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快捷翻页 ← → 键
澳门赌博网站 > 科幻灵异 > 将夜 > 第八十六章 大幕缓缓开启
  徐迟读完书桌上这些卷宗后,最直接的反应便是不相信,他抬起头来,看着华山岳面若寒霜说道:真是荒唐至极!这手段太下作了!

  对于大将军的反应,华山岳并不意外,因为就连他这个公主派的重将,在第一次听闻这个秘辛时,也根本无法相信。

  大唐皇后娘娘居然是魔宗圣女,这本来就是一件无法令人相信的事情,他就像此时的大将军一样,以为是公主殿下的阴狠手段。

  我一开始也不相信,但证据确凿,不得不信。

  他神情黯然说道:有国师李青山临终前的证词,最关键的是皇后与夏侯之间的关系,只要能够证明这一点,便可以证明其余的所有一切。

  徐迟想着先前卷宗里,那些南门观从西陵神殿秘密取回的密档,再与那些宫中的旧年密档相对应所推导出的结果,双手忽然颤抖起来。

  这些年来,叔父您曾几何时听说过皇后娘娘得过病受过伤?当年皇宫清承殿失火,皇后娘娘带着贴身的太监嬷嬷闯火场救人,一时引为美谈,天下皆赞其坚良仁善果敢,然而有谁注意到,那些太监嬷嬷都被烧伤,却唯独三入火场的皇后娘娘只是被烧了些头发,身上没有留下任何伤痕?

  华山岳神情凝重说道:叔父不要忘记,我们唐人也是昊天信徒,虽说帝国开明包容,但也没有听说过连魔宗的贼人也要包容。当年书院轲先生灭魔宗前后魔宗余孽潜踪南下构织如此大的阴谋,夏侯和皇后,便是这椿阴谋里最关键的两个人,难道您要眼睁睁看着魔宗的大阴谋成功?

  徐迟脸上的神情变得异常严峻忽然开口说道:如今西陵神殿意欲趁院长与陛下辞世之机伐我大唐,值此危险时刻,我并不怎么在乎正魔之分,只要魔宗能让我大唐强大,那又如何?

  华山岳闻言微惊,他毕竟还是太年轻,不像徐迟等大将军,有过与世间诸国征战厮杀,在黑夜里与道门强者周旋的历史所以他根本无法理解徐迟此时面对西陵神殿的压力,宁肯与魔宗联手的强悍思维。

  他厉声问道:难道叔父您要看着一名魔宗妖孽做我大唐的太后?

  徐迟沉声说道:陛下何等人物,和皇后做了近二十年时间夫妻,肯定早就知道她出身魔宗既然陛下没有意见,那么我也没有意见。

  华山岳忽然觉得疲惫到了极点,全然没有想到,自已代表殿下拿出的卷宗,居然无法起到意料中的结果,惘然说道:哪怕她的儿子可能统治大唐?

  徐迟沉默。

  华山岳忽然想到殿下在密信里着重提到的那句话,急步走到书桌前,愤怒说道:哪怕陛下英年早逝,是因为当年中了皇后下的毒

  徐迟霍然抬首。

  华山岳盯着他的眼睛说道:所有的一切将来都会得到证明,殿下请求大将军您做的事情,只不过是慢一些大唐能否千秋万秋,便在您一念之间。

  长安皇宫内。

  当今的大唐皇帝陛下李珲圆,看着阴沉的天空,脸上的神情却毫不阴沉,微笑着说道:皇姐说过,流言不重要那些乱臣贼子对遗诏的怀疑不重要,谁支持朕也不重要重要的就是军权和长安城的稳定。

  何明池夹着黄油纸伞,静静地站在他的身旁,沉默片刻后说道:殿下多年来熟悉政事,对于这些事情的看法自然值得倚重。

  在某方面值得倚重,并不代表在任何方面都值得倚重,这句话如果再往深处推展,如果什么事情都要倚重对方,那么你还有什么用呢?

  李珲圆是个很聪明的人,听懂了何明池的意思,脸上的神情迅速变得阴沉声来,寒声说道:不要试图挑拨朕与皇姐之间的关系,看在你最近立了大功的份上,今日朕就当是没有听见,如果还有下次,你知道会如何。

  何明池微微皱眉,说道:明白。

  皇姐前年把冼植朗送到了土阳城,如今东北边军便等若是朕的。舒成根基偏浅,大唐西军偏弱,他如果聪明,在局势未明之前,便不会开口说话。

  李珲圆淡然说道:按时间算,华山岳现在应该正在与徐迟谈话,有那件事情,北大营也不会再支持那个女人。

  何明池很清楚陛下说的那件事情指的是什么事情,事实上,皇后娘娘隐密的来历身世,正是他告诉的李渔姐弟。

  现在唯一的问题,便是在南方养老的许世。李珲圆蹙眉说道。

  何明池说道:这也是最棘手的问题。

  李珲圆用沉默表示认同。

  何明池说道:许世是镇国大将军,资历极老,权柄极重,就连羽林军都要听从他的调令,而且他威望极高,谁都动不了他。

  李珲圆看着宫殿上方阴沉的天空,脸色阴沉说道:这个老家伙养了多年老,却始终不肯真正归老,他在朝中,大唐的军队究竟是朕的还是他的?

  何明池沉默片刻后说道:陛下想如何劝说许世大将军?我愿替陛下分忧。

  李珲圆微讽说道:当年青山叔叔看着许世都要避让三分,朕就算现在封你为国师,你又能拿他如何?南门观如果有这本事,还用得着屈居西陵神殿之下?

  何明池说道:陛下所言甚是,但我相信,在陛下治下,将来南门观一定会发扬光大,压过西陵神殿,不至令大唐蒙羞。

  那终究是将来的事情。

  李珲圆微微眯眼,忽然说道:你们与西陵神殿毕竟是一脉所出,来往甚密······你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联系到西陵神殿的人?

  何明池微觉诧异,状若凝重反对道:陛下,此事······

  朕知道这是在与虎谋皮,朕知道西陵神殿那些老神棍要什么,朕给得起,朕也很清楚自已要什么,朕却输不起。

  李珲圆摆了摆手,阴沉说道:正所谓攘外必先安内,我大唐太祖皇帝开国之初,也被迫与荒人签订城下之盟,受尽羞辱,但最终还是把荒人赶出了草原,像牛羊一样驱逐到极北寒域,受尽千年苦寒,朕将来必然也会率领大军踏平桃山!

  夫子和唐帝先后辞世,在当时看来,唐人很平静地便接受了这个现实,因为唐人见惯了生死离别,他们的精神气质一直在强悍的道路上狂奔。但事实上,唐人尤其是唐国上层的大人物们的内心,都在发生着潜移默化的变化。

  那种变化甚至连他们自已都没有察觉到,他们不再像夫子和陛下还在人世时那般自信,那般直接,开始依赖于谋划,甚至开始寻求外部的力量。

  对于贺兰城里的数万唐军来说,这种影响则更多的是体现在情绪方面,尤其是当军粮开始管制供应之后,城中的气氛变得愈发低落。

  雨停之前,已经派出三批传讯游骑,雨停后又派了几批,根据时间推算,应该最迟在后天,北大营的粮草车队便会抵达,娘娘不用太过担心。

  汗青将军低声禀报道。

  皇后娘娘面无表情说道:如果传讯游骑都被杀了呢?

  汗青脸色铁青,想要开口说话,强行压抑住说脏话的冲动,他的愤怒自然不是针对皇后娘娘,而是针对长安城里的某些人。

  当那天夜里,贺兰城试图再次传迅,却发现长安城皇宫里的符阵被关闭后,贺兰城里的人们,便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

  汗青沉声说道:明日便启程南归,娘娘请放心,没有任何人敢拦我们。

  皇后说道:没有人敢断贺兰城的粮,徐迟不敢,李渔也不敢,粮队没来,不代表北大营出了问题,问题也许就在荒原之上。

  一直沉默的黄杨大师开口说道:我绕东荒先回长安。

  皇后疲惫说道:院长辞世,陛下离开,一朝大动,便天下皆动,东荒此时想来也不太平,李渔是个很聪慧的丫头,她不会没有想到这些,她很清楚东荒那边正在发生什么,只是她有信心可以解决,然而我却担心她低估了敌人。

  汗青皱眉说道:皇后娘娘,您说有没有可能······是公主殿下勾结金帐王庭,才断绝了贺兰城的粮道?

  皇后摇了摇头,说道:李渔这孩子,虽然眼光格局稍嫌窄小了些,但她清楚自已是唐人,做不出来这种事情······金帐王庭的异动,依我看来,十有**是西陵神殿的手段,不过相信她会很高兴看到这些。

  无数草原骑兵出现在燕境边陲的原野上。

  被大雨浇了很多天的原野,很是湿润,任凭大风呼啸而过,也没有任何灰砾飞扬,然而此时,荒原上烟尘滚滚,直冲天穹,可以想见骑兵的数量是多么惊人。

  隆庆摸了摸脸上的银面具,望向南方燕国故土,眼眸里没有近乡的情怯,也没有游子归来的感动,也没有仇恨的火焰,只是漠然。

  ……