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寂灭天尊 > 13 其实我不想杀人
  萧天的话很轻,但在这面色大变的刘家父子三人耳中,却不吝于惊天霹雳。

  尤其是刘松,更仿若见了鬼一样。

  他们所做的一切都可以说是在秘密中进行,哪怕刘家的人知道的也绝对不超过双手之数,而且各个都是他的心腹,这之上所记载的一切,简直就像是亲眼所见一般,由此可以想象,眼前这个只有二十岁的萧天,身后到底有多么强大的势力,方能够将十年前的事情调查的如此清楚……

  不!

  还有一种可能,天海阁!

  在混元大陆上,天海阁是以贩卖消息,以及经营杀手任务为主!自从天海阁建立以来,就几乎没有他们完成不了的任务,而十年前的事情或许对其他人会十分困难,但只要萧天能够出得起钱,那么这一切都算不得什么问题!

  但这还有一点,必须要有熟人介绍,否则天海阁是断然不会接受任何任务,哪怕就是去简单的寻找一只鸡也不可能!

  “天海阁?”

  想到了这些,刘松的面色越发阴沉,望向萧天的眸子也变得森寒了下来,“没想到贤侄竟然有门路通到天海阁,啧啧……真是让我这个当叔叔的刮目相看啊!”

  “看来,刘叔叔是承认了当初我父亲的事情与你有关了?”仿佛没有感觉到刘松口中的杀意一般,萧天坐在座椅上,淡淡的继续道。

  “既然事情你都已经调查清楚了,那又何必多说?”

  刘松轻轻拍了拍手,那方才被刘耀祖呼唤而来的刘家守卫立刻将整个会客厅包围,数十人手持各种兵器,将厅内包围得密不透风……

  “贤侄,原本我并不想杀你!”

  刘松不复方才的那种温和,满是阴沉的道,“可你偏偏自己送上门来,若是我这个当叔叔的不成全你,那未免也太说不过去了吧?所以啊,贤侄你就安心的去吧!今后每逢过节的时候,叔叔我定会给你们父子俩多烧些纸钱的!”

  “哈哈,小子,去死吧!”

  刘耀祖在边上兴奋的叫嚷着,仿似小天已经是死人了一般。

  “死?”

  萧天冷笑一声,撇嘴道,“就凭他们?或者说凭你们?”

  “果然有其父必有其子,萧禹偏偏不信邪的要和我作对,他最后还不是死在了我手中?”

  刘松冷声道,“萧天啊萧天,你最大的错误就是不该自己过来送死!来人啊,给我上,死活不论!”

  “是!”

  四周数十刘家之守卫齐齐应了一声,在刘氏父子三人退后一些后,他们便朝着萧天等三人冲了过去。

  “少爷,俺可以动手了吧?”

  狂剑看到这一幕,不仅没有任何紧张,反而摩拳擦掌,似乎显得极为兴奋。

  “可以,既然别人不放过咱们,那咱们也没必要放水!”

  萧天耸耸肩,淡淡的道,“狂剑,放开手杀吧!今天我要这会客厅变成屠宰场!!”

  “好嘞,少爷!”

  听到萧天这话,狂剑顿时哇哇叫着,就这么空手冲了出去,如同推土机冲入人群,仅在眨眼间便听到两声惨嚎响起,那距离最近的两个刘家守卫被一拳轰碎了肩膀,血流满地……

  “这大汉……”

  旁边,刘松双目微凛,蓦地喝道,“都在干什么?他就一个人,给我上!先灭了这个大汉再说!”

  “大家上啊!”

  “杀啊!”

  刘家守卫不敢不冲,一个个仿似放弃了萧天和灵儿一般,竟是全部朝狂剑包围而去。

  “哈哈……来得好!俺今天终于可以大开杀戒了!!”

  狂剑疯狂的吼叫着,那一双眼眸中泛出兴奋的血红色,不过却并没有取下背负的重剑,在他看来,这些人根本不配他用剑。

  可狂剑即便不用重剑,如今也宛如杀人机器一般的冲杀着,没有一人能够正面挡住他的一拳或一腿,只要拳头或者脚面接触到的刹那,最轻的伤势都是骨折,甚至有一人被直接洞穿了腹部,肠子啊那些的流了满地,再加上许多的断胳膊断腿,这里果真如萧天方才所言,真真的就像是屠宰场一样……

  只是,被屠杀的不是牲畜,而是刘家的人罢了!

  眼前这一幕,让刘氏父子三人看得目瞪口呆……

  狂剑这大汉宛如魔神临凡,凶猛至极!

  相比而言,灵儿这小妮子似乎并无任何坐在萧天怀中,竟然还有心情吃旁边摆放着的果点,甚至还在不断地指指点点,让刘松看的心里一阵发寒……

  大概七八分钟后,那数十人已经死的七七八八了,剩下的两三个再也不敢靠近,毕竟就算有刘松在场,可面对狂剑这种杀人魔头,他们早就失去了出手的勇气!

  然而,狂剑却坚决执行着萧天的吩咐,他们不来,那么自己便过去!

  咔嚓……咔嚓……

  狂剑那蒲扇般大小的手,很快将剩下两三人的脖子扭断,如同丢垃圾似的,将这几具尸体扔在了会客厅的血泊中,而后毫发无伤的拍了拍衣衫,朝刘松等三人凶神恶煞的瞪了一眼,这才走回到萧天身侧站定。

  “嘻嘻……剑叔叔太棒了!来,这是灵儿奖励你的!”

  灵儿将手中的一颗水果递到狂剑面前,大眼睛笑得如月牙儿般,可爱至极。

  “嘿嘿,谢谢小小姐!”

  面对灵儿,狂剑完全没有杀人之时的那种凶猛,裂开大嘴嘿嘿一笑,接过水果便咔嚓一声咬掉大半,都不怎么咀嚼的便吞入腹内。

  至于萧天,此时他脸上的邪笑就没有消失过,或者说,看着眼前这一幕屠宰场般的情形,他脸上邪笑更甚……

  “刘松,你觉得我这位兄弟实力如何?”

  望着刘松父子那难看的面色,萧天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这才问道,“我听说你们刘家好像先天高手都有几个,不妨请他们出来试试?”

  “萧天,你不要欺人太甚!”

  刘松咬牙道,“就算他实力再强,但也只有一个人!我们刘家内数百人,难不成惧了他一个?”

  “哦?那我们走吧!”

  萧天不可置否的耸耸肩,抱着灵儿便朝外面走去,刘松微微一愣,“你,你要做什么?”

  “你不是说刘家还有数百人吗?”

  萧天转头露出了一个恶魔般的笑容,邪笑道,“这里施展不开,我们到外面去!其实吧,我也想看看我这位兄弟到底今儿个能不能将你们那数百人全部给宰了!”

  话语很轻,甚至仿佛在说不关自己的事儿,可那语气却森寒不已,仿似火热夏日里突如其来的一场暴风雪,让刘松的面色彻底阴沉下来。

  嚣张,狂妄,目空一切!

  这便是此时萧天在刘松心中留下的印象了。

  “哼!你要杀,我便让你杀!我倒要看看你能杀多少?”

  “就算那个大汉再强,可别忘了还有你和那个小女孩,我就不信,先抓住你们两个,那大汉敢不束手就擒!”

  想通了这一点,刘松带着刘耀宗和刘耀祖两人便和萧天他们一同来到了外面宽阔的花园中,而此刻在外面,早已经有了许多刘家之人手持兵器等候着,看样子倒是颇有章法,甚至于在数十米开外的高处,还有许多弓箭手严阵以待……

  “好热闹的场面啊!”

  萧天环视四周,没有任何紧张,至于灵儿更是自顾自的吃着水果,完全没将那些人放在眼中。

  “少爷,让俺去将那些小崽子们全部弄死算了!”

  狂剑兴奋异常,在他的眼中这一辈子最重要的两件事,排在首位的便是打架,其次才是吃饭喝酒!

  “弄死?”

  萧天闻言不禁戏谑的朝刘松那边望了过去,嘴角微微翘起的道,“刘松刘堡主,我的刘叔叔,你就准备用这些人来对付我们?不准备出动你们刘家的先天高手?”

  “小子,就凭你们也配让先天高手出手?”不等刘松回答,刘耀祖当即便跳了出来,不屑的道。

  刘松只是冷哼了一声,并未开口。

  “好吧,既然如此,那就动手吧!”

  萧天耸耸肩,朝狂剑努了努嘴,“我说狂剑啊,你可千万别让人家刘堡主失望!一定要好好的杀,不能漏过一个,明白吗?”

  “嘿嘿……少爷,你就看好吧!”

  狂剑咧嘴大笑,望着四周的人群就像是饿狼看到了小绵羊一般,毫不犹豫的大踏步朝人群最多的正前方跑去……

  脚步踏在地上,引得大地接连一阵颤动。

  “给我杀!”

  此时,刘松也随之下令,一场以多打一的不公平战斗便已然展开。

  一拳,轰的一人口吐鲜血倒飞而出,更让其身后的数人巨力袭身,一下子便倒了一片……

  一脚,踹的一人骨骼碎裂,只在眨眼间便失去所有生机……

  就那么简单的拳脚攻击,周围之人却没有一个是狂剑的一合之敌,哪怕轻轻接触必定都最少是残废的下场!

  此刻的狂剑,澳门赌博网站:好似杀人机器一般不断的轰杀着,短短两三分钟时间,竟没有一人再敢靠近他的方圆两米内……

  “哈哈……孬种,都他妈的是些孬种!”

  狂剑握拳大笑道,“就凭你们也配和俺家少爷作对?找死!”

  声音落下,狂剑那笨拙的身躯陡然提速,竟好似一步跨越了两三米的距离,直接轰杀着进入到了人群之中,再一次展开了新一轮的杀戮。

  “刘叔叔……”

  这时,萧天面带邪笑的转头朝刘松望去,故作叹息的道,“你这又是何必呢?其实……我不想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