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寂灭天尊 > 34 黄执事
  随着黄执事的出现,澳门赌博网站:整个佣兵工会以及外面的许多人都纷纷朝狂剑望了过去……

  幸灾乐祸者有之,怜悯者有之,观望好戏者亦有之……

  要知道,在佣兵工会中还从没有人敢随意打斗,哪怕是对骂引起骚乱也绝对不行,即便是楚家也不得不给佣兵工会面子!

  听到黄执事的话,狂剑挠了挠头,很是憨厚的说道,“好哇!俺也不喜欢闹事,那就按照佣兵工会的规矩来吧!”

  这话一出,顿时让四周的人纷纷投以怜悯的眼神。

  敢在佣兵工会闹事者,绝对没有什么好下场!

  如今,众人都将狂剑看成了一个绝对憨厚的人儿。

  “很好!年轻人,你倒很是识趣!”

  黄执事满意的笑了笑,而他身边的那个小马子也嘚瑟不已。

  然而就在这时,狂剑却忽的道,“黄执事,俺有个事情不明白!俺好像没有在佣兵工会闹事吧?”

  “什么没有?”

  听到这话,小马子立刻跳了出来,指着自己的额头淤血道,“小子,你还敢否认?难道我头上这是自己没事找事自己撞的?”

  “不错,年轻人!”

  黄执事的面色也沉凝了一些,“如此多的人看到你与小马子争执,难道这也是假的?”

  “不啊!俺承认俺的确和这小鸡崽子似的人吵了一下,也推了他一下,可好像俺并没有在佣兵工会里面闹事吧?”

  狂剑指着佣兵工会的大门,和自己所在的位置,“俺是在佣兵工会门外,不是在里面!”

  “这……”

  狂剑的话,立刻让在场所有人表情变得无比古怪,甚至就连黄执事都不由得一阵语滞。

  按照佣兵工会的规矩,是不可在工会内闹事,这里就包括了办事大厅等等,但却绝没有包括门口!

  “这厮竟然早有所准备,怪不得刚才出手竟毫不犹豫!”

  “是啊!没看到黄执事都有些无言以对了吗?”

  “啧啧……没想到这么一个憨厚的人,竟然如此巧言舌辩!”

  ……四周之人纷纷出声,一个个对狂剑指指点点的,而狂剑则更加憨厚的说道,“黄执事,俺没说错吧?”

  “小子,你……”

  小马子有些急了……

  说起来,他只是一个独行的佣兵,终日只不过是以介绍任务来赚点生活费,就连佣兵等级也不过是一级而已,只能够让他自由进出这佣兵工会罢了。

  论实力,他更只不过是一个融身境三重的人儿罢了,根本没有什么强大的势力可以依靠。

  若非与佣兵工会的人十分眼熟,也依靠自己的油嘴滑舌得到了许多人的认识,故而才能够活得这么长久。

  若是黄执事不为他出头的话,恐怕今儿个他也就只能自食苦果了!

  因此,听到狂剑的狡辩之言,他怎么可能不急?

  “你闭嘴!”

  黄执事呵斥了小马子,转而朝狂剑深深望了一眼,“年轻人,好深的心计!看来,我是小瞧了你啊!”

  “不敢!这都是俺家少爷教得好!”

  狂剑依旧很憨厚的挠了挠头,宽大的脸上也露出了一抹讪笑。

  然而,此时的众人却不敢再将这种当成憨厚了,一个个看向狂剑的目光更充满诡异。

  “也罢!”

  黄执事摆摆手,“年轻人你的确说的不错!我佣兵工会的确不能管在工会门外发生的事情!不过年轻人,我总觉得你有些眼熟,不知你家少爷是何方神圣?”

  “少爷就是少爷,不是神圣!”狂剑摇着脑袋,“再说了,少爷不准俺在外面随意说他的名字,不然他不让俺吃饭,不让俺喝酒!”

  “呃……”

  此话,再次让众人无语,黄执事的脸也是一抽一抽的,这货到底是真的憨厚,还是装的啊?

  “小兄弟,可否进到里间一叙?”

  黄执事深吸一口气,做了一个请的姿势。称呼也从年轻人改到了小兄弟,由此可见黄执事心内并不平静。

  “有酒喝吗?”狂剑道,“没有酒,俺可不会过去!”

  “哈哈……有,自然是有的!”

  “那就好!走吧,俺就喜欢喝酒!”

  狂剑眼睛发亮的上前,在众人震惊的目光中,竟直接拍了拍黄执事的肩膀,大大咧咧的道,“黄执事,你是好人呐!”

  “呃……”

  这一举动,再次让众人无语,黄执事满头黑线,也没有再多说什么,说了一声‘散了吧’后,便朝里面快步走去,狂剑自然是大踏步的跟着,至于那个小马子,眼珠子转动几圈后,竟是厚脸皮的跟了上去,看那样子简直就像是一只猴儿似的……

  “站住,你跟着来做什么?”

  走到工会侧面的一间办公室外,黄执事喝住了小马子,同时带着狂剑走入其中。

  “小兄弟,来坐!不要……”

  黄执事还想招呼狂剑不要客气,可转头一看,这货已经大大咧咧的坐了下来,而且还占据了属于他的位置,让黄执事眼眸中闪过一抹精芒,但却被其掩饰得很好……

  “小兄弟,来试试我这个酒!”

  黄执事从一侧的酒柜中拿出一壶酒,递到狂剑面前,“这可是杜府出品的蓝海啊,就这一壶在外面就价值百金,小兄弟恐怕没喝过吧?”

  说话间,黄执事坐在了一遍,言语中充满试探。

  “蓝海?哎……俺还以为是赤血或者白雪!”

  狂剑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算了,蓝海就蓝海吧!黄执事,你真是个好人哇!”

  说着,狂剑便自顾自的喝了起来,让那黄执事哭笑不得,这厮到底是真的如此单纯,还是装的?

  若是装的,未免也太可怕了一些。

  看着狂剑那大口喝酒的粗鲁样子,黄执事的心内越发沉凝。

  “小兄弟,难道你喝过赤血或者白雪?”黄执事问道。

  杜府有六大美酒,其中赤血,白雪以及蓝海是从来不外卖的,他拥有几瓶蓝海,都是因为他和杜府杜仲林的关系很不错,从杜仲林手中得到的。

  而赤血与白雪,他也只是在杜府做客的时候喝过几次。

  “嗯……俺当然喝过!”

  大大咧咧的抹去嘴角酒渍,狂剑撇嘴说道,“前几天,俺跟着俺少爷去杜家,那杜老太爷就拿了几瓶出来,俺也喝了不少,哈哈!”

  “那敢问小兄弟的少爷尊讳是……?”黄执事心里一颤,问道。

  “俺刚才不是说了吗?俺们少爷不让俺往外说!”

  狂剑瞟了一眼黄执事,继续灌了几口酒,打着酒嗝道,“我说你这家伙也没有耳聋吧?怎么就听不明白俺的话?”

  “我……”

  黄执事哭笑不得,看着狂剑那咕嘟咕嘟的灌着蓝海,不由得咽了咽口水,大概几分钟后,这满满一壶蓝海便完全进入到了狂剑的肚内。

  “蓝海也还算不错,比起赤血和白雪还是要差了一些!哎!!”

  狂剑放下空了的酒壶,满是哀怨,“黄执事,你这里没有赤血和白雪啊?要不俺出钱,你卖给俺一点,怎么样?”

  “小兄弟,你这……”

  黄执事敢说,这还是他遇到的第一种这样的人,弄得他满是无语。

  “看样子你也没有了!”

  狂剑站起了身,拍了拍肚子说道,“按理说,俺喝了你一壶蓝海,那就算是欠你一个人情!俺少爷说了,人情是最难还的!”

  “小兄弟,言重了,言重了!”黄执事笑着摇头。

  “不行,这是俺少爷说的,俺可不能违背俺少爷的话!”

  狂剑摇着大脑袋,将腰间悬挂着看似是装饰的一个小口袋取了下来,稀里哗啦的朝面前的桌子上倒去。

  说也奇怪,这么小的一个袋子,竟然从里面接连倒出几乎占据了将近大半个桌面的各种东西,金票啊那些的钱财更是起码上万,还有一些就连黄执事都不认识的小玩意儿……

  “储物袋!”

  黄执事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储物类的东西一般来说分成三种,储物戒指,储物手镯以及储物袋,一种比一种更加高级,而虽说储物袋是最低级的,但拥有一个储物袋是无数人都梦寐以求的,哪怕是他身为并州城佣兵工会的三大执事之一,也没有那个资格拥有如此的储物宝贝!

  “咦……没想到黄执事你也认识俺这个小袋子?”

  狂剑诧异的望了黄执事一眼,挠了挠头道,“你很喜欢这个袋子?可是不行啊,这虽然是俺家少爷淘汰下来的,可俺也不能将它送给你!要不这样吧,俺去帮你向俺家少爷再要一个,就算是俺喝了你那壶蓝海的酒钱了,怎么样?”

  “什么?小兄弟,你说的可是真的?”

  听到狂剑的话,黄执事顿时眼睛一亮,迫不及待的问道。

  “当然是真的!”

  狂剑理所当然的点点脑袋,“俺少爷那里有俺们老爷给的好几个这样的小袋子!噢,对了,还有手镯,就是戒指只有一个,俺少爷正用着!黄执事,你放心!有俺帮你,少爷多少也会给俺一些面子的!”

  一壶蓝海,换来一个储物袋!

  这笔买卖不管怎么算,都是黄执事赚翻了!!

  “小兄弟,那老哥我就不客气了!”

  黄执事深吸一口气,故作平静的道,“要不这样吧,老哥随你去见你们少爷!看起来,你们应该不是并州的人,老哥我在这边多少也有些面子,如果你们少爷来办什么事情的话,老哥我也应该能够多少出点力气!”

  “你想见俺们少爷啊?”

  狂剑不由得犹豫了一下,“可是俺们少爷说了,他还要去拜访一些长辈来着,没啥时间啊!”

  “就一会儿!”

  黄执事拍着胸口,但却言词有些恳求般的道,“小兄弟,老哥和你一见如故!难道连老哥这点要求都不答应?要不,老哥我这里还有两瓶蓝海,小兄弟一起拿去喝了?”

  “这……好吧!”

  狂剑故做沉思的安静了一下,说道,“看老哥你是个好人,那俺就带你去吧!不过说好了,千万先不要说俺把小袋子给你看到了,不然俺少爷肯定会扒了俺的皮!”

  “好的好的!那小兄弟,咱们这就走?”

  “好,走!”

  当即,狂剑和黄执事便朝外面走去,可黄执事却没注意到,狂剑眼神深处闪过的那一抹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