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将夜 > 第四卷垂幕之年 第一百三十二章 此事无关慷慨
  青峡之前,剑气纵横。

  原野南方的西陵神殿联军营中,一片死寂。

  天谕大神官放下幔纱,缓声说道:我这一生,从未见过这般杀人的,当年轲先生入魔宗,大概便是这等气势。

  程立雪跪坐在神辇一侧,不知该如何言语。

  神辇内外一片安静。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忽然辇外响起一声惊呼,然后是海啸般的声浪,联军将士的声音里充满了惊喜与欢愉的情绪。

  程立雪霍然抬头,望向神辇外,急声问道:赢了?

  他的声音有些微微颤抖,因为他很紧张。

  一名红衣神官来到神辇畔,喘息说道:还没有。

  程立雪神情微变,问道:那为何众人会欢呼?

  那名红衣神官兴奋说道:他换手了!他现在是用左手执剑!

  程立雪微微皱眉,不解问道:那又如何?

  红衣神官喜悦说道:说明那人也会累,他撑不了多久。

  程立雪身体有些僵硬,想要说些什么,却最终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挥挥手让那名红衣神官离开,脸上现出一丝苦涩的笑容。

  只要是人那便会累,二先生也是人。

  但那个男人只是把铁剑换到了左手,便让己方兴奋成如此模样,可以想象他站在青峡之前,给神殿联军造成了多大的心理压力与恐慌。

  ……

  ……

  另一座神辇里始终安静。

  叶红鱼眼帘微垂,如玉双手安静搁在血色的裁决神袍上,沉默不语。

  神辇外响起的欢呼声,没有让她脸上的情绪发生任何变化,也没有下属敢用那些荒唐的理由来打扰她的静思。

  片刻后,神殿联军阵营里忽然再次暴发巨浪般的欢呼。

  裁决神殿的下属终于难以压抑情绪。一名黑衣执事走上神辇,跪在幔纱之外,恭谨禀报道:宋国崔道人的飞剑,刺中了对方。

  听着这句话,叶红鱼脸上的情绪终于有了些变化。因为她知道崔神官是谁,即便是她,对崔道人的出手也寄予了一些希望。

  她抬起头来,看着那名黑衣执事,问道:然后?

  黑衣执事微愕,似乎没有想到神座大人会接着发问,有些紧张回答道:然后……崔神官的道剑断了,那人好像没什么事。

  叶红鱼微微蹙眉。说道:那你想告诉本座什么?

  黑衣执事愈发紧张。声音颤抖说道:……这是第一次有人能用剑刺中那人,这说明那个人还是能被刺中的。

  虽然愚蠢,但愚蠢的也有些道理。

  叶红鱼的目光透过幔纱。望向远方青峡处,美丽的容颜上没有任何情绪,一片漠然。说道:看来差不多了。

  几乎同时。

  在另一座神辇里,天谕大神官伸出手指,抚摸着身前的教典,苍老的容颜上流露出恬静而坚定的神情,说道:差不多了。

  ……

  ……

  一柄锋利而华丽的道剑,此时变成了横卧原野间的数片残剑,不过这把剑还是应该觉得骄傲,因为它是开战至今唯一一柄没有被敌人夺走的飞剑。

  原野南方,一名穿着朴素布道衣的道人。正低头看着自已的胸腹处。

  他姓崔名荣,出身清河郡崔阀,自幼便离开家族,周游世间修道,曾在西陵神殿受礼,在宋国道观正式进入道门。

  昊天道门有很多强者一直隐藏在世间,隐藏在普通甚至破落的道观里。他们不喜欢神殿的氛围,更愿意做一名普通的道人。

  直到昊天召唤他们奉献自已的力量,他们才会现世。

  崔道人,就是这样一个不普通的普通道人。

  崔道人在修行界声名不显,境界却极为高妙。早在十年之前便已经晋入知命境,在强者云集的道门中。也拥有属于自已的位置。

  然而今天他只出了一剑,便再也没有任何其余的举动,低头静静看着自已的胸腹,因为他的剑已经断了,他的胸腹间有一道非常深的剑口。

  那是一道恐怖的大血口。

  湿软的胃肠等内脏,正从那个大血口里向外挤出,开始有些缓慢,随着时间变得越来越快,最后竟像是哗哗流淌一般。

  崔道人静静看着自已的内脏流出体外,直到看完整个过程,才抬起头来,望向对面,问道:二先生之剑道乃世间最严谨的艺术,先前这一剑入贫道身躯四寸,不深一分不浅一分,自然是刻意为之。

  二师兄说道:正是。

  崔道人说道:书院讲究仁爱宽恕之道,为何要我临死前还要受这多痛苦。

  二师兄平静说道:因为我知道你姓崔。

  崔道人明白了,说道:二先生应该知晓,我与族里来往极少。

  二师兄说道:我要想借你的死亡与痛苦来表达书院的态度。

  崔道人问道:什么态度?

  二师兄说道:清河郡七大姓,澳门赌博网站:即便死,都不能痛快地去死。

  崔道人叹息一声,说道:原来如此。

  说完这句话,他缓缓坐到地面上,开始喘息,因为肺叶和气管都已经被铁剑所破,喘息再如何剧烈,也无法呼吸到空气,所以显得特别痛苦。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他疲惫地低头,终于痛苦地死去。

  满天的阴云遮蔽了阳光,天地间一片阴暗。

  二师兄浑身浴血,站在原野间,站在如乱林般的百余柄飞剑前,站在无数具修行者尸身前,望向南方的修行者们。

  他再次举起手中的铁剑。

  一句话都没有说。

  原野间的修行者们,却似乎都听到了他在问还有谁。

  修行者的目光,全部被那柄如同有魔力的铁剑所吸引。

  那柄铁剑很寻常无奇,剑身宽直,黯淡无光,看上去甚至有些可笑。

  然而看着这把铁剑,所有人只想哭。

  有些人想哭也哭不出来,心惊胆寒。

  修行者们。在这柄铁剑之前,再也无法鼓起战斗的勇气,终于退去。

  青峡前重新变得安静。

  地面上的血水已然积成水洼,反照着阴暗的天空,显得有些发乌。

  书院诸人从篷下冲了出来。

  王持左手拎着一个凳子,右手紧紧攥着药囊,冲到二师兄身后让他坐下,把药囊凑到他嘴边。用最快的速度抽进去。

  七师姐提着水壶拿着水碗。看着怕是有些来不及,于是干脆把碗扔了,直接用壶嘴凑到二师兄的嘴里。把水拼命地往里面灌。

  二师兄不是寻常人,各方面都不寻常,被忙手忙脚的师弟师妹们包围。情绪竟然依然保持着镇静,以水送药,转瞬间便吞入腹中。

  四师兄和六师兄这时候也已经跑了过来,蹲在二师兄身前,对着盔甲胸口某处,神情凝重地在查看着什么。

  崔道人的本命道剑,正是刺中了这个地方。

  在那柄知命境界的道剑刺中盔甲时,盔甲里的符线自动激发,凝结了一层薄而坚韧的天地元气层。所以那一剑没有对二师兄造成任何影响。

  但隐藏在盔甲那处的符线,被崔道人剑意所震,稍微有些变形。

  六师兄解下背后的匣子,取出一套精致如同蟹八件的专用工具,开始进行修复。

  四师兄在一旁做着计算与图形指导,又望向二师兄问道:剑有没有问题?

  六师兄望向二师兄,有些担心。

  铁剑是最重要的装备。如果被损坏,虽然书院连铁炉都带来了,可以修复,但西陵神殿方面,肯定不会给他们留这么多时间。

  二师兄看着手中宽直的铁剑。说道:还能撑很久。

  北宫未央和西门不惑还在篷下,他们的琴箫是对付铁骑冲锋的无上利器。所谓使命在肩,必须要停留在阵法里。

  只是看着同门都在帮师兄做事,二人不免觉得有些寂寞,又有些惭愧,北宫冲着那边问道:我说这时候要不要听首曲子?

  没有人回答他。

  四师兄和六师兄在对盔甲进行最后的检查,王持在替二师兄把脉,以确定他的身体精神状态,好配制下一时间段的药物,七师姐显得稍微有些清闲,拿着块绣帕在替二师兄擦脸,但总之都在忙着。

  北宫喊道:师兄,这曲子慷慨激昂,最适合杀人。

  二师兄站起身来,看着南方原野上依然浩浩荡荡的敌人,说道:自古杀人事,无关慷与慨,哪里还需要配乐。

  ……

  ……

  不可豪迈,不可慷慨,不可潇洒,只能冷淡,冷漠,冷酷,只有真正做到这几点的人,才有本事杀尽所有敌人。君陌毫无疑问便是这样的一个人,我昨夜对他的点评,如今看来竟还是低估了他。

  他依然是那个最骄傲的男人,我只是没有想到,在战场上,骄傲如他竟能把自已所有的骄傲全部扔掉,或是藏进盔甲的最深处。

  柳白微微挑眉说道:他一直在用尽手段节省体力,追求更简单地杀死敌人,吝啬到了极点,冷静而专注,不肯放过战斗中最细微的变化,计算清楚到了极点,从这个角度上来看,他更像是个浑身洞臭味的商人。

  剑阁弟子们沉默听着师尊的教诲。

  他们已经被青峡之前的那个男子震撼住心神,即便身处敌对阵营,也不禁心生敬佩向往之情,虽然在他们的心中师尊的身影永远是最高大的,但听到师尊如此形容那个男子,他们竟觉得有些不舒服。

  然而没有谁敢出言质疑。

  柳白的声音再次响起。

  剑阁弟子被这句话所隐指的意思震惊的错愕无语。

  我非常尊重以这种态度战斗的对手。

  柳白看着青峡方向,认真说道:我甚至有些后悔,不该让他在这一天一夜里杀死这么多人,或者我昨天就应该出手。

  ……

  ……

  (终于搞定,不错不错,就是累啊,明天周六休息,祝大家周末愉快,另外我最近在修改朱雀记,发现正如我一直以来所认为的那样,前面三分之一的态度不端正,写的真是有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