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将夜 > 第一百零八章 撕了旧纸,归京
  回家的道路总是那般漫长,澳门赌博网站:而且总是会不停遇到阻拦。

  当皇后一行抵达长安城北十四里地的驿站时,又被人拦住。这一次拦住他们的不是太监,也没有军队,是十余名白发苍苍的大臣,

  那些年老的大臣,跪在皇后娘娘的马车前,代陛下和监国传旨,请皇后娘娘暂时不要进城,且在西山别宫居住。

  看着眼前这幕画面,宁缺不禁有些佩服李渔,这几年很多老臣因病去世,也不知道她是从哪个地方找出这么多年老德高身体却像腐木一般的大臣,在跪在地上的这些老臣中,他甚至还看到了六皇子曾经的老师。

  老臣们老泪纵横,白发随秋风乱颤,真是令见者伤心,闻者落泪,说天下之危局,道国势之艰难,发自肺腑,言出本心。

  负责护送皇后一行的镇北军骑兵统领犯了难,这些老大人没有做任何事情,也没有请出旨意,只是跪在车队前面,他们总不能真抽刀把对方砍了。

  宁缺却不在乎这些,向那些老大人走了过去。

  此时长安城里的人们,都已经知道,护送皇后娘娘和六皇子南归的,除了镇北军的骑兵,还有书院十三先生宁缺。

  陈公公在良乡石桥上的悲惨遭遇,证明了宁缺心如铁石,冷血无情,更不会被朝廷里的那些繁文缛节所限制,所以看着他走过来,那些正在痛哭劝谏皇后的老大人们吓了一跳,便是连哭声都止住了。

  为首那位老大人姓魏名节臣年龄最大资历最老,去年受陛下三番相请,才返回长安城,接替了金祭酒病逝后留下的官职。

  魏节臣老祭酒站起身来,看着宁缺斥道:你要做甚?

  宁缺说道:我在良乡做了甚,老大人难道不知。

  老祭酒从袖中取出一张纸,像对待最珍稀的宝贝一样小心翼翼摊开,举到他面前,严肃说道:你看看这上面写的是什么?

  那张纸早已发黄,不知有多少年的历史。

  纸上写着一行字。

  书院弟子严禁干涉朝政。

  宁缺发现竟然是老师的笔迹,不由微怔。

  老祭酒厉声喝道:见着夫子铁律,书院弟子还不下跪!

  宁缺像看白痴一样看了他一眼。

  老祭酒见他毫无动静脸色变得异常难看,说道:难道你敢违抗师命!

  宁缺伸手把那张黄纸夺了过来,唰唰两声,干脆至极地撕成四半然后揉作一团,随手扔进官道旁的水田里。

  场间所有人都惊呆了。

  就连车里的皇后娘娘,都吃惊地说不出话来。

  我书院弟子,最擅长的就是违抗师命。

  宁缺看着老祭酒说道。

  老祭酒哪里见过这等狂悖无行的人物,气的浑身发抖,伸出手指指着他的脸,悲痛说道:大唐怎么有你这样目无师长之人!真是气死老夫也!

  我只不过撕了张老师随手写的便笺,皇宫里那位连自已父亲的遗诏都改了,怎么没见老祭酒您气死?还是说您主要气的是手里再也没有老子的墨笔?想要的话过两天我从书院给您带一份,或者我亲自写一张,我的字可比老师强。

  宁缺平静说道脸上没有任何嘲弄的神情。

  然而愈是如此,他的这番言语显得愈发尖刻。

  老祭酒收回手指,捂着胸口,痛苦地喘息着,断断续续说道:你这个小人!院长就算在天上,也不会饶过你这个孽徒。

  宁缺喝道:那个老家伙把我们扔下自已上了天你以为他还能管得了我?有本事你把他从天上叫下来,我感谢你一辈子。

  够了。

  皇后在马车里说道:不要为难老大人没见他身体难受?

  宁缺平静说道:那就赶紧气死,死了就不难受了。

  一片哗然。

  官员们群情激愤,撑着老迈的身躯站起身来,扶着摇摇欲坠的老祭酒,连声痛斥,不知从哪里学的脾气,竟是宁死也不让皇后的马车过去。

  宁缺手落在刀柄上。

  皇后忽然开口说道:我在驿站歇息一日。

  宁缺明白了她的意思,说道:那我先进长安城。

  他翻身上马,准备离开。

  朝廷可以用各种方法阻拦皇后娘娘归来,却没有任何人,任何办法,能阻拦他。

  那些老臣见势不可挽,站在道畔,纷纷痛骂此人冷酷无情,不识大局。

  宁缺收疆停马,转身望着这些老臣,说道:我的冷酷,这个世界还没有看到,好好保重身体,以后你们会慢慢看到的。

  西陵神殿大军,已然抵达青峡。

  七枚大师,已然来到西军帅营之前。

  金帐王庭的铁骑,继续南下。

  大唐的东疆,已然快要变成焦土。

  正是风雨飘摇之时。

  宁缺背着一把朴刀,提着一个木匣。

  走进了落日下的长安城。(注)

  御书房是皇宫里宁缺最熟的地方。

  他看着案几上的镇纸,发现上面不知何时多了道裂痕。把木匣搁到案几上,拍了拍,说道:陛下,咱们回来了。

  在这个房间里,他看到陛下写的花开彼岸天,于是写了鱼跃此时海五字,从那一刻开始,他便和这个皇宫拥有了很亲密的关系。

  长安城便是惊神阵。

  这座大阵是师傅颜瑟交到他的手中,但实际上也是陛下的意思,事关国之安危,当然要由一国之君做最后的决定。

  换句话说,在很早之前,陛下便把长安城,把大唐托付给了他。

  这些年,宁缺在不停地成长,但距离能够承受这种重任,还有很远的距离。

  他以为自已本来还有很多时间,却没有想到,夫子先走,然后陛下也如此突然地离开,于是这份重任便提前来到了他的肩上。

  御书房的门被推开。

  李渔走了进来,容颜有些憔悴。

  她看着案几上那个木匣,缓缓跪倒。

  宁缺站在一旁,静静地看着她。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李渔站起身来,眼眶微红,愈显憔悴疲惫。

  宁缺说道:如果陛下还活着,他对你一定非常失望。

  李渔微微一笑,笑容很是凄清,说道:你呢?是不是也很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