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寂灭天尊 > 46 再次遇袭
  “什么意思?”

  听到萧天的问话,澳门赌博网站:杜老微微愣了愣。

  “没什么!就是先来提前恭喜一下杜老进入天元境!”萧天笑着说道。

  “哦?”

  杜老没好气的瞪了一眼,“我们认识也不短了吧?我自认为还是颇为了解你小子的!说吧,到底有什么事情?”

  “嘿嘿……没想到杜老还真的很了解我啊!”

  面对杜老的揶揄,萧天倒也并不放在心上,嘿嘿笑道,“杜老,我想问问关于南城沈家,您老知道多少?”

  “南城沈家……”

  杜老闻言,面色不变的道,“你小子这么忽然想到这个了?哦,对了,据老夫所知,林二丫头好像和沈默那小子指腹为婚,是吧?啧啧……若老夫没猜错的话,是不是沈默那小子亲自去林府提亲了?”

  “果然不愧是杜老!难怪别人说姜还是老的辣!”

  萧天竖起了大拇指,“杜老,既然你都已经猜出来了,那不如给小子我说说?”

  “沈家,并不算太强!”

  杜老沉吟了片刻,说道,“在南城,沈家只能说是可以!但是沈默此子却不简单!他年纪轻轻,便已经掌握了沈家将近一半的生意!但这小子却十分好色,在南城区域内起码有不下十个女人与他有暧昧关系,甚至听闻还有好几个为他堕胎!”

  “哎……林二丫头若是嫁给了沈默,才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杜老不禁叹了一声,随即像忽然想到什么似的,满是戏谑的望向萧天,“臭小子,你该不会是看上林二丫头了吧?啧啧……”

  “看什么看?”

  萧天哭笑不得,将他去林府做客,以及宴会上的事情详细的说了一遍,无奈的道,“就这样!我肯定被沈默那家伙给盯上了!”

  “难道以你小子的身份地位,还怕了一个区区沈家不成?”

  杜老丝毫不以为意的撇撇嘴,“你可是堂堂天海阁邪少啊,要是说出去,恐怕沈默那小子给你提鞋都不配!”

  “我已经答应了老头子,若非必要不会暴露我的身份!”

  萧天摇摇头道,“平日,我最多只能使用天海阁的消息渠道!”

  “那你小子来找我做什么?”

  杜老无语的道,“该不会是又想让我帮你灭了那个沈默吧?这可不行,那小子身后好像还有不为人所知的势力,我不能拿杜家冒险!”

  “谁说要杀他了?”

  萧天听到这话,顿时没好气的回道,“您老该不会以为我是那种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吧?一有什么不对付,便大开杀戒?”

  “难道……你不是么?”

  杜老像是听到了沈默天大的笑话一般瞪大双眼,“堂堂邪少,竟然和我说这些?是老夫耳背听错了,还是你小子说错了?”

  “呃……”

  萧天再次无语,在这短短几分钟时间,竟是被眼前为老不尊的杜老连续挤兑了三次。

  “好了好了,杜老,不和你废话了!我感觉这几天恐怕会有什么危险,所以想请杜老帮忙照顾一下灵儿!”

  萧天沉声正色说道,“小妮子就继续留在杜府!如果杜老不闭关的话,就让灵儿住在您的院子里吧!哦,对了,记得帮她多准备一些鸡腿什么的!千万别亏待了我的乖女儿!”

  “好了好了,臭小子,这还要你多说?”

  杜老很是不耐的摆摆手,“那什么,反正来都来了,就现在我这里吃顿饭,反正马上就晚上了!”

  “好吧!那就恭敬不如从命!”

  萧天倒也没有拒绝杜老的好意,应了一声后便重新走到灵儿边上,看着这小妮子大口大口啃着鸡腿的可爱模样,脸上露出了满是温柔的笑容。

  …………

  等萧天从杜府离开后,已是深夜时分。

  路上的行人已经少了很多,两侧的商铺也大半都已经关门,夜色如水,凉风习习,天际上一轮皎洁的明月悬挂,倾泻着那如薄纱般的月华笼罩大地,显得颇为清凉……

  影子,在身后拖得很长……

  萧天嘴角微微划出一道弧线,却是缓步继续前行着,但此时他却故意专门挑选一些偏僻的小巷子,走了大概十来分钟,忽然间有三道身影从身后激射而出……

  “你就是萧天?”

  居中之人冷声问道,手中持着一柄长刀,寒光凛冽。

  “不错,你又是谁?”萧天驻足,看着这三人挡在身前,并无丝毫惧意。

  “是你就对了!动手!!”

  随着此人的一句话,另外两人齐齐出手,一左一右的直袭而出,配合十分默契,更好似心神相通一般,展现出凛冽气势,大有要将萧天一击必杀的想法。

  “真以为,本少好欺负?”

  这两人,不过只是引灵境而已,萧天完全没放在心上……

  身体一侧,在躲过两人长剑攻击的瞬间,猛然朝左侧闪烁而出,便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然一拳轰在左边那人的脸上,让其闷哼一声,血沫夹杂着两三颗牙齿就这么喷了出来。

  而此时,右边之人的攻击已经到了。

  萧天不急不慢,微微低头躲开的瞬间,赫然右腿一弹,将那柄长剑震开后,便是毫不犹豫的欺身而上,只听得接连几声轰响,此人竟是被直接轰击在了不远处的墙壁上,在这般巨力之下,连带着那道墙壁都出现了一些龟裂的痕迹!

  “噗噗……”

  此二人,在初一交手便已是落入了绝对的下风,连萧天的衣服都没摸到。

  只是,这两人并没有任何后退的意思,在被萧天击退之后竟再次携手而上,仿佛将萧天视作了生死仇敌一般,爆发出较之之前更加强烈的威势与杀机!

  但是,不管他们如何爆发,实力的差距明显摆在那里!

  紧接着,又是不到三分钟时间,随着阵阵闷哼传开,这两人便已经倒地,显然已是进气多出气少了。

  “你是先天?”

  那持刀之人望着这一切,竟是没有出手相救,冷声问道。

  “呵呵……你不也一样么?”

  萧天拍了拍身上因打斗而沾染的尘土,淡淡的道,“你主子是谁?竟然能够让你这个三花境后期的人行如此鬼祟之事!”

  萧天此话一出,顿时让那持刀人双瞳微缩!

  “死!”

  不敢不出手,唯恐时间一长会让自己连出手的信心都丧失!

  唰的一下,便见得长刀带着一道白练,赫然朝萧天所在劈了过去……

  “也罢,今晚反正也吃多了一点,就让本少好好陪你玩玩!”

  萧天耸了耸肩,手中在腰间一抹,那原本缠在腰间的腰带竟是直接变成了一柄长剑,剑身上闪烁着凛冽的寒光,在萧天的控制下划出一道弧线,朝着那长刀迎了上去……

  锵锵锵……

  金属交鸣的声音接连响起,那持刀人越打越是心惊,不管他何种手段,萧天都能够十分轻易的接下,而最主要的是,从刀剑接触之时沿着长刀穿过去的那种巨力,更是让此人面色骏冷。

  以他那三花境后期的实力,竟是有些接受不住!

  “该死!不是说萧天只是一个小地方出来的人么?怎么会这么强?”

  持刀人暗骂不已,可手上动作却不敢丝毫减慢。

  你来我往,转眼便是上百招过去,持刀人被萧天的长剑逼迫的接连后退,身上已然多出了许多血淋淋的伤口!

  伤口并不致命,但持刀人明白,这是萧天故意放水所致!

  “算了,不和你玩了!”

  萧天猛然速度加快,那持刀人顿时压力大涨,而后只听得‘锵’的一声,强大的力量沿着手臂轰然袭身,让其面色瞬间大变,长刀不由自主的脱手坠落,而他自己则捂着胸口接连后退,面色变得无比惊惧与苍白,一口接着一口的鲜血喷了出来,神色异常狼狈……

  “三花境后期?啧啧……”

  萧天的嘴角划出一抹邪笑,缓步走到那人面前,淡淡的道,“说出你的主子,本少可以饶你一命!”

  “做梦!”

  那人虽然惊惧于萧天的实力,但却没有丝毫怯弱,甚至那一双目光更泛出了视死如归的眼神。

  “不说是吧?”

  萧天脸上邪笑更甚,赫然手中长剑一挥,一道剑芒直直袭出,那之前倒在地上的左侧之人便立时惨嚎一声,脖颈处鲜血飙出,眨眼便已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这只是第一次!”

  萧天邪笑道,“本少一向不喜欢多问!所以,请你还是最好老实交代!否则,等这第二个人死了,就该轮到你了!”

  “你要杀就杀,哪儿来的这么多废话?”

  此人依旧没有丝毫松口,甚至眼眸中还浮现出对萧天的不屑。

  “很好!”

  萧天并不发怒,轻轻点头后长剑再次一挥,紧接着右侧之人便再次成了一具尸体。

  眨眼间,两个活生生的人便魂归黄泉,而萧天连表情都没变一下,仿佛就只是杀掉两只小鸡仔似的。

  “刚才是第二次了!”

  没有沾上任何血渍的长剑,在面前这三花境后期之人脸上掠过,萧天淡淡的道,“你还有最后一次机会!”

  “萧天,少爷一定会给我们报仇的!”

  自知今日必死,那人忽的吼了一声,而后猛然嘴里一动,随即眨眼间便是面色发黑,不到三个呼吸间便浑身抽搐,竟是服毒自杀了!

  “可惜了啊!”

  看到这一幕,萧天也并未阻止,轻轻摇了摇头后,便转身离开,影子依旧被拖曳的很长,整个夜空更加的凄凉惨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