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将夜 > 第四卷垂幕之年 第一百二十八 平静的来源(上)
  叶红鱼站在原野上,澳门赌博网站:看着走进篷内那个背影,沉默了很长时间,眼眸里流露出有些复杂的情绪,然后她转身走回神辇。

  夕阳西下,骑兵归营,青峡处的琴箫声也渐渐敛去。

  北宫未央与西门不惑停了演奏,情绪却依然沉浸在先前的氛围中,亢奋快意与疲惫的感觉揉杂在一处,直到被重重拍醒。

  四师兄看了一眼王持,用示意他做好准备,然后伸出手掌重重地击打到北宫和西门的后背上,出手极重。

  北宫与西门只觉一阵剧痛,胸口受震,噗的一声吐出血来,正自惘然,还没有来得及恼怒质问师兄何意,便被王持塞了两颗丸药进嘴里。

  一道清新的药意,瞬间在他们的胸腹间弥漫开来,先前那些烦闷躁狂的感受一扫而空,二人觉得舒服了很多,这才明白师兄为什么要打自已。

  像你们这样拼命,坚持不了多长时间。

  四师兄说道:夜里好生休息一下。

  北宫未央说道:多谢师兄出手相助。

  四师兄说道:我那一掌不是关键,十一的药才是真正的好东西。

  王持自幼爱思辩、爱花草、爱医人,医术不敢称天下无双,但所研制的药物,却绝对是世上最珍稀少见的品种。

  听着师兄们的赞赏,他有些不好意思地摇了摇头。

  便在这时,二师兄走进了篷里。

  众人赶紧上前,帮助六师兄一道把他身上沉重的盔甲卸下。

  众人想着先前叶红鱼在阵前邀战,师兄只淡淡回了句你不是我的对手。便让对方退下,纷纷赞叹师兄气度潇洒。

  二师兄平静说道:那小姑娘厉害,要打赢她也要费些力气,能说句话便不打,自然是更好的选择。

  众人这才明白。师兄看似潇洒转身,实际上存的是这个念头,不由无语。

  七师姐微嘲想着,原来你不像平时表现的那般二啊。

  药丸在体内迅速散化,北宫未央觉得精神与念力恢复了不少。豪情壮志复生,说道:待好好睡一夜,明日再与他们打过。

  西门不惑此时亦是逸兴未消,说道:正是如此。

  没有人回答他们的话。

  北宫未央此时容颜憔悴,十指尽伤,西门不惑在身前挥舞的双手,还保持着吹箫的姿式。看着就像鸡爪般可笑又可怜。

  谁也看的出来,如果再让他们拼命,只怕真的就要把命拼掉。

  今日你们辛苦了,明天换我来吧。

  二师兄伸手在北宫与西门的肩头拍了拍。

  北宫的身体骤然僵硬。

  西门张大了嘴,眼角微湿。

  二师兄微微皱眉。问道:怎么了?

  北宫叹息一声,没有说什么,西门不惑擦掉泪水,感动说道:师兄,入门这么多年,今天还是你第一次表扬我。

  二师兄沉默片刻。然后认真说道:以后我会多表扬你们。

  七师姐看着西门不惑像鸡爪般的双手,打趣说道:晚上燉鸡爪子给你吃。

  西门不惑疑惑问道:为什么要吃燉鸡爪?

  七师姐忍着笑,认真说道:以形补形。

  西门不惑苦笑说道:那岂不是越补越糟糕?

  青峡出口处响起一阵欢愉的笑声。

  水已烧开。米已淘好,七师姐开始做晚饭。

  书院后山诸人,此番前来青峡,做了些准备,带足了米食和咸菜,而且有现成的火炉。她和王持一道动手,做起来并不复杂。

  南方原野间。西陵神殿联军也开始收营垒灶做饭,看样子今日的战斗真的是暂时告一段落,炊烟处处升起,气氛终于变得平静了些。

  青峡出口处的气氛却反而变得凝重起来,二师兄为首,诸弟子站在他身后,看着南方那些源源不绝的粮车,脸上的神情变得非常难看。

  给西陵神殿联军输送粮食的是清河郡诸阀的民夫,那些粮食想必也是清河郡的存粮,而就在不久之前,那些都是大唐的粮食。

  北宫未央厉声说道:总有一日,要把这些叛贼统统杀干净!

  西门不惑沉声说道:诸阀子弟必须死光。

  他们二人来自极南海岛,并不是土生土长的唐人,但在书院生活了这么多年,早以唐人自居,甚至表现的要比四师兄等人更为愤怒。

  四师兄举着沙盘计算了片刻,说道:如果将来要收复清河郡,至少要杀二十万人,才能把诸阀势力清除干净,才能真正把这口气出掉。

  听着要杀死二十万人……北宫与西门脸上的神情骤然一僵。

  他们是把生命奉献给音律的雅士,这辈子便是连鸡都没有杀过,虽说今天有千余重骑死在他们的琴箫之声下,但实在无法想象自已要做去血洗屠杀的事情。

  篷下一片安静。

  书院弟子守青峡,为的是长安城,是大唐,便是杀再多人,他们也无所谓,然而如果将来真有一日,需要他们举起屠刀……

  北宫忽然笑了起来,说道:不是还有小师弟嘛。

  西门不惑恍然,连声说道:不错不错,小师弟最擅长做这种事情。

  四师兄和六师兄也纷纷点头,心想书院若要杀遍天下,舍小师弟其谁?

  二师兄没有说话。

  王持在菜板旁说道:凉菜拌好了,有没有带芝麻?

  二师兄说道:吃饭吧。

  这时候众人忽然闻到一股淡淡的糊味。

  七师姐叫唤了一声,急忙走到灶旁,一看饭已经烧糊了。

  北宫未央看着冒着糊味的白饭,叹息说道:老师带着大师兄去旅游的时候。后山里的伙食便一直不怎么好。

  西门不惑怀念说道:还是桑桑在书院的那阵,大家吃的最好。

  没有人指责七师姐,但她自已觉得很不安。

  青峡出口外的阵法已成,与二师兄和各有要务的师兄弟相比,她的主要工作便是负责后勤。很是轻松,结果这样都没有做好。

  片刻后,不安变成了恼怒,她嗔怒说道:六师兄这炉子是用来打铁炼剑的,温度太高。哪里适合做饭?

  二师兄眉头微挑,不悦斥道:此言无理,无礼。

  七师姐怔了怔,生气说道:嫌我做的不好,就不要吃啊!

  ……

  ……

  一顿简单的饭食结束,该休息的休息,该为明日做准备的准备。

  四师兄说道:柚子心理压力很大。所以才会有些羞恼,那时候师兄你训斥她,她愈发觉得委屈,所以才会对你嚷嚷,你不要怪她。

  二师兄微微皱眉。说道:有什么委屈?

  四师兄说道:她担心你才会失态,结果还要被你训斥,这就是委屈。

  二师兄闻言微怔,沉默很长时间后说道:没有必要。

  四师兄不再说这件事情,因为书院后山弟子们私下议论这件事情已经议论了好几年,却始终没有议论出个所以然来。

  他转身望向篷后的青峡入口。看着里面若隐若现的石块,说道:如果神殿没有准备,我们还是应该在峡里守。这样比较省力。

  二师兄说道:万事必求稳妥,那便是最大的不妥,今日战局明朗,神殿方面却不停出动骑兵,就是想把我们逼进峡内……虽然我不知道进入青峡后,他们会有怎样的手段。但不到最后关头,我不愿意退这一步。

  为什么?

  因为只要退出一步。便可能退更多步。

  四师兄转过身来,望向南方原野间黑压压连绵不知多少里的联军军营,说道:我现在比较担心对方会不会发起夜袭。

  二师兄抬头看着夜穹里的那轮明月,说道:有老师在天上看着,他们不敢。

  不知何时,篷内的同门也走了出来,站到二位师兄的身后。

  人们抬头看着夜空里的那轮明月,各有怀念。

  这真是老师变的吗?王持问道。

  二师兄说道:也许吧。

  六师兄不像同门们如此容易感怀,他习惯思考简单而现实的问题,说道:柴火是个问题,要进峡采木,容易被人偷袭。

  二师兄指着篷外原野上,像麦田一般的密集箭枝,说道:到处都是柴火。

  ……

  ……

  和时而热闹,时而感伤,基本平静喜乐的青峡口不同,西陵神殿联军营中弥漫着挫败与郁闷的气氛,非常安静。

  白海昕喝了一杯酒,吃了两碗饭,便示意下属把食案撤走,然后他走出帐外,看着月光下的青山,眉头深蹙,陷入长时间的沉默。

  他是西陵神殿联军的主帅,但事实上,在联军里的排位连前五都进不了,难道他还敢对两位西陵大神官,对剑圣柳白发号施令?

  这便是他的苦恼,因为他根本不知道神殿大人物们的想法,不明白为什么要牺牲那么多的骑兵,只为了把书院诸人逼进青峡。

  既然是要扼守要道,自然是要在峡里守更合适。

  他更想不明白的是,为什么书院诸人,宁愿在原野间与大军血拼,也不肯后退数步,进入青峡之中。

  一名红衣神官走了过来,递给他一张纸。

  白海昕看了两眼,眉头蹙的愈发深刻,心想明天还要继续送死吗?

  让诸修行宗派和各军中的武道修行者,全部来大帐。

  ……

  ……

  (回头看凛冬之湖,就是第二卷,发现,写的真是不错啊,还有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