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寂灭天尊 > 197 小痞子许三儿
  在天海阁的安排下,并州东城的如归楼掌柜的成了周鸣,这也是萧天提议的,毕竟稍微熟悉一点的人能够更好办事一些!

  对于邪少萧天,周鸣心内更加心存感激,但凡萧天吩咐下来的事情,哪怕再艰难也会拼尽全力去完成,甚至不惜牺牲他自己的性命……

  来到如归楼,萧天便以特殊手法通知了周鸣,并且在周鸣的安排下,来到了如归楼不开放的最顶第五层一个房间内。

  “好了,你先下去吧!”

  萧天对着周鸣道,“另外,如果等会儿有林家的人来,你再过来通知我就是了!”

  “是,属下告退!”

  周鸣躬身退后,临走之前却是扫了一眼那个猥琐的小子,似乎有些奇怪萧天为什么会将此人带来,只不过他不敢多问。

  邪少办事一向亦正亦邪,他只是一个天海阁的属下,还没有资格让萧天向他解释!

  “啧啧……不愧是我的男人,竟然在这里还有手下呢!”

  凌月灵嬉笑道,从见到师娘莫若水之时,她便知道萧天的身份绝对不简单,只是并未多问,因为她明白如果萧天想说的话一定会说,她也没有必要去多问!

  “呵呵……”

  萧天笑了笑,给自己和凌月灵倒了一杯热茶,随即目光朝那猥琐小子望去,淡淡的道,“说说吧,那个姓铁的为什么要追你?你到底偷了他什么东西?”

  “我没……”

  猥琐小子习惯性的想要否认,可在萧天那冷笑的眼神中,却是低着头改口道,“我就是偷了他一点钱财而已!”

  声音很低,低的差点连萧天都听不清。

  “一点?”

  萧天轻笑道,“就一点钱财,就能够让林家管家之子这么追杀你?你以为,我很好骗么?”

  “就是……就是三千两的金票!”

  “三千两金票?啧啧……”

  萧天倒是愣了,更加无语。无语的是,一个管家之子,竟然拥有如此大的财富,难道林家真的富得流油了?

  “喏,就是这些!小的全部献给大侠您,求大侠饶了小的一次,小的以后不敢了!”

  说话间,此人从怀中掏出三十张金票,每一张的面额都是一百两。

  “唔……还真是三千两!”

  凌月灵倒也不客气的拿在手中,在那猥琐小子无奈的目光下一张一张的数着,而萧天却淡淡的道,“我问你几个问题,如果你回答得好,我说不定可以将这些钱还给你,怎么样?”

  “真的?”

  那猥琐小子闻言顿时眼睛放光,如小鸡啄米般的快速点着脑袋,“大侠请问,小的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绝对不会有任何印满,只要大侠您想知道的,小的哪怕就是……”

  好吧,碎碎念又开始了!

  萧天听得脑袋发胀,不等他说完,便立刻瞪眼喝道,“闭嘴!你要是再敢废话一句,我就立刻杀了你!”

  “哦!”

  被吓得心里发颤,这人急忙捂着嘴,似乎唯恐从指缝中喷出一句话去,一双眸子显得极为惊恐!

  “很好!”

  萧天点点头,从凌月灵手中抽出一张金票晃了晃,而那小子顿时眼睛中则全部都是金票,有种欲要伸手拿过去的冲动,但想到萧天的话,还是最终忍住了。

  “第一个问题,你叫什么名字?平日里都做些什么?还有什么家人?怎么会做这些偷鸡摸狗的事?”萧天问道。

  “天哥,澳门赌博网站:你这是四个问题!”凌月灵无语的道。

  “嘿嘿,我说一个就是一个,不信你问问他?”萧天指着那猥琐小子道。

  “是,是,大侠说什么就是什么!”那小子快速点着脑袋,哪里敢否认?

  “别拍马屁,快点回答!不然钱没了!”

  “是,是!”

  这人急忙将自己的来历说了一遍。

  他叫许三儿,十岁之前的记忆全部丢失,只知道他自己姓许,十岁之后跟着几个乞丐到处要饭,因为几个乞丐中年龄排行第三,所以一直便以许三儿为名,后面一起的乞丐相继身死,他便独身一人来到了这并州城内……

  原本,是在并州南城那边的,可走着走着却是来到了东城内,成了一个小痞子!

  平日里,就做一些偷鸡摸狗的事儿,只不过他也算是有自己的良知,从来不偷那些寻常百姓,哪怕自己饿上一天也不会打破这种规矩,他也不是没有想过去找一份正经事做,可别人一看到他是乞丐就会毫不犹豫的轰走,可以说这些年来许三儿见惯了人情冷暖,时间一长也就安心的做着他的小乞丐,小痞子,小偷了……

  “回答还算可以,喏,我说话算话,这张给你了!”

  萧天屈指一弹,那张百两金票便飞到了许三儿手中,顿了顿继续问道,“第二个问题,你刚才说你十岁之前的记忆全部丢失了,可为什么会记得自己姓许?”

  “这个……”

  许三儿闻言,犹豫了一下,从衣服最深处一块圆润晶莹的玉佩,“大侠,我不是骗你,这玉佩是我一直随身携带的!上面的字,我认识,就是一个许字!”

  萧天接过来一看,果然如他所言,而凌月灵却是美眸一凛,这玉佩显然是颇为珍贵的物件儿,寻常人恐怕不会有,一时间,她看向许三儿的目光也有些古怪……

  这厮,该不会是某个大家族被灭之后的孩子吧?

  “大哥,可不可以还给我?”

  许三儿犹豫着说道,“这玉佩肯定与我的身世有关,我……以前我就算再怎么就要饿死,也没有将这玉佩拿出来过的!”

  “给你!”

  萧天将玉牌连带着第二张百两金票递到许三儿面前,说道,“第三个问题,我看你的身法还算不错,你曾经学过?”

  “我不知道!”

  许三儿摇摇头,随即害怕萧天不相信似的,急忙解释道,“大侠,我是真的不知道!其实,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好像天生就要比其他人更好一些,跑步,还有挨饿那些,要不然大哥二哥他们都死了,我也不会活下来的!”

  “你有没有想过,难道这一辈子就这么当乞丐下去?”

  “想过啊,以前我也想好好地活着,只要每天能够吃饱饭,有个遮风挡雨的地方睡觉就好了!”

  许三儿满脸期待的说着,可随即却自嘲般的摇了摇头,“可是大侠您看我这样,哪位东家敢要我?而且,还有……”

  “还有什么?”

  “没,没什么!”

  许三儿急忙摇着脑袋,萧天淡然一笑,“你以为,如果我想查你的话,会查不出来么?你最好实话实说,否则……”

  “大侠,其实我知道您和这位小姐都是好人!”

  许三儿深吸一口气,说道,“我之前那么做,您都没有责怪我,我许三儿能遇到您二位是我的福气,可是有些事情……”

  “很为难,或者说,是你自己有苦难言?”萧天问道。

  一旁,凌月灵越发奇怪!

  在她的眼中,萧天不可能无缘无故的这么对待一个小痞子,想到刚才许三儿手中的玉佩,凌月灵的目光越发怪异,该不会萧天认识这个许三儿吧?

  “算了,大侠,我就和您说了吧!”

  好一会儿,许三儿像是做了什么决定似的,咬牙道,“其实之前我骗了您,我不是一个人,我还有一个结拜妹妹,只是她生有重病!”

  “本来,我想着找份正经事,然后存钱给小冉看病的,可是好几次我带着小冉去找事情做的时候,有些人看似答应,可都是看上了小冉,我一怒之下便带着小冉走了,时间越拖越长,而我只能继续做那些偷鸡摸狗的事情!我也是没办法啊,小冉的病要紧,哪怕就是我不吃不喝,也绝对不会让小冉出事的!”

  小冉,就是许三儿结拜妹妹的名字!

  萧天知道,许三儿没有说谎,眼睛是心灵的窗户,从他的眼神中萧天能够看出毫无遮掩的真挚!

  “可你有没有想过,你这么下去,万一像是今天这样栽了,你妹妹怎么办?”

  “你和她可谓相依为命,你一旦出事,她必将无人照顾,到时候恐怕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萧天缓缓出声,而此时许三儿眼中已经噙满了泪水。

  “我不这么做有什么办法?我也想给小冉很好的生活,让她吃穿不愁,让她成为公主般的存在?”

  “可是,我就是一个乞丐,一个人人唾弃,随手打骂的小痞子!”

  “如果我不是身体好,速度快的话,我和小冉早就已经死了!”

  “你说我能怎么办?我们一没势力,二没实力,我哪怕拼尽了全力,也只能保证让小冉的病不再继续恶化,可这么多年过去了,小冉看病需要的钱越来越多,我能做什么?”

  “本来,这次偷到三千两黄金,我就是想着让小冉的病一次性好转,甚至痊愈!哪怕今天过后我死了,也算是值得了!”

  许三儿流着眼泪,语气悲伤,此时的他很是无助,全然没有之前表现出的那种猥琐……

  萧天和凌月灵也听得十分心酸,萧天虽然也算命运多舛,可再怎么样也遇到了老头子,更在老头子和师娘的教导下成了天海阁邪少,凌月灵就更不必多说了,身为碧波阁大小姐的她从小锦衣玉食,享受着无数人羡慕的富贵。

  可许三儿呢?他现在可以说除了那块随身玉佩和生病的结义妹妹之外,再无其他!说句不好听的,像他这种小痞子,恐怕就是死了也没有人知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