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寂灭天尊 > 12 刘家
  萧天离开了,然而那凌月灵却整个人好像有些发呆似的,靠在门边久久未动,脸上的泪水与羞红映成一片,不知道到底在想些什么!

  “臭男人,姑……我记住你了!”

  好一会儿,凌月灵这才回过神来,伸手抚了抚红唇,好像方才的那种感觉依旧存在似的,让她的俏脸越发羞怒。

  眼睛颇有些迷茫与娇羞,若是萧天在场的话,肯定会吹着口哨调戏道,“小妞,没想到你竟然还有受虐倾向!”

  “嗯啊……”

  这时,那被萧天打晕过去的谢华缓缓醒转了过来,急速从地上一跃而起,手持长剑打量四周,看着有些发呆的凌月灵,他急忙走过去道,“师妹,你没事吧?那该死的小子人呢?”

  “啊?什么?”

  凌月灵猛然惊醒,“三师兄,你醒了?”

  “师妹,你怎么了?”

  谢华面色阴沉,“是不是那小子对你做什么了?我找他去!”

  “回来!”

  凌月灵表情一变,“他什么都没做!打晕你之后就走了!”

  她没有将那长达十来分钟的亲吻说出来,心里有些莫名的彷徨,她不知道自己对那个夺去自己初吻的男人到底是什么感觉?

  只是,心里隐隐有种声音在告诉她,这个男人恐怕今后真的会与她纠缠不休了。

  “臭男人!”

  想到这里,凌月灵又不禁羞怒的轻啐了一句。

  谢华倒是没听清楚,又道,“师妹,这小子竟然敢如此欺负我们,等回去之后一定要禀明师父!”

  “行了行了!”

  凌月灵颇有些不耐的挥了挥小手,“三师兄,我们在刘家堡的事情也处理的差不多了!现在也是时候去萧家了!”

  “好,都听师妹的!”

  谢华点点头,今日在凌月灵面前被萧天如此欺辱,他怎么也不可能放过,已经打定主意一定要找出那小子狠狠的教训一顿。

  …………

  “啧啧……刘家!”

  第二天清晨时分,刘家门外,萧天牵着灵儿缓步而至,狂剑自然也是跟在他的身边。

  “站住,你们是什么人?”门口的两个守卫立时怒目相视。

  “去通告你们的刘堡主,就说故人之子到访!”

  萧天摆摆手,尽显大家弟子风范,那两个守卫果然被其气质所慑,急忙恭敬的道,“请这位少爷稍待,小人这就前去通禀!”

  “去吧!”

  萧天点点头,三人就这么静静的等在门外,不多时,刘松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是哪位故人之子?”

  刘松走了出来,身边跟着他的两个儿子,刘耀宗和刘耀祖,当然还有一些刘家的护卫。

  “小子,是你!”

  刘耀祖见到萧天的刹那,立刻双眼一瞪,竟是挥舞着拳头就要朝萧天冲过去。

  “住手!”

  刘松见状当即皱眉呵斥,萧天倒是毫不慌乱,向着刘松拱手道,“侄儿萧天见过刘叔叔!”

  “萧天?”

  刘松闻言微微一愣,却是很快目光一变,“你是萧天?你不是已经……?”

  “已经死了?”

  萧天接口,轻笑道,“侥幸又活了过来!”

  “这就好,这就好!”

  刘松的眼神深处闪过一抹利芒,但却面带温和笑容的说道,“贤侄啊,你这五年多时间到底去哪儿了?我这个当叔叔的,当初可为你的事情掉了不少眼泪啊!”

  “那倒是多谢叔叔您了!”

  萧天微微一笑,而就在这时,那刘耀祖却是再次跳了出来,“父亲,大哥,就是这小子打了我,你们要给我做主啊!”

  “闭嘴!”

  刘松当即面色一凛,喝道,“萧贤侄岂是那种随意打人的人?肯定是你这臭小子做了什么事情惹到萧贤侄了!还不快快道歉?”

  “父亲……”

  刘耀祖顿时表情瞬变,可萧天却摆摆手,邪笑道,“刘叔叔言重了!小侄怎么可能承受得起刘二少爷的道歉?”

  “贤侄心胸宽阔,倒是让我这当叔叔的有些钦佩!”

  刘松笑着做了一个请的姿势,“贤侄,里面请!咱们叔侄俩这么许久没见,必定要好好叙叙旧才对啊!对了,这两位是……?”

  “这是我的朋友,狂剑!他天生就这么凶神恶煞,还请叔叔不要见怪!”

  “这是我的干女儿,灵儿!一个很是调皮的小丫头,若有什么得罪之处,还请叔叔见谅!”

  “贤侄言重了!”

  刘松能够感觉到狂剑的不凡,尤其是那种身材高大粗犷带来的莫名压力,还是让他不禁多朝狂剑那边望了几眼,至于灵儿这小妮子,刘松却并没有怎么太过在意。

  “贤侄,里面请!”

  “叔叔,请!两位贤兄,澳门赌博网站:请!”

  “请!”

  当即,四人在刘家的护卫中走入会客厅内按照宾主落座,刘松命人端上来一些果点茶水,这才笑着问道,“贤侄,不知你这五年去了何处?竟然从未回来过一次!”

  “呵呵,侥幸死里逃生,哪里还敢回来啊?”

  萧天仿佛开玩笑一般的说道,“这不,这次回来就专程来拜访刘叔叔和两位贤兄了!”

  “贤侄,这好像是话里有话啊!”

  刘松端起茶杯轻轻吹了一口,眼角在萧天身上掠过,轻笑着道,“贤侄有什么话不妨直说?”

  “哦?”

  萧天眉毛一扬,淡然开口,“其实这次还真的有事!我听说,我父萧禹似乎受过刘叔叔大恩,小侄这次回来就是专程为了报恩而来的!”

  报恩?

  刘松听到这话,端茶的手不露痕迹的轻颤了一下,勉强笑道,“贤侄说笑了!你父萧禹对我,对我刘家上下都有着大恩!说到这报恩,应该是我们刘家才对!”

  “哦?是么?”

  萧天嘴角微微翘起,勾勒出一条邪魅的弧线,可随即却是面色陡然一凛,双眼微眯的道,“既然如此,那就请刘叔叔给小侄一个解释吧!我父亲他到底是怎么死的?”

  在萧天十岁生日的时候,整个萧家合家欢庆,然而在那天夜晚,萧禹便忽然失踪,第三天的时候传来噩耗,萧禹身陨尸骨无存,而这个消息便是从刘松口中传出,只不过当时传话给萧天的是二叔萧雄而已!

  一直以来,萧天都将萧雄看成了仇人,但自小心思沉稳的他却并未表现出来,一直到十五岁的时候自己忽然身中剧毒,若非有老头子相救,他早就已经成了一具干尸了……

  所以,才会有之前萧豪成年礼之时,萧天傲然回归的那一幕!

  经过天海阁三十六护阁使之一周鸣的消息,再加上小姑萧玉茹的话,萧天才明白,这刘家恐怕才是真正的罪魁祸首!!

  故而萧天这才从萧家镇离开,来到了这刘家堡内……

  此时,听到萧天语气的转变,刘松故作不解的道,“贤侄,你这是什么意思?萧大哥对我刘家有天高地厚之恩,难道我还会对他不利不成?”

  “萧天,你不要太嚣张了!”

  刘耀祖也在旁边叫嚣道,“我告诉你,这是在刘家堡!就算你是萧家大少爷又怎么样?这里可不是你能够嚣张的地方!!”

  “聒噪!”

  萧天目光一寒,猛然身形闪烁,随即一个响亮的耳光声骤然响起,那刘耀祖又一次被扇了一个耳光,全无反抗之力!

  “你,你竟然还敢打我?”

  捂着脸,刘耀祖疯狂地吼叫着,“来人啊,快来人给我杀了他,杀了他!!”

  随着刘耀祖的话,门外的护卫纷纷持着兵器鱼贯而入,只是没有得到刘松的吩咐,他们也不敢随意妄动!

  “贤侄,你这是何意?”

  刘松双目阴沉,放下茶杯冷冷的道,“就算你是萧大哥之子,也未免太过嚣张跋扈了吧?”

  “刘叔叔,这就生气了?”

  萧天旁若无人的继续坐了下来,淡淡一笑道,“小侄我不过只是帮你管教一下儿子罢了!正所谓子不教父之过,刘二少爷如此沉不住气,难道就不怕丢了你们刘家的脸面?”

  “这么说,我还要感谢你了?”刘松深吸一口气,强忍着怒火道。

  “不必不必!”

  萧天摆摆手,很是谦虚的道,“我这人,一向都是这么的助人为乐!那什么,不用谢了!”

  “你……”

  在场的刘氏父子三人都被气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这厮,咋就这么不要脸呢?没听出这是反话吗?

  就在这一瞬,萧天却从腰间取出一张折叠好的纸,利用能量托着飞到了刘松面前,淡淡的道,“刘叔叔,还是先看看这个再说吧!其实,我很好奇,这上面所说的到底是真是假!”

  “这是什么?”

  刘松微微一愣,接过纸张打开一看,不由得一下子从座椅上站了起身,怒道,“胡说八道!全部都是胡说八道!我刘松岂会做那些背信弃义,杀人夺财之事?”

  其实,那一张纸上记载的都是周鸣经过调查而后最终确定下来的结果,即便或许有些出入,但可信性绝对超过八成。

  而如今见到刘松那恼羞成怒的样子,萧天已经全然相信了!

  “到底是什么?”

  刘耀宗和刘耀祖许久都没见过自己父亲如此愤怒,不由得将那张纸拿了过来齐齐往上看去,随即两兄弟对望一眼,不由得眼神中闪过一抹震惊……

  “叔叔,既然是假的,你又何必如此愤怒?气大伤身呐!”

  萧天倒是翘着二郎腿,淡淡的道,“刘叔叔不妨猜上一猜,我这些资料是从何处得来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