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将夜 > 第四卷垂幕之年 第一百二十三章 此时无声胜有声
  青峡外的原野间,只有这两个字在不停地回荡。

  传到青山里,传到稻田中,传到西陵神殿联军每个人耳中。

  联军阵内,一片沉默。

  白海昕的眉头挑起,看着远处峡口那数人,眼眸里的情绪愈发冷冽,说道:既然要战,那便战,让护教骑兵准备冲锋。

  书院威名极盛,但对这位久经沙场的燕国老将没有任何压力,因为人类历史上无数场战争早已证明,面对重骑的冲锋和漫天的箭雨,再强大的修行者也只有死路一条,哪怕是已经晋入知命境的大修行者,在大军之前也没有任何力量,除非能够晋入无距境界,才能无视箭雨。

  所有人都知道,书院二师兄很强大,具体有多强大却始终没有一个确实的评判。包括前年秋天烂柯寺一战,道门行走叶苏和佛宗行走七念先后出手,似乎也没有逼出他的极限,但所有人知道,他还远远没有逾过五境,那么他就不是无敌的,想要一己之力挡住浩浩大军北上的步伐,便显得十分荒唐而且可笑。

  马嘶渐密,蹄声渐起。

  四百名西陵神殿重骑兵,向青峡处冲锋而去。

  这些强大的骑兵和身下座骑,全部披戴着坚固的盔甲,非常沉重,马蹄落地便会踩出一个深坑,无数的泥土被踩烂然后撩起,烟尘大作。

  整片原野地面都开始震动起来。

  神殿重骑盔甲的摩擦撞击声,合在一处,便变成了海啸,显得十分恐怖。

  ……

  ……

  全身披甲的重骑兵,是在战场上对付修行者最强大的手段。

  这些西陵护教骑兵身上的盔甲,都有符师阵师刻好的符线,修行者的飞剑或其余本命物,很难破开盔甲,那么便更难伤害到骑士的身体。

  而挟着恐怖力量和速度冲锋的重骑兵,一旦与修行者相对孱弱的身体接触。便能在瞬间之内,把修行者撞的骨折肉碎而死。

  在过往的战斗中,各**方用这种手段对付修行者,从来没有失手过,此时哪怕站在青峡口处的是书院弟子,神殿联军方面依然信心十足。

  因为无论怎么看,那些书院弟子都没有任何办法来化解,如此简单粗暴直接的冲锋。而君陌即便再如何强大。终究还只是个人。

  神辇里,叶红鱼看着远处的青峡,脸上没有一丝多余的情绪。平静到了极点,只有眼眸最深处有些很隐晦的思索与不解。

  她和神殿联军里别的人的想法不一样。她知道书院弟子肯定不会这么简单就输,对于这数百骑的冲锋。她没有抱任何希望。

  但她想不明白,君陌除了以惊天剑道硬挡那数百骑重骑兵,还能有什么别的方法,而一旦他真的开始那样做,那么她便可以肯定他今天必败无疑。

  哪怕君陌的强大超出想象,靠一柄铁剑,便把数百重骑斩于原野之间,也必然力竭,即便犹有余力。要知道此时原野上的西陵神殿军足有二十几万人……

  想要凭一己之力,生生把浩浩荡荡的大军堵在青峡之外,这真的不是人力所能达到的程度,即便是轲先生当年,也不见得有这本事,何况是他?

  ……

  ……

  西陵神殿重骑兵踏过原野,近了青峡。这时骑士们才开始真正的提速,蹄落如骤雨,声音激荡如雷,烟尘渐要腾空而起。

  一股令人感到无比紧张肃杀的气息,随着蹄声烟尘在原野间生起。

  令人有些意想不到的是。站在青峡出口处的那些书院弟子,根本看都没有看那数百骑恐怖的神殿重骑兵。甚至像是根本没有看到。

  六师兄在挖地砌炉,四师兄在地上钉着铁钉,不知道是准备结帐蓬还是做什么,北宫未央和西门不惑相对而坐,手指虚按琴弦箫孔,似是在调音。

  只有七师姐的注意力在阵前,她想绣花来平静心情,目光没法专注在绣架上,而是落在前方的二师兄的背影上。

  阳光落在二师兄的身上,被盔甲表面反射,洒向身体四周,清丽而壮美。

  ……

  ……

  四百骑听上去不多,实际上如果出现在真实的眼前,那就是黑压压的一片,会给视觉上带来很大的压迫感和冲击力。

  尤其是重骑兵。

  骑兵冲锋,两军相接之地究竟有多宽,不由发起冲锋的一方决定。此时书院弟子在青峡出口,那么哪怕是数千骑兵同时冲锋,冲锋截面也只可能那么大,最多也只能容下十余重骑并列。

  神殿重骑兵的战术素养非常优秀,随着正式开始冲锋,不需要指挥,四百重骑的阵形便自然发生着变化,渐渐变成锐突的冲锋阵形。

  当距离青峡出口还有两百余丈的时候,神殿重骑兵的阵形,出乎意料的再次发生改变,前面的两百骑和后面的两百骑分开,然后前面的两百骑在高速中完成了一次极完美的变向,向东绕行一段距离,再折向而回,继续向青峡冲锋,而原本在后面的两百骑则是始终笔直地冲刺,来到了最前方。

  这种冲锋战术,可以最有效地保持重骑兵的压迫力持续,而且可以避免相对狭小的战场,让自身的冲击力受到影响和干扰。

  四百名神殿重骑兵的冲锋阵形骤变,声势却是稍无衰竭,反而更盛。

  马蹄翻飞,其声如雷惊心。

  烟尘大作,青峡口的书院弟子们此时已经看到这些骑兵身上盔甲的华美细节。

  看数百骑冲锋将至,二师兄神情平静不变,握着铁剑的手稳定依旧。

  七师姐拈着绣花针,脸色有些微白,开始紧张。

  铮!

  北宫未央的眉梢微扬,手腕如云袖般轻飘,指头离开琴弦。

  他没有看战场,澳门赌博网站:没有看那些只需要片刻、便能把峡口淹没的黑压压的骑兵,也没有看二帅兄,他专注而认真地看着琴。

  他的手指离开琴弦,琴弦开始颤动。于是便有了铮的一声。

  他一直安静搁在膝上的左手抬了起来,细致而平静地落下,食指与拇指的边缘轻触还在轻颤的琴弦,开始很潇洒地捻了下去。

  从开始学琴以来,这些年他无时无刻不在重复这个动作,不知道做了多少次,所以很随意,于是很潇洒。自有一番大家气度。

  看似简单的动作。实际上拥有无限丰富的细节,除了正在擦拭箫管的西门不惑,没有谁能够看清楚。他那一捻里的意味。

  琴弦的颤抖骤然加剧,排荡的幅度却被在弦上轻捻的手指,强硬地控制在非常微小的范围内。于是弦上传出的声音便变得越来越高亢,越来越锐利。

  铮!

  地面上的小石砾不停地颤抖起来,发出沙沙的声音。

  琴声传出十余丈外,便敛没无声。

  地面上的小石砾平静沉默。

  于是便形成了一道,以琴为中心,十余丈方圆的圆圈。

  西门不惑的听觉最为敏锐,脸色瞬间苍白,痛苦地捂住了耳朵。

  王持有些难受地皱了皱眉。

  七师姐拈着绣花针的手指抖了抖。

  二师兄的背影依然纹丝不动。

  琴声在这个区域,高亢尖锐。令人闻之痛苦。

  琴声离开这个区域,便敛没无声,令人心生惘然。

  ……

  ……

  敛没不代表真正的没有声音。

  听不到,也不代表就没有声音。

  大自然里有很多声音,都是人类听不到的,但别的生命能够听到。

  比如马。

  ……

  ……

  冲锋在最前面的那名重骑兵,忽然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

  沉闷的撞击声响起。烟尘微作。

  ——那名重骑兵身下的座骑,不知因何前肢骤然失去了力量。在高速的冲锋时,这种情况便等于是自杀。

  紧接着,又有一名重骑兵消失,随着身下的战马。重重地摔到地上,然后是更多的神殿重骑兵纷纷堕落在地。

  气势逼人的冲锋。随着这一幕幕画面的发生,变成了极为惨烈的撞击事故,冲在最前方的数十骑战马惨嘶堕地,肢断骨碎,鲜血四溅!

  不过片刻时间,距离青峡还有百余丈的原野间,便被冲锋的重骑兵,堆成了一座血肉与盔甲构成的小山,可以想像情形是多么的恐怖。

  ……

  ……

  南方那座神辇里,天谕大神官睁开双眼,望向青峡处。

  他睿智而沧桑的眼眸里,流露出警惕和感慨的神情。

  大音希声……何必弦动?

  天谕大神官的双唇微动,这句话只有口形,而没有发出声音。

  ……

  ……

  大音希声。

  北宫未央的琴声,便是大音,所以群马闻之而惧。

  天谕大神官的教谕声,也是大音,所以传到了青峡处。

  无声的琴声,遇着无声的谕声,便变成真正的无声。

  那些还在冲锋的重骑兵,骤然觉得心胸间一宽,猛夹马腹,催动座骑绕过前方死伤惨重的同伴,向着峡谷发起最后的冲锋。

  北宫未央捻动琴弦的手指,被震开,指甲边缘,多了道极细的血线。

  他望向师弟西门不惑。

  西门不惑举箫轻吹,风息过箫管,出亦无声。

  北宫未央快意一笑,手指复落琴弦。

  青峡外。

  马蹄声声。

  马嘶声声。

  喊杀声声。

  堕地声声。

  惨呼声声。

  师兄弟二人神情陶醉,吹箫操琴,却无声。

  此时无声,胜却有声。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