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将夜 > 第一百一十四章 一步杀一人
  能够拯救大唐的,只有唐人自已。

  比如像杨二喜,比如指挥镇北军与金帐王庭苦战三夜不眠的徐迟大将军,比如河北郡那些冒着严寒往前线运送粮草辎重的民夫。

  但要狂澜于即倒,单凭勇气与强大的意志并不足够,因为这场举世伐唐之战,虽在人间的范畴内,却已经快要超越人间的层次。

  过往年间,很少会理会世事的修行者们,全部响应神殿诰书,加入到到这场战争中,就连隐于世外的悬空寺都派出了自已的僧兵。

  大唐西陲,葱岭下的高原上。

  七枚大师,正在向着唐军帅营走去。

  这位悬空寺尊者堂首座,已经修至肉身成佛的至高境界,人间的普通兵器,根本无法伤害到他,唐军里的武道强者,都无法停下他的脚步

  面对这样的世外高人,除了勇气和意志,还需要真正强大的力量。

  以往的大唐军方,拥有像许世和夏侯这样的武道巅峰强者,如今却只剩下徐迟一人,帅营里的舒成将军有谋略有智慧,却不以武力著称。

  那么谁能让七枚的脚步停下?

  一个穿着旧棉袄的书生,不知何时出现场间。

  他的身上满是灰尘,却显得干净无比,无论身心皆如此。

  他的腰间依旧系着根木瓢,却看不到那卷旧书。

  此时场间一片混乱,当这名书生出现后·却如一道春风温暖和煦地吹拂过每个人的心头·嘈乱的军营顿时变得平静无比。

  唐军将士没有几个人知道这名书生是谁,但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他的身影,将士们便觉得无比安宁,充满了信任的感觉。

  果然,七枚停下了脚步。

  谁能让他停下?

  自然是书院。

  大唐真正强大的力量,是书院。

  虽然那名书生神情温和,看似没有什么力量,但只要他站在唐军帅营之前,七枚便不敢再往前一步,这才是真正的力量。

  佛祖涅槃之前,留下无数法器,无数智慧·所求便是阻止冥界入侵人间,意图镇压冥王之女。如今世人不懂,但悬空寺想必是懂的,为何?

  大师兄看着七枚大师问道·他的神情很诚挚,是单纯而认真地请教。

  七枚大师沉默了很长时间,然后轻宣一声佛号,说道:佛祖涅槃,夫子登天,不动明王光落人间,天意难违,此为明证。

  大师兄有些意外,也有些遗憾·叹息说道:原来如此,没想到老师的离去,竟会对佛宗产生这样的影响·想必他也没有想到。

  七枚大师说道:此亦为一明证。

  大师兄望着草鞋前一只被稠血粘住、不停挣扎的蚂蚁,想了想后抬起头来,看着他平静说道:我书院想试试。

  七枚大师言简意赅说道:佩服,请。

  大师兄说道:你不是我的对手。

  这句话,如果从二师兄的嘴里说出来,哪怕再如何毫无情绪波动·都会被对方认为是骄傲的流露,如果是从宁缺嘴里说出来·绝对会刻意平静,却一定要让对方听出自已的嘲讽轻蔑意味,从而愤怒欲狂。

  但他慢条斯理说出这七个字,却是真正的平静,只是在简单陈述事实,令听到的人,根本无法生出任何不悦的情绪。

  贫僧的境界,自然不如大先生。七枚大师看着大师兄和声说道:但大先生境界再高,想要拦住我却很困难。

  这位悬空寺高僧的回答也很平静,而且很有信心,无距境界,对于世间任何一名肉身寻常的修行者来说,都是极恐怖的必杀技,但对于已经修到肉身成佛境界的他来说,却并不是无法应对的手段。

  大师兄若有所思,说道:我不会打架,这确实是个问题。

  七枚大师说道:大先生已逾五境,超凡脱俗,或去南方,或去东方,或去北方,都能替唐国立解危难,但你却偏偏来了西方,遇到了我们这些佛门弟子,以此观之,这大概还是天意难测,天意难违的结果。

  大师兄神情认真说道:虽说我不会打架,大师又修至肉身成佛境界,但只要打的次数多了,我想总会有些效果。

  七枚大师沉默片刻,望向大师兄身后的唐军帅营说道:大先生此言有理,但在你杀死我之前,我能杀死帅营里的所有人。

  说完这句话,他神情坚毅向前踏了一步!

  此时他离唐军帅营,只有十七步的距离。

  大师兄站在最后那步之前,看着七枚坚毅的脸颊,神情渐渐变得落寞起来,问道:佛宗说慈悲为怀,大师真要逼我杀人?

  七枚大师没有回答他的话,再往前踏了一步。

  大师兄身上的棉袄微微颤抖,腰带上系着的木瓢,位置有些细微的变化。

  战场遥远的西方,葱岭之下的月轮**营里,一名大将倒地而死。

  一片惊呼,人们围了过去。

  只见那名大将的身上看不到任何伤痕,神情宁静,仿佛睡着一般。

  七枚大师知道对方已经出手,左眉微微挑起。

  他再向前一步。

  大师兄静静看着他,有风拂起他的发梢。

  月轮**营里,一名普通士兵倒地而死。

  一步杀一人。

  七枚向前一步。

  月轮**营里便有一人死去。

  那些人死的很快,所以不痛,身上看不到伤痕·也没有流血。

  没有人看到·这些死者的后脑都扁了,仿佛被钝物击中。

  大师兄一直站在原地没有动。

  只有他微微颤抖的棉袄,和木瓢上渐渐现出的裂口,表明他做了些什么。

  大师兄没有刻意地选择死者。

  有将军·有普通士兵。

  在他看来,人都是平等的,那么在死亡面前,何必挑选?

  但很明显,不是所有人都像他这样看。

  七枚依然在向前走。

  他此时距离唐军帅营,还有九步的距离。

  这也意味着,月轮国还要再付出九个人的生命做代价。

  大师兄脸上的神情渐渐变得凝重起来。

  倒数第八步。

  月轮国主帅死。

  倒数第七步。

  悬空寺戒律堂继任首座死。

  七枚大师的脚步越来越沉重。

  每迈出一步所需要花的时间,也越来越多。

  在他还没有迈出第六步的时候,大师兄忽然说了一句话。

  月轮国皇帝死了。

  这是对战至今·大师兄第一次在七枚还没有迈步的时候,便以无距境界杀人。这意味着什么?意味着虽然只剩下六步,但将不会再只死六个人。

  有可能是六十个。

  六百个。

  六千个。

  甚至更多。

  再如何仁爱,只要杀的人多了·最终也就会不忌惮于杀人。

  七枚大师的脚,再也无法落下去。

  就在这个时候,一双脚落在了地面上。

  那双脚上是很普通的青布鞋。

  但出现时,鞋底便踩死了在稠血里挣扎很长时间的那只蚂蚁。

  青布鞋的主人,是位穿着青色道衣的道人。

  一片安静。

  大师兄对青衣道人行了一礼,说道:观主来晚了。

  青衣道人是知守观观主陈某。夫子离开人间之后,他和悬空寺讲经首座,便是这个世界上最至高无上的存在。

  如果他早些出现,大师兄自然没有办法杀死那么多人。

  大师兄不想杀人·所以说他来晚了。

  青衣道人看着他淡然说道:因为想看看夫子以仁恕之道教出来的学生,究竟能杀多少人,所以出来的晚了些。

  大师兄明白了他的意思。

  道门不在乎月轮国皇帝的死活·不在意佛宗今日会有多少人死去,哪怕佛宗与月轮国一道覆灭,青衣道人都不会在意。

  大师兄叹息说道:原来都想我杀人。

  然后他望向七枚大师,微悯说道:现在你还觉得天意不可违吗

  七枚大师沉默不语。

  大师兄望向自已腰间系着的木瓢,看着上面出现的裂痕。

  君陌说的对,打架就是坚硬的事物去击打敌人脆弱的地方·须尽全力,不可心怀仁慈·观主您……便是这样做的。

  他抬起头来,看着青衣道人,微笑说道:那么我终于学会打架了。

  青衣道人眉头微挑,衣袂微飘。

  场间响起一道雷鸣般的巨声!

  大师兄腰间的木瓢不知去了何处。

  七枚大师的身后,散落着无数的碎木片。

  木瓢碎了,七枚大师的头仿佛被一座山碾压过般,严重变形,即便肉身成佛,如今也只是座摇摇欲坠的泥胎佛像。

  七枚大师跌坐于地,重伤不能再起。

  鲜血缓缓从大师兄的棉袄里渗了出来,染红他的肩头。

  就在先前那瞬,他把真正学会打架后的第一击,用在了七枚大师的身上,而也就是在那瞬间,他也险些被青衣道人重伤。

  青衣道人静静看着他,说道:你境界不如我,却没有想到,在无距的道路上,你走的竟然比我还要更平稳些。

  大师兄说道:观主这些年来走的太快,自然不怎么稳当。

  青衣道人忽然问道:传闻中,说你朝入洞玄暮知命,那你何时越的五境?

  大师兄回答道:这次时间要花的久些,用了三天。

  青衣道人沉默良久,负手于后,笑着摇了摇头。

  他的笑容很洒脱。

  他的双手虽然负在身后,却怀抱天下。

  大师兄沉默不语,离开。

  青衣道人随之离开。

  人间第一次无距之战,就这样开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