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将夜 > 第一百零四章 上官扬羽
  夜色深沉,很多人影或掠或纵,翻过府墙,潜入花园。

  这些年来,何明池在昊天道南门和天枢处里,拥有了很多忠诚的下属,这些不甘寂寞的修行者,数量虽然不多,但造成的杀伤力却是十分可怕。

  李珲圆遇刺震怒,把天枢处的腰牌也给了他,让他放手去做,这个夜晚,至少十几名官员倒在了血泊之中,更多的无辜民众在混乱里丧生。

  朝廷派去监守清河郡会馆的官员和军人,也被混乱弄的极为狼狈,竟是没有注意到,有好些清河郡诸阀的子弟,趁乱逃了出去。

  这些人离开会馆之后,很快便与清河郡诸阀暗中扶植的官员会合,据事后调查,当夜长安城的混乱,与这些人的推波助澜脱不开干系。

  曾静全家被接到了春风亭横二街的朝宅,下人自有安排,受伤的也有鱼龙帮里的医师负责处理,曾静带着夫人前去拜见朝老太爷。

  朝宅正堂里灯火通明。

  曾静还没有来得及诚挚表示感激之情,便被朝老太爷挥手止住。

  这位平日里只喜欢听戏逗孙的老爷子,看着满脸担忧紧张的霖子,极为不耐烦说道:儿媳呀,你就不要担心了,只要你男人没死,就没有人敢来府里闹事,有胆子杀进咱家的人,早就杀到皇宫里去了。

  曾静听着老太爷这话,不由微凛·心想老人当年必然是从战场上退下来的·待旁边有人行礼,他才发现原来堂内还有别人。

  朝老太爷看着常思威厉声斥道:宫里那对姐弟是白痴,难道你也是白痴?羽林军北上抗蛮你不去,那你就得把长安城给我护住了!还在犹豫什么?只要这时候还敢在街上的人·统统杀死!修行者只要敢露面,就集弩杀之!

  常思威领命,匆匆而去。

  齐四爷也在堂间。

  鱼龙帮是长安城的地头蛇,局面再乱,也能应付自如,他的帮中兄弟今夜没有受到什么损失,唯独在曾府门口,被修行者杀死了几人。

  齐四爷很是愤怒,却不敢在朝老太爷面前表现出来·问道:二掰,那帮里兄弟做什么?帮里兄弟总得做点什么吧?

  朝老太爷轻捋胡须,还没有来得及指点,便听着堂外传来管事的禀报声·说是长安府尹上官大人来拜见老太爷,不由眼前一亮。

  你要做的事情来了。

  上官扬羽大人匆匆走入朝宅正堂,以子侄身份向着朝老太爷拜了下去,然后才发现曾静也在,神情不由微凛。

  大人你比老头儿我狡猾,想来也没什么事情要问我,那便是要找齐四,你和他行说去,我带着曾大人去后园逛逛。

  朝老太爷说完这话·带着曾静便向堂外走去。

  上官扬羽看着朝老太爷的背影,猥琐的三角眼里闪过一抹亮泽,旋即恭谨无比再行礼说道:老太爷客气。

  朝老太爷没有回头·说道:大人才是真客气。

  待朝老太爷和曾静的身影完全消失,上官扬羽再直起身子,望向齐四爷,沉默片刻后问道:看情形,诸位是准备倒向皇后娘娘那边了?

  齐四爷笑着说道:大人这是说的哪里话?我们这些混江湖的苦哈哈,哪里有资格在这等大事上做选择?还不朝廷怎么说·我们就怎么做。

  上官扬羽冷笑一声,心想你们这些人混的可不是普通的江湖·却也懒得点破,想着时间紧迫,直接说道:齐帮主,我是来向你借人的。

  齐四爷微微一怔,有些不明白对方的意思,试探着说道:大人开玩笑,想大人统管着长安府衙……

  这种时刻,本官不愿与你说那些藏头露尾的话。

  上官扬羽面色一肃,说道:羽林军要开始镇压混乱,侍卫要护着皇宫安全,我手下的衙役和班头要去处理那些后事和命案,还要维持治安,我实在是抽不出人手,所以才会想着向你要人,你究竟给是不给。

  齐四爷与上官扬羽打惯了交道,却是头一次看见这位大人如此严肃,那张猥琐的脸上竟然流露出几分正气凛然的感觉,不由也随之而严肃起来。

  为朝廷效力,义不容辞,只是我要清楚大人借人究竟要做什么。

  清河郡会馆里跑了很多人。

  上官扬羽的三角眼里闪过两道寒芒,说道:这些长头发的和尚,庙在南方,若让他们跑了,可就什么都完了,幸亏如今外敌入侵,长安城门入夜即落,他们暂时还跑不出去,但现在到城门开启,只剩下三个时辰。

  齐四爷明白了大人的意思,稍一思忖后说道:没问题,您要多少人,我鱼龙帮便能出多少人,如果兄弟人数不够,我把小子们也派出去。

  最好是能见到活人,如果实在不行······死人也算。

  上官扬羽说道:而且这件事情,最好多找些小子去办,你手底下那些带家伙的、真正敢杀人的帮众,还要替我去办另一件大事。

  齐四爷问道:请大人吩咐。

  上官扬羽沉默片刻后说道:今夜长安之乱,最主要是那些修行者胡作非为,羽林军就算能镇压住街面,却没办法把这些修行者揪出来

  齐四爷闻言骤惊,说道:我帮中兄弟也不可能是修行者的对手。

  上官扬羽说道:我不要求你的人杀死或者抓住那些修行者,澳门赌博网站:我只需要你的人让那些修行者不敢再对普通人动手。

  齐四爷皱眉说道:修行者不是在天枢处,就是在南门观别说是我鱼龙帮就算是大人您签了府令,派衙役去也不管用。

  有很多事情,长安府不方便做,但你鱼龙帮做起来却相当方便。

  这些纸上是本官年前从军部调出来的是天枢处的官员执事,还有南门观那些娶亲的道人的家庭住址,他们的老父老母,弱妻幼子应该都还在家里。

  上官大人神情慈祥地从怀中取出厚厚一叠纸,说道:鱼龙帮是长安城的地头蛇,找到这些地方很容易,把这些妇孺老弱请到秘密的地方也很容易。

  齐四爷接过那些地址,片刻后才醒过神来,感觉身体有些寒冷看着大人慈爱的容颜,颤声说道:这…···太狠了。

  上官扬羽感慨说道:其实我也不想的,但做人嘛,最重要的就是一个狠字。

  齐四爷这时候想起朝老太爷离开正堂前与上官大人那番对话,才明白其中真正的意味,不由感到好生佩服,却又有些不安。

  无论是清河郡会馆,还是天枢处南门观······都不是大人的职司

  齐四爷不解问道:大人为何要冒如此大的风险来做此事?

  上官扬羽轻捋胡须,便欲开口。

  齐四爷见他神情,便知道他想说什么,说道:朝野间,可没有一个人会相信大人是大公无私之人所以您可千万不要用这个理由。

  本官确实胆小怕事,贪财枉法,要说如何爱大唐真说不过去,然而如果没有大唐,长的像我这么难看的人,能到哪里当官?还能做到京城府尹的位置?

  上官扬羽感慨说道:若大唐真的亡了?我还能到哪里贪钱去?这个道理并不复杂,所以我懂,但奇怪的是有很多人却偏偏不懂。

  李渔缓步走进殿内。

  她的神情很疲惫,她的脚步也很疲惫清河郡叛乱自立的消息,给她的感觉,就像是下了十余日暴雨后,忽然又下起冰雹来。

  而她刚刚知道的那件事情,就像是冰雹天里落下的闪电。

  她走到榻前,看着脸色苍白,明显还处于惊恐状态中的弟弟,不由有些心疼,旋即却是自嘲一笑,和声问道:是陛下动的手?

  李珲圆见她语气依旧像平时那般温和,顿时松了口气,笑着说道:不错,那些乱臣贼子想杀朕,朕便把他们全杀干净。

  李渔坐在榻畔,安静片刻后说道:许世将军也想要杀你?

  李珲圆脸上的笑容顿时变得有些僵,说道:皇姐在说什么?

  李渔轻声说道:昨天王景略已经进了长安城,他去军部查到消息之后,今夜才进宫见的我,所以我才会想着来问你。

  李珲圆的声音有些微微颤拌,强颜笑道:皇姐要问我什么?

  李渔脸上的表情依旧很平静,淡淡说道:清河郡叛了,神殿掌教大人从那边绕行崤山入我唐境,天枢处和暗侍卫包括军部的眼线,都没有发现,这便是可以理解的事情,但掌教大人怎么知道大将军驻营在崤山下?

  我都不知道大将军当夜宿在崤山,神殿是怎么知道的?

  李渔看着他的眼睛,继续问道:大将军是个自信骄傲的人,但在战场上他向来谨慎小心,那么我很想知道,你是怎么知道的呢?

  李珲圆脸上的笑容变得越来越僵硬,甚至更像是在哭。

  这个时候,安静的殿门外响起一道冷静的声音。

  这些年来,有很多昊天道南门的修行者从军,我如今是南门门主,那些人自然不会想着要瞒过,而天枢处与军部关系更为密切,我又恰好奉陛下旨意管着天枢处,所以很幸运的,我得到了大将军的回程路线。

  殿门开启,何明池走了进来。

  他夹着已经有些变形的黄油纸伞,对着榻畔的姐弟微微躬身行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