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寂灭天尊 > 63 白痴李明浩
  几个引灵境之人,澳门赌博网站:狂剑随手便已将他们打发,甚至连衣衫都没有破损一点。

  “不要过来,你不要过来!”

  此刻的这几人,看向狂剑的目光就像看鬼一样,倒在地上的身体不断往后爬去。

  “呸!真他吗的孬种!”

  一口唾沫直接吐在地上,狂剑瞥了这几人一眼,转身便重新走回萧天身边。

  好歹也是引灵境九重啊,竟然这么不堪一击?这么的贪生怕死?

  “你们是虎云宗的人?”

  萧天夹马上前,语气十分平静。

  而那些人却是迫不及待的点头,为首那引灵境九重之人更言道,“你们最好放了我们!不然我们虎云宗一定让你们好看!”

  “啧啧……我是该说你白痴呢,还是说你没脑子?”萧天立时有些笑了,“你都这么说了,我若是放了你们岂不等于给自己找麻烦?”

  “喂!小气鬼,白痴和没脑子不是一个意思么?”身后,林怡咋呼着问道。

  “闭嘴!”

  萧天哭笑不得的回头一瞪,立时被林怡反瞪了回来,这女人成天都这样,简直让人头痛。

  “你,你想做什么?”

  看着萧天继续逼近,身边还跟着狂剑,这几人便越发心生惧意,尤其是那引灵境九重之人,在萧天邪笑的目光下,更有如冬日里的寒冰,心底直直发寒……

  “放心,我不会做什么!”

  萧天脸上带着笑容,但这笑却是那般的诡异,仿似可以洞穿人心,让面前几人浑身不住颤抖。

  “你,我……你……”

  这几人竟是再也说不出任何话语,在萧天的步步逼近中,心底受到了极大的压制,不由自主的同时闷哼一声,一口接着一口的鲜血接连喷出,一个个面色瞬间苍白到了极点。

  “好强!”

  身后,林怡,林又轩,杜明以及才救下不久的赵剑,都纷纷震惊的看着这一幕。

  “恐怕这小气鬼的实力,绝对不输于狂剑这个大个子!”

  林怡美眸中光彩连连,不知想到了什么,随即暗暗地轻啐了一口,俏脸上飞快的闪过一抹红晕。

  无人注意!

  “虎云宗的人,难道都是像你们这种强盗不成?”

  萧天停下了步伐,不屑的摆摆手,道,“狂剑,杀了吧!”

  轻轻的话语,就如同杀鸡宰鸭那般轻松。

  “好嘞,少爷!”

  狂剑应声而动,随即只听得接连的骨骼碎裂之声,还有那阵阵痛呼,眼前几人便在眨眼间被狂剑的猛烈攻势直接击毙,竟是连一点反击的机会都没有。

  “我说过,我不会做什么,但不代表其他人不做什么!”

  扫了一眼这几人的尸体,萧天的目光似有深意的在赵剑身上掠过,淡言道,“有些人既然自己找死,那也怪不得他人!”

  “喂,小气鬼!他们都求饶了,你还杀他们做什么?”林怡不满的道,“难道你想做杀人魔王吗?”

  “二姐,别胡说!”

  林又轩当即拉了拉林怡的衣袖,又对萧天道,“天哥,不好意思!二姐她……”

  “没事!”

  萧天摆摆手打断了林又轩的话语,淡言道,“林二小姐,你也算是在外经历了不少的事情,难道你不知道纵虎归山的害处么?就算这几人不是老虎,可别忘了我们之前还杀了几个虎云宗的人,一旦被他们察觉,虎云宗追究下来,你认为他们会轻易放过咱们?这点道理,你林二小姐该不会不懂吧?”

  “我……”

  林怡被萧天所言说的一阵语滞,跺了跺小脚嗔道,“臭男人,人家不过就是说说而已!哼!什么时候姐姐我轮到你这种小气鬼来教训了?”

  “我们继续走!大概还有半天的路程便会抵达雾隐镇,今晚咱们就在那里落脚!”

  没有理会林怡,萧天招呼着大家继续赶路,让林怡在那娇嗔不已,望着萧天的背影,不由得撅了撅嘴,暗骂一声‘小气的臭男人’后还是策马跟了上去。

  …………

  其实,萧天是想问问虎云宗为什么要追杀赵剑来着,可在不经意间瞥到赵剑那有些慌乱的眼神,却是改变了主意。

  虽然不知道其中到底是何缘由,但想来绝非他们所见到的那么简单。

  故而,才让狂剑直接下了杀手,毕竟不管怎么样,那几人的性命是绝对不能留下了。

  雾隐镇,在并州州域内乃是一处十分出名的城镇。

  出名的原因只有一个,距离青坪镇大概十里开外,有一座雾隐山脉,占地广袤,蔓延不知几许。

  据说,雾隐山脉的另一端乃是在混元大陆南方青州州域内,但是否真是如此,萧天不得而知。

  或许,在整个并州州域内也没有多少人知道,因为这雾隐山脉很大也很危险,估计就算是天元境强者也没办法穿过,至于圣域强者是否知道,那就更加不是萧天他们现在能够了解的了。

  雾隐镇上有一李家,其李家大少爷名为李明浩,自小失去母亲,而更惨的是他是个痴呆之人,如今已是十八岁了,但心性却如四五岁的小孩子差不多!

  李家家主李冼,曾经为了李明浩不知费了多少心思,但最后却只能无奈放弃。为了保证自家香火,李冼续了弦,去了一个名为魏蓉的女人,魏蓉也颇为争气,给李冼生了一个儿子,取名为李明晓。

  李明晓比李明浩要小两岁,可虽然只是十五岁的他,却完全仗着李冼与魏蓉的疼爱做出了无数人神共愤的事情,其中最让人震惊的是,李明晓在九岁的时候便去了雾隐镇上的青楼,至于那一夜是否真的发生了什么,就不得而知了。

  “你这个白痴,你说你凭什么和我争?”

  “我告诉你,你虽然是我大哥,但我想怎么玩你就怎么玩你!”

  “哭?你哭什么哭?多大的人了,就知道哭?”

  李家院子中,李明浩浑身衣衫满是泥土的哭泣着,而站在他面前的李明晓则是身穿华衣,手中更拿着一根鞭子,嘴里怒骂的同时在李明浩身上不断抽打,让李明浩的哭泣之声更大,却没有丝毫敢于反抗的心理。

  而旁边,还站着几个嘻笑着的李家下人,似乎对这一切早已经习以为常,丝毫没有对自家大少爷该有的尊重。

  “二少爷,不要打了!”

  “求求你,不要再打大少爷了!”

  这时,一个约莫十七八岁的素衣少女跑了过来,不断求饶,但她却被站在李明晓身后的几个下人给拦住,任由此女如何挣扎,都始终无法挣脱。

  这少女名为秦婉儿,乃是李冼为了自己白痴儿子而选的童养媳,一直都与李明浩生活在一起。

  可以说是李家未来的大少奶奶。

  但因为李明浩的缘故,秦婉儿不仅没有得到大少奶奶该有的待遇,反而成了最低等的下人,平日里做的是最累的活,却承受了无数人的觊觎与白眼。

  “哟,这不是婉儿姐么?”

  李明晓扔掉了手中的鞭子,走到秦婉儿面前,伸手在秦婉儿的脸上摸了一下,道,“婉儿姐,你怎么就这么死心塌地的跟着我这白痴大哥呢?要不我和父亲说,让你跟了我算了,怎么样?”

  “大少爷,大少爷……”

  秦婉儿也不知忽然从哪儿来的力气,猛然从那几个下人手中挣脱,直接跑到李明浩身边,泣声道,“大少爷,你没事吧?”

  “呜呜……婉儿,他们欺负我,我好痛啊……”

  见到秦婉儿,李明浩如看到了母亲一般地抱着她,越发的哭泣起来。

  “好了好了,不哭了!大少爷乖,咱们不哭了!”

  秦婉儿看也没看李明晓等人,咬牙搀扶着李明浩便朝房间走去。

  这个院子很小,只有两间房,但却是李明浩与秦婉儿真正的家了。

  虽然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甚至家具都不完整,还有一间房的房顶已经破了个洞,可在秦婉儿看来,也只有这里才是最温暖的。

  “秦婉儿!”

  感觉自己被漠视了,李明晓顿时吼道,“我告诉你,你迟早有一天都会是我的!我会让你知道,在这里只有我才是真正的少爷!你怀中那个只不过是个白痴罢了!白痴,你懂么?”

  吱呀……

  房门关闭,李明浩与秦婉儿两人的身影消失在了李明晓面前。

  “哼,我们走!”

  李明晓冷哼一声,随即带着他那几个狗腿子气愤的离开了,原本是想来抽抽李明浩找点乐子的,可却因为秦婉儿的出现而被打乱。

  “大少爷,你没事吧?”

  “呜呜……好痛,婉儿,我好痛!”

  “来,脱掉衣服,我给你擦点药就不痛了!乖啊,听话!等会儿我给你做好吃的!”

  “真的?我要吃南瓜饼!甜甜的,最好吃了,我最喜欢了!”

  “好,好!咱们就吃南瓜饼!”

  秦婉儿只觉得自己心酸不已,可她却明白,这一生已经是和眼前这个被称为白痴的人分不开了。

  当初,也只有这个人能够为自己挺身而出。

  也只有这个白痴,让自己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温暖。

  南瓜饼,或许在许多普通人家连看也不看的,可在他们这里却成了一种奢侈,一个月内能吃三次就算不错了。

  “呜呜……好痛,好痛哦!”

  “我给你吹吹,乖乖的哦!”

  秦婉儿如同母亲一般照顾着李明浩,眼泪不由自主的落了下来。

  “婉儿不哭,不哭!我不痛了,真的不痛了!”

  李明浩伸手为秦婉儿擦拭着脸上的泪水,努力做出一副很坚强的模样,顿时让秦婉儿噗嗤一下轻笑出声,如百花盛开,顿时在这家徒四壁的房间中,充满着一种难以言语的温柔。

  给读者的话:

  求收藏,推荐,打赏,拜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