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将夜 > 第四卷垂幕之年 第一百六十三章 斩过往
  长安城这座大阵,澳门赌博网站:与世间别的阵法都不同,与天地相通,纵使受到再严重看似不可逆的损害,只要有足够的时间,便能自行修复。

  正是因为这个原因,书院想要把天下无敌的观主困死在长安城里,观主入长安的目的也非常清楚,他就是要毁了这座城。

  想要毁掉长安城,观主只能走一条路。

  他只能沿着道门在惊神阵里撕开的那道缝隙,明面上顺着朱雀大道,实际上踏着惊神阵里的那些黯淡处,直入皇宫入小楼。

  然而这条路上出现了无数道刀痕,惊神阵调动长安城里的天地元气磅礴而出,依自然之力而循,把他不停从无距境界里逼将出来。

  那些刀痕是文字,告诉观主此路不通。

  从坊市到偏巷,风雪如怒,观主的心意如身上的青衫一般渐趋寒冷,确认在解决掉拦在路前的这些神符之前,无法进入皇宫。

  要解决眼前的困局,有一个最直接最简单的方法,那就是杀死施出神符的宁缺,于是观主御风而去,向雁鸣湖而去。

  ……

  ……

  大师兄感知到那抹青衣在窄巷之间飘拂不安,时隐时现,以无距境界前行,知道他要去哪里,心情变得像伤后的脚步一样沉重。

  在如此小的区域内施出无距境界,就像是在针眼里绣花,在一粒沙的世界里飞翔,即便他没有受伤,也无法再次追上观主。

  即便如此,他依然要追,因为他不可能让小师弟一个人面对观主,所以他一脚踩在积雪上,留下一洼血水,棉袄颤抖起来——然而他没能进入无距境界,因为余帘的手再次落在他的腰间,抓住了他的衣带。

  观主要去杀小师弟。

  大师兄看着她的眼睛。

  是的。这是他现在必须做的事情。

  余帘平静回答道,没有别的任何表示。

  ……

  ……

  观主出现在雁鸣湖畔的雪桥上。

  此间已经离开朱雀大道颇远,惊神阵威力恐怖,风雪看似寻常,实际上蕴藏着无穷威力,根本没有一片平静的天地元气层流。

  没有人能在这种环境下进入无距。

  观主走下雪桥,穿过冬苇,步行至雪湖南岸的雁鸣山。于积雪里寻径登山。来到崖畔,然而却没有看到一个人影。

  雪地上有很多杂乱的痕迹,脚印和坐痕。最多的还是潦草的笔迹,有的字是用手指写的,有的字是用枯树枝写的。

  观主看着雪地上的那些字迹。明白了昨天夜里这里发生了什么。只是昨夜写下这些字,然后悟出那个字的宁缺,现在去了哪里?

  他望向湖面,看着湖面上那两道清晰的脚印,那枝被刀斩破的残荷,那枝被斩断的柳枝,那盆被斩碎的腊梅,眉头缓缓挑起。

  他的视野与识海里,都不再有宁缺的踪迹。这是违反常理的事情,因为那个小子就算有惊神阵的帮助,也不可能完全避开昊天的眼光。

  有人在帮助他隐藏气息。

  大概便是雪湖上的另一道脚印的主人。

  ……

  ……

  几颗浑圆的小石头落在了街面上,把积雪砸出坑洞,骨碌碌一路前行,撞到街畔的石阶上,发出清脆的声响。才缓缓停下。

  那些石头只有指甲大小,一个鹿皮袋子里便能盛放很多,如果节省些去洒,或许可以铺满整座长安城,当然这是夸张的形容。

  淡渺的气息从那些小石头上溢散而出。与街道周遭的瓦檐石磨合为一体,顿时产生了魔宗山门前那座块垒大阵的感觉。

  只是那些石头很圆。没有什么棱角,与块垒阵意有些很有趣的区别,并不一味充天塞地,而是很柔和地遮掩着一切。

  宁缺和莫山山从这些小石头里走过。

  他们已经离开雁鸣湖,经过关着门的包子铺,来到了南城。

  只怕创出块垒阵的那位光明大神官,都没有想到,千年之后有位符道天才少女,竟能另出机杼,把块垒改造成这等模样。

  宁缺笑着说道。

  莫山山的脸上没有什么笑意,只有忧虑:接下来怎么办?

  宁缺说道:现在的局势看似复杂,其实很简单,以观主的智慧,只怕早已经想明白了破局的方法,他现在已经来杀我了。

  莫山山说道:观主也可以退出长安城。

  宁缺说道:我们书院不想他完好无损地退出去,一个天下无敌的强者在长安城外,代表着书院和大唐的失败,幸运或者说不幸,观主自已也不想就此退出长安城,因为对于他来说,这也是最好的机会。

  莫山山望着不时踢出棉裙下摆的鞋尖,欲言又止。

  宁缺知道她在想什么,说道:大师兄自然是想来救我的,但三师姐断然不会让他过来,因为那没有任何意义。

  莫山山抬头望向他,有些不解。

  除非我能用惊神阵困住观主,或者说寻找到一种方法,把观主从昊天的世界里择出来,三师姐才会出手。我不会怪三师姐,因为换作是我,我也会这样做,书院只有一次机会,必须要好生珍惜。

  宁缺说道:我现在首先要藏好自已,然后找到他脚步落下的那些地方,希望能够困死他,就看我和他谁能更快一些。

  莫山山没有再说什么,伸出食指,把眼镜向上顶了顶,看着前方一条安静的巷子,说道:写在这里吧。

  宁缺看着那条巷子,举刀再斩,刀痕随风雪而逝,了无痕迹,就像他脸上一闪即逝的那抹复杂情绪。

  这条街巷里曾经有两座府邸对门而邻,一文一武,一家是通议大夫府,一家是宣威将军府,一家是他的,一家是她的。

  某座府邸内某座布满蛛网灰尘的旧房塌了。

  宁缺听到了房屋垮塌的声音,没有向那边望一眼,继续握刀举步前行。莫山山跟在他的身旁,向街面上洒落石子。

  从雁鸣湖到南城,再到东城,二人一路落刀,一路洒石,躲避着观主的眼光,寻找着困死观主的方法,沉默不再言语。

  松鹤楼的二楼垮了,陈锦记的匾断了。

  宁缺不再需要莫山山指明方位,他握着阵眼杵的一端,感知着现在飘行在长安城里的青衣,回忆着当年穿行在长安城里的黑伞,不停斩落。

  终于,他回到了熟悉的临四十七巷

  他推开老笔斋紧闭的木门,看了看墙上那些久违的书帖,走到了后院,抽出朴刀斩了下去。

  墙上响起一声凄厉的猫叫,积雪被猫脚蹬的到处乱飞。

  小院里的井断了,墙垮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