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将夜 > 第四卷垂幕之年 第一百九十九章 请进
  城门缓缓开启,现出宁缺的身影。

  他背着铁刀,手里握着铁杵,站在城门洞里看着城外。

  他说道:师兄,既然是来找我的,我与他谈。

  君陌沉思片刻,双眉如被柳荫遮蔽的湖面,趋向平静。

  宽直的铁剑缓缓自行收回鞘中。

  他对着车厢畔那个男人再次行礼,然后走回自已的马车。

  马车驶入长安城,在宁缺身旁停下。

  君陌看着他说道:既然谈,便要好好谈,虽然老师已不在人间,但书院还在,这等懦夫,没资格让你我心思稍乱。

  宁缺行礼,平静说道:明白。

  他望向城外门那辆脏旧的马车,看到被春风拂落灰尘后的黝黑钢铁车壁,还有那些眼熟的符线,然后才望向车旁的那个男人。

  只有二师兄,才敢说这个男人是懦夫吧。

  宁缺默默想道,因为他知道这个仿佛无视时间的男人是谁,这个男人曾经出现在老师的谈话中,更曾出现在他的梦里。

  他曾经做过一个梦,他在那个梦里来到荒原之上,原野间所有人都抬头看着光明与黑暗分野的天空,他看到了老师高大的身影,也看到了一个酒鬼还有一个屠夫。后来他又做了一个梦,那一次夫子从酒鬼手中抢过酒囊喝了口,又从那个屠夫背上抢了根猪后腿啃了口。

  夫子曾经在书院后山里的一场谈话中提到,有两名大修行者。曾经经历过上次的永夜,一个酒徒,一个屠夫,便是他梦里的这两个人。

  去年他带着桑桑,乘着黑色马车去往荒原,看到了西陵神殿联军和荒人战士们的那场大战,当时他才明白。原来梦中看到的地方就是这里。

  在变成现实的梦境中,他看到了光明与黑暗在天空里的相对,看到了云后的光明神国和巨大的黄金龙首。夫子的身影果然是那般高大。但他没有看到那个酒鬼,也没有看到那个屠夫,直到今天。

  能够度过漫长的永夜。能够在昊天的注视下,拥有近乎永生的岁月,说明酒徒和屠夫有对付昊天的手段。用夫子的话来说,修行就是比谁活的时间更长,那么这两个人的境界,毫无疑问已经到了人类难以想象的程度。

  依然还是用夫子的话来说,这两个人大概已经不能算是人了。

  在宁缺知道的人里,除了夫子没有人见过酒徒和屠夫,大概也只有夫子能够找到他们,他们只要活着。便是人间的传奇。

  那男人带着酒壶,背上没有猪腿,自然不是屠夫。

  宁缺不是普通人,看着这个男人却依然极为震撼与警惕,片刻后才平静下来。问道:酒徒前辈找我何事?

  酒徒看着他哑声说道:受人之托,来还你一些东西。

  他的声音依然是那么的难听,仿佛每个字里都带着古老君王坟墓的积土还有那些被尸水泡烂的丝绸味道。

  宁缺微微皱眉。

  二师兄先前问过还什么东西,他自然没有再问,看着相伴多年的马车,看着官道上被碾压出来的痕迹。自然想起泗水畔的那些事情。

  在泗水畔,桑桑现出真神之躯,身为黑夜,脚化白莲踩在光明之间,请夫子显圣登天,同赴昊天神国,天降异彩繁花,苍穹震动。

  老师和桑桑就是在那里离开,在泗水与他分别的还有大黑马,黑色马车里还有元十三箭和大黑伞。

  事后宁缺曾经派人去寻找过,泗水畔风萧萧兮,根本找不到大黑马,黑色马车和车厢里的那些事物,也都已经消失无踪。

  今天终于有一样事物回到了人间,那么其余的呢?箭呢?伞呢?大黑马那头憨货呢?老师呢?桑桑呢?

  宁缺的情绪有些不稳,沉默了很长时间才冷静下来,把思考的重点放回现实当中,是谁要还自已东西,是谁有能力找到酒徒,并且让他来做这个信使。

  是谁?他看着酒徒直接问道。

  酒徒的反应也很直接,他没有回答。夫子不在人间,那么只要他不想回答,便没有谁能让他开口说话。

  春风拂着宁缺的脸颊,毫无温暖的意思,寒冷的厉害,又或者只是他自已的身心俱寒,所以才让缭绕身周的春风降了温度。

  在泗水畔,他看着夫子带着桑桑一道登天,然后昊天神国的入口爆炸与满天的流星,他确定桑桑死了,或者说回到了昊天神国,无论哪一种,反正她现在已经不在人间,如果她还在,他一定能够有所感觉。

  那么是谁带走了大黑马,是谁拾了铁箭,现在是谁在人间撑着破旧的大黑伞,又是谁要把马车还给自已?为何会在酒徒的手里?

  宁缺想不明白这些事情。

  乱我心者,昨日之日。他举头望向天空里那轮黯淡的春阳,澳门赌博网站:沉默片刻后继续说道:弃我去者,何必再想。

  然后他望向酒徒,说道:先生请进。

  南城门前安静无比,随着他的这句话,仿佛一股紧张的气氛,从城墙根的最深处涌出,然后向着高远的天穹飘去。

  酒徒看着雄伟的长安城墙,说道:为何要进?

  宁缺说道:既然为客,哪有过门不入的道理。

  酒徒说道:做恶客,便要有不进家宅的自觉。

  宁缺说道:恶客善客都是客,客随主便。

  酒徒觉得他很有趣,微笑说道:那我便不是客。

  宁缺也笑了起来,真实的心情却并非如此。

  如果不是客,自然是敌。

  他看着酒徒认真说道:既然不进城,怎么把东西还我?

  酒徒就像看着一个耍赖的孩子,说道:我已经这么老了,走了这么远的路已经很累,难道最后几步路还要我自已走?

  宁缺说道:就算只差几步,依然是没有走到。

  酒徒说道:你可以出来。

  宁缺笑着说道:你可以进来。

  酒徒再次望向长安城斑驳的旧城墙,沉默片刻后说道:改日再说。

  听到这句话,宁缺毫不犹豫说道:改日不如择日。

  这是邀请也是赌博,更准确地说是在赌命,赌他自已的命,赌整座长安城的命,赌大唐的命,赌人间的命数。

  ……

  ……

  (这章是两千字,我接着写下章。)欢迎您来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