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将夜 > 第一百章 我来过渭城
  同道二字中的道,不仅仅指魔道,或者修道。

  皇后当年看过很多遍宁缺的卷宗,是为了对付他,因为他杀死了她唯一的兄长夏侯,他们二人之间的关系很复杂,回荡在彼此间的情绪很微妙。

  回到贺兰城内,那种微妙的情绪,依然在宁缺和皇后娘娘之间回荡,直到他进入楼阁静室,看到那具灰色的棺材。

  那具棺材很大,用数十根天弃山崖里的松木做成。

  松木上的树皮都没有来得及剥去,看上去显得过于朴素简陋。尤其是和躺在棺材里那个人的身份地位比起来。

  宁缺沉默了很长时间,然后走到松棺旁跪下,拜倒相见。

  皇后娘娘平静说道:在宫里见他的时候,你一向都不喜欢磕头,现在他已经死了,你磕再多个头,他也看不见。

  宁缺站起身来,仲手轻轻抚摩着松树粗糙的树皮,没有说什么。

  皇后本来以为他会像以前那样,笑着说死者为大的话,然后她便能顺便提到死去的夏侯,再继续深入到更严肃的那些话题。

  宁缺在松棺旁站在片刻,然后望向黄杨大师和几位将领,说道: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你们为什么会留在贺兰城中?

  院长和陛下先后辞世,天降大雨,镇北军被迫滞留贺兰城,其后音讯断绝,我们也不知道南方究竟正在发生什么事情,不过可以猜到一些······

  黄杨大师缓声说道然后把这些日子的情况说了一遍。

  金帐王庭既然敢围攻贺兰城那么单于肯定已经带着大军南下。

  宁缺从松棺上折下一小截被长明烛烤的有些焦的树皮,蹲到地上,画了一幅极简略的地图,在地图下方画了道横线说道:七城寨……

  他忽然沉默,画线的手指也停住。

  房间里一片安静,人们知道宁缺出身渭城,渭城便是七城寨里的一处边塞。

  宁缺脸上的神情没有什么变化,继续平静说道:七城寨肯定破了,金帐的骑兵甚至已经过了平陵关,直逼河北郡。

  他扔掉手上的树皮,抬头看着众人说道:镇北军三分之一的骑兵,都在贺兰城里北大营有没有足够的军力抵挡?长安城如果从固山郡甚至是土阳城调兵,东境怎么办?隆庆肯定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他的推测与实际情况发生的顺序稍有变化,但得出的结论,与实际没有什么本质上的差异和皇后娘娘的看法也完全一致。

  我们必须马上离开。

  皇后说道:以最快的速度南撤。

  汗青说道:路途遥远,粮草怎么办?

  一名镇北军将领说道:一路打柴,多抢几个金帐部落便够了。

  宁缺摇头说道:金帐王庭肯定早有安排,他们的精锐南下,荒原腹部空虚,肯定不会给我们可趁之机,那些部落只怕在雨停之后,便向北方撤去,如果我们要追路途会被拉的更长,无粮深入荒原,太过冒险。

  皇后问道:你有什么办法?

  没有什么好办法。

  宁缺站起身来说道:首先贺兰城里的所有粮食必须全部带走,而且一定要做好计算,所有的粮草必须先供给战马,人可以饿,饿上几天不会死,而且有马驮着还能继续前进到最后如果还不行,那便杀马。

  将领们沉默片刻沉声应下。

  汗青皱眉说道:把城里所有粮食都带走,守军怎么办?

  宁缺说道:城中的守军跟着镇北军一道南下。

  汗青吃惊说道:守军跟着一道南撤,难道不要贺兰城了?

  宁缺正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皇后说道:只要人还在,大唐还在,贺兰城就算丢了,将来总有一天能夺回来。

  时间急迫,商议结束之后,将领们匆匆离去,安排大军南撤的各项事宜,黄杨大师去静修疗伤,皇后去看望受了些惊吓的六皇子。

  此时的静室内,除了那口灰色的松棺,便只有宁缺和汗青两个人。

  你和冥王之女坐着黑色马车过关的时候,我就在城头看着你。

  汗青看着他说道。

  宁缺说道:现在没有时间去感慨,将军想说什么请直接讲。

  汗青看了一眼灰色的松棺,说道:陛下当年对你宠爱有加,他的遗命你如今也已经知道,那么你是怎么想的?

  宁缺说道:你继续说。

  汗青继续说道:所有人都知道,你和公主殿下的关系亲近,和皇后娘娘却有旧怨,陛下传位给六皇子……我其实并不在意你支持哪一方,但我希望你这时候就表明态度,南撤之途艰难,到时再出问题……

  门外传来脚步声。

  汗青不再说话。

  皇后娘娘牵着一个少年走了进来。

  那少年穿着明黄色的皇子服饰,眼眸微转,打量着宁缺,显得有些好奇,又有些怯怯,像是不习惯见到生人。

  宁缺在松棺旁沉默了很长时间。

  然后他看着皇子问道:你想当大唐皇帝吗?

  皇子有些惘然,抬头看了眼母亲。

  皇后轻轻摸了摸他的头顶,神情格外宠溺。

  皇子看着宁缺,认真地想了很长时间,说道:父皇让我当,那我便当。

  宁缺说道:很好,是你的就是你的,谁也抢不走。

  皇后静静看着他,说道:这算是书院的承诺?

  宁缺说道:这是我的承诺,但一样有效。

  皇后说道:我并不怀疑这一点。

  宁缺问道:为什么?

  皇后说道:因为你最终还是娶了桑桑。

  宁缺看着她温婉美丽的容颜记起先前在城下草原上她转身望向自己时,澳门赌博网站:黑发在脸上飞掠画面,那画面很美丽,有一种惊心动魄的美丽。

  他发现皇后娘娘很懂自己。

  于是他忽然明白了,当年陛下为什么一定要娶她为妻。

  贺兰城内存贮多年的粮草被搬运一空,城前战场上倒毙的战马,被唐军割断四肢,堆在拖车里,做为候补的粮食。

  没用多长时间,数万唐军便辙出了贺兰城。一名镇北军将领请示要不要烧掉城内的守城弩与建筑,以免落于王庭蛮人之手,皇后娘娘和宁缺同时做出了否决的意见在他们看来大唐将来总是要回来的,这些都是唐国的财富。

  被暴雨和敌人围困在荒原深处的唐军,终于开始了南归的旅程。只不过来时,他们的国家还是世上最强大的国度回归之时,他们的国家已然处于风雨飘摇之中,就像汪洋里的一艘破船,随时可能覆灭。

  于是回归的旅途,显得有些沉默压抑,还有些紧张。

  宁缺脸上的神情看不出来任何异样,握着马缰的手,却时不时地毫无来由地握紧,紧的指节发白。暴露出他的心情比谁都紧张比谁都压抑。

  经过艰难地跋涉,南归的唐军大部队,终于抵达了岷山中麓地带视野之中的青色越来越浓,山上的秋树则是越来越红。

  此地距离北大营还有很远的距离,唐军已经很饥饿疲惫,粮草也所剩无几,但只要不发生大的问题,应该能够顺利南回。

  宁缺紧绷了多日的心情终于放松了些一直深深藏在心底深处的恐惧和紧张,却也同时暴发他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提出自己要往西边走一趟。

  几名唐军将领都表示了强烈的反对,在金帐王庭南侵的背景下,他再如何强大,一旦落单被包围,也只有死路一条。

  大家都清楚宁缺为什么要去西边,只是时间已经过去了那么久,就算这时候赶过去又能挽回些什么?

  最终还是皇后娘娘同意了宁缺的要求,还派出一支精锐骑兵小队进行护送。

  七城塞根本不可能坚持到现在。

  汗青看着向荒原西方奔去的数十骑,蹙眉说道:他这时候去看一眼,除了让自己徒增痛苦,没有任何意义。

  皇后娘娘说道:很多事情,总是要亲眼看到,才能真正死心。宁缺他虽然不是普通人,但在这方面和普通人也没有什么区别。

  渭城就在眼前。

  荒芜的原野间,座落着安静的土城,当风吹过的时候,城墙上的灰便会落下来,落到肉摊的砧板上,落到忘了盖布的酒瓮里。

  渭城还是那座渭城,简陋无比,城门像往年一样有些歪斜,但如果从里面关上,便是破城车都很难撞破。

  今天的渭城显得太安静了些,那些积在土城墙下的旧灰,里面隐隐可以看到黑色的痕迹,不知道是血凝之后的颜色,还是别的什么。

  宁缺挥手示意骑兵停下。

  他跳下马,走到城门处伸手一推,歪斜的城门应声而倒,烟尘微作。他站在城门处沉默了很长时间,然后抬步向里面走去。

  骑兵们坐在马背上,看着走入渭城的他,脸上的情绪有些复杂。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宁缺从渭城里走了出来。

  他脸上的神情依然平静,背依然挺直,扶在刀柄上的右手依然稳定,看不出任何变化,似乎在渭城里什么都没有看到。

  里面的情况怎么样?唐骑军官问道。

  宁缺摇了摇头,说道:什么都没有。

  军官微微蹙眉,示意几名骑兵进渭城看看。

  宁缺低声说道:不要进去。

  那几名骑兵看了军官一眼,看他没有什么表示,提缰向渭城驶去。

  宁缺没有转身,吼道:不要进去!

  他的声音很大,很暴烈,就像是雷一般,在渭城外的荒原上炸响,那几名骑兵身下的座骑闻声而惊,人立而起。

  渭城里一道残破的酒幡轻轻摇晃。

  听到宁缺愤怒的吼声,人们终于明白渭城里面发生了什么。

  再没有人试图进去看一眼。

  宁缺向自己的座骑走去。

  每走一步,他的头便低一分,身子便佝一分。

  走的时候,我就对你说过,不要老,不要死,等我孝敬···…结果现在呢?你这个老狐狸,总是喜欢说话不算话。

  宁缺喃喃自言自语道。

  然后他笑了起来,笑容有些悲惨。

  大军虽然没有经过渭城,但终于进入了战区。

  金帐王庭骑兵在边塞造成的恐怖破坏,还有那些变成废墟的唐人聚居城镇,连接在人们眼前出现。

  这是支疲惫之师,却被沿途所见的血与火,废墟与断墙,死难的族人,激起了近乎疯狂的战意,只需要经过一段时间的休整和粮草补充,便会变成恐怖的军事力量,甚至就连现在,很多将士都红着眼睛想要与金帐骑兵战上一场。

  幸运或者不幸的是,沿岷山南归的唐军大队,始终没有遇到金帐王庭的主力部队,在顺手剿灭了数十草原游骑之后,便近了北大营。

  南归的唐军与大将军府重新获得了联系,因为人马众多,自然不便同时进入北大营,大将军府派出了精锐的一部骑兵前来接应,送来粮草补给,同时奉命将皇后娘娘与皇子,还有最重要的皇帝陛下的灵柩先接回北大营中。

  经过一番临时的商议,南归唐军没有对大将军府的军令提出任何疑义,大部队就地休整,皇后娘娘与六皇子则随陛下灵柩先行启程。

  陛下的灵枢很简朴,但很沉重,数十整根松木的重量,需要数匹战马才能拉动,一路南归,唐军遇到的最大困难便是这个。

  如今的北大营,担负着抵抗金帐王庭的重要责任,自然显得有些混乱,留守在将军府周边的唐军神情焦虑,然而当承着松棺的马车自城外行来时,无论是将士还是普通的民众,纷纷跪倒在地,面露悲痛之色。

  没有多少人注意到,宁缺坐在马车里,坐在松棺旁。

  数匹战马拉动着沉重的灰棺,在街道上缓缓驶过,车轮碾压着坚硬的石质地面,发出单调而令人心悸的声音。

  街道旁忽然响起数声厉喝。

  杀死妖后!

  替陛下洗去耻辱!

  杀声震天,一名唐将带着数百名骑兵,从街头冲锋而至,朴刀雪亮。

  前方那辆马车里,皇后娘娘抱着六皇子,神情平静。宁缺坐在松棺旁,微微垂着头,神情平静,仿佛什么都没有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