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寂灭天尊 > 4 小姑萧玉茹
  黄云死了,看上去竟是连一点反抗之力都没有,令得不远处看着这一切的萧雄与萧豪两父子完全不敢相信!

  要知道,萧雄本身都是一个引灵境七重的人,其并没有太高的修炼资质,故而一直以来只是掌管萧家的生意,只是萧雄本身却并非一个甘于平凡的人,这才不断地想要将萧家掌控在手中……

  方才,在看到萧天将萧豪的手腕打折之时,萧雄还想要亲自为子报仇,但碍于身份幸好没那么做!

  如今黄云可是一个引灵八重,都被狂剑如此轻易的灭杀,要是萧雄自己上去,那还能讨得了好去?

  “我的好二叔,你还能做什么?”

  萧天邪笑着望向那两父子,撇嘴道,“要杀我就快点,不然的话等我的乖灵儿吃饱了,就再也没有你们两父子的机会了哦!”

  “爸爸……我饱了!”

  恰巧,就在萧天话音刚落的时候,灵儿朝他伸出了一双油腻腻的小手,咧开小嘴笑道,“爸爸,擦擦……”

  “哈哈,好,爸爸给你擦!”

  萧天没有去看那两父子难看的面色,带上和煦的笑容为灵儿将两只小手擦拭干净,在将那小脸上残留的油渍一起抹掉,这才一下子将其抱在怀中,让灵儿这小妮子咯咯直笑,开心不已。

  “爸爸,他们都是坏人吗?”和萧天嬉闹了一会儿,灵儿歪着头看向萧雄与萧豪。

  “嗯,都是坏人!”

  萧天点点头,灵儿却撅了撅小嘴,“那爸爸干吗不杀了他们?要不让灵儿去?”

  此言一出,令得萧雄他们一阵震惊!

  这么小的女孩,竟然张口闭口就是杀人,还要亲自出手?

  有这么教导小朋友的吗?

  然而,萧天和狂剑却不认为灵儿是在说笑,记得一年前萧天出外历练收服狂剑的时候,便是灵儿这个不起眼的小可爱出手,十招之内便将一年前已是三花境二重的狂剑击败。

  当初的那一幕,让狂剑至今想起来还无比惊骇!

  谁曾想过,那么一个可爱的小丫头竟然会那么暴力?若非萧天及时出声阻拦,恐怕狂剑都已经缺胳膊断腿,甚至于丧命了。

  “小妮子,难道你忘了你答应我的?”萧天面色一肃的道。

  “好吧好吧!”

  灵儿缩了缩脖子,撅嘴道,“人家就看着,哼哼!臭爸爸!!”

  “你啊……”

  萧天哭笑不得,这个便宜女儿可真是折磨死他了,他到现在还是一个处级干部,才不过二十岁,连老婆都没有,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女儿?

  再者,对于灵儿的来历,萧天也是一头雾水,当初是在外历练的时候遇到的,然后就被死活赖上了,再加之萧天也的确十分喜欢灵儿,这对父女便从那时候起结下了不解之缘。

  “萧天,你到底想要做什么?”萧雄这时面色发白的问道。

  “你说呢?”

  萧天抱着灵儿起身,深处三根手指晃了晃,淡淡的道,“我刚才已经说过了,我只有三件事!若是二叔你不让我满意的话,那就怪不得我了!”

  “好!我说!”

  萧雄低头了,“大哥的死的确与我无关!”

  “哦?”

  萧天眉毛一扬,倒也没有打断,示意萧雄继续说下去。

  “具体情况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你可以去问你爷爷,大哥的死在我们萧家一直都是一个秘密,萧家上下也只有父亲他老人家才知道!”

  似是担心小天不相信,萧雄指天发誓般的道,“我可以以我和小豪的性命发誓,真的不知道!”

  “怎么会这样?”

  萧天紧紧皱着眉头,他可以看出萧雄并未说谎,而在记忆中,似乎自己的父亲是一去不回,好像是为了寻找什么。

  “那我母亲呢?”

  顿了顿,萧天沉声道,“为什么在我记忆中一直就没有我母亲的消息?甚至连我母亲的丝毫印象都没有?”

  “你母亲……难产……难产死了啊!”

  萧雄的言语有些迟疑,眼神更是闪烁不已。

  “你以为,我会相信吗?”

  萧天冷笑了一声,澳门赌博网站:“我的好二叔,直到现在你还想瞒下去?亦或者说,你是罪魁祸首?”

  “不,不是我!”

  萧雄急忙道,“我根本连你母亲的面都没见过,而你母亲的事情在我们萧家也是一个禁忌,恐怕除了你爷爷和你父亲之外,没有人知道!”

  “又是禁忌?”

  萧天闭上双眼深吸了一口气,“萧雄,你确定你没有骗我?”

  “我证明,他没说谎!”

  就在这时,萧天声音刚落的刹那,一个女声从院落外面传了进来,透过打开的院落之门,萧天发现外面已经围满了萧家的护卫,看样子恐怕随时都会冲进来解救他们的二老爷和二少爷……

  至于这个女声的主人,则穿着一身鹅黄色的连衣裙,颇有些风姿卓越之感,虽然已经四十来岁,但却与三十岁之时并没有多大区别。

  此人,名为萧玉茹!

  乃是萧家萧老爷子的三女儿,也就是萧天父亲萧禹,二叔萧雄的三妹!

  “小姑……”

  见到萧玉茹走进来,萧天立刻迎了上去。

  在记忆中,整个萧家真正对他好的就只有三个人,父亲萧禹,小姑萧玉茹,以及老仆莫爷爷。

  只是,莫爷爷在六年前便已经失踪了!每每萧天去朝萧老爷子问关于莫爷爷的事情,萧老爷子都会含糊其辞,到最后更干脆和萧天说莫爷爷已经死了,让萧天为了这件事伤心很长一段时间。

  直至如今六年过去,萧天时不时的都会想起莫爷爷的音容相貌,心伤不已。

  “臭小子,你真的没死!”

  萧玉茹和萧天深深拥抱了一下,如男人一般拍了拍萧天的肩膀,笑道,“老娘就知道,你这臭小子怎么可能死得那么早?哈哈!”

  “呃……”

  萧天哭笑不得,这么几年过去了,老娘这个称呼还一直保留着。

  “爸爸,她是谁啊?”灵儿在边上歪着头,脆脆的问道。

  “爸爸……”

  听到灵儿对萧天的称呼,萧玉茹面色一僵,目光在萧天和灵儿身上转来转去,“臭小子,你竟然有孩子了?”

  “小姑,这件事以后再说!”

  萧天轻轻摇了摇头,道,“刚才你说我母亲……”

  “有些事情,当初不是我们不想告诉你,而是不能!”

  听萧天提及他的母亲,萧玉茹轻声一叹道,“你现在长大了,但却没有资格知道!这样吧,等你爷爷出关你亲自去问他,如果他老人家要告诉你,我也不会多说什么!”

  “那爷爷什么时候出关?”萧天迫不及待的问道。

  “不知道!”

  萧玉茹摇摇头,“你爷爷的实力达到了瓶颈,已经闭关三个月了!”

  “呃……”

  萧天一阵无语,但明白萧玉茹既然这么说了,那她肯定不会多说什么,当即也没有再多问,顿了顿后,冷厉的目光朝萧雄扫了一眼,继续开口道,“小姑,那我父亲的事情,真的与他没关?”

  “没有!”

  萧玉茹摇摇头道,“不管怎样,我们萧家都始终是一家人!而且,当初你的事情,你二叔他也是被利用了,真正的罪魁祸首乃是刘家!”

  “刘家?”

  吴天闻言,微微皱了皱眉,“小姑你是说,刘家堡?”

  “是的!”

  萧玉茹应道,“刘家一向与我们萧家不对路,但在实力上却要高出我们一些,他们刘家堡内有两名先天高手,而我们萧家就只有你爷爷一人!”

  “那他们为何要对付我?”萧天不解的问道。

  “这就不清楚了,好像是与你父亲有关!”

  萧玉茹轻轻摇了摇头,“天儿,有些事情不像表面那么简单!”

  “好吧,我明白了!”

  吴天沉默了一会儿,长长吐出一口气,“过去的就暂时算了!不过小姑,如果我知道有些事情不如你所说的话,那就怪不得我了!”

  “我明白!”

  萧玉茹瞟了一眼萧雄,叹声道,“我也不希望我知道的是假的!如果我也被骗了,我想某些人绝对不会有好下场!”

  “好了,小姑,我先走了!”

  萧天摆了摆手,招呼了一声狂剑,把灵儿抱在怀中便朝外面走去。

  “臭小子,这里就是你的家啊!”萧玉茹在后面大声说道。

  “以前是!”

  萧天头也不回的摆摆手,“我现在只是萧天!!”

  “臭小子,你……”

  萧玉茹闻言顿时面色大变,可没等她再说什么,萧天三人便已经离开了,院落外那些护卫一个个赶紧的让路,毕竟不管怎样,萧天的身份已经确定,乃是萧家大少爷,又岂是他们这些下人敢随意阻拦的?

  “少爷,我们现在去哪儿?”离开萧家后,狂剑背着重剑问道。

  “去哪儿……”

  萧天驻足,怀念的望了一眼身后偌大一个萧府,这才说道,“先随便找间客栈住下吧!有些事情,恐怕不是一天半天就能解决的!”

  “好!”

  对于萧天的话,狂剑自是没有任何异议,很快三人寻找了一圈,发现还是如归楼好一些,最终便在如归楼定了两间上等客房住下。

  “客官,这就是您的房间!”

  安排好了狂剑后,萧天抱着灵儿在伙计的带领下来到了另外一间客房,“客官,请问您还有什么需要的吗?”

  “唔……”

  萧天犹豫了一下,言道,“将你们掌柜的叫来,就说我有要事!”

  “客官,您这是说笑吧?”

  听到萧天的话,伙计的态度猛的变了变,“我家掌柜的不会出来招待客人,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

  “那这个给你们掌柜的看!”

  萧天随手拿出一个戒指,淡淡的道,“和他说,我给他十分钟时间!若是十分钟不过来,那就永远别过来了!”

  说完,萧天便将房门关上,留下那伙计拿着戒指,一脸的愕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