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寂灭天尊 > 43 无路刘仁,死!
  唰唰……

  刘仁和周武两道身影急速而出,片刻间便已是一前一后的将狂剑包夹在中……

  “是你?”

  望着刘仁,狂剑震惊的瞪大双眼,“你要做什么?”

  “小子,你还记得我?”

  刘仁怪声一笑,双眼微眯的道,“你小子倒是好大的胆子!抢了我的功法不说,还敢如此光明正大的拿出来卖?”

  光明正大……

  狂剑挠了挠脑袋,望了一眼此时天际的黑暗,这是光明正大吗?

  “你,你到底要做什么?俺告诉你,这已经是俺们的了,你别想抢!”

  狂剑接连后退几步,神色装的异常惊恐。

  “小子,我看你实力还不错,如果你主动将那功法交还给我,然后再发个天道誓言,我便收了你当我的手下,怎么样?”刘仁面无表情的冷声道。

  “要俺帮你做事?”

  狂剑指了指自己的鼻子,不可置信的瞪大双眼,“你难道就不怕俺杀了你?”

  “哈哈……小子,好大的口气!”

  刘仁冷笑道,“之前要不是我被你们偷袭,你和另外一个人怎么可能伤得了我?还想杀我?做梦去吧!”

  “小子,你最好识趣一点!我没有那么好的耐性!”

  刘仁的话语中带出明显杀机,仿似让整个黑夜的温度再次下降不少。

  “啧啧,刘执事好大的口气!”

  就在这时,黄尘从边上急速而至,在狂剑身边站定,冷声道,“刘仁,你看看这是谁?”

  将手中提着的人仍在刘仁面前,显然的已是进气多出气少了。

  “是你?”

  刘仁双瞳一缩,却是故作不知的道,“黄尘,你这是什么意思?他是什么人,我怎么可能知道?”

  “是么?看来,你竟然也会揣着明白装糊涂了!”

  黄尘冷声一笑,右脚抬起随即踩在地上那人的胸膛上,淡淡的道,“你听到了么?你的主子都不认你了,你现在也就成了一条没用便被抛弃的狗!”

  “刘执事,你说像这种狗,该怎么处理?”黄尘望向刘仁,满是戏谑的问道。

  “我都不认识他,你怎么处理关我屁事?”刘仁面色有些抽搐,冷声回道。

  “好吧,既如此,那就……去死吧!”

  黄尘耸耸肩,说话间陡然右脚用力,那脚下之人胸膛顿时凹陷下去,一口鲜血直直喷出,刹那便已是彻底死掉。

  临死之前,这人还凭着最后一口气,死不瞑目般的怒视着刘仁的方向,脸上满是不甘与后悔!

  可,这世上并没有后悔药,他也没有重来一次的机会了!

  “该死!”

  见到这一幕,刘仁气得牙咬咬,可却根本无法多说什么。

  这人是他亲自安排在黄尘身边的,一向都很受刘仁的重视,可如今却这般惨死,如何让刘仁不怒?可偏偏,刘仁根本不愿自己有任何把柄掌握在黄尘手中,也就只能这么干看着了。

  “是该死!”

  仿佛没听出刘仁言语之意似的,黄尘点点头道,“这种人简直就是死不足惜!尤其是他身后的某些人,更是罪不容诛!!”

  “够了!”

  刘仁冷冷的打断道,“黄尘,你到底想要做什么?我告诉你,今天晚上你最好不要逼我,否则别怪我对你不客气!”

  “撕破脸了?”

  黄尘嘴角微微翘起,“刘仁,如此说来,你是想将我留在这里了?可是,你有这个本事么?”

  “我和周老弟在此,难不成你认为你身边的那小子能够对我们起到什么威胁?”刘仁冷声道。

  “周老弟?”

  黄尘听到这话,不禁再次笑了,转而将目光望向另一边的周武,“周老弟,他说的是你吗?”

  一瞬间,刘仁的心内暗道不妙,猛的朝周武望去。

  便见得,周武缓缓迈步,竟是走到了黄尘身边,一改以往面对刘仁之时的那种谄媚,淡淡的开口道,“刘哥,你不要怪我!正所谓良禽择木而栖!”

  “周武,你……你竟然背叛我?”

  刘仁面色变了。

  他不是笨蛋,注意到面前三人脸上的嘲讽,他有怎么可能想不到自己中计了?

  今晚的一切,都是早已经设计好的,可偏偏他自己却好像傻瓜一样自投罗网……

  黄尘与周武的实力和自己一样,再加上拥有强悍防御的狂剑,刘仁明白他绝不是对手。

  现在也不敢去想重新夺取什么《九云剑》了,唯一的活命可能便是跑!只要跑回到佣兵工会中,想来他们也不敢光明正大的对他下手!

  想到这里,刘仁便猛地朝身后窜去,身法施展到了极致。

  “黄大哥……”

  见到这一幕,周武有些急了,若是让刘仁跑掉,那他今后的日子恐怕不好过啊!

  “不用急,你看着吧!”

  黄尘嗤笑道,“他要是能跑得掉?我们今晚岂不白费了这一场好戏?”

  “难道还有帮手?”

  周武不知道黄尘的信心到底从何而来,而就在这时,猛的听到一声轰响,那已经眨眼间逃窜到数百米开外的刘仁,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重新飞了回来,鲜血从其嘴中喷出,形成一道妖艳的血虹……

  “臭小子,以后别让我来做这些事情了!”

  一个颇为不满的苍老声音传出,“要是让其他老家伙知道我对这么一个人元境中期的小家伙出手,岂不要笑话死我?”

  “好了好了,小子知道了!仅此一次,下不为例,还不行么?大不了,明儿个我让灵儿去陪陪您?”

  “嘿嘿……说好了哈!这样,以后啊,就让灵儿那小妮子住在我府上,反正鸡腿管够!”

  “行!那什么,顺便给我几瓶赤血,白雪和蓝海,不多,一样十瓶就好!”

  “还一样十瓶?你真当我那些酒是白来的?我告诉你,最多一样三瓶!”

  “八瓶!不然,我让灵儿去帮我要,我就不信了,您老能够拒绝那丫头?”

  “臭小子,你竟然连你自己的女儿都要利用?你还是人吗?”

  “哼哼!反正您老自己看着办!”

  “好,好,八瓶就八瓶!不过你小子给我记住了,明儿个一早让灵儿来陪我,不然的话,看我怎么收拾你?”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

  “行,那就这样吧!哦,对了,那小子已经被我封住了实力,你想怎么处置就处置吧,反正我今晚在家里喝酒,澳门赌博网站:也没出来过!”

  “得了,您老回去吧!多谢了!”

  “滚!”

  在一番对话后,便见得一道身影急速离开,而另一道身影则似慢实快的走了过来,正是萧天。

  而方才与他说话的,便是杜老爷子!

  若非有杜老爷子在的话,恐怕还真的要让刘仁这家伙跑掉了。

  “萧少……”

  见到萧天到来,黄尘立刻躬身行礼,神情较之之前更加的恭敬许多!

  试问,在整个并州城内,包括楚家,谁能够有资格请杜老爷子当打手的?听方才的语气,好像萧天还敲诈了杜老不少美酒,单单是这种气魄便让黄尘噤若寒蝉……

  “少爷……”

  狂剑也随即走到了萧天身边,至于那个周武,如今也是面色复杂不已。

  “果然是你们!”

  刘仁躺倒在地,神色异常悲愤。

  千算万算,他都没算出,不单单是自己想要杀了他们,这两人更主动设计让自己上钩!

  “刘大执事,你还好么?”

  萧天嘴角划出一道邪魅的弧线,冷笑道,“你不是想要杀了我们么?现在你要让我们怎么办?”

  “小子,有种就杀了我!我告诉你,我刘仁就算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刘仁怒火冲天,哪怕被封印住了实力,却还是口气无比强硬。

  “放心,我不会杀你的!”

  萧天耸了耸肩,“至于其他人,我可就不敢保证了!周武,动手吧!”

  “我?”

  周武听到这话,不禁面色瞬变。

  “废话,不是你难道是我?”

  萧天冷哼道,“你以为,刘仁若是能活下去,他能够容得下背叛的人?亦或者,他就算不杀你,你认为你能够逃得了本少亲自下的断魂散之毒?”

  没错,断魂散!

  正因为服用了萧天的断魂散,这才让周武不敢违背的配合这次计划,让刘仁如今成了砧板上的肉。

  “我……”

  周武的面色变得十分难看,然而却没人去管。

  “周老弟,你就动手吧!”

  黄尘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萧少说了会给你解药就一定会给的!再说,这里就咱们几人,谁能知道是你杀的?”

  “……”

  周武深吸一口气,缓缓朝刘仁走了过去。

  死道友不死贫道!

  面对自身生命的危机,周武做了很明智的选择!!

  “周武,你敢?”

  看着周武走近身前,刘仁当即咆哮出声。

  “对不起了,刘哥!去了那边之后不要怪我!”

  周武叹息一声,猛的一拳狠狠砸在刘仁的胸口上,带动着真元的强劲冲击力,瞬间让刘仁心脏破碎,整个人眨眼便已是成了一具尸体,再无任何活命的可能!

  “萧少,你现在满意了?”

  收起拳头,周武抬眼望向萧天,“我的解药呢?”

  “呵呵……不急!”

  萧天摆摆手,朝狂剑示意了一下,狂剑心神领会的掏出一个黑色瓶子,走到那刘仁的尸体面前,瓶子里面滴出几滴刺鼻的液体,旋即便见得刘仁的尸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散,最终竟是化作无数液体融入地表,真正意义上的做到了人间蒸发……

  一边,黄尘与周武二人看的目瞪口呆,面色也不禁越发难看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