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寂灭天尊 > 19 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
  “进来吧!”

  萧天微微皱了皱眉,被人打扰吃饭的心情是很不爽的。

  房门被轻轻推开,周鸣从外面走了进来,在朝着萧天躬身行礼后,他这才说道,“邪少,属下查到了一些关于萧雄的事情,是与萧禹有关!”

  “哦?”

  听到这话,萧天顿时站起了身,“走,过去说!”

  “是!”

  来到旁边,在萧天的眼神示意中坐下,周鸣递过手中的一张纸,恭敬的道,“请邪少查看,这是我们调查的所有资料!”

  “嗯!”

  点点头,萧天接过纸张看了起来。

  上面其实资料并不算多,只是说明了一下,萧禹的事情的确与萧雄有关,但一切都是刘松所指使,而萧雄一直都在觊觎萧家家主之位,故而便在刘松的唆使下将萧禹的行踪透露出去,让刘松能够在萧天十岁之时,对离家的萧禹下杀手。

  但是,这上面确定的提出一点……

  没有找到萧禹的尸体!

  这是什么意思?

  萧天猛的眼睛一亮,“周鸣,如此说来,我……萧禹他可能没死?”

  “这……!”

  周鸣有些犹豫,咬牙道,“邪少,虽然表面上看的确如此,但如今已然十年过去,若萧禹真的没死,他怎么可能不回家?所以……”

  “不管如何,只要有一线希望,都要给我查!”

  萧天直接挥手打断道,“一定要给我确定萧禹的生死!如果需要什么帮忙,就去找天海阁本部的人,就说是我说的!”

  “是,属下遵命!”

  周鸣哪里敢不答应?

  “很好!”

  萧天点点头,继续往下看去,却是眉头再次一皱,好一会儿这才抬眼道,“这上面说,萧雄父子在萧禹事件后被刘松控制,属实吗?”

  “绝对属实!”周鸣一脸的坚定。

  “嗯!”

  萧天倒也没有怀疑,毕竟既然周鸣敢将这些资料拿给他看,那就意味着有绝对的把握。

  大概十来分钟后,萧天将上面的一切全部看完了,甚至许多地方还仔细的琢磨了好几遍,这才将纸张放在身边的桌子上,微微皱眉的用食指敲打着桌面……

  周鸣则坐在对面,一副无比肃然的样子,不敢出声有丝毫打扰。

  “萧禹夫人的事情,如今还是没有一点消息么?”好一会儿,萧天这才出声,打破了两人间的宁静。

  “没有!”

  周鸣自惭的回道,“是属下无能!对于萧禹夫人之事,完全打探不到!好像……好像是有人故意掩藏了一切似的!请恕属下大胆猜测,恐怕那掩饰一切的人,所拥有的势力甚至比之我们天海阁更加强大!”

  周鸣既然敢这么说,自然有他的道理!

  这段时间以来,为了调查这个,他甚至联系到了天海阁本部,但从天海阁本部内依旧没有传回任何消息!

  “比天海阁还要强大的势力……”

  萧天苦恼的揉了揉太阳穴,“如此说来,倒真是难为你了!”

  “是属下办事不利,还请邪少责罚!”周鸣赶紧说道。

  “行了!”

  萧天摆摆手,“这样吧,你继续帮我关注这两个问题!一旦有了消息,不管一切的立刻通知本少!”

  “是,属下遵命!”

  周鸣躬身应诺,而萧天则顿了顿后,继续说道,澳门赌博网站:“对了!关于萧雄父子,你有何看法?”

  其实不管怎样,萧雄都是萧天的叔叔,拥有着同样的萧家血脉!如今调查出来萧雄是被迫,萧天一时间倒还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处置……

  而且,别忘了,萧家还有萧老爷子在闭关!

  “这个……”

  听到萧天的问话,周鸣犹豫了一下,回道,“邪少,其实萧雄父子也很可怜!或许他们从内心中并不想如此!虽然萧雄的确对萧家家主之位极为觊觎,但据我们所调查得知,一直以来萧雄和萧禹之间的关系都还算不错!”

  “听你的语气,似乎你在为萧雄说话?”

  萧天的眸子在周鸣身上掠过,恍然般的道,“哦,本少倒是忘了!你应该和萧雄接触过不少次吧?或者说,你的身份他应该也了解一些!”

  “这……”

  周鸣不由得被萧天话语吓得一身冷汗,急忙说道,“请邪少明鉴!属下的确与萧雄有些矫情,但属下并不敢暴露自己的身份,他只是知道属下是天海阁的人而已,也曾通过属下打探了一些消息!唔……实不相瞒,萧雄乃是我们天海阁的青铜级贵宾!”

  天海阁有自己的贵宾等级制度,分为白金,黄金,白银,青铜以及黑铁五个等级!每个等级都有着不同的优惠和消息享用权限!

  换言之,如果是两个天海阁贵宾同时打探对方消息的话,若是一个白银一个青铜,那么按照天海阁的制度,便会向白银说出青铜的资料,相反青铜则什么都得不到!

  当然,想要成为天海阁的贵宾,必须要对天海阁做出一些贡献,而后通过一系列的审核才可以!

  令萧天万万没想到的是,萧雄竟然会是青铜级贵宾!

  “哦?”

  虽然心理诧异,萧天却没有表现出来,淡淡的望了一眼周鸣,示意他继续说下去。

  “启禀邪少,事情是这样的!”

  被萧天的眼神盯得心里发慌,周鸣急忙回道,“大概在三年前,萧雄举全族之力帮助我们天海阁传送了几次消息,那时萧家死伤数十人,故而属下这才上报,将萧雄提升为青铜级贵宾!”

  “原来如此!”

  萧天点点头,“那他成为青铜之后,找你买过多少消息?”

  “一共只有两次!”

  周鸣说道,“第一次,大概是在两年前,他询问关于碧霖花的位置,说是为了萧老爷子!”

  “第二次,则是在两月前,他询问的是关于碧波阁收徒一事儿,另外还有凌月灵与谢华二人的具体位置!”

  “就没有其他的?”萧天不可置否的问道。

  “没有了!”

  “如此说来,这次碧波阁之所以愿意接纳萧豪,都是萧雄主动找上的!啧啧……没想到,他竟然能够有如此心思!”

  萧天的话也不知是何意思,周鸣不敢接口,只是静静地听着。

  然而,萧天却忽的安静了下来,嘴角微微翘起,在周明眼中却是邪魅不已,让他噤若寒蝉的继续坐着。

  “好了,没事了!”

  好一会儿,萧天这才摆手道,“你先退下吧!哦,对了,相信你也知道刘家堡的事情了,这的确是我做的,你不用管!”

  “是,属下遵命!”

  周鸣离开了,萧天则望着旁边桌上的那张纸,陷入了沉思。

  说起来,萧雄的确是被逼的,但不可否认若不是他将消息泄露出去,刘家也断然不可能知道父亲萧禹的准确位置而后予以伏击,导致萧禹不知生死足足十年之久……

  在萧禹事件后,为了控制萧雄与萧豪父子,刘松更是给他们下毒,这两父子也有些可怜!

  然而,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若非萧雄觊觎家主之位,心思不纯,怎么可能会被刘松利用,做出如此事情?

  “是杀,是留?”

  萧天皱着眉头,若是以以往的脾气,萧雄在萧豪成年礼那夜便已经死了,可小姑萧玉茹那边,还有闭关的爷爷那边,又该怎么说?

  毕竟不管怎样,萧雄都并非幕后主谋,更没有对萧禹出手加害,这一点正是萧天犹豫所在!

  “算了,先不想了!”

  苦恼的暗自摇了摇头,萧天起身重新走回到饭桌边坐下,粘人的灵儿似乎也感受到了萧天的郁闷,很是乖巧的没有撒娇,反而用小手撕了一些肉条喂入萧天嘴里……

  又过去了半个时辰左右,饭菜总算是吃完了。

  一大桌子吃得干干净净,没有一点残留,其中一半的食物都进了灵儿的肚子,真不知道这小妮子到底是怎么长的,吃了那么多东西连肚子都没有胀大一点。

  “爸爸……”

  忽的,洗干净手和嘴的灵儿钻入萧天怀中,大眼睛扑闪扑闪的说道,“我们是半个月之后去并州城吗?”

  “嗯!”

  萧天点点头,“怎么?你现在就想去?可是不行呢,爸爸在这边还有事情要处理!另外的话,说不定乖灵儿会看到你太爷爷呢!”

  “太爷爷?”

  灵儿歪着脑袋,不明白这个太爷爷是什么意思。

  “呵呵,就是爸爸的爷爷!”

  萧天笑着捏了捏灵儿的小俏脸,感觉无比的温馨。

  “少爷,俺去训练那些小子!”

  狂剑喝完了酒壶中最后一口酒,起身朝外走去,萧天当即说道,“手段稍微松一些!他们毕竟还太弱了!”

  “嘿嘿……少爷放心吧!俺知道!”

  看着狂剑一脸兴奋的摩挲着双手离开,萧天便哭笑不得。

  这狂剑的训练,他在天海阁内便早已见过,阁内的那些杀手都有些承受不住,这下子李木等人恐怕就要受难了。

  当然,正所谓宝剑锋从磨砺出,梅花香自苦寒来,相信只要李木等人能够坚持的下去,那么结合自己所给的功法,他们必定会奖有很大的收获!

  “灵儿,走!咱们出去逛逛!”

  “哇……太好了!”

  听到萧天的话,灵儿兴奋地跳了起来,拉着萧天的手便急匆匆的向外走去,宛如活泼的小精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