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将夜 > 第九十二章 渭,我心忧
  成京一战,澳门赌博网站:举世震惊。

  真正受震撼最深的,当然是大唐帝国。

  朝堂之上的气氛格外压抑紧张,前些日子,一直沉默低调的皇后一派官员,挺直身体,盯着御椅后方那道珠帘。

  大唐监国,公主殿下李渔便在那道珠帘之后。

  那些大臣毫不掩饰自己眼神里的愤怒,大唐东北边军精锐尽没,多少年来也没有出现过这样的事情,这令骄傲的唐人如何能够承受?

  如今长安城里街头巷尾都是对此事的议论,对新帝和监国公主的指责,冼植朗是被殿下强力推到镇北大将军位上,而决意与燕军联手,也是殿下独断的谋划,如今惨败如此,殿下不负责,谁来负责?

  大唐皇帝李珲圆,看着这些臣子的脸色和眼神,气的险些握碎御椅的扶手,恨不得派羽林军把他们叉出去,只是想着皇姐上朝前的交待,硬生生把怒意压了下去,然后望向文华殿大学士莫晗。

  燕国皇宫被焚,燕皇被诛……我不是想替冼植朗大将军和东北边军的众将士分辩什么,我只想说,他们没有丢我们大唐的脸。

  莫晗脸色阴沉说道:如果在这种时候,哪位大臣想对壮烈殉国的将士有诸多指摘,请恕老夫当场便要问候他的贵亲。

  这句话很粗俗,但其实很老辣。

  皇后一派的官员们,即便暗底里把冼植朗和东北边军的将领骂的猪狗不如,但在朝堂之上·却没有任何人敢说三道四。

  英灵终究不可侮。

  那些将士已经为国捐躯·但总还有活着的、需要负责任的人。

  礼部尚书出列,对着珠帘拱手一礼,平静而直接说道:臣以为,成京一战的责任在殿下·不知殿下可有什么说法?

  朝堂上一片安静。

  谁都知道皇后一派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但没有多少人,包括皇后一派自己的官员,能想到礼部尚书竟是直接道破此事,不给皇帝和公主任何机会。

  半晌后,李渔的声音从珠帘后响起。

  所有责任,都在本宫。

  战事毕,本宫以命相抵。

  但在此之前,诸位大人应该想清楚·如今我大唐最紧迫的事情是什么。

  因为前线战事失利的缘故,尤其是很多唐人这一生都没有见过的惨败,长安城的气氛很是压抑,虽然没有什么愁云惨雾·唐人们议论此事时,更多的是愤怒,但总之没有太多人有心情去饮酒作乐。

  松鹤楼今天却依然灯火通明,因为有豪客早在数日之前,便包下了整座酒楼,待朝会散后,宾客渐至,热闹始回。

  成京城惨败,东北边军的将士正在异国拼命·你我却在酒楼相聚,虽说心正不怕道是非,美酒可怀英灵·但美姬则是万万不可。

  曾静大人依然不肯来?值此危机关头,他怎能安心在府中养花锄草?

  人各有志,莫要逼他。

  今夜松鹤楼上,是皇后一派官员的聚会,大概是自认为无事不可告人,光明正大·所以竟是没有做任何遮掩。

  礼部尚书看着席上众人,微微皱眉说道:今日相聚·最主要的问题便是东疆之事,不知诸位对殿下在朝会上的说法有何意见?

  有官员冷笑说道:以命相抵?这话与市井泼妇赌命发誓之举有何区别?殿下在荒原上和蛮子呆的时间长了,怎么学会了这招?

  礼部尚书斥道:说的什么胡话?赶紧闭嘴。

  那名官员道歉,却依然不依不饶,说道:我倒是想问问诸位大人,我大唐历史上,可有皇帝或监国因为前线战事失利而抵命的先例?既然没有,殿下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为了堵住世间众人悠悠之口?待战事结束之后,难道你我还真去逼宫问罪要她死?这实在是荒唐到了极点!

  太常寺卿轻捋胡须,沉思片刻后说道:不过殿下如此做法,至少可以消解一下军中将士的怨气……如今国势危急,皇帝陛下和殿下接下来的处置措施还算得当,把固山郡和北大营的兵力向东移动,算是稳妥。

  先前那名官员冷笑道:不过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法子。补锅匠谁不会做?若要我说,东疆空虚,也可以动用征南军,殿下决意动用固山郡三州,谁不知道她是想华山岳能够击溃燕军,好替她挣些颜面回来。

  礼部尚书听着这话,眉头皱的更深了些,说道:征南军远在森林边缘,与清河郡之间隔着丛山峻岭,只能绕行山南道,路途遥远,等征南军去往东疆,填补东北边军留下的缺口,燕军只怕已经打到了长安城下。

  那名官员闻言一怔,不再说话。

  李大人先前说到了一句话,本官以为那才是重点。如今国势危急,一应争执,都应该在朝堂之内解决,我大唐君臣,当齐心对外才是。

  礼部尚书看着席间众人,殷切嘱咐道。

  有人忧虑说道:然则皇后娘娘和六皇子究竟什么时候能够回长安?

  松鹤楼的聚会,很快便结束了,皇后一派的官员最终决定暂时安静,等着熬过这段艰险的时光,再来议及其余。

  然而通过那些官员的态度,包括朝廷对东疆布防空虚一事安排,和长安城里百姓的愤怒,依然可以看出,如今大唐从君到臣再到普通百姓,虽然悲痛愤怒于成京一战的结果,却依然坚信大唐不会失败。

  诸葛无仁已经辞去了天枢处主管的职务,他也参加了这场松鹤楼的聚会。只是此人平时行事有些险厉阴狠·众人不愿与他多打交道·如今他已经辞了官职,请他与会已是看在皇后娘娘的面子上,谁会与他多说什么?

  诸葛无仁很清楚大臣们对自已的看法,他没有流露出什么怨恨的神情·只是比往常显得更沉默一些。

  在他看来,这些大臣只会夸夸其谈,根本都不知道眼下的重点是什么。

  大唐军队为何会迎来一场惨败?国势为何危殆?

  正是因为如今皇宫里那对姐弟来位不正,愚蠢不堪,只要能够迎回皇后和六皇子,大唐必将风清海晏,所有的问题都将迎刃而解。

  离开松鹤楼后,诸葛无仁没有回府,而是向皇城方向走去·他知道辞官之后这些天,南门观里始终有修行者跟着自已,所以他也没有刻意掩饰自已的行踪,反正他要去的地方·不是所有人都能进去的。

  他去的,是皇宫的侍卫处。

  徐崇山如今已经是大唐宫廷侍卫处总管。这位与宁缺打过多次交道的沉稳长者,依然像从前那样憨厚可亲,直到他看到诸葛无仁那张像毒蛇似的脸。

  诸葛,你现在再出现在这里,是不是有些不合适?

  徐崇山看着诸葛无仁说道,神情略显凝重警惕。

  诸葛无仁说道:我想,再如何不合适,也不会比你出现在这里更不合适。

  徐崇山皱眉说道:不知道你在胡言乱语什么。

  诸葛无仁笑了笑·说道:我是说,没有什么,比一个魔宗高手在我大唐皇宫担任侍卫总管这件事情更奇怪的了。

  徐崇山的眼睛缓缓眯了起来·有寒芒闪过。

  诸葛无仁仿佛没有看到他的反应,迳直走到椅旁坐下,掀前襟抖了抖不存在的灰,平静说道:有时候想起来,还真的佩服你们这些人。

  明明修行的是魔宗功法,却怎么能瞒过这么多人的眼睛·变成一个武道修行高手?夏侯大将军当年好像从西陵神殿处得到了某种功法,莫非你也学了?

  徐崇山到了此时·反而变得平静下来,倒了杯茶缓缓饮着,却没有理会他。

  诸葛无仁看着他继续赞叹说道:魔宗真的很厉害,被轲先生剿了一遍,又被西陵神殿满世界追杀,居然还能保留下来这么些人···…当年拟定这个计划的人,应该就是传说中的莲生神座吧?啧啧,如果这位大人物能活到现在,如果夏侯大将军不是被宁缺杀死,那么我大唐的宫廷岂不是会完全被你们掌握?

  徐崇山微微一笑,说道:你明知道现在无论你说什么话,长安城里都没有人会信,那么你现在可以说出你的来意了。

  诸葛无仁缓缓敛了笑容,站起身来,盯着他的眼睛说道:我不知道皇后娘娘和魔宗有什么关系,但我可以很确定,无论夏侯还是你,都是娘娘的人,而我也是娘娘的人,所以我们应该联手做些事情。

  徐崇山闻言沉默,片刻后说道:你要做什么事情?

  诸葛无仁说道:既然你是娘娘的人,那么······你应该很清楚要做什么事。

  徐崇山缓声说道:你是要让我去死?

  诸葛无仁说道:如今荒人即将灭族,大唐如果再覆灭,世间便再也找不到一个地方可以容留你们这些魔宗余孽,既然总是要死,为什么不死的有意义一些?

  马士襄站在土墙头观天色。

  荒原的天空很阴沉,连续好多天都是这样,看似要下雨,却始终未下。

  东北边军在燕境覆没的战报,早已经传到了渭城。先帝的灵柩还在贺兰城迟迟未归,皇后娘娘还有那位小皇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到长安,整个大唐帝国的天空阴云密布,就像渭城一样,风雨将至却不知何时至。

  马士襄的神情非常凝重,却不是因为大唐现在面临的艰难局面,他只是边塞最普通的低阶裨将,没有资格也没有办法去忧虑整个帝国。

  他奉命驻守渭城,需要忧心的便是渭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