好了,小智,你先回房休息!”

  张丰深吸一口气,沉声道,“你记住,这段时间就老实点留在家里,别出去了!”

  “是,父亲!”

  张智起身一摇一摆的离开了,而张丰却是继续坐在那,神色快速的转变了几下,随即起身来到一侧墙壁前,按照某种规律轻轻敲打了几下,那墙壁上立刻出现了一道暗门,暗门内阵阵森寒气息蔓延,张丰一咬牙很快的走入其中,整个人随着暗门的关闭便消失在了房间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