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寂灭天尊 > 267 元州赵家,赵岩赵妍!
  “这么热闹?”

  不多时,一身黑衣的上官风云回来了,相较于萧天的那种正邪相容,这上官风云更具有一些威势。

  “风云拜见师父!”

  上官风云快步走到上官远身边躬了躬身,对这个从小将他养大,亦师亦父的老头子很是尊敬。

  当然,倒也不是说萧天不尊重上官远,只是将那种尊重埋在心底罢了,两人之间的吵闹又何尝不是一种亲近的表现?

  上官远随意地摆了摆手,上官风云倒也并不介意,笑了笑后便朝萧天他们那边走去。

  “二弟,你可总算回来了!什么时候回来帮大哥啊?”上官风云笑道。

  “别,千万别,我可受不了那种生活!”

  萧天急忙摇了摇头,凌月灵因为在青水山待过一段时间,倒是与上官风云并不陌生,也无需萧天再介绍。

  两兄弟坐在一起,时不时的说着一些话儿,宛如亲兄弟一般,相互间也并没有任何的芥蒂,完全没有大家族兄弟之间的那种提防。

  “进来吃饭了!”

  很快,在青梅与白莲的招呼声中,众人来到后面坐下,而这时,忙碌着准备饭菜的师娘莫若水,这才穿着一身围裙的走了过来,哪里还有一点碧水罗刹的模样?简直就像是一个居家妇女一般,满脸的和善与温柔。

  “对了,天儿,这位是……?”

  莫若水朝众人点点头后,目光随即落在赵岩身上,眼中闪过一丝疑惑与怪异。

  “回夫人的话,晚辈名叫赵岩,这次跟随萧天一起过来有所叨扰,还请夫人见谅!”赵岩起身抱拳道。

  “赵岩……呵呵,好一个俊俏的后生!坐吧,吃饭,粗茶淡饭而已!千万不要客气!”

  莫若水点点头,眼中更显疑惑,不过倒也没有多说什么,便和众人一起开始吃饭。

  值得一说的是,狂剑没有出来,青梅和白莲两女也同样没现身!想来狂剑应该是真的惧了赵岩的死缠烂打,而青梅和白莲则是夫唱妇随,对那个赵岩的感觉也并不怎么好。

  一顿饭吃的很平静,饭后众人坐在庭院中喝着香茗。

  这茶,乃是莫若水亲自种下的,相较于其他地方的茶叶更多了一些灵气,让人赞不绝口,只不过也只有在这青水山上才能喝到了。

  “每次吃过饭,再喝师娘亲自炒的茶,简直是一种绝美的享受啊!”

  上官风云赞叹道,莫若水呵呵一笑,“臭小子,什么时候和天儿学的油嘴滑舌了?”

  “什么叫做跟我学的?”

  萧天顿时委屈至极,不过却也不敢反驳师娘说的话。

  “你看看你,还委屈了?”

  见到萧天的模样,莫若水更加轻笑出声,“对了,听说天儿和月灵你们这次回来,给我和你师父带了好东西?天儿还特意让风云回来,难道这东西与风云也有关?”

  “准确点来说,与咱们都有关!”

  萧天点点头,不过随即犹豫的望了一眼赵岩,在这里也就只有他是外人了。

  看出萧天的疑惑,凌月灵当即起身走到莫若水身边,亲昵的挽着她的胳膊,娇笑道,“师娘,先不说其他的,您看着赵岩是不是有点眼熟?”

  “眼熟?”

  听到凌月灵这话,在场众人都微微一怔,而本来在自顾自喝着茶的上官远却是撇撇嘴,“明明是个小丫头片子,偏偏装成男人,很好玩么?”

  “什么?赵岩是个女人?”

  萧天顿时睁大了双眼,不可置信的朝赵岩望去。

  而赵岩同样很惊讶的看向上官远,“前辈,您是怎么知道的?”

  “女人……眼熟……”

  莫若水却是在此刻微微蹙了蹙眉,先是疑惑的望着赵岩,而后忽的像是想起了什么,蓦地朝上官远道,“远哥,难道她……”

  “想的不错!”

  上官远点点头,瞥了一眼赵岩后说道,“如果我没老眼昏花的话,她应该是用了中部元州赵家的千变易容之术!”

  “什么?前辈您连千变易容都知道?”

  赵岩眼睛瞪的大大的,满是震惊。

  上官远却是撇撇嘴,“这有什么了不起的?不过只是比易容术稍微高级一些罢了!老头子我还知道,这元州赵家的千变易容一向只传嫡系子女!在赵家中并无赵岩此人,如果老头子我所猜不错的话,小女娃你应该名叫赵妍,而非赵岩,同时你亲生母亲应该叫做莫凌霜吧,你父亲乃是赵家那老不死的次子赵狂!”

  “嘶……”

  听到上官远的话,赵岩,不,应该说是赵妍瞬间愣住了,“您,您连我父母的名字都知道?”

  “说起来,你这小丫头还该叫我一声姨夫!”

  上官远没好气的道,“行了行了,剩下的老头子我懒得开口了!若水啊,你来说吧,正好这小女娃也是你的姨侄女儿!!”

  说着,上官远便朝萧天,凌月灵以及上官风云招了招手,道,“臭小子,月灵,还有风云,跟我进来说话!这地方就留给你们师娘了!”

  “是!”

  很快,三人跟着上官远离开了,而此时在这院子中就只剩下莫若水与赵妍两人。

  “夫人,您……”

  赵妍刚想要说什么,莫若水却是打断道,“先恢复你本来面目再说!”

  “是!”

  赵妍乖乖的应了一声,随即默默的运转真元,大概几分钟后便从一个俊俏青年,恢复成了一个青春靓丽的芳华女子,大概二十二三岁,一头乌黑秀丽的长发,可穿着一身男子衣衫却显得有些怪异。

  “不错,不错!果然和凌霜差不多!”

  莫若水点点头,面对着赵岩的疑惑,她轻声一笑道,“我想,凌霜应该和你提过,你有一个大姨吧?呵呵……我叫莫若水!”

  “您就是大姨?”

  赵妍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距自己母亲所说,大姨比她大了十五六岁,照理说应该是中年妇女的形象,可眼前的莫若水却看上去甚至还要比她母亲莫凌霜更加年轻,这简直让她难以置信。

  “不错!”

  莫若水微微一笑,“赵妍,呵呵……想当初,你的名字还是我亲自给你取的呢!我见你的时候,你才刚刚满月,哎……转眼都已经二十多年过去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今年应该是二十三岁,对吧?而且,你的左后肩还有一个印记,形似梅花!我没说错吧?”

  “是的!您……您真是我大姨?”

  赵妍的眼泪刷刷的流了下来,蓦地直接跪在了地上,泣声道,“呜呜……大姨,我可总算是找到您了!呜呜……求求您,救救我母亲吧,求求您了!”

  “凌霜出事了?”

  赵妍的举动令得莫若水顿时色变,急忙将其扶了起来,说道,“孩子,慢慢说,到底怎么回事?”

  “大姨,母亲快要死了!”

  赵妍抽噎着将事情始末说了出来。

  原来就在大概七个月前,她母亲莫凌霜不知为何身中剧毒,整个赵家上下众人无能为力,虽然能够及时地将毒素压制下去,但也最多只能坚持一年半,也就是十八个月的时间。

  若十八个月之内无法驱除毒素,那么时间一到,被压制的毒素彻底爆发,莫凌霜必死无疑!

  也就在众人无力之时,忽的由赵妍的父亲,赵家次子赵狂想到了莫若水的存在,可因为要压制毒素的缘故,赵狂无法亲自从元州赶到并州,本欲要派高手过来,可想到莫若水的特殊身份,最终还是决定由他们唯一的女儿赵妍带着四个护卫亲自出发。

  为了保证一定的安全,赵妍便运用赵家独有的千变易容之术将自己装扮成一个男人,若非真正了解千变易容之术的人绝对不可能看出端倪!

  一路上,倒也算是平静,虽然经历了一些艰难,但总算成功到达并州。

  只不过,一路行来不知道问了多少人,却没有人知道莫若水所在的位置,甚至大部分人连莫若水的名字都不知道。

  巧合的是,他们在临海镇上遇到了萧天一行人!

  但却没想到,因此让她得以真正的见到了大姨莫若水,也算是一种缘分使然吧!

  “中毒……”

  听完赵妍的讲述,莫若水一边紧搂着赵妍那轻颤的身体,一边皱着眉头道,“妍儿,以后我这么称呼你吧!你母亲所中之毒可有什么特性?你仔细回忆一下,尤其是毒发的时候!”

  “特性……”

  赵妍擦拭了一下眼角泪花,一边回忆一边说道,“没有什么特性,而且父亲还说,这种毒很奇怪,只会进入血液,而不会影响经脉和真元,但是一旦全部融入血液便是毒发身亡的那一刻!呜呜……大姨,求求您赶紧去救救我母亲吧!父亲和大伯都说,天底下只有您才能救她!妍儿求求您了!”

  “傻孩子,你母亲可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妹子,我怎么可能不去救她?”

  莫若水微微笑了笑,轻揉着赵妍的乌黑秀发,说道,“你在这里稍等几日,我做一下准备咱们便出发!”

  “嗯嗯!谢谢大姨,澳门赌博网站:谢谢您!”

  赵妍激动的完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一个劲儿的点头。

  “呵呵,傻孩子,谢什么谢?咱们都是一家人!”

  莫若水温柔的道,“好了,你这一路上肯定也辛苦了!走,大姨先带你去好好休息!”

  说着,莫若水便亲自牵着赵岩的小手朝后面走去,一路上还不断的询问着她们一家子的生活状况,赵妍也是一一应对,两人之间丝毫不见丝毫陌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